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韩叶】[山狼前传.]冬国.

我他妈竟然赶上了!!你们爱我吗!爱吗!
这次尝试了一下新的背景 记得好几年前看过国际特种兵的大赛 中国虽然没拿第一 到小哥们还是好样的!
注意:此篇之中关于比赛规则的设定都是我瞎编的 bug众多 如果有懂行的一笑了之罢 如有雷同 不胜感激.
时间轴:韩叶成为团长之前 苏沐秋已牺牲
可以接受就往下看.
================
bgm.战歌-抹雾(5sing)
================
“多少年以后,往事随云走,那纷飞的冰雪容不下温柔……”*
虽然此时是夏天,西伯利亚澄澈近透明的天空还是时不时扫过来自北冰洋的寒风,抽在脸上竟还会感到些许的刺痛。
叶修靠坐在高高的松树上,一条小腿垂在半空中晃动着,嘴里叼着一根草,一边低声哼着歌,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不远处平坦的空地。绿色的伪装迷彩和层层叠叠的松枝将他的身影几近完美地隐去,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看到。
“这一生一世,这时间太少,不够证明融化冰雪的深情……”*
叶修的目光突然锁定在一处较高的灌木丛上。
灌木丛很普通,在西伯利亚的山地里最常见的暗绿色植物,抖落薄薄的细雪,细长的叶子争先恐后地朝向温暖的阳光。
叶修对灌木丛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那个借着灌木丛掩护矮身前进的“敌人”。
灰绿色头盔,俄式AK,没错,确实是“敌人”,而不是“对手”。
“就在某一天,你忽然出现,你清澈又神秘,在贝加尔湖畔……”*
一曲终了,叶修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顺手折下一颗松果,从树上踢了下去。
松果落入蓬松的草地上,发出一声极轻的声响。“敌人”停下了脚步,抓紧了手里的枪,沉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直起身子。
下一秒,他就被一旁巨树后快速闪出的一个身影给制服在地,摁亮了头盔上表示“死亡”的红灯。
这一幕,叶修完完全全看在眼里。他轻打了声口哨,攀着粗糙的树皮,从树上滑下来。
他朝着灌木丛走去。“这人身上有吗?咱就差最后一个了啊,老韩。”
韩文清正好从“敌人”的外套口袋里搜出一张卡片。他朝着叶修挥了挥。“有了。”
“太好了。”叶修松了口气,从韩文清手里接过卡片,和其他卡片一起放在上衣贴身口袋里。
两人一起把躺在地上的“敌人”拉起来,叶修还贴心地帮他拍点身上沾到的草屑。“Thank you for your hard working.”
作为“敌人”的俄罗斯本土军人小哥友好地冲着两人笑了笑,向他们致了个礼表示感谢——他不能说话,因为他刚才被韩文清“杀死”了。
小哥离开后,韩文清和叶修一起将现场基本恢复成原样,检查了一下装备后,朝着下一个任务点进发。
虽然这只是一个比赛,但这对年轻的山狼军人来说,也是一个必须认真对待的战场。
两人一路向前,直到他们看到了一片松树林。
叶修拦住了韩文清刚要迈出的脚步。“老韩,这里是‘雷区’,路不通。”
“可是如果不走这里,太阳落山之前我们根本不可能到达终点。”韩文清忍不住皱起眉头。“这样会直接取消比赛成绩的。”
叶修想了想,贴着树林的边缘走了几步,随即又绕了回来。“林子不通,咱们就过河。”
韩文清愣了一下,他不记得比赛区域里有哪条河流上有桥。
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你疯了?”
“不疯怎么赢?你想跟那些老外拼体力吗?”叶修耸耸肩,从包里拿出一张方才快速画的简易地图,蹲下来把它铺在地上。“老韩,我有个计划,虽然这是下下策,但只有铤而走险,我们才能穿过地狱。”
韩文清抬起头,对上叶修那双认真而坚定的眸子,无言良久,默默点了点头。“你说。”
叶修笑了笑,他知道韩文清是个明事理的人,不然做事规矩的他绝对不会听自己的话——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国家。
“顺着这条河岸,向北走,会有一处地势比较高的陡崖,我先前调查过,那里有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来的绳索,我们可以用它到达对岸,然后从安全的区域过去,到达咱们下一个任务点的……对岸。”叶修在地图的某个位置画了个圈。“那里水浅,而且比较缓,我们能淌过去,只不过对岸是一片标志安全的湿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几率会碰见对手或敌人。”
“潜伏过去。”韩文清说道。
叶修点点头。“这就是这片湿地的要求,再者我们也没多余的精力跟他们耗了。那片湿地很大,矮丛很多,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就不会被发现。等过了这片湿地,就是最后的任务点了。”
叶修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希望过河的时候,这些卡片不要掉下去。”
韩文清呼了叶修一巴掌。“乌鸦嘴,走了,快点。”
两人沿着河流快速移动,大概走了二十分钟,两人找到了那条跨在河上的绳索。
韩文清蹲下来,扯了扯绳索。“你确定我们不会爬一半掉下去?”
“喂,你快别说话,你的乌鸦嘴比哥灵多了。”叶修把枪背好,走到压边,弯下身子。“我先过去。”
韩文清点点头,退到一边,警惕着周围的情况。
叶修深吸一口气,双手抓住绳索,将重心朝一旁倾倒,倒挂在绳索上。他快速将双腿朝上,勾住绳索,配合着双手前进,几分钟后,他已经整个人都悬挂在湍急的河流上空。
在接近河中央的时候,叶修腾出手,冲着岸边的韩文清打了个手势。
韩文清会意,收起枪,双手也攀住了绳索。
十几分钟后,两人先后到达对岸。
“还算顺利。”叶修拉住韩文清的手,借力帮他爬上来。“如果除去你在中间被倒刺挂住了防弹衣外。”
“……妈的,你闭嘴。”韩文清瞪了叶修一眼,伸手抚平防弹衣上勾起的线头。
两人继续前进。与时间赛跑,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他们几乎是一路不间断的奔跑,才在预计的时间内到达目的地。
这次韩文清选择先过河。他用枪托探了探河水的深度和河床的平整度,找到一个位置,一脚踩了进去。
“……嘶,冷。”他忍不住抽了口气。
叶修蹲在岸边,不留情面地嘲笑对方。“老韩,咱们曾经可被苏沐秋摁在冰水里泡了一早上呢,别给山狼丢脸啊。”
韩文清没有搭理叶修,他心里很明白,一会儿叶修下水,就有他好受的。
韩文清谨慎地一边探着路,一边往前走。虽然水只没过膝盖多一点儿,但是在如此寒冷彻骨的水中容易抽筋,摔倒,如果不能及时站起来,就会溺死在水里。
叶修蹲在岸边,仔细地记下韩文清的前进路线。
等韩文清上岸,叶修才顺着刚才他踩过的位置过了河。
在进入湿地以前,两人又细心地计划了一番。
“我们不能从东边走,那里是比赛方规定的必经之路,风险太大了。”韩文清说道。
“嗯,所以我们走西边。”叶修说道。“远是远了点,但基本能肯定咱们不会碰到对手,只会遇见几个敌人。”
“为什么?”
叶修嘿嘿一笑。“老外为了节省时间,肯定大部分都选择从中间穿过去,但这个咱们可吃不消……我不想被一群人追着在烂泥巴里狂奔。”
韩文清点点头。“那出发吧,务必时刻小心,只要一个人被抓到,就直接取消成绩。”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湿地。
前半程出乎意料的顺利,等差不多到了中间的位置时,前方突然出现了几个人的交谈声,他们都带着灰绿色的头盔。
韩文清拉住前方低头探路的叶修,摁着他的后脖子赶紧蹲下。
两人的身体刚刚藏入草丛中,敌人就调转了视线,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看过来。他们接连听到了几声子弹上膛的声音。
叶修想和韩文清打手势,被韩文清的眼神制止了。
军靴踩在柔软的草地上发出的沙沙声越来越近了,两人的心几乎快提到嗓子眼儿,他们连忙调整呼吸,叶修甚至用手捂住了嘴巴,韩文清忍不住斜了他一眼。
就在敌人即将靠近草丛的时候,另一边一簇和他们挨得极近的高草丛传来了一个很大的动静。
敌人的枪口纷纷转向那里。过了一会儿,一头小鹿从草丛里跳了出来,两只灵动的黑色眼睛疑惑地扫了一圈众人,在人反应过来之前,转身跑进了湿地深处。
“олень?(鹿?)”
“Я думал, что это был человек.+(我还以为是人类。)”
几人一边语气轻松地谈话,一边离开了草丛。
两人还是一动也不敢动。几分钟后,他们确定对方不会突然再绕回来,才放松了身体,坐在地上。这时他们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汗流浃背。
“他妈的,吓死我了。”叶修抚摸着砰砰直跳的心脏。“感谢大自然,大自然是我们的朋友,我爱我的朋友。”
韩文清也紧张得够呛,紧挨着双眼,没有说话。
等心跳彻底平复,两人加紧了速度离开湿地,这么惊心动魄的情况他们死也不想再经历一次。
两人有惊无险地走出了湿地,在超出预定时间六分钟的时候看见了最后一个任务点——敌人的信息中转站。
可是横在他们面前的,是比他们先一步到达此地的他国小队,不是灰绿色的头盔,但手里拿着的却是清一色的俄式枪械,他们手臂上印着俄罗斯国徽——是来自俄罗斯本土的特种兵小队。
韩文清和叶修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叶修扭头看向韩文清。“老韩,你记不记得沐秋以前跟我们说过我什么。”
“遇见毛子,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韩文清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叶修又把视线转回那两个大兵身上。“你目测一下,咱们打得过吗?”
韩文清竟然花了一分钟的时间思考。“如果是二挑一,估计打得过。”
“……那单挑呢?”叶修小声问道。
韩文清顿了顿。“干脆点,直接躺平吧,减少不必要的痛苦。”
叶修的脸变得比苦瓜还苦。
突然,两股强大的气流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冲出左手边的树林,划破了空气,两枚橡皮弹打在了一个俄罗斯大兵的腿上。
被打中的俄罗斯大兵一个仄歪,差点跪倒在地上。他的同伴反应极快,端起枪朝着子弹射出的方向连放了机枪,却只是打落了几片树叶。
“Американцы?!(美国人?!)”
“победить их!(干掉他们!)”
被橡皮弹的俄罗斯大兵像个没事人一样拍了拍被打中的地方,咬牙切齿地说道。两人抬头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周围,叽里咕噜又讨论了一阵,拿起枪,转身朝着左边的树林里跑去。
叶修纳闷。“他们干嘛啊?”
“干掉别过队伍可以加分,还很可观。”韩文清擦了擦枪管,咔嚓一下上了膛。“这个便宜,我们捡不起。”
叶修顿了一下,突然如梦初醒一般抓住韩文清的胳膊死命晃。“老韩,你看到了吗,刚才那个毛子被橡皮弹打到了还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没穿护膝!他的皮是铁做的吗!”
韩文清赶紧把手抽回来。“也许人家护膝穿在里面……你快松手!太阳快下山了!”
两人一口气跑到了离中转站最近的高地上。
叶修放下了望远镜。“守门的两个,外围移动巡逻的两个,屋顶的放哨台上一个,屋后死角大于等于两个;二层小楼,内部一层应该大于等于三个,内部二层应该大于等于两个。”
“控制室在哪里?”韩文清问。
叶修又举起了望远镜。“应该在靠南面。”
韩文清点头,表示明白。“你有计划吗?”
“潜入不可能,只能一个个暗杀。”叶修把望远镜收进包里。“只是,我们没有敌方确切的人数。”
“里面有八个。”韩文清斩钉截铁地开口。
叶修有点惊讶。“为啥你那么确定?”
韩文清翻了个白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扔给叶修。“带点脑。”
叶修纳闷地翻开纸,上面记录着先前“刑讯”俘虏时套出来的话,最中间的位置被韩文清用笔来回画了好多次:中转站,八人。
“……他不会是骗我们的吧?”叶修问。
“没必要,毕竟这是任务之一。”韩文清嘴里微微翘起。
两人猫着身子,迅速绕到房子的后面。不出所料,方才的死角确实有两个看守。
“我咋觉得咱们有点太顺利了呢?”叶修忍不住出声感慨。
“天佑中华。”韩文清捏了捏叶修的手背。“别说话了,确定位置,我前面你后面,移动的谁先逮到谁就先把他干掉。”
叶修活动活动手腕。“收到。”
“行动。”
“……?”一个移动的守卫突然察觉到身后有异响,下意识地回过头,手指轻扣在扳机上。可他的身后除了层层叠叠的树丛随着微风左右晃动以外,没有半点异样。
他纳闷地转回视线,可还没走两步,一股压迫感在自己的脖子上迅速扩大。
偷袭!
他瞬间反应过来,可终究还是晚了,他头盔上代表死亡的灯已经亮了。
韩文清把他拖进树丛里,看了看周围,锁定了前门的守卫。
他悄悄地贴墙靠近,快速伸手,从身后一手勾住守卫的脖子,一手捂住他的嘴巴,把他拖倒在地,在他鸣枪以前击亮了红灯,把他手里的枪支弹夹卸下,动作干净利落。
弹夹掉到地上发出一声不大的声响,但在过于安静的环境中被放大了百倍。韩文清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急促脚步声,他将拳头放在身侧,准备在对方冒头的瞬间击向他的腹部。
可一声闷响将脚步声打断。韩文清一愣,探头一看,只见守卫被叶修制服在身下,头盔上的红灯不可阻止地亮起。
韩文清突然看到叶修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灰绿色的头盔,他瞳孔一紧,伸手在自己胸前一划。
叶修看到了韩文清的暗示,他反身飞起一脚,恰好踢在那个想从背后偷袭他的守卫的头上,在他失去重心的瞬间,叶修扣住对方的手臂,用力一扯,同时脚往地上用力一蹬,膝袭对方的腹部。
趁着对方被疼痛夺去意识的瞬间,叶修从腰间抽出匕首,直接插烂了头盔上的信号灯。
他将守卫轻轻放倒,对他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
叶修抬起头,冲着韩文清比划:外围清除完毕。
韩文清比了个表示收到的手势。
两人纷纷收拾好敌人的“尸体”,从一处隐蔽的窗户进入建筑。
一楼的结构很简单,两人迅速就确认了此处只有三个守卫。
“看样子,他们把大部分的守卫力量放在了控制室。”叶修低声道。
韩文清点点头,扫了一圈周围的布局。“我从外面爬上去,你负责干掉楼下三个。控制室里估计会有两个,其他三个我来解决。控制室门口汇合。”
叶修竖起拇指。“明白。”
因为一楼空间宽大,三个守卫彼此之间的距离比较远,叶修的暗杀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辛苦。他插爆最后一个守卫头盔上的红灯,换上了消音手枪,曲着膝盖顺着楼梯慢慢向上移动。
“哐”地一声巨响,一个守卫重重地摔在楼梯上。叶修吓了一跳,连忙蹲到一旁,看着他咕噜咕噜地滚到一楼,头盔上的红灯闪了闪,灭了。
叶修一脸惊魂未定地朝上瞄了一眼,韩文清正喘着气坐在角落,左边的衣袖被血染成了黑色。他的周围躺着三个守卫,头盔上的灯都是亮着的。
靠!真枪实弹!玩这么大!
叶修吃了一惊,可还来不及给他感慨的时间,被方才的动静惊动的两个守卫从控制室跑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地上的韩文清和蹲在楼梯口的叶修。他们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枪。
“啾”地两声——没错是两声——几近重叠,两个守卫头顶的红灯同时亮起,他们无奈地看了彼此一眼,敬业地躺倒在地上。
韩文清放下了手中的枪,捂住了还在往外冒血的胳膊。
叶修收起枪,从挂在腰上的小包里掏出了一个应急包,给人包扎。“怎么有六个?”
“妈的……我忘了屋顶上还有一个……”韩文清咬着牙,让叶修处理伤口。“他手里的枪是真的……”
“看出来了。”叶修叹了口气,用力扎紧了绷带。“幸好没伤到筋骨和动脉,看来也是个老手,故意避开了可能会导致残废的地方。”
韩文清没说话,叶修知道他在想什么。“打起精神啊,老韩,胜利就在前方。”
韩文清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扶着墙站起来,把枪收回枪套里。
两人进入了控制室,他们的最后一项任务是破开主机的防御系统,将其中的指定信息拷贝,然后离开这里,到达终点。叶修双手灵活地在键盘上敲打,很快就找到了密码界面。他掏出几张卡片,看着上面的四位数字,忍不住愣了一下。“……我靠,这啥?”
“密码啊,密码,得翻译的。”韩文清吃了一颗止痛药。
“密码本呢?”叶修四处张望。
韩文清瞪大了眼睛。“被你烧了啊?!你他妈不是说你全部背下来了吗?!”
叶修这时候才想起来,那本密码本被他昨晚生火的时候用掉了。他缩了缩脖子。“哥……忘记了。”
“……”韩文清气得直翻白眼,叶修不自然地摸着鼻子。
两人彼此沉默了好一会儿,韩文清叹了口气。“我还记得一点,碰碰运气吧。”
“密码三次输入错误,数据就会被全部清空,算任务失败。”叶修也叹了口气。
“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韩文清闭上眼睛,整理了一下思路。“来吧,我试试看。”
叶修点点头,从桌上拿起一支笔。“3496。”
韩文清想了一会。“G。”
叶修又拿起了另一张卡片。“1793。”
“O。”
叶修标记好,将卡片放在一边。“1538。”
韩文清接得越来越快。“Y。”
“2863。”“E……不对,是R。”
“1789。”“L。”
密码全部翻译完毕,现在需要他们重新组合。叶修把卡片一字排开,两眼紧紧地盯着。
G。O。Y。R。L。
某个单词?
叶修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阵光。“Glory?!荣耀?!”
韩文清瞪大了眼睛。“是个单词?你快输进去试试!”
叶修赶紧将密码输入,点下回车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手抖得跟八十岁大爷一样。
界面闪了闪,就按了下去,随即让人眼花缭乱的数据不断显示在屏幕上。
成功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下一秒他们相视而笑,伸手击掌。
叶修拷贝了任务需要的信息,把u盘放进了贴身衣袋,并销毁了翻译完的卡片。
韩文清看向窗外,一望无际的绿色松林后是即将被山峰挡住的红日,红日下面,就是这场比赛最后的终点。
“你说咱们回去能拿多少奖金?”叶修打趣。
韩文清笑了笑。“管他能拿多少,没给国家,没给山狼丢脸,我就知足了。”
叶修看了看韩文清的伤势。“这林子里也不安全啊,一堆来拦截的敌人。”
韩文清挥了挥胳膊。“我还能拼。”
“这么牛逼?回头老方给你治疗,你别跑啊。”叶修笑道。
韩文清的表情瞬间变了。“……妈的,你闭嘴。”
叶修弯下腰,分别给两人重新系紧了携带,检查装备无故障后,又从控制室里拿了点补给,才下楼离开。
现在他们即将面对的,是这场比赛中最危险、最激烈的战场。安静的松林中埋伏着诸多持枪的敌人,他们如同毒蛇一般,对一点点靠近的猎物虎视眈眈。
叶修咔嚓一声给枪上膛,递给韩文清。“老韩,你准备好了吗?”
韩文清接过枪,手指扣住扳机。“废话。”
叶修勾唇一笑,也给自己的枪上了膛。
“那就出发。”


火红的夕阳之下,五星红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的萦绕下缓缓升起,在西伯利亚澄澈得几近透明的天空中猎猎作响。
中国军人将最虔诚的军礼,献给这面鲜红的国旗。
“我叫韩文清,我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山狼特种部队。”
“我叫叶修,我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山狼特种部队。”
——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来自中国。

fin.
==============
*李健-《贝加尔湖畔》
+俄语都是机翻的 臣妾不懂俄语
!关于密码怎么来的 拿出你们的手指往九宫格的键盘上划一划
!!没有黑美国人和俄罗斯人的意思

山狼的前传一共有三篇 这是第二篇 第一篇是《暮秋》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4)
热度(77)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