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伞修】[山狼前传.]暮秋.

山狼特种兵背景 题目瞎取的.
跟伞哥和喜欢伞哥的人道歉 对不起 让你们难过了.
注意:里面一些看起来很高大上的说法和设定都是我瞎编的 懂行的人一笑了之罢.
可以接受就往下看.
===============
一直在纠结的BGM-追梦赤子心/南山南
===============
包容兴在和魏琛一起收拾仓库的时候,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翻出了一本陈年相册。
发黄的照片上记载的都是当年山狼的岁月,如今身旁的战友在那时都是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子,脸上还没有被时光打磨出来的棱角,眼里还是未受战火锤炼的澄澈。
包容兴坐在地上,一张一张看着。他看到了脸上还带着婴儿肥的叶修,看到了下巴还没像现在那么尖的韩文清,看到了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而扭打在地上的方士谦和吴雪峰,还有貌似那时也看起来很老的魏琛……还有很多很多他没见过的战士,也许此时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但他们的存在被山狼深深烙印在了时光里。
突然,包容兴把视线停留在一张照片上。
照片最中间的男人大咧咧笑着,左手勾着满是坏笑的叶修,右手搂着死板着一张脸的韩文清,身后还有很多很多的战友,或光着膀子或拿着枪,大家都在笑,跟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天空一样干净。
包容兴盯着照片足足有一分钟,转过头梗起脖子大喊魏琛。“诶!老魏!这个人是谁啊?”
“啥?我靠你小子,老夫在这里忙得要死你在这里偷闲?找打啊你。”魏琛从层层叠叠的纸箱后探出脑袋,张牙舞爪地挥了挥拳头。“啥玩意?”
包容兴举起手里的相册挥了挥。“我找到了你们那个年代的相册!”
“相册?”魏琛愣了愣,扔下手里的东西小跑过去,弯下腰一看。“呀,这个!你哪里找到的?”
包容兴指了指身后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堆。
“哎呀哎呀,竟然被丢在这里了。”魏琛感慨地笑了起来,眼角堆起细小的纹路。他一屁股坐到包容兴身边,拿过相册随手翻了翻。“我还以为被扔掉了呢。其实相册不止一本,还有更早的,最近的,都在团长办公室里,唯独缺了这本,我们那个时候的相册。”
说完魏琛又不自觉喃喃起来。“没想到被扔在这儿啦……”
包容兴伸手,从魏琛手里夺回相册,翻出刚才的那张照片。“这个人是谁啊?明明看起来很年轻,我在团里没见过他啊?”
魏琛看着那个人的笑脸,眼神忽地闪烁。沉默良久,眼里的墨黑沉淀为崇高的敬意。他叹了口气。“天妒英才啊,如果这个人现在还活着,怎么样也得是个大校。”
“大校?比老大和韩团的军衔还高?”包容兴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哼,比他们俩军衔高的不知道多到哪里去了。”魏琛哼了一声。“包子,咱必须学会认肩章,上个月来山狼找韩文清的地中海可是少将。”
包容兴不说话了,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他看着手里的相册。“老魏,他是不是很厉害?”
魏琛想了想。“嗯,很厉害,左拿青龙,右搏白虎,就是长得像个二百五。”
“他是谁啊?”包容兴问道。
魏琛的嘴角染上一丝笑意。“苏沐秋,他叫苏沐秋,我们那时的连长,偶像黄继光,爱好看热闹。”
他想了想。“你家叶老大之所以这么强是因为他,所以他也是你叶老大在山狼里最尊敬的人,没有之一。”


“一连的!全体都有!集合!”
一个年轻的上尉站在旗台前大声喊道。他看着四散的军人们迅速在自己面前拍成整齐的方阵,上翘的嘴角掩盖了眼里的些许惊讶。“向右看齐!跨立!”
命令一下,所有人整齐地跨开腿,双臂背在身后。
“整齐度不错啊。”上尉走上前,调整了一下几个人的姿势,然后又转了好几圈,才满意地回到旗台前。“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沐秋,军衔上尉,你们的连长。”
他扫视了一圈。“有什么问题吗?”
“报告!”一个不怕死的开口了。“连长,请问你的偶像是谁!”
人群中传来一阵细碎的笑声,苏沐秋笑了笑。“黄继光。”
“报告!”又有一个不怕死的开口。“连长!请问你的爱好是什么!”
苏沐秋想了想。“看热闹。”
“报告——”有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队伍中间响起来。“连长,你贵庚啊?看起来真年轻,像二连连长的儿子。”
其他人忍不住朝那人看去。这小子,真不怕死。
苏沐秋顿了顿,让那个兵出列。“你叫啥啊?”
“报告,叶修。”那人答道。
苏沐秋打量了他好一会儿,恍然大悟。“哦,你就是团长钦点回来的那个?”
叶修冲着他扬了扬下巴,脸上表情满是“就是你爷爷”的嘲讽。
苏沐秋无所谓地耸耸肩。“比你大一岁,如果你要叫我爷爷我也没意见。”
叶修没说话,这么多年来终于碰到个比他还不要脸的,他内心竟然有点小感动。
苏沐秋挥了挥手,让他归队。“都听好了,能站在山狼的地盘上接受训练的,都是全国精英之中的精英,原部队的那套训练方案在山狼一点也不适用,所以,我现在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跟你们或牛逼或更牛逼的过去说拜拜,然后脑袋里只有山狼。”
他等了一分钟。“好,各位现在都重新做人了,所以别把以前那一套搬到这里来用,否则自觉收拾铺盖滚回原部队,我懒得罚你们。”
苏沐秋抬头,看了看逐渐爬上头顶的太阳,然后将视线挪回。“现在,全体听口令,二十公里,二十公斤负重越野,一千米轻装泅渡,一百米攀岩,五十米圆形靶十发80环以上。我不给你们限时间,晚饭之前回来这里集合就好,期间体力不行的把体力练上去,不会游泳爬墙的必须给我学会,射击不会瞄准的想什么办法都得搞定,都听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
“开始!”
战士们在命令发出的一瞬间就散开跑了出去,抓起放在不远处的装备就一溜烟没影了。苏沐秋伸手一勾,拉住了背上背包准备出发的叶修。“你等等。”
叶修扫了他一眼。“连长有事儿?”
苏沐秋嘿嘿一笑,从地上抓起两个五公斤重的铁饼,贴心地塞进叶修的背包里。“团长说,你要重点照顾。”
“……”叶修稳住了平衡。“卧槽,为什么?”
苏沐秋笑得不怀好意。“因为团长军衔比我高,我不得不听他的。”
叶修顿了顿,撒开步子跑出训练场。
最后一个兵跑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被西边的山峰遮去了一部分。
苏沐秋清点了一下人数,还算满意地点点头。“不错,都回来了。”
他简单地点评了一下他们的表现,结束的时候又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还有没有人不会游泳、攀岩和瞄准的?”
没有人说话。
“很好很好。”苏沐秋鼓掌,眼神瞟向还在喘气的叶修,四目相对的同时,叶修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戏谑。
“热身结束了,孩儿们。”苏沐秋缓缓地说道。“该正式开始了。”

叶修用一包黄鹤楼买通了看管档案室的少尉,夜深人静时叼着手电翻找着苏沐秋的资料,越看越怀疑自己的眼睛。
十三岁进山狼,十五岁立一等功,十七岁独自出任务,十八岁升为上尉,成为山狼一团一营一连的连长,而他们已经是他带的第二批兵……
难怪训练这么狠,根本不把咱们当人看啊。叶修在心里自言自语着,轻手轻脚把资料文件整理好,收回去。
他顿了顿,摇摇头。唉,苏沐秋根本就不是人,还指望他把自己当人看?
苏连长压根就是个在烈狱游历的魔鬼,在冥火中锤炼的修罗。
叶修不得不承认,苏沐秋很强。
但是他不想承认,自己比不上苏沐秋。
于是。别人跑十公里,苏沐秋就让叶修跑十五公里,叶修硬要跑到二十公里;别人一百发八百五十环,苏沐秋就让叶修一百发九百环,叶修就硬要一百发打到九百五十环。
他喜欢苏沐秋找他茬,然后他就做到完美无瑕,看着目瞪口呆的苏沐秋嘚瑟得不行,比赢了韩文清还高兴,比晚上吃大崔做的白菜煲还快乐。
话虽如此,但苏沐秋一直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从来不端连长的架子,反倒更像同一个等级的战友,训练之余一起干坏事,一起讲黄段子。
“连长。”叶修把枪放下,一手插在裤兜里,坏坏地笑着。“十发,哥一发都没落下。”
“切,才十发,我能打到一百一十环。”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有本事一百发,一环都别落下。”
叶修哈哈大笑。“如果哥做到了呢?”
苏沐秋扫了眼在不远处扎堆聊天的兵们,纠结地抿起嘴唇。“嗯……我保证不把你半夜偷偷起来洗内裤的事情说出去?”
叶修愣了一下,随后抓起枪追着苏沐秋一阵狂打,边追还边喊苏沐秋你他妈给我站住让老子撕烂你的嘴!
苏沐秋一边躲一边闹,说丫的赶直呼我的名字叶修你丫的活腻了吗把枪放下咱们单挑!
两人你追我赶,撒丫子跑来跑去,最后被实在烦得受不了的韩文清一手一个抓领子提溜住,跪坐在人眼前低着头乖巧地挨骂。
团长路过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好奇地问围观群众咋回事。
魏琛抓了抓脑袋。“儿子犯错。”
吴雪峰偏了偏脸。“老爸训话。”
郭明宇看了看天。“看似乖巧。”
方士谦叹了口气。“实则睡觉。”
老团长赞许地想果然是我看中的白菜,如此淡泊如此严厉,视军衔如粪土,看来我山狼的未来果真一片光明啊。
老团长欣慰地走后,韩文清也差不多结束了训话,凶巴巴地丢下一句“连长就给我有点连长的样子,区区士兵也给我矜持点别把尾巴翘上天了”就重新自己训练去了。
叶修看了眼苏沐秋。“你看看你,你看看你。”
苏沐秋哼了一声。“你先看看你,再看看韩文清,再来说我。”
叶修挑眉。“哥看他干啥啊?难不成苏连长暗恋人家,还要我给你打量打量?”
苏沐秋白眼一翻,呵呵呵冷笑,笑得叶修又是一阵寒毛直竖。
他知道,苏沐秋只要露出这个表情,自己接下来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果不其然。苏沐秋扭过头,朝着不远处的韩文清大声喊到。“韩文清叶修说他暗恋你要你快来接受他爱的表白!!!”
场上所有人都震惊了,等他们反应过来,苏沐秋已经爬到云梯上占据制高点,眼角眉梢都是看热闹的微笑。
那天下午,一连全体目睹了一场精彩绝伦的体术格斗。
苏沐秋从云梯上跳下来,吹着口哨走到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叶修身边,抬起脚踩了踩他的肚子。“右手出拳速度不够,攻击不够紧凑,二十三次的格挡有五次超过半秒的停顿,要是放在实战中,你可以被远处的狙击手爆头五次了。”
叶修的气还没喘匀,瞪着一双死鱼眼看着苏沐秋。“你电影看多了吧?半秒的空隙,狙击手再怎么牛逼也……”
“但我就可以。”苏沐秋耸耸肩,收回脚,弯腰伸手把叶修从地上拉起来。“五个半秒钟,够我扣动扳机五次了。”
叶修瞬间想嘲讽他死命吹,一秒之后他却咬住了舌头。
做得到,苏沐秋他真的做得到。
“我说实话啊叶修,现在任何容易被忽视的东西一旦放到战场就会被无限制的放大,就跟蝴蝶效应一样。”苏沐秋见他没说话,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你很强,但真因为你很强,所以你的缺口更容易毫无遮拦地暴露在敌人眼前,你知道不?”
叶修抬起眼皮看着苏沐秋,看了很久。
然后苏沐秋不好意思了,抬手捂脸满目娇羞。“矮油难道叶修葛格暗恋的是人家吗讨厌啦~”
“妈的苏沐秋,你正常点!”叶修没忍住,喷笑出来,伸手往人胸上捣了一拳。“我跟你讲,哥能五个半秒开六枪。”
“吹,死命吹,你瞧天上好多牛在飞。”苏沐秋笑道。
“我真的能做到,你给我等着。”叶修把双手插在口袋里,嘴角卷起一个小小的幅度。“到时候不要迷恋哥,哥不会娶你的。”
苏沐秋摆摆手。“心气真高啊叶哥。”
叶修嘚瑟地晃晃肩膀。“你教得好啊,苏连。”
四目相对,化作眼角流连的笑意。


“我们的目标是!”“干掉二连!”
“对此我们要!”“毫不犹豫!”
“如果遇见他们!”“片甲不留!”
“很好!”苏沐秋露出赞许的笑意。“A队抢占制高点,B队背后包抄,C队正面火力进攻,剩下的跟我去把他们营地炸了!”
“是!”
叶修和吴雪峰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东边的高地,三两下解决了试图抢占的二连士兵,翻出狙击枪迅速埋进了草丛里。
“萝卜就位。”
“雪峰就位。”
通讯器里传来一阵绵长的杂音,估摸两分钟以后,才相继传来其他一连士兵报告就位的声音。
随着C队所在的南边树林传来激烈的枪击声,苏沐秋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北边,八人。”
“收到。”叶修将子弹塞进枪膛,打开瞄准镜,对准了逐渐从后面接近B队的二连士兵。“A队其他人,保持不动。雪峰,末尾两个给你。”
“了解。”吴雪峰咔嚓一声上了膛。
没想到苏沐秋竟然切了一声。“五个半秒开六枪啊?”
“命中百分百。”叶修轻笑,手指虚扣住扳机。“不要爱上哥。”
话语未落,所有人的耳机里转来几声几乎重叠在一起的枪响,三秒后对方八人头盔上均冒出红色的烟雾。
吴雪峰花两秒从瞄准镜里看了看彼方的情况。“全部命中,安全。”
叶修小得意地哼了一声,收起狙击枪赶紧转移到另一个高地。
“萝卜,雪峰,八点钟方向。”苏沐秋短促地下令。
两人迅速改变方向,朝着苏沐秋指定的点跑去。
苏沐秋所说的八点钟方向是此地最高的鸟瞰点,可以对敌方的基地一览无余,但同时也是最容易暴露的地方。叶修让吴雪峰在下面支援C队的正面进攻,自己爬上了哨塔,打开瞄准镜。“就位。”
“瞄准镜打开了不?”苏沐秋问道。
“废话。”叶修回话。“门外五人,楼上七人以上,楼下大概有四个。”
“死角处还有两个,总人数十八人以上。”苏沐秋说道。“很好,一个弹夹刚刚好。”
叶修愣了一下。“你干嘛?”
耳机里传来苏沐秋的笑声。“让你看看啥叫枪神。”
接下来叶修从瞄准镜里看到的场景,让他此生都难以忘怀。
“卧了个大槽!”
叶修突然大叫一声,吓得吴雪峰枪口一偏差点误伤。“小队长?怎么了?”
叶修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呆呆地看着瞄准镜里苏沐秋大摇大摆地拿走表示胜利的小旗子,扭头朝着叶修所在的方向得意地笑了笑。
十秒!十九枪!全部命中!
妈的苏沐秋你是人吗!你是人吗!
叶修忍不住在心底咆哮,忍了很久才没一枪把苏沐秋爆头。
晚上作战小结完的时候,叶修把苏沐秋堵在了屋里边。
“干嘛?干嘛?我跟你讲我没财没色。”苏沐秋一脸警惕地看着叶修。
“神经病。”叶修翻了个白眼。“我问你,你的命中率和射速到底是多少?”
苏沐秋歪了歪头,一脸痛苦。“七八年前的数据我哪里记得?”
“我看过了,97.1和1.4。”叶修懒得跟他废话。“你那时候放水了吧?”
苏沐秋胃疼地看着叶修,心想你怎么突然间比韩文清还老妈子了。“我怎么记得……他们叫我去打枪我就去了,打完我就回来了。”
叶修静静地盯着他,仿佛要把他盯出个窟窿。
苏沐秋一瞬间觉得回到了小学被班主任抓到抄同桌作业的时候。
很久很久以后,他听到叶修叹了口气。
“哥会站到你头上的,苏沐秋。”他又听到叶修说了这么一句话,好像是在对他说,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苏沐秋看着他,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脑袋。“你可是团长亲自挑的大萝卜啊,叶修。”
叶修挥开他的手。“萝卜你大爷,哥是战神。”
“口气不小嘛叶修!”苏沐秋哈哈大笑。“不亏是我的兵,哎,哪天你上去了记得带俩大排孝敬我?”
“我让你吃屎!”叶修龇牙。“我去吃饭了,晚了老韩又得训我。”
苏沐秋挥了挥手。“没出息,明明都是少尉。”
“你教的好啊,苏连,视军衔如粪土。”叶修说道。
晚上吃饭的时候,叶修跟韩文清说他一定要成为战神。
韩文清眉梢一跳。“在山狼里没有谁不想成为战神。”
叶修自信一笑。“他们是想,我是要。”
韩文清看他看了很久。“你又和苏连杠上了?”
“这是他的命,他一辈子都不会想过被一棵大萝卜翻进沟里。”叶修惬意地往嘴里塞着大排。“虽然我挺奇怪,以他现在的能力,成为战神绝对是没问题的。今天演习开的那几枪,射速绝对上2了,命中率至少99。”
韩文清无所谓地扒着饭。“他视军衔如粪土,说不定连视称号也是粪土,你直呼他名字他哪一次跟你急了?”
叶修的筷子顿在了半空中。
……真的是这样吗?

春去,秋来。春又去,秋又来。
恍恍惚惚间,时间竟过去了两年。
叶修和韩文清早在一年以前就脱离了苏沐秋,开始独自带兵出任务。随着一次又一次地出生入死,他们一步一步地踩着敌人的尸体往上爬,一点一点地靠近山狼的最高点。 不知不觉间,苏沐秋这个人逐渐被甩在了后面,悄无声息地,连叶修都没有察觉。
在一次徒手搏击中,没人看清叶修是怎么出拳的,等他们反应过来,苏沐秋的喉咙已经被叶修的手臂牢牢锁住。
苏沐秋听到那人在他耳边轻声笑道。“你死了,沐秋。”
他回过头看着那背着阳光的身影,狡黠地眨了眨眼睛。“不错不错,攻击紧凑,枪子儿也崩不进去。”
叶修把手臂从苏沐秋的脖子上收回来,活动了一下手腕。突然他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苏沐秋捏了捏脖子,转过身子叫众人集合。“团长把咱们卖给国安了,后天一排二排还有医务班的由我带队,去中朝边境。”
他顿了顿。“这次的任务会完成得十分艰难,一不小心还会把命搭进去,所以,要养父母的,娶媳妇的,弄个孩子玩玩的,跟我大声报告就可以不去。”
没人打报告。
苏沐秋又确认了一次。“有没有人?”
“报告连长!”一排的一个兵大声喊道。“山狼不做逃兵!”
山狼不做逃兵!
为了国家!山狼甘愿牺牲一切!甘愿放弃过去与未来!
当年许下的铮铮誓言在心头逐渐发热,滚烫。苏沐秋深深地看着眼前的兵,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他又恢复了那张缺根筋的笑脸。“好样的!真不亏是我苏沐秋带出来的孩儿们!”
“谁他妈是你孩儿们。”叶修低声嘟囔。
苏沐秋露出一个很受伤的表情。“叶修长大了翅膀硬了自己飞走了不要他爹爹了。”
叶修飞快地伸腿踹去,苏沐秋一边揉着腿一边闹说我靠儿子打老子了没天理了。
叶修刚想怼回去,却突然一愣。
他……没躲过?
他没躲过。
那天晚上,叶修纠结了很久,才决定去找苏沐秋,把困扰他近两年的疑惑给弄清楚。
他敲开苏沐秋的宿舍门,开门的却是苏沐橙。
叶修往屋里探了探脑袋。“啊,你哥呢?”
“哥哥好像去断情崖那边了。”苏沐橙想了想。“叶修哥如果你在那里找到他,别跟他说是我说的哦。”
叶修笑,顺手揉了把苏沐橙的脑袋。“了解,谢了啊沐橙。”
他道别了苏沐橙后,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后山,果不其然在断情崖下看到了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嘛的苏沐秋。
“喂,沐秋。”叶修走上前,踢了踢他的屁股。“你在干嘛?”
苏沐秋哎哟叫了一嗓子。“我靠叶修你有病吧!”
“你才有病吧?大半夜在这里偷偷摸摸做什么?”叶修走到他的旁边蹲下。“我去,你躲在这里烤地瓜?”
“你小声点,被大崔发现我就完了,偷个地瓜我容易吗我?”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把手里烤好的地瓜掰成两半,想了想又把其中一半再从中间断开递给叶修。“封口费。”
叶修心说这人怎么这么小气,他伸手接过了地瓜。“沐秋,我问你个事。”
苏沐秋唔了一声。
“你到底为什么没成为战神?”叶修问道。
“没达标呗。”苏沐秋嘴里满是地瓜,含糊不清地回答。
“吹,你继续吹,你看牛皮在天上飞。”叶修翻了个白眼,把手里扒了皮的地瓜塞进苏沐秋手里,又从他手里拿过没扒皮的地瓜。“团长不是瞎子,你明明有十足的能力可以成为战神的。”
苏沐秋咽下嘴里的食物,伸出舌头勾了勾嘴角。“可我真的是没达标啊。”
“什么?”
“选择。”苏沐秋又掰下一块地瓜塞进嘴里。“在救命和无伤之间,我选择了后者。”
叶修手指一顿。
苏沐秋扫了他一眼。“叶修,如果一杆天秤,一边重,一边轻,你会选哪边?”
还不等叶修回答,苏沐秋就继续说了下去。“我会选重的那一边,小爷我就是这么现实。”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苏沐秋突然问他这个问题,但他总隐隐约约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右眼皮跳得飞快。
“叶修,我跟你说。”苏沐秋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无论如何,国家最大,天秤沉下去的那一边,永远是国家。”
叶修看着苏沐秋的眼睛,良久,他站起来,向他敬了个礼。“是,连长。”


直到在长白山的原始森林里又一次陷入苦战,叶修才逐渐明白苏沐秋为何会说那种莫名其妙的话。
太多了,救命与无伤之间的选择,太多了。
每一枪,每一炮,每一次电光火石之间,自己连一秒的思考时间都没有,必须迅速做出决定,可人与生俱来的求生本能无数次让叶修选择了后者,等他反应过来,眼前已是一片血红,分不清到底是敌人的,还是战友的,还是自己的。
医务班的士兵不断冲到战火之中,给受伤的士兵包扎,还得提防着突然落到眼前的子弹。接受简单治疗后的士兵再一次拿起枪,一边怒吼,一边冲向最前线。
韩文清和吴雪峰都受了伤,方士谦同时为两人进行治疗,手法娴熟而稳健,最后在两人的伤口上裹上干净的纱布。
他暴躁地抹了把脸。“妈的,还没完?”
“应该快了,对方火力虽然猛,但肯定坚持不了很久。”吴雪峰自信地说道。
“老韩!雪峰!”叶修搀着一个重伤的兵走进帐篷,苏沐秋跟在他身后,背着一个已经失去意识的兵。“增援还没来吗?”
“从南面直接奔前线了,现在应该碰面了。”韩文清抬了抬手臂,站起来,拿起枪背在身后。“我现在赶过去。”
“我也是。”吴雪峰也站了起来,拿起枪小跑着出了帐篷。
叶修和苏沐秋把受伤的士兵放好,转身也离开了帐篷,赶紧回到前线。
前线战火依旧胶着,双方打得如火如荼。叶修一个前滚滑到遮蔽物后,甩手朝前放了两枪,两个敌人的头顶顿时喷出红色的血花。
“沐秋!”叶修眼角的余光扫到苏沐秋的肩膀突然剧烈地退了一下。“你……”
“我没事,你丫给我专心呼死那群狗娘养的!”苏沐秋眉头紧锁,持枪跪击的姿势变也没变,左肩上的绿色迷彩逐渐被血染黑。
叶修咬咬牙,继续投入到战斗之中。
这场战斗,意志更加坚定的一方才是最终的赢家。
当机枪发射的声音戛然而止的时候,山狼的战士和当地的驻军还维持着攻击的姿势,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敌人。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大家渐渐地放下了枪。
结束了。
这场战斗,结束了。
有人欢呼雀跃,有人喜极而泣,有人遍体鳞伤却得以幸存,有人却就此长眠。
叶修一屁股坐到地上。累,太累了,累的不是身体,累的是神经。
他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苏沐秋,后者趴在石头上,闭着眼,手里还握着枪,嘴角似笑非笑。
“喂,沐秋,别睡了,结束了。”叶修的声音里带着胜利的笑意。
可是苏沐秋没有回应他,他还是趴在石头上,闭着眼,手里握着枪,嘴角似笑非笑。
叶修又叫了他好几次,可他却固执地不给予一点回应。
“沐秋?”
“沐秋!”
“苏沐秋!”
“……苏……沐秋?”
叶修逐渐从不耐烦,到震惊,到恐惧,最后沉淀为无底的绝望。
方士谦和其他人找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苏沐秋双眼紧闭倚靠在石头上,叶修则呆呆地站在他的身边。
“叶修!”韩文清喊了他一声,叶修顿了顿,缓缓转过头,双眼空洞。
大家都不说话了。
方士谦走到苏沐秋身边蹲下,伸手在他鼻下探了探气息,又摸了摸他的脖子,弯下腰贴在他的胸前听了听。
叶修的眼睛一直追着方士谦。
良久,方士谦站起来,他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然后阖目垂下了头。
他不敢看叶修脸上那仿佛目睹世界破碎的神情,也不敢看苏沐秋脸上那过于平静的脸。
大家都安静地目视着他们的连长,有几个人甚至在微微抽泣。
时间仿佛静止了,山间的飞鸟仿佛在告慰亡灵一般,发出凄凉的啼鸣。
“喂……老方……”叶修突然开了口,声音接近哽咽。“你是治疗之神吧……?沐秋的伤你一定可以替哥治好的吧……是不是……?”
方士谦没敢抬头,他抿着嘴唇,沉默。
最后一点希望的火苗被绝望的冷水扑灭,接踵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狂暴。他两手抓住方士谦的领子,指节泛白,双眼通红。“方士谦!你可以的吧!你可以救苏沐秋!是不是!是不是!你他妈是治疗之神!一定能救苏沐秋!是不是!”
他暴怒地咆哮着,像头发疯的狮子。
韩文清想要上去拉开他,却被吴雪峰拦了下来。
方士谦还是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叶修。
最后,叶修声嘶力竭,哑着声音,颤抖地确认道。“你一定会救他的,对不对?士谦?”
方士谦黑色的瞳孔如同一潭死水。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抱歉,叶修。”
一瞬间。叶修觉得周围得一切声音全部都消失了。山风,叶子,交谈,全部不见了。
如同脱力一般,叶修松开了方士谦,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方士谦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到了,震惊之余,他听到了叶修如同蚊子叫一般的低语,和完全无法压抑的抽泣。
他听到叶修说,求求你,算我求你,救救沐秋,士谦!
对于一个医者来说,还有什么比面对一个无法拯救的生命更加痛苦的事情呢?
方士谦也跪了下来,轻轻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声音几乎颤抖。“抱歉,叶修,抱歉,我救不了他。”
压抑很久的倾盆大雨在这个时候终于砸了下来,打湿了苏沐秋的脸,顺着他的唇缝滑落下颚骨,渗进身下黑色的土壤。
这片,被万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士的鲜血所灌溉的土壤。

……

“笃笃。”
“进来。”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魏琛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哟,你在啊?”
叶修抬眼。“你希望哥不在啊老魏?”
“切,老夫以为你永远不会老老实实地坐办公室呢。”魏琛耸了耸肩。“老韩呢?”
“练兵吧。”叶修看到魏琛的手里拿着一本相册。“哟,迫不及待跟他分享最新的黄书啊?行啊你。”
“滚滚滚,我可正直了。”魏琛走到桌旁,把手里的相册递给叶修。“找到了一个好东西,原来想交给老韩让他收起来的,既然他不在那就给你吧。”
叶修接过一看,不禁一愣。
他失笑。“我靠,我以为它丢了呢,哪里找到的?”
“仓库,包子找到的。”魏琛说道。“这玩意消失了好几年,结果却在仓库里最旮旯的地方找到了,你不觉得很可疑吗叶团长?”
叶修眨了眨眼,一脸纯良。“怎么啦?”
“装,你继续装,其实是你自己把他藏到那里去的吧?”魏琛扫了他一眼。
叶修真诚地看着魏琛。“真不是,你看我的眼睛。”
“猥琐方那一套真不适合你,丑死了。”魏琛抬起手遮住了眼睛。
叶修摇了摇头。“老魏你不懂得欣赏。”
“神经病。”魏琛龇牙。
等魏琛离开以后,叶修端着那本相册注视良久,拉开抽屉把它扔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他又把相册拿出来翻开,取下一张照片。
照片最中间的男人大咧咧笑着,左手勾着满是坏笑的自己,右手搂着死板着一张脸的韩文清,身后还有很多很多的战友,或光着膀子或拿着枪,大家都在笑,跟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天空一样干净。
叶修的脸上不禁浮现出淡淡地笑意。
“叶修?”韩文清练兵回来就看到叶修一个人坐在桌前傻笑,不禁觉得寒毛直竖。
叶修抬起头。“呀老韩,今晚食堂有啥啊?”
韩文清想了想。“大排吧,你问这个干嘛?”
“这太好了。”叶修把照片夹进相册里合上,起身将它放进书架上一排相册的中间。“我要去拜访一个故人,当年跟他约好了,带着大排去看他。”
“故人?”韩文清皱起眉头。
“是啊,故人。”叶修勾起一个笑容。“你我都熟识的故人,要一起去不?”

fin.
=============
最后再让我矫情两句.
文里可能没交代清楚 伞哥就是因为他把自己摆在了天秤重的那一边 所以才没能成为战神 人都有自私的时候 他也许在那时候害死了更多的人 如今想要忏悔 用命堵住了敌人的枪管 跟黄继光一样.
我觉得叶修和伞哥之间更多的是亦师亦友 战士之间最伟大的感情就是共同向死而生为国而战 就算有爱情也被融在了对祖国的满腔热血之中 只有国家安全 心爱的人才能安全.
所以他们俩..唉随便吧随便吧.
老团长在苏沐秋的遗体告别会上只说了一句话:“苏沐秋是一个伟大的战士,他死得光荣。”
也许老团长是最懂苏沐秋的人吧.
唉第一次写伞修 诸多不足请见谅.
再次强调:里面出现的所有让你们看起来觉得“卧槽好牛逼”“卧槽好高级”的东西全是我瞎编的 如有雷同 我真特么开心.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12)
热度(94)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