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方锐生贺】[林方]也不知道取什么题目好.

文是十月底写的 锐锐生日那天怕没时间发 所以设了定时

也不知道群里会搞什么活动 这次不能跟他们一起参加了 好可惜

这次试了试一种新的文风 等我反应过来我没打双引号的时候 文已经写完了

有一句话伞修

可以接受就往下看吧

==============

哦 无所不能的方锐大大 生日快乐

==============

  方锐也不记得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将依赖林敬言变成一种理所当然的习惯的。

  张佳乐和叶修都曾先后嘲笑过他,说他像个断不了奶的娃娃,估摸林敬言的乳头都得被他嘬掉了。

  方锐呸呸呸喷了他们一脸口水,义正言辞地说我知道是你们羡慕我,请不要恶意对我进行谩骂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否则我们法庭见。

  说着还拿出手机按了110的号码,在两人眼前嘚瑟地晃悠。

  然后?然后这俩自然是跑去跟林敬言告状了,说你家娃的嘴巴脱轨了林部长您赶紧处理一下。

  林敬言哭笑不得,说不是我什么时候成了部长了?什么部啊?

  张佳乐嘿嘿直笑,说铁道部啊。

  林敬言默然,好一会儿才悠悠开口,说我想他一定是被恶语相向了,而那人就是你们俩,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叶修骂说我靠你们俩狼狈为奸,老林你这样会被免职的我告诉你。

  林敬言耸耸肩,说那又怎么样反正我有锐锐。

  接着叶修和张佳乐就跑出去了,嘴上还不断嚎着他妈哒狗眼没法看啦!

  林敬言依然窝在沙发里慢悠悠地喝茶,闲云野鹤。

  虽说是开玩笑,但方锐对林敬言的依赖,林敬言自己也早已察觉。

  他逮了个时间问方锐,说锐锐你觉不觉得我们相比起恋人更像父子?

  方锐接话接地顺溜,说乖儿子爸爸想要吃蛋糕,快给爸爸买来。

  林敬言笑着骂了他一句,说我认真的,你觉不觉得你真的有点太依赖我了啊?

  方锐还在玩着手机,但脸上的笑容却顺着嘴角一点一点褪下去。

  沉默了良久,方锐才放下手机,偏过脑袋看着林敬言的眼睛,黑漆漆的瞳孔里缀满的不知道是难过还是气愤。

  他很平静地问林敬言,说老林你不喜欢吗?

  林敬言愣住了——他发现他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喜欢,甚至深爱着方锐,他总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不需要理由。

  他看见方锐眼里原有的漫天星辰一点点地陨落,跌入深渊,可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那天晚上,方锐很干脆地回杭州,招呼也没打。

  林敬言划开手机,又黑屏,再划开,再黑屏,反反复复十来次,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发出去的短信如同石沉大海,无数次的通话换来的都只有冰冷的机械女声。

  林敬言叹了口气。

  ——宠上天的孩子,发起脾气来谁也没辙。

  方锐回到兴欣的时候跟个没事人一样,陈果问他不是下周才回来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方锐嘿嘿地笑,说老林有事儿不能陪我玩了,我就回来了。

  方锐撒谎了。

  他不知道是为了林敬言,还是为了自己而撒的谎。

  他心虚地回到了房间,看到莫凡一个人在屋里看书。

  他扭捏了一会儿,问莫凡可不可以先出去一下,他要做点私事。

  莫凡慢悠悠地抬起头,投在方锐身上的视线如同冰针一样寒冷而锐利,方锐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绞在一起的手指被扭出了红痕。

  最终莫凡依然是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在出去之前拍了拍方锐的肩膀。

  然后方锐就看到了桌上被他刻意翻出来的一盒纸——看样子对方真是误会了什么。

  方锐哭笑不得。他拉开椅子坐下,看着桌上的那盒纸,脑袋里如同毛线团一般乱糟糟的。

  最后的最后,方锐把脸埋进了双手里。

  第二天,叶修和陈果把方锐关进了训练室。

  方锐缩在角落里抖抖抖,说你们夫妻俩别他妈对我有歪念头,锐锐锐锐哥背后可是有势力的!

  陈果一巴掌糊在方锐头上,问方锐到底怎么了。

  方锐无辜地眨巴眼睛,说老板娘我能怎么了,两只眼睛一张嘴的,什么都没少啊。

  叶修踹了他一脚,说你这废物点心给哥正常点。

  方锐还在装傻,陈果忍不住了,开门见山地问他是不是和林敬言闹别扭了。

  方锐依然是笑,说怎么可能。

  方锐。叶修很平静地叫了他的名字。

  嗯?

  叶修半阖着的眼睛对上方锐躲闪的视线,说你现在的笑比哭还难看你知道吗?

  方锐顿住了,不知不觉竟红了眼眶。

  叶陈二人交换了一个视线,这两口子果然是闹别扭了。

  谁知还不等陈果开口,方锐快速地一抹眼睛,强制性一般直把嘴角咧到了耳后根。

  他说,我不知道。

  等叶修拉着还是放心不下的陈果离开训练室,方锐才慢吞吞地从抽屉里拿出一天没开机的手机开机。

  他觉得林敬言会给他发十条以上的短信,10086会给他发二十条以上的通话提醒。

  林敬言确实没让他失望,他发了十二条;可10086让方锐有些不开心,因为它只发来了两条短信,其中一条还是告诉他手机快欠费的。

  方锐麻溜地充了话费,手指一划拨通了林敬言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里面传来林敬言有些沙哑的声音,试探一般唤了声锐锐。

  哎,你是不是又没睡好啊?说话都成鸭子叫了。方锐习惯性地调侃。

  林敬言才没有心思跟他瞎侃,急忙问他是不是回兴欣了。

  方锐觉得有点好笑,说废话不然还要开宾馆吗你是不是当我傻。

  林敬言噗嗤笑了。方锐听出来其中的疲惫,他有些后悔这次的不辞而别折腾得林敬言没睡好觉,人家可是老年人啊得好好顾着身体,他心想。

  老林,我是不是真的有些太依赖你了?方锐问道。

  林敬言说对,跟没断奶的小婴儿一样。

  方锐哈哈大笑,说你乳头是不是都要被我嘬掉了?

  林敬言笑着骂说你他妈跟谁学的?好的不学净学坏的。

  方锐笑得欢了,好久以后才缓过神来,说老林我决定了,我要摆脱对你的依赖,我要自由飞翔。

  电话那头安静了两秒,林敬言的声音才平淡地传出,略带着怀疑的口气说方锐大大我早还在呼啸的时候您就跟我说这话了啊。

  不,这次是真的,老林,我不当放羊的孩子。方锐口气严肃地说。

  林敬言哑然,他仿佛能看到方锐那双坚定而明亮的眼睛。

  不可能吧?林敬言心想。

  然而造化弄人,方锐就没让林敬言如愿——他真想看看自己翅膀究竟有多硬,没了林敬言这顶苍穹,究竟能飞多高。

  林敬言后悔了,后悔死了,仿佛把鸽子放出笼子以后,明知它会回来,却忍不住时刻担忧。

  那方锐呢?

  这丫的就缺根筋,察觉到林敬言那点小小小心思就见鬼了。

  一个人一心想知道自己能跑多远,一个人一心担忧那人跑太远。

  他妈的,恋爱的人怎么那么矛盾?

  后来啊,林敬言退役了。

  方锐把林敬言堵在通道里,看不清表情,隐忍着怒意说林敬言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不跟我商量?

  林敬言语气平淡,说没为什么。

  方锐说林敬言你王八蛋。

  林敬言说对我王八蛋,我让你跑远了。

  然后他推开方锐就走了,头也没回。

  方锐回来的时候眼睛又是红的,陈果吓了一跳,打算让乔一帆替他开发布会。

  方锐却摇摇头,说老板娘我没事,眼睛进脏东西了而已,去洗一下就好。

  他飞快地冲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把水重重地拍在脸上。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哪些是水,哪些是泪。

  发布会的时候,刁钻的记者真的将炮头转向了方锐。

  方锐看了眼叶修,叶修没有看他,态度表明着你自个儿说火车脱轨了哥来处理。

  方锐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抓过了话筒。

  ——祝他好运。

  回去以后,叶修揪着方锐的领子进了厕所。

  方锐抱着水管大吼大叫,说辣鸡叶修竟然对我觊觎良久!

  叶修毫不客气地拍他的脑袋,说方锐大大我们还有决赛呢。

  方锐说我知道啊。

  叶修难得动了脾气,说你知道个屁,你知道的话就去跟老林把话讲清楚,韩文清都找到我头上来了,说你扰乱他们军心。

  方锐沉默了好一会儿,最终摇了摇头。

  他说叶修,我和老林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跑太远了,回不去了。

  叶修说你蒙谁呢傻子都知道你没有林敬言就会憔悴致死。

  方锐说那都过去了叶修,那都过去了。

  与此同时,霸图那方也在堵林敬言。

  张佳乐说老林方锐的脾气你不会不清楚,你们都是太激动了而已,冷静一下,之后再好好把话说清楚。

  林敬言没什么表情,靠在墙上咔嚓咔嚓啃着苹果。

  张佳乐看了韩文清一眼,韩文清皱起眉头,看着林敬言问他说你在躲什么。

  林敬言说老韩我没再躲什么,我只是在为我做的一个错误决定而承担后果。

  张佳乐在一边嚷着我靠林敬言你理韩文清却不理我一边被张新杰捂住了嘴巴,韩文清问林敬言说你问过方锐同不同意你一个人承担吗?

  韩文清还说,林敬言,做人不要那么自私。

  林敬言愣住了,盯着手里的苹果好半天没说话。

  又过了一个月,国家队出征苏黎世。

  因为人生地不熟且语言不通,除了训练和比赛,其余的大把时间方锐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

  他跑去问苏沐橙,说沐姐姐无聊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苏沐橙说发呆,想些乱七八糟的开心事。

  方锐若有所思地回去了,坐在地毯上抬头看着天花板。

  他让自己想些乱七八糟的开心事,然后脑袋里乱七八糟地都是林敬言的名字,再然后他就会乱七八糟地傻笑。

  ……我靠,方锐,你太没出息了。他想。

  又过了几天,方锐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拿出手机,登录一个关注1,粉丝1的微博小号,发了条微博。

  无所不能小点心:没有林敬言的第42天,想他。

  等那天晚上比完赛打开手机的时候,他看到有一个关注1,粉丝1的微博账号回复了自己的微博。

  双木言:没有方锐的第378天,想他。

  方锐愣了好久,直到黄少天跟他说有人在基地的待客室等他。

  然后他在待客厅里见到了林敬言,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自己。

  糟糕,想哭。

  他小心翼翼地关上门,然后上前两步,扑到林敬言身上。

  他闹腾着,嚷嚷说林敬言你个王八蛋来了都不跟我说。

  林敬言揉着他头顶软乎乎的头发,无奈地笑,说是是是我王八蛋没有及时报告方锐大大。

  方锐还在瞎几把乱叫,说林敬言你个自私鬼你害得我让你等我等了那么久。

  林敬言拍着他的背,说是是是我自私鬼让方锐大大受委屈了。

  恋爱总是在分合之中无数次地循环,莫名其妙地冷战,最后又理所当然地和好,重新如胶似漆一般黏在一起,等过一阵后又开始冷战,然后再和好。

  林大大我决定了。方锐突然说道。

  林敬言问他怎么了。

  方锐说他决定要一辈子不断奶,直到把林敬言的乳头嘬下来。

  林敬言心痛地说锐锐你就这么对我吗,方锐嘚瑟地说只有疼痛才能代表我爱你有多深,就算是月亮也不能代表我的心。

  林敬言重重地亲了方锐一口,然后紧紧地抱住他,仿佛要把他揉入身体一样,心里满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方锐被勒着难受,嚎说林大大我知道你有多爱我了你快松手我快被你勒死了咳咳咳……

  林敬言闻言连忙松手,揉了揉方锐的胳膊说声抱歉。

  方锐自然而然地开始耍赖,说林敬言你把我弄疼了你还让我受委屈了你得补偿我请我吃生日蛋糕。

  林敬言失笑,说你生日还好几个月呢吃什么生日蛋糕?

  方锐眨了眨眼,说我说今天生日就今天生日,不服憋着。

  林敬言投降了,拉着方锐的手出去吃蛋糕。

  望着两人甜甜蜜蜜的背影,躲在墙后或偷听或偷看的人纷纷松了口气。

  小祖宗终于被哄开心了。黄少天啧啧啧感慨。

  林敬言又一次胜利了。张佳乐啧啧啧感慨。

  这一个循环终于熬过去了。李轩啧啧啧感慨。

  大概可以平静好一阵子了。孙翔啧啧啧感慨。

  开心。周泽楷啧感慨。

  叶修慢悠悠地吐出一口烟,说散了散了去吃饭了没咱们的事了。

  他赶着众人去吃饭的时候,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两人一眼。

  他看到林敬言紧紧地拉着方锐的手,好像害怕他又跑远了一样。

  吸取教训了啊,老林。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

  他想到了苏沐秋。

fin.

==============

好久没写林方 有点生疏 哎

最后再说一句锐锐生日快乐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3)
热度(56)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