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双鬼/策轩】暗恋过后.

原来说好要写刀 可是想到都要含泪说再见了又给补一刀 简直是没有天理

于是就换成了糖_(:з)∠)_

警察队长策x幼儿园老师轩 就简单写写他们俩确定关系前的几件小事和如何告白这惊天动地的大事

忍不住多吐槽了两句[...]

============

推荐bgm.S.H.E-怎么办

============

  李轩暗恋吴羽策那会儿总喜欢把对方的名字天天挂在嘴边念叨。

  这其实也不跟和尚念经似的,相比之下更像朗诵,排比比喻等修辞手法一应俱全,描写抒情等表达方式一个不差,今儿深情款款,明儿暖意融融,每天都像连续剧似的,在李轩心里从不重样。

  有时候李轩会趁着小朋友午睡时,倚靠在窗边,隔着一条街遥望着对面的警察局,情不自禁地出声叹息,将对方的名字融化在其中。

  好奇的小朋友们看着李老师在摆造型。

  小朋友A扒在床边问小朋友B:“李老师在做什么呀?”

  小朋友B不屑地吸了吸鼻涕:“李老师在发呆!”

  小朋友C也凑过来问小朋友B:“李老师为什么在发呆呀?”

  小朋友B不屑地舔了舔吸不回去的鼻涕:“李老师在想他喜欢的人!”

  这位小朋友B我对你的人生经历很感兴趣方便跟我聊聊吗?

  滚蛋啦别跑题了。

  小朋友们齐刷刷朝最亲爱的李老师看去。

  最亲爱的李老师正仰着头,满脸忧伤的看着天空。

  小朋友们又齐刷刷地朝湛蓝的懒洋洋飘着几朵白云的天空看去。

  一个从未有的悸动在小朋友们小小的心中发芽了。

  等李轩好不容易发完了呆,转过来准备给踢被子的小朋友盖好被子的时候。

  他被几十双水汪汪地泡在眼泪中的大眼睛吓得差点儿爆和谐词汇了。

  

  李轩搞清楚了为啥小朋友们会突然抱在一团难过地流泪。

  李老师哭笑不得:“啊呀!李老师喜欢的人还没死啦,你们才几岁想那么多干嘛?”

  结果这句话一出来,有的小朋友不哭了,有的小朋友哭得更厉害了。

  李轩赶紧手臂一揽批量式哄:“怎么了嘛?不哭不哭,哭了就不好看了哦。”

  几个小朋友抽抽搭搭:“李老师有喜欢的人了,以后不能嫁给李老师了!”

  “……”李轩神色复杂地看着其中一个哭得最惨兮兮的娃。

  男娃。

 

  过了几天,李轩找吴羽策吃饭的时候,哭笑不得地说起了这幺蛾子。

  吴羽策也觉得不可思议,感慨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那么成熟:“不知道局长家那小魔王会不会也成这样了。”

  李轩迅速在脑海里过滤出了那位被吴队长亲自点名的小胖子:“我觉得他是班里最有现在小孩子该有模样的小孩子了,全部人报团哭的时候,就只有他一个人躺在床上吹鼻涕泡。”

  吴羽策笑了起来,看样子他对知道那混世魔王的傻逼样子感到无比开心。

  李轩眨巴眼睛揉胸口,心说这人怎么可以那么帅那么可爱。

  吴羽策看了眼碗里的胡萝卜,撇撇嘴,夹起来企图放进李轩的碗里。

  结果挑食吴队长被严厉的李老师瞪得缩回了手。

  他悻悻地把胡萝卜埋进饭里,眼不见为净:“李轩,你喜欢的人是怎么样的?”

  “啊?”李轩还沉浸在吴羽策小委屈的样子没有回过神来。

  吴羽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胡萝卜扔进桌旁的垃圾桶里:“你喜欢的人。”

  李轩乐了,两只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儿,掰着手指如数家珍似的:“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长得好看,身手也好,虽然有点别扭但也别扭得很可爱啊!对所有人都很温柔……哦除了坏蛋。别看有点冷冰冰的其实很喜欢小孩子的!……”

  吴羽策一边吃饭一边听李轩滔滔不绝地描绘他那喜欢的人儿,眼睛时不时往人身上瞟,李轩就像炫耀一个稀世珍宝似的,举着筷子眉飞色舞,仿佛给他三天都讲不完那人的好。

  吴队长一直没说话,心里却直犯嘀咕:为啥这描述听起来那么熟悉。

 

  暗恋和明恋,之间差的,可能是比蝉翼还薄的一张纸,也有可能是难以跨越的鸿沟。

  按照现阶段来看,李轩对吴羽策要从暗恋成功升华为明恋,还需翻越大山大海,新华字典,牛津词典,《女人究竟在想什么大全》……

  咳,开个玩笑。

  我想说的是,李老师暗恋吴队长的时间,很长,很长,就像走了一遍又一遍的万里长城。

  难道是因为李轩不肯告诉吴羽策吗?

  当然不是,你瞧他在别人面前夸吴羽策的那副模样,跟电视广告似的。

  真正原因说起来可能大家都不信,其实得怪吴队长太迟钝。

  也许是因为吴羽策当了太多年的警察,几乎天天都跟各种案件打交道,不论啥事都讲个前因后果。然而感情这玩意偏偏不需要这些东西,该来的时候自然会来,于是吴队长便压根没察觉到。

  李轩也不急,他觉得能一直跟吴羽策再一起就很幸福了,两个大男人之间不需要“我爱你”三个字来支撑。

  可他把他的想法告诉某个自家亲戚的时候,那亲戚却把头摇成了呼啦圈。

  那亲戚据说在梦中得鲁迅真传,拥有一手比松冈凛的牙[……]还尖锐的文笔,常常让万千女性读者流泪,让万千男性读者沉默,原来是个可以拿诺贝尔的人不知吃了什么牛鬼蛇神的心肝肠肺,竟然走上了一条偏道,于是,这个世界上少了一个伟大的文学家,却多了一个更伟大的……耽美写手。

  以上这段话如果你看出来是鄙人为了凑字数瞎侃的,那就假装不知道就好了。

  那亲戚拍了拍李轩的肩膀,语重心长:“轩哥,你这样不行啊,爱情就像马拉松,要么跑到终点,要么累死路边。”

  李轩总觉得那亲戚的比喻让人毛骨悚然。

  那亲戚又叹了口气:“轩哥,我觉得你就应该大胆地告诉他你喜欢的人是他,不然你可多憋屈啊,跟闷了个屁放不出来似的。”

  李轩望天,心说那亲戚说话怎么跟匕首一样。

  等会儿轩儿,那亲戚不叫那亲戚,人家有名字的,叫李迅。

  那亲戚最后只给李轩留了句话:“轩哥,把握机会啊!”

  李轩若有所思地看着被自己端正写上吴羽策名字的便利贴。

  

  然后嘞?

  如果轩儿真按照那亲戚的话去做,警察局和幼儿园早成亲家了,哪来两年的时间给他们生米煮熟饭啊。

  其实李轩确实把那亲戚的话放在心上了,只不过每次想开口的时候,对上吴羽策那双好看的清冷的眸子,一瞬间就把所有话嚼碎,重新吞进了肚子里。

  吴羽策看白痴一样看着欲言又止的李轩:“做什么?”

  李轩慢慢地摇头,伸手拂了一下吴羽策的头发:“你头上有脏东西,帮你扫掉了。”

  这样的对话,两年的时间里出现了好多好多好多次。李轩也曾不止一次想,如果触碰能够传达内心就好了。

  但是如果就是如果,你给它一百万它也还是如果。

  李轩是个当老师的,虽然傻了点,但绝对是心细的人。他无数次在心里权衡,选来选去,最终落下去的,总是维持现状。

  在一起就好了嘛,哪里来那么多话呢?李老师一直这么跟自己说。

  

  “李轩,我真的很好奇,你说的那个人。”

  有天吴羽策突然对李轩说,他想见见李轩喜欢的那个人。

  李轩重重地把装图书的箱子砸在自己脚上。

  吴羽策脸上露出了一个仿佛看到某只哈士奇准备翱翔天际的表情:“干嘛啊你?”

  “……啊?啊哈哈……手滑了。”李轩干笑着,弯腰把箱子捡起来:“怎么突然间问这个?”

  吴羽策把几本散落的图书递过去:“看你都把人家捧上天了,帮你把把关,免得日后被卖去传销了都不知道。”

  李轩抽着嘴角:“哪能啊。”

  吴羽策耸肩。

  李轩想了想,故作为难:“不行啊,人家一直很忙。”

  吴羽策两只眼睛直直看着李轩:“你当我是谁?”

  李轩差点脱口而出“我喜欢的人”:“一个刑警。”

  “我学刑警的,你撒没撒谎我还能看不出来?”吴羽策翻了个白眼:“你不肯说就别说了,回头被骗了记得拨打110。”

  出乎意料地,李轩感觉有点生气,就像有人不仅撕毁了最喜欢的漫画书,还贬低自己最喜欢的角色是垃圾一样:“你想多了,他是个好人,不会做什么伤害他人的事情。”

  他几乎忘了面前这人就是自己喜欢的人。

  吴羽策闻言,偏头看了李轩一眼。

  只一秒,吴羽策就把脸转了回去:“如果他能只对你好就好。”

  李轩一愣,他看着吴羽策,后者别扭地看着窗外。

  良久,他笑了起来:“那必须的,他对我超级超级好。”

 

  时间就像炖鸡汤,可以出锅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去把它盛出来。

  李轩用了两年的时间炖鸡汤,却只用了一个晚上就把鸡汤喝完了。

  李老师,该告白啦,再不告白人家可都结婚了。

  某天两人一同去参加某个共同好友的婚礼,李轩贪杯多喝了两口,不胜酒力的他把头一歪,咂巴咂巴嘴靠在吴羽策身上。
  吴羽策嫌弃地推了他一把:“你做什么。”
  谁知李轩又靠了回去:“一会儿就好,让我歇歇。”
  吴羽策无奈,坐直了身体让他靠的舒服些:“谁叫你喝那么多。”
  “哎我不是嫉妒人家嘛,阿策你看人家都结婚了,我却还只有暗恋的份。”李轩嘟嘟囔囔地念叨。
  暗恋?

  吴羽策知道李轩有喜欢的人,可从来不知道他们只停留在暗恋与被暗恋的阶段。

  也就是说,那人不知道李轩喜欢他?

  吴队长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他被李老师骗了两年。

  他皱起眉头,看着李轩咂吧咂吧嘴,在他肩膀上蹭着脸。

  也不知道是不是职业病犯了,吴羽策突然想起李轩有沾了酒就会特别老实问啥说啥的设定。
  他问:“暗恋人家多久了?”

  李轩想了想:“两年……多?”

  他又问:“喜欢他什么?”

  李轩嘿嘿傻笑:“哪里都喜欢,他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
  这个回答倒是从没变过,吴羽策笑了笑:“他叫什么?”

  李轩陷入了几秒钟的沉默,似乎在思考到底说不说。

  吴羽策更好奇了:“不能说吗?你不说他就不知道你喜欢他。”

  李轩几乎是脱口而出:“我喜欢阿策!我最喜欢阿策了!”
  瞬间李轩有了几秒钟的清醒,吓得他立马坐直了身体,双手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端端正正搭在膝盖上,留给同样有些惊讶的吴羽策一个后脑勺。
  吴队长想过那个人是自己吗?

  吴队长从没想过那个人会是自己。

  李轩以前确实跟他说过,自己喜欢的人是个男人,可他还是没有把自己的名字贴在那男人身上。

  他看着李轩的后脑勺,被记忆吞没。
  他想起了每一次从李轩眼底一闪而过的无奈。
  突然吴羽策的脑海里蹦出了一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吴羽策用沉默将自己包裹,认认真真地思索这份感情的前因后果。

  最终,他什么都没找到。

  可是,他却得到了一份释然。
  另一边紧张兮兮的李轩被身后的低气压吓得迟迟不敢回头,良久他打算仗着自己脸皮厚而且还沾了酒名正言顺地耍赖,顶多被吴羽策赠送一个大白眼。他鼓起勇气转过身去,却一头撞进吴羽策幽深的瞳孔里。
  他屏住了呼吸:“……阿……阿策?”
  吴羽策收回视线,起身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回去了。”
  可是李轩却没有动,他觉得吴羽策不是在叫自己一起回去。
  吴羽策疑惑地回头:“走啊,你做什么。”
  “啊?哦哦……”李轩连忙起身跟上。吴羽策顺势捞起他的手握住,牵着他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李轩愣了一下。

  他可以很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pikapikapika。

  卧槽为啥心跳是pikapika作者你逗我?

  那就boomshakalaka。

  作者你这样Bigbang会不会找你要版权费啊?

  轩儿你好烦啊安心喝你的鸡汤去!
  两人一路无言地走进停车场,寻到自己的车。

  “钥匙。”吴羽策冲着李轩伸出手,后者则磨磨蹭蹭地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却迟迟不肯交给对方。
  吴羽策疑惑地看着他:“干嘛?”
  李轩扭扭捏捏地把钥匙递过去:“那个……阿策啊……我喝多了……刚才……”

  话还没说完,李轩就被吴羽策一眼给看得一缩。

  看着越来越小的李轩,吴羽策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上车。”
  李轩瑟瑟发抖地爬上副驾驶座。

  吴羽策拉上车门,调整座椅,发动汽车:“安全带。”

  “……哦哦。”李轩手忙脚乱地拉着安全带。

  吴羽策一手搭在方向盘上,转过脸看着李轩:“李轩,我问你个问题。”

  李轩突然觉得自己是个被审问的嫌疑人:“……你说。”

  吴羽策问:“你喝醉了吗?”

  李轩摇头:“没有。”

  吴羽策又问:“你脑袋清醒吗?”

  李轩点头:“不仅清醒还不秀逗。”

  吴羽策还问:“你确定你已经说实话了吗?”

  李轩差点就要立正敬礼了:“绝没隐瞒。”

  吴羽策最后道:“你说,你喜欢的人叫什么?”

  李轩条件反射开口:“吴羽策!”

  李轩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烧糊了,然后又被吴羽策的视线剥开继续烧。

  良久,吴羽策收回视线,放下车档,驶出车库。

  李轩规规矩矩坐在一边,一动也不敢动。

  气氛简直监介得要爆炸。

  等第一个红绿灯的时候,李轩看了吴羽策一眼,吴羽策看着前方道路。

  等第二个红绿灯的时候,李轩又看了吴羽策一眼,吴羽策还是看着前方道路。

  等第三个红绿灯的时候,李轩还没来得及转头,就被吴羽策一手扯住衣领揪了过去。

  啾。

  蜻蜓点水的一个吻,落在李轩的嘴唇上。

  李轩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捂住脸,傻笑再傻笑。

  吴羽策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李轩笑着笑着,就开始打起了呼噜。等车停在他家小区车库的时候,他已经在梦里傻笑好久了。

  吴羽策熄了火,转头,一手支在方向盘上,托着腮看着嘴角还翘着的李轩。

  爱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突如其来地,你不仅拿他没辙,连辕都没有。

  吴羽策的双眼逐渐变得柔和,最后沉淀为无边的笑意。

  他悄悄拿过李轩的手机,给幼儿园园长打了个电话:“园长,我是对面警局的吴羽策,我帮李轩老师请个假,他今天喝了点酒,估计明天上班会迟到。谢谢,麻烦您了。”

  他又拿起自己的手机,给同事打了个电话:“小唐,我明天跟你换个班,有点事儿。”

  他侧头看了眼似乎在流口水的李轩,嘴角上扬:“嗯,你嫂子喝多了,我明天得照顾他。”


fin.

============

如果你觉得最后一节无比眼熟的话 你一定是这个系列的铁杆粉丝(⁎⁍̴̛ᴗ⁍̴̛⁎)

真的没有哪个太太对这个系列感兴趣吗QAQ咱们以后一起玩儿啊!x

然后就真的七月再见啦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3)
热度(134)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