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刘皓(叶皓?)】无处可逃.

*山狼背景

*我觉得是……有叶皓的

===========

  孙翔扒着车窗,看着外面被白皑皑的雪覆盖的黑土地,两只眼睛瞪成了猫头鹰。

  叶修抬起眼皮,看向后视镜,嗤笑。“喂,孙翔,哈喇子都流下来了,赶紧合上你的嘴。”

  “啊?”孙翔闻言,下意识抬手一擦,盯着干燥的袖口好一会儿,恼羞成怒转头。“叶修你他妈又骗我!”

  叶修放声大笑,一手扶在方向盘上,稳稳地开着车。

  叶修地车技很好,在滑溜溜的泥巴地上还能保持又快又稳地速度前进。孙翔歪歪地坐在后排椅子上,背靠着车门,头抵在冷冰冰的玻璃上,两眼还是舍不得离开那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的雪。“你到底带我去哪里啊?”

  “哥带你看看大天朝的美景。”叶修答道。

  孙翔瘪嘴。“就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说好的故宫长城呢?”

  “俗,忒俗,就知道故宫长城。”叶修点了支烟。“这里是咱国家最东边儿的哨所,我来这里办点事,顺便带南方人来看看雪。”

  孙翔翻了个白眼。“小时候在重庆,我也是见过雪的,后来到处飞到处出任务,也不是没遇见过鹅毛大雪。”

  “哎,毕竟是中国的鹅毛大雪,重庆的雪能跟这儿比?”叶修打着方向盘,拐进了一条小路。枯黄的带雪的芦苇被悍马的保险杠朝两边拱开,贴着车玻璃划过,孙翔忍不住皱了皱鼻子,把脸从车窗上挪开。

  不一会儿,一栋孤零零的小院儿出现在小路尽头,叶修在铁门前踩下刹车,摇下车窗,从外套下摸出军人证和相关文件递给站岗的小兵。

  凛冽的寒风钻进车里,孙翔忍不住打了个颤,把大棉袄裹得更紧。

  小兵交还证件,冲着叶修敬了个礼,小跑回岗亭,打开铁门。

  叶修发动车子,驶进小院,停在了别的军车旁边。

  “我靠!”汽车碾过缓冲带时的颠簸让孙翔的脑袋猝不及防地撞在车玻璃上,他捂着头大叫。“叶修!你是不是故意的!”

  叶修耸了耸肩,熄火下车。“这不是怕你坐久了,腿脚无力,一下车就摔个狗啃泥吗?特地帮你醒醒脑。”

  “我操你妈。”孙翔骂骂咧咧地拉开车门。

  我靠,真冷。他狠狠地打了个喷嚏,一脚踩在这片中国最东的土地上。

  一瞬间,他感到无与伦比的舒畅,就跟在自己家拉屎似的,完全不用担心有人发现自己其实便秘或者有痔疮。

  他看着远处的地平线,眼睛有些湿润。

  孙翔不到十岁就被迫离开中国,随即加入血鸽,每天过着血舔刀锋的日子,从来不去思考自己明天能不能活着,亦或在哪里。

  但这里,终归是自己的祖国,自己的家。不论自己未来如何,这里永远都会欢迎自己回来。

  孙翔哈了一口白气,吸了吸鼻子。

  他回过头,发现叶修正四处张望,好像在找人。

  “你在找谁啊?”他走上前问。

  “找个上尉。”叶修看到不远处有个训狗的兵,便上前询问。“不好意思,问一下,你们刘连长呢?”

  兵想了想,张口哈着白气。“他昨晚巡了一夜,现在应该在宿舍睡觉。”

  “巡夜?”孙翔好奇。

  兵点了点头。“冬天冷,畜生会跑来偷东西吃。”

  “哦,明白了。谢谢啊。”叶修笑着敬了个礼。

  兵回了个礼,牵着狗离开了。

  两人一起来到宿舍楼底下。孙翔仰头,看着一排排房间,皱起眉头。“人家在睡觉,你确定要现在打扰他?”

  “作为一个军人,必须有随时被打扰的准备,要是哪天炸弹下来了,压根儿没时间给你缓冲。”叶修也抬着头,猜测对方会在哪一间屋里。

  孙翔点点头。“好吧,我帮你找。”

  “麻烦。”叶修咂嘴。

  “不然?”

  叶修坏坏地一笑,清了清嗓子,两只手圈起来,贴在脸边。

  “皓妹皓妹漂亮的妹妹——漂亮的妹妹——皓妹皓妹你真的好美——你真的好美——”

  “……”孙翔下意识地想立刻远离这个神经病团长。

  一楼地一件屋子突然传来椅子翻倒的巨大声音,不一会儿,有个人很用力地打开门,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杀气腾腾地看着外面。“我去你大爷的!哪个王八蛋胆儿肥了吵你爷爷我睡……”

  当他看到叶修带着得逞的笑意站在门前空地上时,突然噤了声,张着嘴,瞪着眼,好半天没说出话。

  叶修打了声口哨。“你睡觉还是那么浅啊,一嗓子就醒了。”

  “……叶……修……”那人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蹦出俩字。孙翔觉得如果他手上有枪,叶修已经死八百回了。

  然而那货却还是不要脸地笑着,甚至还抬起手挥了挥。“请叫我叶团长。好久不见啊,刘皓。”

 

  四年前。

  栋子拿着望远镜从树上跳下来,稳稳地落到刘皓身边。他伸手整了整衣服。“皓哥,前边是安全的,可以通过。”

  刘皓没说话,也没挪窝儿,靠在树上仔仔细细地擦着枪。

  看他那模样,栋子又犯了糊涂,抓耳挠腮了半天,蹲下来,凑近刘皓。“皓哥,难道……有埋伏?”

  刘皓从喉咙里滚出一丝不屑。“这不明摆着么,叶修那老狐狸能这么容易就放我们安然无恙地走出这林子?”

  栋子恍然大悟,冲着刘皓伸出大拇指。“皓哥,聪明。”

  刘皓得意地翘起嘴角。他抬起头,看着越来越红的天边,站起来。“还有一个多小时太阳就下山了,我们必须在那之前出去。”

  “咋出去啊?前面又不能走。”栋子问。

  “怎么不能走了?”刘皓把装备重新背回身上。“就他那点破烂雕虫小技,还想拦得住我?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栋子。”

  栋子眨巴眨巴眼,嘿嘿笑起来,露出一口漂亮的大白牙。

  两人循着方才留下的记号,一边摸索着一边朝林子外缘走去。越走,刘皓心底就越虚。难不成那老狐狸真的一点埋伏都没设?就让我们这么安安全全地……出去了?

  他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伸手拉住还在端枪往前走的栋子。

  不可能,叶修本身就不是个善茬,现在又结识了伽蓝的纪连长*……靠,没往这林子扔炸弹就不错了吧。

  刘皓直翻白眼,搞得栋子丈二摸不着头脑,以为自己又做了什么让皓哥不开心了。

  两人停下来,重新部署计划。

  “到现在还一点事情都没有,肯定有猫腻。”刘皓神情严肃,一本正经地跟栋子分析情况。“我被叶修折磨了那么久,他那点套路多少还是明白的。前面要么是成千上万的假设敌,要么就是排雷工作难度巨大的雷区,再者,也有可能是什么陷阱……总而言之前面绝对不安全。”

  栋子点点头。“那?”

  刘皓想了想。“这样,栋子,你的肉搏比我好,你走前面,我在高处用88帮你看远处的情况,你每五十米跟我打个信号,我再去找你。”

  栋子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把枪背到身上,转身钻进前方更加密集的林子里。

  刘皓挑了一棵树,爬上去,打开狙击枪的瞄准镜,侦查周围的情况。

  五分钟后,一声鸟叫划破的寂静——那是栋子的信号。刘皓从树上跳下来,小跑着赶上去,与栋子汇合。

  两人如此前进了两百米,一路上依旧没遇到任何的麻烦。

  刘皓纳闷了。紧接着是羞耻,是愤怒。

  看着栋子依旧保持高度警惕的样子,刘皓暗自咬了咬牙。

  来个坑啊……快点给我来个坑啊……垃圾叶修……

  什么都好……放片地雷也好啊……

  栋子伤了也好啊就他妈给我来个埋伏啊王八蛋!!!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闷响,随即,栋子的惨叫声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刺穿了刘皓的耳膜。

  干你妈。

  刘皓足足在原地定了一分钟,才撒开步子疯了似地朝着栋子冲过去。

  每向前一步,就像踩在刀子上,钻心地疼,疼得不想再前进,而栋子沉重的呼吸和呻吟又像魑魅的手臂,卡住自己的脖子,往林子里拖。

  他妈的,放开我,是他不小心,跟我没关系。

  战场上的血,就和毒药似的,让人又抗拒,又情不自禁。

  那天晚上,栋子躺在担架上,大腿被止血带紧紧扎住,以下的断面还在不停地渗血。

  刘皓站在一边,两只眼睛通红着,看着面无血色的栋子。

  栋子看着刘皓,还在虚弱地笑,说皓哥你真厉害,猜到有埋伏。

  刘皓张了张嘴,喉咙像被血浆和树脂堵住了一样,让他无法发声。

  很久以后,他低下头,轻轻地说了句对不起。

  栋子一愣,随即摇摇头。“皓哥,是我不小心,跟你没关系,你没事,就好了……”

  刘皓目送着医务车离开,直到消失不见,他才发现自己满手是血——他不知道那是栋子的,还是他的。

  他发现有人在看着自己。他条件反射地回头,和叶修的双眼对在一起。

  您在质问我吗?

  您在责怪我吗?

  您他妈终于对我失望透了吗?

  刘皓的脑袋乱成一锅粥。

  叶修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跟着韩文清和伽蓝的团长走了。

  在他们转身的一瞬,刘皓觉得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我没错,我没做错,我知道你会在林子里设埋伏,我猜到了,我让栋子去侦察,他是个优秀的侦察兵,不然任务就无法完成,我们都会完蛋。

  刘皓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双眼突然变得模糊。

  我们都会死……

 

  “这是啥?”“没发芽的土豆。”

  “这又是啥?”“能吃的鱼。”

  “那这个嘞?”“狍子肉。”

  “噫……为啥没猪肉啊?”孙翔嫌弃道。“我想吃猪肉!”

  刘皓忍无可忍,把菜刀往菜板上一拍,手臂抵着孙翔的背,把他往外推。“你给我出去!别打扰我做饭!”

  孙翔挣扎着。“小爷是客人!”

  刘皓深吸一口气,强压着怒火,扯出一个笑容。“那,这位客人,请您到大厅稍等片刻,等我做完饭在带您四处逛逛,成不?”

  孙翔想了想,妥协了。“好吧,我自己去玩儿。”

  好不容易把这混世魔王送出厨房,刘皓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儿,又有一人推开门,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做饭呢?有猪肉吗?哥想吃红烧肉。”

  咔!刘皓掰断了筷子。

  叶修跟领导似的背着手,在厨房里走来走去,这儿拿起土豆看了看,那儿端起白菜嗅了嗅,甚至还好死不死出生感慨竟然没萝卜你们也太惨了。

  “……”刘皓轻轻砸了砸桌子,摆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叶团长,晚上新鲜的蔬菜和猪肉就到了,到时候您绝对有红烧肉吃,但现在能请您出去,别打扰我给其他战士们做饭吗?”

  叶修抬起眼皮。“哇,刘连,你还成了炊事班班长啊?”

  刘皓在心底把叶修千刀万剐。“不是,炊事班的人回老家休假了,我是代理的。还有,你能不能别叫我榴莲?”

  “不然叫啥?皓皓?小皓?皓妹?”

  刘皓放弃了挣扎。“还是叫刘连吧,团长。”

  叶修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伸手亲密地拍了拍刘皓的肩膀。“你也别跟哥客气,叫叶哥就成。”

  刘皓早就不想跟他客气了,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所以,你究竟来干嘛的?”

  叶修毫不在意地收回手。“找你玩啊。”

  刘皓一声冷笑。“你他……你来看我笑话的吧?”

  “我为啥来看你笑话?”叶修举起双手。“你看我连张新杰的小本本都没带!”

  “叶修!你他妈有完没完?!”刘皓火气突然蹭一下上来了,声音陡然高了一个八度。“我在这里很好!非常好!他妈远离那些狗屁事儿安安心心守疆好得不得了!”

  叶修静静地看着他。刘皓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我知道是军队里有事儿你才过来的,麻烦你忙完以后麻溜地赶紧走,成不?”

  厨房被寂静包围,两人彼此无语。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还是那么会自说自话啊,刘皓。”

  “关你屁事。”刘皓冷冰冰地开口。

  叶修耸耸肩,转身走了。

  走之前,叶修丢下了一句话,心平气和地。“逃避不是军人会做的事儿,你现在如此下场,你就没想过,是你活该吗?”

  刘皓愣住了,右手攥出了血,才忍住没抄菜刀把叶修砍个稀巴烂。

  干你妈。

  刘皓觉得自己的手上又全是血,不知道是谁的。

  他的心特别疼,和被利爪撕扯一样的、钻心的疼。

  等他回过神来,早已是泪流满面。

 

  两年前,苏丹,“护国”行动。*

  大使馆被各方军队里三层外三层包了个严严实实,占领使馆的恐怖分子早已是穷途末路,却为了他们口中的真主与正义僵持着——他们已经杀死第二个人质了。

  刘皓趴在车顶,手指虚扣在扳机上,右眼紧盯着瞄准镜,心里的烦躁之感越来越强烈。

  为什么还不冲进去?

  已经有两个人死了!

  你们他妈干什么吃的?来看他们杀人还是来救人的?

  几分钟前他曾大声质问指挥官,指挥官傲慢地看着他,用生硬的中文说没有接到上级的命令,他们不被允许行动。

  刘皓冷冰冰地看着那个指挥官手里还在冒着热气的咖啡,攥着枪的手骨节发白。

  他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帐篷,什么话也没说。

  “连长,我们还要这么继续干等着吗?”老狗趴在刘皓旁边,举着望远镜,低声说道。“这是中国的大使馆,他们才不管中国人的死活。”

  “有什么办法?我没有最高指挥权,只能等着。”刘皓漠然。

  过了一会儿,老狗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进刘皓的耳朵。“妈的,我想去把那个喝热咖啡的秃子撕烂……!”

  刘皓刚想骂人,突然脑子里有了个主意。

  “老狗,你信我吗?”他偏过脸。

  老狗顿了顿,转过头,双眼带光。“信!”

  刘皓笑起来,右脸颊上戳了个浅浅的酒窝。“我有个想法,可以救人,也可以让那个指挥官翘辫子,不过……需要你去做,而且可能会……”

  老狗闻言陷入了沉默。

  刘皓把脸转回来,陪他一起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自嘲地翘起嘴角,伸手拍了拍老狗的背。“我开玩笑的,咱们还是听指……”

  “连长,我不怕死。”老狗出声打断了刘皓,他一脸凝重,双眼貌似还闪着泪花。“我们就是为国人而死的。”

  一瞬间,刘皓想到了栋子。

  栋子的腿接回去了,不过再也不能留在山狼。临离开前,刘皓去送行,他看到栋子和其他战友笑着,闹着,眼角却是泪。

  他觉得那是褪了色的血。

  上车的时候,栋子用力抱住了刘皓,对他说,皓哥,替我为国家继续奋斗下去。

  我这么做,是为了国家。

  是为了国家……

  “护国”行动,由于恐怖分子的突然暴怒,用火箭筒轰烂了军队指挥官的帐篷,军队提前发动了进攻。

  但结果是,原来也可以出来的人,全部在熊熊燃烧的废墟之下化成了缕缕黑烟——其中包括因抢救最后一个人质而没能及时逃出爆炸圈的老狗。

  当看到火光冲天,刘皓听到一声碎裂的声音。

  他不知道是他的心,还是老狗的身体。

  他呆呆地站在外围,看着各方来来往往的救火,救人,抓捕幸存恐怖分子,脑子如同一团乱麻。

  “你不帮忙站在这儿干嘛?”叶修的声音冷不丁从背后响起。

  刘皓回了神,下意识抬手抹了把脸,转过身子,看着叶修。“团长。”

  叶修脸上还沾着黑灰,脏兮兮的,两只眼睛却如同野狼一样,死死盯着刘皓。

  刘皓站得笔直,和训练时一样。

  叶修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很久,很久,伸出手,拍了拍刘皓的肩膀。

  他还是没说什么,把刘皓撇下,转身帮忙去了。

  受不了啊,那个眼神。

  那天晚上,刘皓自己去找了叶修。

  “干嘛呀?找哥喝咖啡吗?”叶修翻看着手里的报告,头也没抬。

  刘皓双手背在身后,跨立着。“团长,我……”

  “你有时间来找我,不如好好想想在老狗的骨灰盒前该说些什么。”叶修啪地一下合上了文件夹,抬起眼睛,毫无温度地看着刘皓。“我知道这又是你的小聪明。”

  刘皓张了张嘴,没出声。

  “我以为栋子伤重退役会让你长点记性,没想到你竟然越赌越大,把我山狼的兵命都赌进去了。”叶修站起来,给自己开了瓶水。“刘皓,你凭什么?”

  刘皓沉默良久。“老狗说,他愿意做。”

  叶修咕噜咕噜喝下半瓶水。“为了什么?”

  刘皓又顿了好久。“国家。”

  “是你为了国家,还是老狗为了国家?”叶修口气平缓,每句话却咄咄逼人。“还是你强迫老狗为了国家?”

  刘皓又不说话了,表情从下巴开始一点一点地破碎。

  叶修才不管刘皓怎么想,继续质问。“你连拯救世界的资格都没有,凭什么为了你口中的国家去牺牲他人?”

  刘皓瞪大了眼睛,却无从反驳。

  叶修把空了的水瓶放在桌上,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子,看着刘皓的眼睛。

  “刘皓,你没那么伟大。”

  ——咔。眼前的一切顿时化成了红色的粉尘,沉没了。

  刘皓双眼一黑,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所以他是自己申请替唐日天来这里守边两个月的?”孙翔问道。

  贺铭点点头,把手里的肉骨头扔给大狗。“后面又自己提交了申请,说不回山狼了,打算在这里一直守下去。”

  孙翔感慨。“哇,这人真伟大,佩服,佩服。”

  他回过头,冲着不远处正在讲话的两人大叫。“叶修你好了没啊!你说你还要带我去朱日和的!”

  叶修被孙翔的超音波吼退了两步,伸手掏了掏耳朵。“我靠,这人是原子弹吗?声音这么大。”

  刘皓瞅着他,嘲笑。“是你老了。”

  “我还没三十呢?”“我还没二十五呢。”

  叶修还想说什么,被刘皓一巴掌糊了回去。“你赶紧带着小朋友滚吧,别在这里碍我事儿。”

  叶修装作很受伤的样子。“皓皓你竟然要赶我走?你竟然要赶你可敬的叶修葛格走?”

  “……”刘皓很努力地使自己不破口大骂。“您已经忙完这儿的事儿了,就请您赶紧回去,山狼的事务很多,别苦了韩团长一人操劳,行不?”

  叶修挑眉。“哟,你这么关心老韩啊?是不是暗恋他?”

  “……叶修请你麻溜地赶紧滚好吗!”

  叶修耸肩。“还有件事儿还没办呢。”他从背后拿出了两份文件和一封信件。“这是你的升衔文件,我给你念念:刘皓同志,鉴于你勤勤恳恳,为人民服务,为守护我国东疆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经我军充分讨论,将你的军衔由上尉升为少校,特此通知。”

  叶修没搭理刘皓目瞪口呆的样子,把两份文件砸在刘皓身上。“还有这封信是栋子让我转交给你的,你自个儿看完记得回话啊,免得他说我没帮他带到……卧槽你咋还哭了呢?皓皓你别哭是修修错了不应该给你这么大的惊喜……”

  “叶修,你怎么还不滚?”刘皓狠狠吸了吸鼻子,接过叶修手里的信,抬手抹了把眼睛。“代我谢谢上级的信任,我刘皓一定不辱使命,保证祖国边疆的安定……然后你可以走了。”

  叶修顶着一脸小委屈被刘皓一脚踹上了车。

  刘皓看着那辆军绿色的车迎着阳光逐渐远离,被芦苇一点点地包裹,而后消失不见。

  刘皓扬起头,看着蓝得几近透明的天空,微微扬起嘴角。

  他冲着远处的地平线,虔诚地,庄严地,为战友,为山狼,为国家,敬了个礼。

fin.

*伽蓝的纪连长:纪策 见河汉《最终流放》(←我的启蒙作品)

*“护国”行动:架空事件 我瞎说的

===========

写刘皓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儿 我在想怎么样把他写的让人讨厌 又让人心疼

总得来说我还是觉得这个写的没到我理想的那种感觉 你们凑合着看吧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

ps.请不要随便说人家写的或者画的东西是垃圾 至少比那种明明什么都没有还一味嘲讽别人的人来得好.

评论(9)
热度(89)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