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林乐】这傻狍子才不是我室友.

太久没更新啦~

=============

  01

  林敬言有个室友——嗯,其实也不能算室友,单凭霸图的经济实力再加上韩文清时不时莫名其妙带回来的钱包,足以保证队员们单人单间还自带卫生间。只是这位同志不知恼了那路神仙,今天天花板漏水明天插座跳闸,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跑来和林敬言挤一张床的理由永不重样儿,久而久之,霸图的其他人都认为,林敬言有了个室友。

  哦,忘记说那个室友叫张佳乐。

  02

  林敬言挺嫌弃张佳乐跑来跟他睡觉的,也不是因为张佳乐睡姿不好,睡觉流口水什么的,只是单纯觉得别扭得很,俩大老爷们挤在一张single size的床上,说真的,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想歪。

  终于他忍无可忍,提溜起又跑来蹭床的张佳乐的领子,把他扔出房门:“你又想做什么?”

  “水管爆了,吵,来你这睡。”张佳乐毫不犹豫地回答。

  林敬言撸起袖子:“我帮你修。”

  张佳乐冲忙把他拦了下来:“伤了手怎么办?手对于职业选手来说可是最重要的啊,老林!”

  林敬言皮笑肉不笑:“那你打电话叫水管工来修。”

  张佳乐伸手朝窗外一指:“你让人月黑风高地跑过来只为了修一根影响人睡觉的水管?”

  林敬言仔细一想,觉得确实不妥:“那还是我去修吧,我以前在呼啸的时候做过这事。”

  张佳乐又把他拦下来:“伤了手怎么办?我们可以想想别的办法啊!”

  林敬言:“比如?”

  张佳乐嘚瑟一笑,推开林敬言大摇大摆地走进他的房间,往床上一躺:“跟你凑合一晚。”

  “……”林敬言痛苦不已,心想为什么要给自己挖个坑跳。

  03

  林敬言找张新杰抱怨。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估计是他那间风水不好,据说这块地以前是乱葬冈,他那一间可能正对着某个棺口。”

  林敬言失笑:“……你认真的吗?”

  “当然是开玩笑的。”张新杰曲起手指,叩了叩桌子:“不过,你可以跟他说其实你房间风水不好,时常有穿着白衣的女子在哭泣,长着十个头的老人在跳舞,还有脸对着屁股的小孩子在玩丢手绢……”

  林敬言伸手打住他:“张佳乐虽然傻,但我不认为他真的会信这些。”

  张新杰抬起眼睛:“不试试怎么知道?当年他听张震讲鬼故事的时候,连续跟我说了半年厕所坑里有老奶奶。”

  林敬言半信半疑地去了。

  第二天,林敬言顶着两个黑眼圈推开了训练室的门。

  张新杰面上波澜不惊,心下波涛不定:“……你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林敬言摆了摆手:“我跟他说的时候,他的脸色瞬间变了,我原以为这事能成,谁知道晚上他又来了,说是为了保护我……妈的,愣是抱了我一晚上没撒手!”

  “……实际上是要你保护他吧。”张新杰一语道破天机。

  04

  然后林敬言又去找韩文清抱怨了。

  韩文清思索片刻:“不如,我替你直接跟他说,你不喜欢两个人一起睡?”

  林敬言总觉得说得那么直白不太好,他摇了摇头:“万一把他打击得一蹶不振怎么办?张佳乐的性格你也知道。”

  韩文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还是我叫他来跟我睡?”

  林敬言沉默半晌:“你会吓到他的,老韩。”

  05

  虽然林敬言一次又一次地抱怨张佳乐蹦床睡的习惯,但每次张佳乐又来蹭床睡的时候,他没有一次将他拒之门外的。

  久而久之,他也变得无所谓了,到宜家买了张躺椅和软软的垫子、被子,张佳乐来的时候他就睡在躺椅上,一样舒舒服服。

  这下轮张佳乐看不下去了:“老林,你来床上睡吧,我回去睡。”

  林敬言忙着把垫子放好,抖开被子:“你不是说你那间天花板会掉灰吗?你睡吧,我没关系。”

  张佳乐这人,一旦真顺了他的意,脸皮反倒薄了起来:“那你睡床,我睡椅子。”

  林敬言看了他一样,扬唇轻笑:“平时不总念叨着我的床软睡得舒服么?今天怎么那么客气。”

  张佳乐快气死了,他受不了林敬言这慢悠悠地脾气。他从床上跳下去,拽住林敬言的胳膊把他从躺椅上甩到床上:“你你你……林敬言你气死乐爷我了!”

  林敬言倒在床上,两只眼睛无辜地眨巴:“我怎么了我?”

  张佳乐愣是把两只眼瞪成了郭德纲的头,也是吐不出其他的话。最后,他抱着枕头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这下轮到林敬言发愣了:我靠,走了?

  06

  张佳乐依旧回来蹭床,只是相比之前频率大减,只有遇到秦牧云讲鬼故事和狂风雷暴闪电的时候,会抱着枕头来敲林敬言的门。

  “都快三十的人了,还怕鬼怕雷,丢不丢人啊张佳乐?”林敬言伸手拉上窗帘,嘴角满是藏不住的笑容。

  张佳乐开始在床上撒泼:“鬼啦,如果我都快三十了,你得快四十了吧,我只是觉得您一个老人家住着,不安全,特地来陪陪您。”

  林敬言摆摆手,一脸嫌弃:“老孙都跟我说了,你就是怕打雷,怕鬼,唐昊老喜欢讲鬼故事吓你。”

  他顿了顿,压低了声音:“据说孙哲平老喜欢在狂风暴雨的时候带你去跳广场舞,真的假的啊?”

  “……不是吧,这你也信?”张佳乐看着林敬言的眼神仿佛是第一天认识他似的。

  林敬言真诚地点点头:“因为对象是你,说什么我都得信个五分,要不然多不给面子啊。”

  “林敬言你去死吧!你这个和孙哲平狼狈为奸的人!”张佳乐咬牙切齿地把枕头砸向林敬言。

  林敬言慌忙躲开。枕头砸在了玻璃上,窗外应景一般炸开一阵响雷。

  张佳乐一声惨叫,连忙躲进被子里,蒙住头:“林敬言你遭天谴了你离我远点!”

  林敬言只是笑,还笑个不停。他伸手掩好了窗帘,捡起枕头:“好好好,我的错,乐乐大仙请您宽恕我。”

  “……睡觉啦!免得明天七点张新杰来敲门咱还睡得跟头猪似的。”张佳乐把头冒出来,撸了把乱七八糟的头发:“他会拍照!还会发给楚云秀!楚云秀知道了苏沐橙就知道了,苏沐橙知道了叶修就知道了,叶修知道了全世界都知道了?”

  林敬言掀开被子:“知道什么?我们俩同床共枕,相拥入眠?”

  张佳乐严肃地点头:“然后就会有一群莫名其妙的人祝福我们,讨论我们谁攻是受。”

  林敬言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这你都懂?看不出来啊张佳乐。”

  张佳乐才反应过来,自己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我靠,老林,马上忘掉,我警告你。”

  “是是是。”林敬言一边应着,一边躺进了被窝。

  07

  “我觉得林前辈和张前辈有问题。”白言飞对张新杰说道。

  张新杰漫不经心地翻看报纸:“这不是早明摆着的么。”

  白言飞抓了抓脑袋:“我觉得他们已经不是单纯的舍友关系了。”

  张新杰依然是漫不经心地端起杯子喝了口水:“这不也是早明摆着的么。”

  白言飞看了看四周,托着椅子靠近张新杰:“副队,你说这事队长知道吗?”

  张新杰还是漫不经心地合上报纸:“肯定知道,前些天还拿避♂孕♂套给他们呢。”

  白言飞:“……副队你在无意之间说出了不得了的东西啊喂?!”

  08

  借避孕套确有其事,但却不是用在正规用途之上。那天张佳乐房间的浴室水管终究不堪某人多次恶毒的诅咒而爆了,水喷得那叫一个尼加拉瓜。正巧那时水电工师父也不堪某人多次恶毒的诅咒而回家照顾生病的媳妇儿了,情急之下林敬言去跟韩文清借可以堵水的工具,韩文清将一盒不知是哪位有心粉丝送的避孕套递到了张佳乐的房间,张佳乐和林敬言两个人齐心协力嘿咻嘿咻把水管给堵上了,然后两人拖着浑身湿透的身子去林敬言那屋里洗澡,晚上自然而然也是在林敬言屋里睡了一宿,等第二天再衣冠不整地回自己屋子里换衣服。

  这本是一个很纯真无邪的关于兄弟一心其利断金的故事,但恰好被脑洞本就很大结果被自家女朋友开得更大了的张新杰张副队给目睹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09

  林敬言彻底习惯了张佳乐时不时跑来跟自己蹭床睡觉,他不过来的日子反倒睡得有些不踏实,总觉得床边少了什么东西,风直嗖嗖往被子里灌,怪冷的。

  张佳乐也早习惯了跟林敬言睡一屋睡一床,毕竟半夜渴了有人递水,蹬被子了有人会好好给盖回去的日子谁都喜欢。

  但是两人彼此都没有说破,彼此心照不宣。

  林敬言偶然跟方锐说起这件事,很有经验的方锐当时就一拍大腿,说林敬言你肯定和张佳乐有姻缘了。

  林敬言傻了:我靠,睡个觉还他妈哒都能睡出红线?

  然而,事实总是不由分说地发生,急得你直跳脚,又无可奈何。

  当林敬言看着站在门外、抱着枕头、穿着小鳄鱼睡衣、笑得一脸嘚瑟的张佳乐时,最终只是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他侧开身子,将人让了进来:“几岁了,还怕打雷啊?丢不丢人。”

fin.

============

年底了 我第一次省质检的日子也快到了 所以接下来会非常忙 估计 没办法更新了

就算更新了 估计也不会再是全职的内容……我想试试伪装者、老九门之类的

总而言之 请各位耐心等我回归 汪某在此不胜感激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8)
热度(252)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