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韩文清生贺.】[微韩叶]韩文清在山狼过了十六岁生日.

于是就这么错过了老韩生日……
趁着今天发烧吊针赶紧撸了点小东西给老韩当礼物!
山狼背景
那时候还十六岁的白菜团长生日快乐!
===========
推荐bgm.黄立行-我是你的谁.
===========
韩文清在山狼过的第一个生日,是在十六岁的时候。
那年,他刚让老团长带回山狼。年轻人之间总愿意搞些阴谋论,或大或小,连某个士兵喜欢收集避孕套这事都能把它吹成“强奸犯为躲避制裁而改名换姓混入山狼”传到老团长耳朵里。
老团长当然不会信,但不代表这老顽童会纠察到底。
于是他就问韩文清:“文清,你怎么看?”
韩文清老觉得团长叫他名字特别恶心:“强奸还带避孕套?这人应该是为了拯救世界吧。”
满座哗然,老团长欣慰地点头——也许就是那个时候,下一任团长的人选已经在老团长心里成型了。
那天晚上,苏沐秋逮住正要去加练的韩文清:“小韩同志,这几天,别走夜路。”
韩文清一头雾水,可苏沐秋不由分说地把他推给了叶修。
第二天一早,韩文清和叶修终于明白苏沐秋是啥意思了。
韩文清的装备被人喷上了迷彩油漆,枪管里塞满了泥土,叶修伸手摸进迷彩外套的口袋,扯出了一手臭蛋清。
韩文清拿起背包,打开扣子,倒过来。果不其然,里面常备的压缩干粮和急救包都不见了,水壶里倒是留了东西:尿。
叶修都看不下去了,骂骂咧咧:“妈的,谁啊?那么过分,哥去掀了他。”
韩文清眉头紧锁,看着从背包里掉出来的字条:走后门的,屌大用不到。*
良久,他把那张字条捡起来,揉成团,放进口袋里,然后蹲下来收拾东西检查装备。
叶修对韩文清的反应感到格外诧异,他觉得韩文清应该会立刻冲过去找到那些人,然后从裤裆里掏出一挺AK群灭他们。
韩文清好像知道叶修在疑惑什么,淡淡地掸落衣服上的泥土:“叶修,这事你不要管。”
叶修自然知道的,他耸耸肩:“我可以不管,但是,这已经上升到人格侮辱了,老头子也得管。”
“就他?”韩文清冷笑一声:“他看热闹还来不及呢。” 老团长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过几天就四月份了,月底考核也该来了。”韩文清道:“我想送我自己一个礼物。”
叶修眨眨眼:“啊?”
韩文清把眼睛眯成一条缝,手一使力,一把军刀贴着叶修的耳朵飞过去深深扎入那身后榕树三寸。
叶修猛地一哆嗦,觉得果然名字越女生的人越不好惹,跟硬生生往Hello Kitty里塞了只东北虎似的。
说来也巧,这次的月底考核也不知道是不是那老狐狸刻意而为之,竟然排在了三月三十一号,韩文清的生日。
在此之前,韩文清每天过得跟平时无异,只是多了个睡前要看看枕头上有没有502,穿鞋前要看看有没有钉子。
叶修曾问过苏沐秋韩文清到底在计划什么,后者只是挑挑眉,夹走叶修的鸡腿,神神秘秘地在叶修眼前晃悠:“等着看好戏吧,让那群孬种认清一下现实。”
然后苏沐秋就被叶修以保护鸡腿为名摁在地上一通胖揍。
三月三十一号,月底考核。
按照以往的要求,考核分为越野泅渡、射击、解救人质和近身格斗。原本是依次进行考核,但就在战士们准备出发的时候,老团长突然把人都喊了回来。
“山狼的战士要懂得灵活变通。”老团长笑得一脸奸诈:“今天先考近身格斗。”
众人面面相觑,但只反应了一秒,就纷纷卸下装备,一字排开准备抽签。
谁知老团长摆了摆手:“不单挑,咱们来群殴。”
就像扔进氢气瓶的带火星木条,人群瞬间炸了。
然后老团长又好死不死空投了一颗炸弹:“至少一挑三,谁能站到最后,其他都不用考了。”
有人跃跃欲试。
叶修看了眼身旁的韩文清,韩文清面不改色,直接出列:“团长,我先来。”
老团长用意料之内的眼神看着他,点点头:“好。”
他又看向另一边:“你们哪三个先来?”
话音刚落,就有三个士兵站了出来。
叶修和苏沐秋心知肚明地对视了一眼。
韩文清冷漠地垂着眼,看着那三个人。
那三人似乎还有些不屑:“干嘛?羡慕我们屌大吗?”
众人哄堂大笑,苏沐秋拉了把要冲出去揍人的叶修。
韩文清没有说话,他右脚往后撤了一步,膝盖微屈,两只手捏成拳头,在胸前蓄势待发。
他眼里射出两道犀利的光芒,让那三人不由自主地一愣,往后退了一步。
韩文清不动声色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戏谑的嘲笑。
他们恼羞成怒,也不等韩文清率先出手,就相继冲了上去。
叶修瞪大了眼睛。
千钧一发,韩文清身体一矮,反身一脚,直接把其中一人踹出去五米远。
围观的士兵都忍不住张大了嘴。
一切发生得太快,韩文清的一拳一腿甚至都带上了残影,等众人反应过来,那三人已经表情痛苦地躺在地上打滚了。
韩文清站在他们中间,表情一贯淡漠。他捏了捏手腕,嘴里啐了句什么。
那三人表情立马变了。
叶修问听力一贯很好的苏沐秋韩文清说了什么,苏沐秋瞥了他一眼,也捏着手腕模仿韩文清的语气道:“弱鸡!”
他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围在周围一圈的人听到了。
众人忍不住捂嘴偷笑,老团长干脆哈哈大笑:“精彩!小白菜*你可以去食堂歇着了,我让大崔给你做酱大排!”
叶修刷一下转头去看韩文清,韩文清冲着他轻轻点了点头,那意思——放心吧我会给你留的。
叶修心满意足地踩了苏沐秋一脚,当他看到苏沐秋也跟韩文清眉来眼去企图也讨口肉吃的时候。
“啊,对了。”老团长想起了什么,猛一拍手:“小韩啊,今天正好你生日,不如你要求他们三个为你做件事,当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呗?”
“……”那三人欲哭无泪,没见过卖兵卖得比猪肉还麻溜的首长。
韩文清点点头,想了想,在其中一人身边蹲了下来。 那人捂着肚子惊恐地看着他。
韩文清勾了勾嘴角:“乖儿子,叫爸爸。”
“……”众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苏沐秋抽着嘴角看向叶修,叶修仰头看天,表示他什么也不知道。
晚上吃饭的时候,叶修一边津津有味啃着韩文清唯一的大排,问韩文清到底给了自己什么礼物。
韩文清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萝卜汤:“老子收了三个儿子。”
叶修被大排噎住了,咳嗽咳得惊天动地。
此后的一整年,直到那三个兵被退回原部队,每天和韩文清打照面,都低眉顺眼地喊:爸爸。

莫名其妙就结束了.[...]
*走后门的屌大用不到/小白菜:详见韩叶《韩白菜和叶萝卜》
==========
请允许我也叫一声:韩爸爸!
最近实在是太太太太忙啦!就随便写了些东西 原来还有老韩十八岁生日跟二十八岁生日的内容 但是我懒得写了2333333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5)
热度(91)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