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双花】毒师.[原名英雄]

久违的山狼 第一次的双花
没想到写了八千多个字 爽
题目乱取的
向所有的缉毒英雄致敬
==================
本篇所有你们看起来觉得“我靠好牛逼”的设定都是我瞎编的

灵感来自《湄公河行动》
==================
5sing有一个不更新的圣斗士圈的歌手叫抹雾 她有一首歌叫战歌 虽然是写给修罗的 但我觉得挺适合做这里的bgm.
==================
张佳乐一口凉白开喷得那叫个惊天动地。
孙哲平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不能发火拳头是给敌人的不是给队友的。“张佳乐,只是去缉个毒,你至不至于跟听到唐昊找到女朋友一样?”
“我日,孙哲平你什么意思?”坐在一边玩手指的唐昊登时不开心了,邹远眼疾手快地轻拍着他的背,让他忍住。
孙哲平面不改色地抹了把脸上的凉白开。“字面意思啊,你不是跟孙翔在一起了吗?”
“你……”
“咳咳咳……不是,我说啊,大孙。”终于捋直了气儿的张佳乐伸手捂住了唐昊的嘴。“我们都快十年没参与缉毒了,毕竟现在新.型.毒.品层出不穷,咱们这群半桶水……不太好吧?”
“这次任务行动隐蔽,而且还带有反.恐的性质,不是我们,还能是谁?”孙哲平说道。
张佳乐还是有点不服气,他们才刚回来歇不到一周呢,凭啥又得出去累死累活。“那为什么是我们啊?老林呢?王杰希呢?喻文州呢?他们也在团里待命啊。”
孙哲平抱起双臂,直直地盯着张佳乐。“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多话?军人的第一原则是什么?”
张佳乐条件反射一般脱口而出。“绝对服从上级命令!”
他顿了顿,脸上写满“好吧你赢了”。“韩文清派我们总有点理由吧?”
孙哲平伸出食指。“第一,我们是云南部队上来的,对缅甸的情况比较熟悉。”
接着他又伸出中指。“第二,你就说说你能在山狼里找到除了我们以外能认清云南市场甚至野外所有蘑菇的人吗?”
张佳乐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转脸看向唐昊和邹远。“你们能找到吗?”
唐昊和邹远都摇了摇头。
“所以说,不派我们派谁。”孙哲平捏了捏脖子,站起来。“唐昊,邹远,叫你们连里一个班的人去会议室开会,顺便邹远,你去四营借个通讯侦察兵,十分钟后全员到齐。”
“是!”
“我呢?”张佳乐扫了眼小跑出去的两人。
孙哲平斜了他一眼。“你?还不他妈赶紧滚去给老子拿条毛巾来?”
张佳乐打量了对方一会,嘻嘻哈哈地跑出去了,边跑还边扯着嗓子大喊“孙营湿身啦孙营湿身啦”。
孙哲平一瞬间心想等哪一年自己退役了,一定要写一本回忆录,叫《我的副营是傻逼》。
十分钟后,会议室。
“这次任务的性质不仅仅是缉.毒,反.恐也占了相当一部分。”孙哲平用手指关节敲了敲白板。“出于外交部方面的考虑,我们的这次行动不得张扬,保持绝对隐蔽,武器配备等我们到达以后自然会有接头人给我们提供,到时候要是被我知道谁因为枪用得不顺手而浪费子弹的,浪费几颗,老子就在谁脑袋上崩几枪,听到没有?”
“是!”
孙哲平伸出左臂,划了坐在会议桌左边的十个兵。“我们兵分两路。你们这一群,你们由邹远和莫楚辰带队,前往金三角地区,根据线报,此次会有将近百吨的海洛因在中心市场交易,买主是国内西南地区的一个大毒.枭,你们要做的,就是拦下这批货,并且活捉买主,注意,活的,要活的,谁他妈敢弄死了就自觉点先往自己脑门上开一枪,听到没有?”
“明白!”
孙哲平伸出右臂,把坐在会议桌右边的十八个兵全部划了进来。“你们跟我去野人山,别担心不认路,到时候会有老伙计给咱们带路的。我们的任务就是端了那卖家的老窝,能抓活的就抓活的,不能抓活的先崩了他命根子再说,听到没有?”
“为啥这话听起来跟他在淘宝买了假货一样?”张佳乐侧着脸跟唐昊讲悄悄话。
唐昊面无表情地推开他。“我只知道你再不正经一点,孙哲平要先把你拆了。”
张佳乐感受到一股堪比12.7mm口径的子弹飞射而来的视线,默默地把脖子缩了回去。
孙哲平哼了一声,收回视线。“邹远那一队通过民航客机分别到达密支那和清莱,那边会有接应人,代号‘多吉’和‘桑卡’;我这一队先坐山狼的军机到西藏,和我们的带路人以及新队友碰面,然后从江心坡进入野人山。”
他的视线在所有人身上扫过一边。“全他妈听清楚了没有!”
“听清了!”
“很好!”孙哲平一声低吼,抬起右拳抵住自己的心脏。“只许成功,就算是死,也不许失败!”
所有人纷纷站起,抬起右拳,抵住自己的心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在天上飞的时候,张佳乐一直在和孙哲平咬耳朵。
“你说咱那个新队友是谁啊?成都军区的人吗?西藏的驻军吗?戍疆的吗?”张佳乐把鞋带解开又系上。“帅吗?壮吗?会把重狙当机关枪耍吗?会把牦牛当坦克骑吗?”
孙哲平抱着臂,闭目养神。“你怎么不问那个带路的是谁?”
“猜都知道是孙翔,山狼最近经费那么紧张,老韩能放过他免费给咱们带路?”张佳乐摆了摆手。“就凭他和昊昊的关系,我就不信他不答应。”
孙哲平没接话,张佳乐又把鞋带拆开系上了一次,转身骚扰唐昊去了。
然而,正如孙哲平所说,张佳乐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永远学不会什么叫做“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从飞机上下来以后,不管张佳乐是正着看,倒着看,还是叉开腿弯下腰从胯下看,硕大的平地上只有一个孙翔在逗一条黑背。
张佳乐远远地喊了声孙翔,孙翔回过头,露出一个笑容,冲着他们挥了挥手。“哟,才来啊,我都等你们好久了。”
一营的人都与孙翔熟识,相继与他打招呼。唐昊走到他面前,伸出手在两人之间比划了一下。“啧,你是不是胖了?”
“呸!你才胖了!”孙翔气势汹汹地把下巴仰得老高。“我这是壮了!我多长了两磅肌肉!肌肉!不是肥肉!”
唐昊嗤笑。“还特么肌肉?一看就是软的,别跑啊来让爸爸捏捏……”
“我靠!我干.你.妈!你别动我!……”
两人扭打在一起的时候,张佳乐还在一边东张西望。
“张佳乐,你在做什么?”孙哲平走到他身后,踹了他一脚。
“哎,别动我,找人呢。”张佳乐不耐烦地踹了回去。
孙哲平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那么想见咱们的新队友啊?”
“废话!对于乐爷来说,与队友搞好关系,对日后战斗时默契的养成具有很大的作用!”张佳乐讲得头头是道。“所以咱们的队友呢?快别卖关子了!”
孙哲平打了声口哨,扭头探向不远处。“乐乐!”
“啊?叫……”
张佳乐突然不说话了,当他看到方才被孙翔逗得四脚朝天的黑背翘着尾巴乐颠颠地朝孙哲平跑来的时候。


“张佳乐在怄什么气啊?”出发以前,唐昊逮了个机会偷偷问孙哲平。
孙哲平咔嚓一下试了试枪。“我没跟他说咱们的新队友是缉毒犬呗。”
曾信然顿了顿。“不,营长,我觉得副营是在不开心你你没告诉他那条缉.毒犬叫乐乐。”
孙哲平还是一脸无所谓。“告诉他了有什么用?又不是说它就能瞬间改叫什么张三还是李四的,人家都叫这名字好几年了。”
也不等他们再说些什么,孙哲平回头一声大吼,集合整队。
“听好了,野人山里面地形十分复杂,到处充满着来自毒虫、毒蛇、箭毒木等的危险,进去以后每个人都不允许擅自行动,跟紧孙翔和我,一有紧急情况立刻报告,不准私自解决。”孙哲平大声说道。
“是!”
“最后检查一下装备,一分钟后出发。”孙哲平最后一次下令。
众人纷纷以最快的速度检查自己的装备。孙哲平抬手,用枪托戳了戳张佳乐的屁股。“你还想怄气到什么时候?”
张佳乐回头瞪他一样。“我没有,我和乐乐关系可好了。”
孙哲平挑眉。“进去以后我可顾不上你,一不小心死了你就一个人烂在这儿吧。”
张佳乐冲着他竖中指,孙哲平哈哈大笑,伸手一挥。“出发!”
一行人相继踏上江心坡。孙哲平、孙翔和乐乐走在最前面,唐昊和张佳乐垫后,虽然进入野人山之前的路途都相对平缓、空旷和安全,但战士们都不敢掉以轻心,警惕地注意四周,丝毫没有放过任何一点风吹草动。
“还没进山呢,搞得那么紧张干嘛?”孙翔问孙哲平。
孙哲平避开一根枯干的树根。“紧张的不是那些毒物,是不知道会从哪里抱着榴弹跳出来的毒.枭。”
孙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记得唐昊跟他说过,干缉.毒的恐怕是这个国家里最接近死亡的人。“你放心吧,韩文清都委托老大查清楚了,你们找的那个对象所在的村寨在野人山的最深处,出入都不容易,那人宁可多留一些人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和他的货物,也不会冒着有去无回的危险派人出来扫山,更何况这里是中国。”
孙哲平淡淡地勾起嘴角。“想得不错,跟谁学的?”
孙翔一脸臭屁。“自学成才!”
队伍行进了约莫半日的光景,才算正式进入野人山。
“你们都听好了,一会儿一定要跟紧,走丢了小爷我才不会去找,还有尽量避开这种树。”孙翔用枪指了指身边一棵碗口粗的树。“见血封喉。”
他想了想。“其他的应该孙哲平和张佳乐都跟你们说过了,总而言之三个字,别跟丢了。”
唐昊翻了个白眼。“白痴,那是四个字。”
孙翔一脸老子开心就好要你管。“走吧,尽量不要在山里过夜。”
野人山比江心坡难走得多,说根本就没有路可走也一点都不过分。孙翔和乐乐走在最前面探路,孙哲平紧接其后,四营的通讯侦察兵走在孙哲平后面,唐昊和张佳乐在队伍的最后面不断抹去行进的痕迹。
四周跌宕着风扫过枝叶所发出的沙沙声响,底下踩过的土地散发着青草腐烂的气味,乐乐埋着头不断前行,孙哲平和孙翔用枪拨开层层叠叠的植物,确认前方路安全后才继续前进。
突然,乐乐停了下来,猛地抬起头,两只耳朵竖得高高的,警醒地望着前方。所有人见状,立即进入戒备状态,纷纷举起了枪。可周围除了绿色的植物伴随着鸟鸣而轻微摆动以外,再无他物。
“趴下!”
孙哲平和张佳乐同时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命令,孙哲平趴下前顺手摁下了身旁孙翔的脑袋。就在所有人的身体全部隐入蕨草丛中的瞬间,一支箭飞快地从左边的大树后射出,掠过士兵们的头顶,重重地刺入右边的一棵大树树干上。
“警戒。”
孙哲平又一次短促地下令,士兵们立刻端起了枪,矮着身子朝箭射出的方向靠近。
“等等。”孙翔叫住了准备发起进攻的士兵们,迅速移动到右边的大树下,抓住箭的尾巴把它用力拔出来,花了三秒钟的时间审视了一下箭头。“箭头有剧毒,这是山民常用的捕猎工具,对方可能不是敌人。”
孙哲平皱眉。“我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我去。”孙翔拿着箭头站起来,面对那个方向,发出了几声拉长的呼喊,隔了一会儿,对方也回了几声同样的呼喊。
“对方是附近一个寨子的人,我们侵入了他的领地,那支箭只是警告。”孙翔转头对孙哲平说道。
孙哲平嗯了一声。“跟他说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借个道进山,麻烦他们行个方便。”
孙翔点点头,又对着那个方向喊了一阵,过了一会儿,从一棵树上跳下来一个背着箭筒、拿着弓箭的少年,穿着类似少数民族,脸上用黄色的颜料画着图腾。
他小心翼翼地走向孙翔,眼里满是警惕。孙哲平命令所有人放下枪,孙翔扔下枪主动走上前与他沟通,两人叽里咕噜说了一阵,少年转身飞快地跑进茂密的林中。
孙翔松了一口气,转身回到大部队,从地上捡起了枪。“他说他回寨子里问问他们的首领。”
“是敌是友?”张佳乐问道。
“如果我们进犯他们的领地,就是敌人,如果我们的敌人进犯了他们的领地,就是朋友。”孙翔说道。
等待回复的时候,唐昊仰着头看着方才挨了一箭的树干出神,孙翔从身后踹了他一脚。“你干嘛?”
唐昊白了他一眼。“我在想刚才孙哲平和张佳乐是怎么发现那一箭的。”
孙翔想了想。“靠感觉吧,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久了,不用电脑都能算清敌人的所有弹道,更何况是支箭。”
“韩团和叶团肯定能做到。”唐昊点点头。
孙翔的脸拉了下来。“我靠,你是不是暗恋他们啊?每次都在我面前提他们。”
“喂,孙翔,刚才那个少年回来了。”张佳乐冲着孙翔叫道。
“哦,来了。”孙翔一边应着一边跑过去,撇下了一脸臭的唐昊。
孙翔和少年又叽里咕噜地沟通了一会儿,回过头冲着大部队招了招手。“喂,我们可以从他们寨子经过,而且他们首领还说了,现在到他们的老巢还要走好一阵子,天黑之前肯定到不了,就算到了也打不了,我们可以在他们寨子里休整一下。”
孙哲平皱起眉头,他觉得其中有诈。“为什么?”
孙翔耸耸肩。“我跟他们说你们是中国的解放军,来抓坏蛋的,他们就同意了。”
“我靠孙翔你有没有脑!我们这次是隐藏身份来的!不然我早把我亲爱的95和88带过来了!”张佳乐从地上跳起来,一边的乐乐吓了一跳,摇着尾巴好奇地围着张佳乐打转。
孙翔吁声。“张佳乐你别看不起人好不好,他们是韩文清联系的,你们真正的接头人。”


孙哲平和寨子里的首领聊了很久,才知道早在多年以前他们参与第一次缉.毒之前,这位首领已经就当过许多次的“接头人。”他说,以往进去的缉.毒.警,能够活着出来的只剩半数,他手上有很多人上去以前交付给自己的遗书,可最后为了保护他们的家人,也是为了对得起他们交代在这片热带雨林里的年轻生命,他都不得不亲手将它们全部焚毁。
孙哲平安静地听着,等首领发出最后一声叹息后,才语气平淡地说了句,他们都是英雄,国家会永远记得他们。
第二天一早,军人们整装待发。
首领问孙哲平有没有什么需要他们代为保管的,孙哲平和张佳乐交换了一个眼神,笑着点点头。
“请您代我们传达我们对山狼、对国家、对人民永恒不变的誓言:我们发誓必定完成任务,只许成功,就算是死,也不许失败。” “这里的通讯信号已经很弱了,再往前,估计就被完全屏蔽了。”四营的通讯侦查兵米修远看着手里的信号指示器对孙哲平说道。
孙哲平迅速在脑袋里形成一个作战计划。“你留在这里待命,如果六个小时后,我们还没有一个人出来,就和邹远他们联系。”
“是,孙营。”米修远得令。
“孙翔,你也留下。”张佳乐转头对孙翔说道。
孙翔当然是不答应,张佳乐难得露出了严肃的神情。“你不是山狼的兵,缉毒这件事你本就不应该参与,你的任务只是给我们带路,仅此而已,所以你就在这儿,等我们全部出来你再带我们出去这个鬼地方。”
孙翔看了眼唐昊,唐昊转头看向别处。“好吧,你们都得活着回来啊,不然韩文清肯定生扒了我。”
张佳乐咧开嘴。“我们是谁啊也不想想,怎么可能把小命交代在这个地方啊,对吧乐乐?”
“汪!”乐乐吐着舌头,飞快地摇着尾巴。
“有病!”孙翔笑,退到米修远身边,冲着朝密林坚定地前进的军人背影歪歪斜斜地敬了一个军礼。
军人们进入这片山区里最深处的雨林之中,一点点靠近这片雨林最中心的寨子——敌人的据点。
按照孙哲平的战斗计划,两个先行到达寨子附近的侦察兵将手画的简易地形图摊开,一一进行更加精密的战略部署,随着孙哲平的一声令下,士兵迅速散开,埋伏在各个隐蔽点后。
寨子的边缘地带有四五个人端着枪来回巡逻,中心的几间小楼门口也守着两个持枪守卫,寨子里到处分布着三五成群的敌人,有的在打牌赌钱,有的在吸毒,他们的腰间都别着枪,张佳乐甚至还看到一个人的脚边放着几支火箭筒和一堆炮弹。
他向不远处地孙哲平打了个手势,孙哲平点点头,给枪上膛。
唐昊看见孙哲平冲他发出了行动的信号,和不远处的曾信然交换了一个眼神。
两人冲出,干净利落的暗杀了寨子背后唯二的两个守卫。两人迅速靠近小楼背后。唐昊站在左边,曾信然半跪在右边,没有发出任何信号,两人默契地同时从腰间摸出一枚闪光弹,拔出保险,从窗户扔了进去。
爆炸声和楼里人的喊叫声同时响起。分布在楼外的敌人纷纷转头朝着小楼看去,还来不及掏出枪,张佳乐的狙击枪和孙哲平的步枪已经各自送一个人见了阎王。
“tvpf0ifwduf!tvpf0ifwduf!(缅甸语:偷袭)”
人群乱糟糟地喊叫着,纷纷拿起枪朝着士兵胡乱射击。孙哲平借着战友火力掩护冲向小楼,一脚踹烂门板,举着枪闯进去。
唐昊和曾信然正分别和一个人肉搏着,孙哲平快速点掉准备爬起来反击的两个敌人,丢下一句“要活的”就转身离开了小楼。
他来到另一间小楼,同样踹开门板闯进去,搜查一番后只发现了大量的毒品、几件弹药和几把武器就再无他物。他往楼里的四个角落贴上炸弹,退出楼一边朝着四周猛扑而来的敌人射击一边扯开一段安全距离,引爆了炸弹。
爆炸造成的巨大冲击波瞬间掀翻了还在安全半径以内的敌人,旁边挨得极近的小楼也被掀掉了半边的墙和屋顶,在远处进行狙击的张佳乐趁机朝内放了两枪,干掉了准备从楼上冲下来支援的敌人。
“大孙!对方有狙击手!”张佳乐从埋伏点闪出来,拔掉了身上的伪装,换上一把步枪,冲入混战的人群中。
“被我除掉了。”孙哲平甩出一排子弹,打翻了几个冲上来的敌人。
一颗手雷滚到两人脚下,张佳乐反应比孙哲平还快,矮身抓起立刻丢了回去,孙哲平接上了此刻战友一秒的攻击间隔,不间断的枪击让敌人根本无法上前。
“昊昊那边怎么样?”张佳乐朝着孙哲平右边放了一枪。
孙哲平快速扫了那座被炸掉半边的小楼一眼。“不知道。”
张佳乐从腿边抽出匕首,划向近身敌人的喉咙。“他跟小曾应付得了吗?那屋里呆的可是boss!”
“顾好你自己!战场上少他妈护崽!”孙哲平怒吼,扔掉打光子弹的步枪,拔出腰间的手枪继续攻击。
张佳乐不说话了,握紧了手里的枪,专心投入战斗。
周围不断有人倒下,两人都不知道究竟是敌人,还是战友,他们只是一昧地战斗,战斗,如同地狱的修罗,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为了必须完成的使命,为了山狼的信念,为了自己的灵魂。
“营长!副营!”耳边传来唐昊和曾信然的声音,但两人根本无暇顾及。
“小曾!把这狗娘养的带出去找孙翔他们!我去帮营长!”唐昊对曾信然喊道。曾信然点点头,在唐昊的火力掩护下半推半扶地带着毒.枭老大迅速进入了密林。
“乐乐!跟着他们!”张佳乐抽出一分心对着缉毒犬喊道。
缉毒犬狂吠两声,追着那两人的身影进入了密林。
唐昊举起枪,两枪就放倒了一个敌人。“一号目标抓到活的了,其他的都被我们打死了。”
“我操,我不是说要活的吗?唐昊你他妈白吃食堂那么多萝卜白菜了。”孙哲平喊道,声音里透着些许满意地笑意。
唐昊大笑,卸下空的弹夹狠狠砸向一个试图爬起来继续垂死进攻的敌人的脑袋。“如果是你去,那一个活的都不会有!”
“操,看不起我,回去单挑啊!”孙哲平道。
“不用挑了,我赌大孙赢!”张佳乐插嘴。
三人不断的厮杀随着枪声的歇止而渐停。
张佳乐迫不及待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感觉自己快要累炸了。唐昊用枪支撑身子站着喘气。孙哲平深吸一口气平复心跳,朝着周围扫视了两圈——第一圈确认敌人是否全部死亡,第二圈看看战友活下来的还有几个。
“一,二,三……”他点着数,看到倒在地上永远不会再醒过来的战友时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他们算了进去。“十五,十六,加上小曾和米修远,十八个,到齐了。”
张佳乐、唐昊、还有其他活着的人,看着那五个死去的战友,都不约而同地冲着他们致了个礼。
“等会儿,还有一个。”孙哲平眯起眼睛。
众人顺着孙哲平的视线看去——有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站在一具尸体旁边,稚嫩的脸上挂满了呆滞的神情。
孙哲平举起了枪,却被张佳乐拦了下来。“孙哲平你做什么!他只是个孩子!”
“但是他是我们的敌人。”孙哲平冰冷地说道。“就凭这个,我必须杀了他。”
张佳乐恼了,一掌拍掉了孙哲平手里的枪。“他妈的他可能根本不知道大人在做……”
张佳乐的话被一声枪响打断。他猛地回过头,就看到唐昊捂着肩膀朝后一个踉跄,那个孩子手里的枪正冒着烟。
张佳乐瞪大了眼睛。
他立刻伸手去掏枪,然而此刻那孩子已经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我干.你.妈,那群人全他妈是败类!
张佳乐做好了被自己弄死的准备。
他的耳边突然速度极快地擦过一道风刃,当他回过神来,那孩子的眉心已被一支箭插穿——他认得那只箭,他还记得那支箭的箭头涂上了见血封喉。
“张佳乐,我告诉你。”他听到孙哲平的声音冷冰冰地在他耳边响起。“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既然已经堕落成魔鬼,就必须下地狱。”
孙哲平弯腰捡起刚才被张佳乐拍掉的枪,一边上膛,一边走向那个奄奄一息的孩子。
“所以,拜托你,面对这些魔鬼,扔掉所有的狗屁恻隐之心,那他妈只会让你死得更快。”
孙哲平扣下扳机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


邹远一行人也顺利地抓到了本国的毒.贩,将其扭送回国。
十恶不赦的魔鬼终于得到了他们应有的下场。


“你还疼不疼?”邹远关切地问唐昊。
唐昊哼了一声。“我多牛逼啊,就挨了个枪子儿怎么可能……我靠!!!!孙哲平你他妈住手疼死老子了!!!!”
“让你继续充牛逼。”孙哲平勾起唇角笑了笑,收回了戳在唐昊伤口上的手指,端着杯子一屁股坐到了床上。“老韩说了,你们可以歇一周的时间。”
他又扫了眼唐昊。“你能歇八天,因为你重伤了。”
“……重伤他妈就多给了一天?!那还不如别给!”唐昊愤愤道。 张佳乐的声音从上面悠悠传下来。“老韩——我营的唐昊上尉说他不要假期——他要继续为国战斗——”
唐昊恨不得把张佳乐一脚踹进马桶里冲掉。
孙哲平看着拌嘴的两人,慢吞吞地喝完了杯子里的茶,哐地一声把杯子放在桌上。“行了,张佳乐,我们该走了。”
“哦哦,好。”张佳乐闻言,扳着床沿从上一跃而下,下来的时候还故意踩了唐昊一脚。“啊,踩到你啦昊昊?抱歉哦。”
张佳乐冲着疼得龇牙咧嘴的唐昊眨了眨眼,甩着头发跟着孙哲平出去了。
“老韩这次竟然批假啊?”张佳乐跳进一辆军卡的驾驶座。
孙哲平拉开副驾驶座的门也坐了进去。“我们又不是去玩的,他没理由不批。”
张佳乐没有马上接话,默默地发动了车。
直到军卡驶离了山狼,张佳乐才开口。“真的没办法把他们带回来葬吗?”
孙哲平的视线始终停留在窗外的行道树上。“没办法。”
张佳乐又不说话了,孙哲平也没再继续开口。
又驶了一段路,张佳乐再一次开口。“那个寨子的人会好好安葬他们的吧?”
孙哲平很久以后才接话。“当然,他们可是英雄。”
张佳乐扫了孙哲平一眼。
他突然看到孙哲平敞开的衣领下,靠近心脏的位置,露出了几个字母。
他记得孙哲平的胸口是有纹身的,但平日就算这样敞着衣服也不会被看到,看样子他什么时候又去添了点东西。
张佳乐又趁着停交通灯的时候多瞄了两眼,才看清了孙哲平胸口的纹身是什么——是每一个死去的战友的姓氏字母。

fin.
=================
不知道为什么 我认识的所有黑背都叫乐乐
再一次 向所有缉毒警致敬.
第一次写双花 不足多多包涵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4)
热度(60)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