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双鬼/策轩】吴羽策上辈子应该是被冻死的.

*策轩
*复健 瞎写 请勿转出
=============
吴羽策这人,不管跟他熟不熟,都会认为这人很高冷,没有夏威夷骄阳似的笑容就算了,还天天板着一张堪比南极大陆的脸,企鹅一踩上去,脂肪估摸都得冻成渣渣。
李轩作为虚空的队长,吴羽策的对象,维护虚空平易近人的形象和自家媳妇的美好未来,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嗯?怎么突然觉得有点冷?李轩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喷嚏。
轩哥,你说错话了。队员出于好心,提醒道。
那又怎样!我是队长!李轩桌子一拍。
轩哥,你在副队面前说错话了。队员又提醒道。
那又怎样!我是队长!李轩脚一跺地。
“李轩,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男人太他妈帅了!”
所有人都看到他们可亲可敬的队长头上浮起一个字:怂。


其实以上这些话都是凑字数的。
我想说明的是,作为很高冷的吴羽策女士,不对,先生,实际上非常,超级,无敌怕冷。
冬天的时候,虚空偶尔会遇上客场比赛,时不时得往北方跑。逗留几天的功夫也不需要带过多的衣物,几个大男人甚至往兜里揣两条内裤就干脆地坐飞机飞走了。可虚空副队每次都得带一箱子的东西,其中有一半装的是暖宝宝。
李轩第一次看到那码得整整齐齐的暖宝宝时,感到极为震撼。作为仿佛感知不到“冷”的特殊人群,李轩不知道也没见过暖宝宝,他捧着那橘黄色的暖宝宝仔细地看来看去,过了很久,才一脸严肃地转向吴羽策。
“阿策,你会来姨妈吗?”他试探性地开口。
吴羽策翻了个白眼:“李轩,你是不是有毛病?”
李轩挥了挥手里的暖宝宝,义正言辞:“你看!你准备了一箱子的姨妈巾!”
吴羽策沉默了,指着橘黄色包装,一字一顿地说:“看清楚,暖宝宝。”
李轩:“……哦。”


就算带了很多很多的暖宝宝,吴羽策还是怕冷,特别怕冷。
李轩曾给他买了个汤婆子,让他没事就捂着暖手,毕竟不能把暖宝宝贴在手上。
可是吴羽策从来没用过那个汤婆子。
理由很简单,他觉得像把一个尿壶捧在手里。
还是装了泡热尿的。


知道吴羽策怕冷的人并不是很多,除了虚空集体和吴家爸妈以外,还有一个人——方锐。
大家在吴羽策冷到面无血色的时候都会给他送暖宝宝,熬姜汤,某人甚至直接把他的手包起来塞进口袋里,但除了一个人——方锐。
作为正宗的河北人,方锐的金刚不坏之身连雾霾都能抵御,何况区区冷空气。每到冬天,他都要不怀好意地嘲笑吴羽策怕冷,顺带揶揄李轩,让他炖点牛鞭羊鞭给他男人吃。但李轩不傻,与其将自己置于随时被日的危险之中,还不如把对方的手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有一次,虚空去杭州打比赛,在休息厅等待的时候,吴羽策把自己裹得像颗汤圆,缩在沙发上,明明是个连看都觉得热的装备,吴羽策还是哆哆嗦嗦个不停,热水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然而卵用都没有。
方锐吹着口哨来虚空的休息室串门,看到吴羽策的模样,特猥琐地露出个微笑:“哎哟,吴女士,你这是冷啊,还是给轩哥守节操呢?”
吴羽策翻了个白眼,一声很小的“滚”从发白的唇下滑出来。
方锐耸耸肩,跑到李轩边上,凑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轩哥,我跟你说,吴女士是因为内心空虚寂寞才觉得冷,所以晚上你要多陪陪人家,就算贡献出小菊花也不亏!”
说完,方锐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在吴羽策翻脸以前一溜烟跑掉了。
李轩叹了口气,心想为啥兴欣的人就是不懂不作不死。
那天晚上,海无量被鬼刻打得特别惨,走到哪就被怼到哪,甚至不惜单独为他开个大——这是后话。


有次春节放假,吴羽策去李轩家玩,因为前一晚又被某方姓人士调侃,逞强不肯在那段不短也不长的路上贴暖宝宝,甚至连秋裤都没穿。
男人总要为自己的尊严付出代价,所以,吴羽策感冒了,发着高烧。
李轩急死了,翻箱倒柜找体温计,找退烧药,差点就要找万能的网友“副队发烧怎么办能用爱温暖他吗?”
“你家……就没退烧药?”吴羽策觉得不可思议。
李轩老实地点头。“我家都身体好,从来没人发烧。”
吴羽策觉得李家大概都是钢铁侠,比方锐的金钟罩铁布衫还牛逼,连外星智子都能抵御。
李轩叹了口气,转头看着把头靠在床边,烧的昏昏沉沉的吴羽策。
他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人身边,很自然地,向往常一样把吴羽策的手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你干嘛?”
“没有退烧药,只能用我的体温温暖你啊。”李轩认真地说,转了甚至,把吴羽策搂进怀里。
吴羽策愣了一下,随即,那张冰块脸上久违地浮现出一丝笑意:“轩儿,你傻不傻,这没用的。”
“有吧?我问过迅哥儿了,他说只要出汗就会退烧。”李轩隔着衣服口袋,搓着吴羽策的手:“阿策,你还冷不?”
吴羽策点点头,又摇摇头:“还好。”
“可是你的手还好冷哦……”
“白痴,哪有那么快暖和的。”
两人静静地靠在一起,整个房间里只听到吴羽策沉重的呼吸声。
又过了十分钟,李轩摸了摸吴羽策的额头,又摸了摸他的后脖子:“我还是带你上医院吧?”
“不想。”吴羽策很干脆地回绝了。
“那你会烧傻的……”
“怕什么,也不会比你还傻。”
李轩感觉特别受伤:“都什么时候了可不可以别拐着弯损我……”
吴羽策笑,把滚烫的脸贴在李轩的脖子上,用力蹭了蹭:“你随便问个人,他们肯定都这么说。”
李轩扁了扁嘴,握紧了吴羽策的手。
李妈妈还要一会儿才能带着退烧药回来,李轩能做的就只有用冷水给吴羽策降温,并不让吴羽策睡过去。
吴羽策的手一直很凉,李轩内心挺着急的。
突然他灵光一闪,想到了李迅和方锐都曾教给他的一个方法。
吴羽策觉得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他费力地睁开眼,就看到李轩正低着头解皮带。
吴羽策瞬间一脸紧张:“你做什么?”
“迅哥儿说,能用裤裆温暖病人的手。”李轩一本正经地说道。
……
李妈妈拿着退烧药,急冲冲地闯进李轩的房间,就看到这两人一起躺在床上,被子中央有一个蜜汁突起。
她愣愣地放下退烧药,退出房间。
儿子!祝你幸福!李妈妈掏出手绢儿拭泪。
“……Nooooooo妈!你听我解释啊妈?!喂?!”

fin.
========
最近我一直在发高烧 你们要注意身体
太久没写 就手生了呢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5)
热度(144)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