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韩叶】奇妙的婚礼.

原来是用作妖都茶话会无料的文 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被扼杀在摇篮里[……]
还有那种 原作者丢失原文因而不得不向别人讨要原文 的事情 还真他妈发生在我身上了呢![……]
很抱歉从三月份到现在一直没有更新过 这个虽然是比较久以前的文了 但就当做是最近写的更新吧[……]
===========
人老了废话就特别多
其实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们 我电脑坏了写不了更新 嘻嘻
===========
01
如同春季的雷阵雨,韩文清和叶修猝不及防又理所当然地放出了要结婚的消息。
金灿灿的宋体二号加粗大字耀武扬威地戳在红色的卡纸上,要不是那写的是“喜帖”,简陋得几乎让人以为是告家长书。除此之外,就很随意地在内页p上时间地点结婚人,连朵大牡丹都没有。
职业选手群给这么一份喜帖轰炸得晕头转向,连张新杰都没赶在十一点半准时下线上床睡觉。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对十年的对手私底下不像比赛时那样水火不容,但这一腿未免勾得也太快了吧,还勾得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一样,堪比春晚上的那位班主任。
他们不约而同地向当事人求证,确认其真实性。叶修一贯无赖模样大家都习惯了,该信该不信心里基本有底,但如果是从韩文清嘴里讲出来的,那就完全不一样了,除非太阳不着火,哈雷撞地球,孙翔在同人文里与六个核桃再也扯不上关系,不然这婚,天打雷劈都会结。
职业选手们消化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纷纷后知后觉地向两人送上祝福。
“不过……为什么要把婚礼定在四月一号?”肖时钦盯着那个日期,一脸复杂。“这……总让人感到有些微妙啊。”
江波涛想了想。“难道那天是个好日子?”
王杰希摇摇头。“我查过了,那天不但不是个好日子,还忌嫁娶。”
群里“唰”地安静下来,几条手快发出去的消息火烧屁股地撤回,一时间满屏幕全是撤回消息。过了好一会儿,君莫笑的消息才在最底端不慌不忙地跳出来。“哪来那么多讲究?只是因为那天周日,大家都有空啊。”
“最主要的是,那天租场会比较便宜。”张新杰淡淡道。
众人恍然大悟。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两位当事人咱们不去讨论以外,其他人的心中无不多少抱着一点小期待,几个和叶修关系比较好的甚至凑在一起讨论到时候怎么闹洞房,才既能整叶修一把,还能不被韩文清打。
婚礼没有对外公开,知道的只有小小一部分人。大家嘴上不说,但彼此心知肚明,休息时间总忍不住眉来眼去地讨论这事儿,搞得各战队经理连忙采购了一批眼药水,分发给各个队员,更有些脑回路比较清奇独特的还专门扯了点时间与之促膝长谈,表示当务之急是比赛,恋爱什么的可以暂时放放,不管男女回头本人都会全力支持等云云。
也许是唯心主义起了作用,日子在人们热切的期盼下过得飞快,太阳和月亮不堪工作重负,索性罢工藏回了厚厚的云层里睡大觉,因而一连好几天都是阴雨绵绵的天气,但却浇不灭人们的好心情。
四月一号。
正所谓“心有灵犀”,受邀前来参加婚礼的职业选手们都穿上了正装。他们平时穿正装的机会不多,大部分时间都是穿队服或者大裤衩宽T恤,如今见了面就跟知道小时候街角小邋遢实际上是某世界五百强企业老总似的,瞪着眼睛,夸张地嚷着“我日啊儿子出息了别忘了爸爸”便三三俩俩勾肩搭背,找场子去了。
照理说,韩文清和叶修作为新婚夫夫,是要在外面迎接宾客的,但众人都杀到厅门口了,还是个人影都没瞅见,只有摆在门口的粉白色气球被空调吹得一晃一晃的。
黄少天翻出手机,再次确认了一下时间地点。“……没错啊就是这儿,他们人呢?靠,总不能说是感觉不好意思,所以不敢出来了吧?”
“叶修那人会感觉不好意思?黄少天,快醒醒,你的私房钱给你妈拿去刷马桶了。”方锐抬起腿,一点儿也不客气地往黄少天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连喜帖都公开放出来了,我想凭韩队的性格,必定不会临时怯场的。”喻文州伸手一勾,及时把要扑上去和方锐大战三百回合的黄少天拽了回来。“可能是有了点什么突发状况,不得不去处理一下吧。”
张新杰拿出手机。“我给队长打个电话。”
好在这是一个正常向的甜文,并不会有绑匪也不会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妖魔鬼怪接电话,虽然等待的时间略长,但韩文清还是接电话了。“……喂,新杰。”
“队长,我们都到了,你们在哪里?”张新杰问。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传来韩文清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叹息。“出了点意外,不过你们先进来吧。”
“我知道了。”
张新杰挂断电话,招呼在外头等待的各位先行入场。
会场的布置很简单,但也不失浪漫,粉白色的气球缠绕着白色的缎带簇拥成一朵朵花,整齐地排放在红色的地毯两侧;地毯一路延伸到台上,中央放置着一张高脚桌,桌上摆放着一个不怎么精致的蛋糕,显然是两位当事人亲手做的,旁边还摆放着大漠孤烟和君莫笑的典藏版手办;周围环绕供宾客就坐的桌椅,暖黄的灯光洒在米色的桌布上,如同一只手,温柔地拨弄桌上百合花的花瓣。
大家相继入座后,依然不见韩文清和叶修的影子。
“他们到底去哪里了?”楚云秀纳闷地问身旁的苏沐橙。“私奔了吗?”
苏沐橙摇摇头。“不可能,就算叶修哥想,也会被韩队抓回来的。”
正当满座对两位当事人迟迟不现身的原因进行热火朝天的猜测与讨论时,韩文清突然从台后走了出来。
但他身旁却没有叶修的影子。
呼之欲出的欢呼猝不及防地卡在嗓子眼,一群人瞪着眼睛,目光如同哈镭射线直直看向脸色并不怎么好的韩文清。
也不知道是谁先出声问了句“叶神呢”,韩文清闭了闭眼睛,从身后牵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全场定睛一看,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望着满座噤然,那小娃娃扯起嘴角,冲大家挥了挥手。“是因为看到哥那么帅,所以都傻眼了吗?”
那分明就是年轻了二十岁的叶修。
02
“怎么回事啊?这是叶修?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张佳乐蹲下来,与小叶修的视线持平。“不过,你以前长得这么可爱吗?说实话,比现在讨喜多了。”
小叶修翻了个白眼,奶声奶气地开口。“张佳乐,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想让老韩蹲局子蹲个十年八年的吗?”
张佳乐把手一摊。“我说的是实话,不然你让老韩怎么办?出家吗?出家学历不够的我跟你讲。”
小叶修实在是懒得回答张佳乐了,冲着他做了个鬼脸。
苏沐橙也蹲下来,伸手轻轻捏了把小叶修肉肉的脸颊。“哇哦,皮肤好好!”
“……等等,沐橙……沐橙你停手……”小叶修皱了皱脸,但没有伸手把苏沐橙使坏的爪子扒开。“其实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和老韩刚换好衣服,就突然变成这样了。”
说着,小叶修还做出气呼呼的样子。“那狗逼作者前头还说是个正常向的甜文呢,才翻个页就他妈脱轨了,哥有什么办法?”
张新杰看了韩文清一眼,再把视线落向小叶修的头顶。“为什么只有你变了,队长却没有发生任何事?”
小叶修把手一摊。“可能是他在偷亲我的时候,给我注入了魔法。”
众人闻言,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韩文清,眼里满是“天啦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韩文清”。
韩文清自知理亏,他闭上眼睛,紧紧地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为什么叶修只是变小,不是变成什么阿猫阿狗之类的。”孙翔突然开口道。“反正都是哺乳动物。”
王杰希很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一般来说,这种变化是寄托着施法者念想的。”
方锐恍然大悟。“哦,老韩希望老叶纯洁点,这样比较好攻略?”
众人朝着方锐投来异样的目光,林敬言想捂住他的嘴却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怎么办?这婚还能结吗?”肖时钦问。
小叶修眼咕噜一转,打了个响指。“反正时间还早,我们可以先想想办法,这婚晚些时候结也没关系。”
“大孙,你有想到什么招儿吗?”张佳乐转过脸,问身旁的孙哲平。
孙哲平沉吟片刻。“没有什么好办法,毕竟连原因都不是很清楚。”
张佳乐叹了口气。“唉,大概是叶修孽账太多吧。”
说着,张佳乐还故作惋惜地睨了小叶修一眼,小叶修抄起一只气球砸了过去,却被张佳乐轻而易举地一掌拍开。
大家叽叽喳喳讨论半天,也没讨论出什么结果,反正眼下这婚是暂时结不成了,搞个爸爸去哪儿似乎还更凑合些。
小叶修给一众人蹂躏一圈后虚脱似地一屁股坐回韩文清的大腿,没个姿势地瘫在他身上。“我怀疑你们几个是专门来看哥笑话,根本不是来帮忙解决问题的。”
他还故作凶狠地挥了挥肉乎乎的小拳头。“我报警告你们虐童信不信。”
不过对于这群狼心狗肺的家伙,叶修的威胁就和戳在胸口的羽毛一样,没有半点作用,更何况是面对他现处于的模样。不过为了不让今天本该最开心的人不开心,大家交换了一个眼神,佯装惊恐拍着胸脯念叨着“哎哟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叶神我不敢了放过我吧。”
叶修更生气了,索性两眼一闭,扬起下巴靠到韩文清肩头,眼不见为净。
今天的韩文清确实有点过于沉默,几乎一句话都没说过,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垂着脸,有点像自责,又有点像沉思。
小叶修难得老实地靠了一会儿,韩文清身上清爽的气味直往鼻孔里钻。他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韩文清干净的下巴上面,是一双锋利的眉,眉头中间挤着一条散不去的脊,环绕着几缕阴霾。
韩文清正闭着眼,没有察觉小叶修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他满脑子都在思索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横也是,竖也是,空中旋转七百二十度还是。
他想不想和叶修好好结个婚?
当然想啊,叶修可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
韩文清将近三十年的人生就谈了这么场恋爱,别提有多珍惜。当年出柜出得轰轰烈烈,自家父母大老远从国外飞回青岛足足给自己做了一整天的思想工作都无动于衷,在叶修暴怒的父亲面前紧握他的手也不曾松开,平时拼了命地把成绩保持在长时间的超常发挥,让有心之人在震惊之余默认了这段似乎不怎么光彩的感情——不,怎么可以说不光彩,他韩文清就喜欢这么一个人,而且那人也喜欢他,两情相悦,谈何不光彩。
韩文清把过去的事情想了一遍又一遍,似乎是在安慰现在的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当他看到那小小的人儿在眼前跑来跑去的时候,又不得不失望地承认无能为力。
“老韩。”
耳边响起一点轻轻的呼唤,他睁开眼,小叶修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如同裹上了一层星辰,看得自己的心口猛地一颤。
他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小叶修软软的嘴唇就贴了上来,不偏不倚地盖在自己的嘴角。
那个吻依然是属于叶修的,带着叶修自己的味道。
这时候,韩文清突然想开了。这婚结不结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也只是闹着玩,国家又不给颁小红本;叶修依然在自己身边,被自己抱在怀里,顶多出去时被问上一句“什么时候有了孩子”,回到家关上门,依然是如同以往的恩恩爱爱的小情侣。
想到这里,韩文清的眉头一瞬间舒展,嘴角如释重负的微微扬起。
与此同时,他感觉怀里的叶修变得越来越沉,那肉乎乎的手逐渐变得修长、精瘦,贴在自己嘴唇上的触感也渐渐变得不同。
恢复正常了?
韩文清满怀期待地闭上眼。待重新睁开眼,他惊喜地发现小叶修不见了,不过叶修回来了。
韩文清扯了扯嘴角。“……叶修。”
然而才刚开口,韩文清就觉得不太对劲,总觉得嗓子糊着张不开,发出的声音也带上了点奶气。
他发现叶修也一脸神情复杂地看着自己,一种不妙感从心底油然而生,直冲天灵盖。
韩文清连忙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只一眼,就差点晕过去。
乖乖,“小叶修”变回“叶修”了,他却变成“小韩文清”了。
……这他妈狗日的作者。韩文清——不,小韩文清在心底狠狠骂道。
03
叶修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不公平。
自己变小的时候,这群挨千刀的恨不得趁机把以前的账一口气全算了,跟搓汤圆似地把自己从头到尾搓了个遍,嘻嘻哈哈地就是不给点实质性建议,似乎就打算让叶修直接杵这模样了,省得再出来祸害人间,再把荣耀大陆搅得鸡飞狗跳的。
但轮到韩文清变小,叶修明显感到整个氛围都不一样了,各个神情严肃,眉头紧锁,跟联合国开大会似的,好像不想出解决办法,地球就会爆炸,人类就会灭绝。
叶修不满地敲着桌子直嚷。“我说你们,别太过分啊,请你们像如何对我的那样对待老韩,成不?”
大家只是淡淡瞥了叶修一眼,用眼神直接否决了叶修的提议。
叶修气死了,心想回头一切恢复正常了,定抢爆你们公会的boss,讹光你们公会的材料。
“你们……是不是又在我们没看到的时候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方锐一脸狐疑。
“我亲口老韩怎么了?我男人我还不能亲了?”叶修义正言辞。
大家猝不及防被塞了口狗粮,叶修嘚瑟地甩了甩刘海。
“早上是韩队亲吻你,你变小了。现在是你亲吻了韩队,然后韩队变小了。”喻文州思索片刻。“上天在冥冥之中拒绝你们亲吻?”
叶修第一个跳出来表示不服。“上天在冥冥之中都让我们跨过山跨过海踏过人群在一起了,还不让亲个嘴?哇这不是钓鱼营销吗?是不是要烧个纸钱来充充VIP或者氪金?”
“你先别急。”苏沐橙伸手安抚叶修。“也有可能是接吻的方式不对呢?”
叶修瞪大了眼睛。“……不然要怎么亲?”
小韩文清坐在叶修身边,他淡淡地瞥了叶修一眼,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你冷静一点。”
叶修顿了顿,终于是反应过来自己确实有点激动了。他哼唧几声,伸手把小韩文清抱到腿上,一个劲儿地搓他脸。“哥能不急吗?这样下去,我和老韩注定得当父子……啊呀!”
叶修捂着被小韩文清捣了一拳头的肚子,一脸哀怨地看着面前止不住发笑的苏沐橙。
苏沐橙无辜地眨眨眼,似乎在说“既然你听韩队的那你就得老老实实挨揍”。
叶修又朝着一群忍不住偷乐的小王八蛋们看过去。“……叛徒,叛徒!”
黄少天嗤笑。“根本就没一起搞过事,算什么叛徒?再说了,看韩文清现在都依然能把你治得服服帖帖的,那哥儿几个可就彻底放心了。”
“我靠,你们就是怕老韩变小了,没人管得住我?”叶修恍然大悟。
看大家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叶修感觉一口老血梗在喉头。
王杰希摇摇头,悄悄藏起微微翘起来的嘴角。“玩闹归玩闹,韩队还是不可以就保持现状。”
周泽楷赞同地点头。“下周有霸图和轮回的比赛。”
叶修瞥了小韩文清一眼。“你们霸图能代打吗?”
小韩文清很努力地做出虎声虎气。“我会先把你打残。”
叶修眉角一挑,笑。“来来来,你打,哥不还手。”
“……”小韩文清恶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叶修猖狂地哈哈大笑。
下一秒他就被小韩文清的一脚踹得趴在桌上起不来,围观群众不约而同地偏开了脸,偷偷打开了手机摄像头。
不过,这都苟五千多个字了,这群打游戏的宅男们,还是半点头绪都没有。
眼见外面都要天黑了,叶修终于把视线收回来,一拍大腿,拉着小韩文清的手站起来。“走吧。”
“去哪里?”小韩文清奇怪地问。
叶修回答得理所当然。“结婚啊,你不会想悔婚吧?”
“怎么可能。”小韩文清不假思索地回答,随即一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模样。“可是……”
叶修打断他。“可是什么可是,又不是说你变成其他什么阿猫阿狗了,你还是韩文清啊。”
叶修想了想,继续开口。“哥这辈子只和韩文清结婚,你有意见吗?”
小韩文清刚想回答,话头又给叶修滋溜回去。“有意见也吞回去,反正哥已经赖上你了,你想跑也不可能。”
说到这儿,叶修自己没绷住,笑了出来。小韩文清看着他被沉甸甸的笑意压垂的眼尾,抿抿嘴唇,也笑了起来。“我没意见。”
见两人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大家均是松了一口气,虽然没有解决问题,但好歹让今天的主角放下了一大堆顾虑。
走红毯前,小韩文清死活不肯让叶修抱,说是这辈子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一定要亲自走。倒是叶修觉得还挺可惜的,他觉得损失了一次在韩文清面前嘚瑟的机会。“就让我抱着嘛,哥以前抱过亲戚家的孩子,不会让你感觉不舒……啊呀!”
话音未落,他的脚背就被小韩文清凶狠地碾了过去。
他闭上眼睛,咬牙切齿地努力无视周围笑得愈发猖狂的吃瓜群众。
走红毯总是神圣的,它就像一条开满红色的玫瑰花、通向幸福国度的圣洁小路,新人牵着彼此,在圣歌的簇拥下,一步又一步,缓慢而虔诚地向着被百合花和气球彩带装饰围绕的台。
婚礼没有牧师,没有圣经,他们不需要结婚誓言,也不需要白金钻戒,那声“我愿意”早就融化在细水长流的恋爱之中,那枚宣誓身份的记号早已在两人的心脏中火热的燃烧。
“既然没有那些形式的东西……”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喊。“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伴随着全场的欢呼和掌声,叶修撑着膝盖,蹲下来,将目光与小韩文清持平。
小韩文清轻笑一声。“我以为你会趁机占个便宜。”
叶修嘿嘿地笑。“便宜以后可以慢慢占,不差这一次。”
两人望着彼此的眼睛里全是星星,亮晶晶地,倒映出彼此最爱的人。
小韩文清伸出双臂,搂住了叶修的脖子,郑重地、虔诚地、吻住了叶修的嘴唇。
如果这次他们都变成小孩子了怎么办?
管他的呢。
叶修闭上了眼睛。
宛若只是一场梦,等叶修重新睁开眼的时候,他发现在面前温柔地亲吻自己的,依然是他的韩文清。
宾客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韩文清就变了回去。没人知道这短暂的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嗯,你还是一样帅。”叶修盯着韩文清的脸盯了半晌,一本正经地得出结论。
韩文清淡淡地笑。“我不会改变。”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扯着嗓子大声起哄,叶修扶着韩文清的小臂从地上站起来,朝着声源瞥过一眼,拉长了声音懒洋洋地开口。“嚷什么嚷,刚才不都亲过了吗?”
“你刚才亲的是小韩。”黄少天打了声口哨。“现在亲的才是老韩!”
叶修闻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侧过脸看着韩文清,似乎在征求他的同意。“我觉得黄少天说得有理,你觉得呢?”
韩文清嘴上没有说什么,却直接用动作代替回答。他伸出手,揽住叶修的腰,压下视线,又一次含入了对方的唇,如同宣告占有,在对方的嘴里留下了自己的气息。
一吻过后,叶修探出舌尖,轻轻勾去嘴角的水痕,略显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你说,是不是因为之前的两个吻不够虔诚,所以被老天处罚了?”
韩文清轻轻摇摇头。“我觉得谈不上惩罚,只能说是愚人节的玩笑,毕竟最后我们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至于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妈跟我说过,结婚这天,对爱人的第一次亲吻,必须是在结婚誓言之后。”
“那就当一天之内结了三次婚好了,不然总觉得有点亏啊。”叶修掰着手指。“那就,一次留给相遇,一次留给相爱,最后这次……”
韩文清扣住叶修的手腕,拉到唇边,轻如羽毛地在叶修的指尖落了一个吻。“最后这次,留给现在和未来。”

“……明明我才是重点,为什么我连一点露面的机会都没有?!”上帝手持魔法小棒棒一脸懵逼地说道。

fin.
============
其实是一篇很没有意思的文
这么敷衍你们我真的感到非常对不起了[……]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6)
热度(73)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