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韩叶】韩白菜和叶萝卜.

写到后面就写不下去了
山狼背景
灵感来自一张身着橘色羽绒服手举大白菜被揶揄为像把头上的梗摘下来的大萝卜的张继科的照片
============
01
 济南军区某团团长这辈子最痛心疾首的事情,就是在那么一瞬间没盯牢儿,结果让山狼的老狐狸挖走了团里最好的白菜。
 北京军区某团团长这辈子最悲痛万分的事情,也是在那么一瞬间打个盹儿,结果让山狼的老狐狸挖走了团里最好的萝卜。
 山狼的老狐狸……不对,山狼的老团长这辈子最心满意足的事情,就是不费吹灰之力从老战友的团里一下子挑走了最好的白菜和萝卜。
 忘记说了,那白菜叫韩文清,那萝卜叫叶修。
02
 老团长之所以叫韩文清“白菜”,是因为韩文清那身多年来在海边风吹日晒的黑肉,迷信的老头儿相信多喊喊白菜就能把人喊白,也不知道他想没想过有可能把人也给喊绿了。
 老团长之所以叫叶修“萝卜”,并不是因为叶修的皮肤白,纯属是因为他那时候想喝团嫂煮的萝卜汤了。
 叶修心里那个怨啊,怎么这萝卜就一点内涵都没有呢?人家白菜都寄托着老头儿美好的希望呢!
 于是每天早上操练的时候,叶修都会感情真挚地唱一首歌。
 叶修深吸一口气:“小白菜啊~地里黄啊~两三岁呀~没了娘哦~……”
 然后他就被韩文清一脚踹进了水里。
03
 虽然说韩文清和叶修都是同一批被老团长钦点进山狼的尖子兵,但回到开始,叶修靠的是他那张盖了十几个红章完美到连瞎子看了都能重见光明的综合评估,而韩文清却是由于他一如既往的果断和勇猛一下子击中了老团长的心。
 咋回事呢?简单来说,就是那天老团长带着萝卜,不对,夹着叶修,也不对,带着叶修搭车回山狼,恰好在山东遇上了气势汹汹避开所有气象专家预测路线的超强台风,又恰好碰见了正在海边抢险救灾的齐鲁子弟兵,然后又恰好看见了小韩同志强硬而干净利落地把舍不得撇下家产的渔民扔上安全高地后又转身投入巨浪的怀抱,最后理所当然地给军区打了个电话收了这棵白菜,不对,小韩同志。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韩文清最开始没少受膈应,大家都说他是老团长母性泛滥的牺牲品,拿他和叶修比较的声音不绝如缕。然而韩文清却是毫无表示,没有辩驳,也没有澄清,每天按照规章制度训练吃饭睡觉上厕所,这种“你们爱逼逼就逼逼跟老子没关系”的态度让舆论愈发猖獗,大家都自然而然地认为韩文清是心虚不敢承认。
 毕竟是同一批的兵,叶修难免有点看不下去。他先去找了老团长,老团长却呵呵一笑,说老夫的眼光从来没有错你就放心吧。
 叶修心想着这老头果然靠不住,然后去找了韩文清。
 “你还真一点表示都没有?踹我时都没见你那么宽容大量海纳百川。”叶修站在一旁看着韩文清给手里的枪装上子弹。
 韩文清冷冷一笑,咔嚓一下枪膛,抬起手臂,啪地一声爆掉了十米外人型靶的靶心。
 叶修猛地觉得毛骨悚然。
 一个月后,山狼的阶段评估成绩公布。往日大红榜带给战士们都是惊喜,然而这一次,当他们抬起头看前三名时,却纷纷蹦豆儿一般接连受到三个惊吓。
 第一个惊吓,是他们在前三名里看到了韩文清的名字。
 第二个惊吓,是他们看到缀在韩文清名字后面的分数仅比第一名的叶修少了0.1分,而比第三名的多出了108分。
 第三个惊吓,是他们在韩文清看完成绩以后听到他冷冷地说了一句:“早知道就认真点,凑个110比较漂亮。”
 除了自诩获得孙悟空火眼金睛真传的老团长和前一天偷偷跑去档案室看韩文清原部队给他的综合评估报告的叶修,所有人都表示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04
 不过虽然韩文清拿到了一个十分耀眼的成绩,但他终究是输给了叶修,输了0.1分。
 人们在与他人的比较中往往会给予任何细微差距更多的关注度,韩文清也不例外,在成绩公布的第二天便找上了叶修,要求和他在比一次。
 叶修才不干呢,就算他很强,挨拳头也会疼。“咱每个月都会比啊,那么心急干嘛啊老韩?”
 “不足要及时弥补。”韩文清一本正经地说道。
 叶修在心底破口大骂,平时也没见你那么死心眼啊卧槽。“也不是说不弥补……就0.1分……”
 韩文清已经懒得听他废话了,撤开步子一副要干架的模样,两只眼睛瞪得比黑猫警长还大。
 叶修还没开口说什么,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苏沐秋已经嚷嚷上了:“来来来!俩精英!快给咱们露一手,谁赢了我就让食堂晚上给谁加个腿!”
 ……我操你妈连长你是不知道这人拳头有多可怕啊!
 眼看着叶修还想跑,苏沐秋淡淡一笑,亮出了肩章。“山狼军人必须做到——”
 叶修条件反射脱口而出。“绝对服从上级命令!”
 说完他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哀怨地瞅了一眼苏沐秋肩上的一杠三星,撤开了步子。
 那天晚上,被韩文清揍得鼻青脸肿的叶修干掉了一盆白菜煲。
05
 也不知道这俩到底给了炊事班班长什么好处,自从他们每日pk以来,食堂里的汤从花样巨多的玉米汤海带汤冬瓜汤等等等等变成了单一的萝卜汤和白菜汤。
 如果韩文清赢了,就是萝卜汤,如果叶修赢了,就是白菜汤。
 仿佛这俩货仅存的良心就是保证他们连续喝同一种汤的日子不超过三天。
 战士们叫苦不迭,跑去跟老团长反应,老团长却毫不在意呵呵一笑,说这很好培养你们吃苦耐劳的精神。
 吃苦耐劳个屁啊!团长你别天天吃着团嫂做的饭站着说话不腰疼好吗!
 苏沐秋对此还越权一次把萝卜白菜从菜单上抹去了,可过了仅仅一周,又势不可当的卷土重来。

 战士们气的直跳脚,说炊事班一定收了贿赂助长腐败风气要团长制裁他们。
 炊事班泪流满面,说这俩祖宗一没看到萝卜白菜就要点了炊事班的煤气罐这他妈能怪他们吗?
06
 然而。
 这股菜渣子的风气宛若脱缰的野马,挣脱了炊事班的束缚,扩散到了整个山狼。
 比如在分队模拟军演的时候。
 叶修:“白菜,敌方人数大于等于十五人,完毕。”
 韩文清:“萝卜,A据点已占领,完毕。”
 再比如在学习通信干扰反侦查的时候。
 叶修:“白菜,敌方频道xxxHz,代码xxxxxx,完毕。”
 韩文清:“萝卜,成功拦截敌方信号,破译代码xxxxxx,完毕。”
 再再比如平日吃喝拉撒睡的时候。
 叶修:“白菜白菜,我是萝卜,我被困在宿舍五楼卫生间的第三个隔间,请求支援,完毕。”
 韩文清:“回复萝卜,我是白菜,老子现在在忙没空给你送纸,再坚持二十分钟,完毕。”
 吴雪峰快崩溃了:“丫的我现在一闭上眼就能看到漫天的白菜飞来飞去!”
 魏琛也要崩溃了:“我他妈就算睁着眼也能看到一排排的萝卜在跳夏威夷草裙舞!”
 其实最崩溃的是电台班的郭明宇:“你们算什么?我每天二十四小时几乎都要忍受一棵白菜和一棵萝卜强奸我的耳朵!”
 吴雪峰:“……”
 魏琛:“……”
 两人不约而同地拍了拍郭明宇的肩膀,一脸痛惜:“兄弟,你是山狼的兵,绝对不能倒下啊。”
07
 后来团长也知道了这事情,估摸是觉得白菜萝卜搁在一堆什么毒蛇索尔医神之间显得过于格格不入,便强硬地介入要求他们俩改代号。
 两人想了很久都没想出一个新的代号来,与其一起去求助战友。
 叶修找到了正被一堆医用物资搞得焦头烂额的方士谦:“方大奶,给哥想个新的代号呗,团长说萝卜太弱气了。”
 方士谦不假思索:“莱菔。”
 叶修一边心想果然是医务人员取的名字一边找团长交差去了。
 韩文清找到了正支着下巴打瞌睡的苏沐秋:“苏连,可不可以帮忙想个新的代号?团长说白菜不好听。”
 苏沐秋迷迷糊糊:“黄芽。”
 韩文清心想虽然这个代号好像也不怎样但凭苏连这智商能想出来就挺不错了,于是他也找团长交差去了。
 从此以后,山狼少了白菜和萝卜,多了莱菔和黄芽。 吴雪峰又快崩溃了:“丫的我现在一闭上眼脑袋里就是一片黄芽!”
 魏琛也又快崩溃了:“我他妈不闭上眼脑袋里全都是莱菔!”
 然而最崩溃的还是电台班的郭明宇:“你们有我惨吗?我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得忍受莱菔和黄芽的方块字在我耳边演活春宫!”
 吴雪峰:“……”
 魏琛:“……”
 两人不约而同地拍了拍郭明宇的肩膀,眼里满是鼓励:“加油,山狼的兵,不能倒下。”
08
 后来有个兵实在受不了两人这与以前画风相差甚远的代号,逮着时间摸出手机百度了一下到底是嘛玩意。
 然后他的手机就掉进了坑里,光荣牺牲。
 莱菔的俗称是:萝卜。
 黄芽的俗称是:白菜。
09
 团长原来还不同意把韩文清和叶修的代号换回去的,因为这比较显得他们山狼都是文化人。
 最后他屈服了,因为两个野汉子叫着这么文绉绉的代号,实在违和得让人倍感毛骨悚然。
 于是,山狼又重新回到了白菜和萝卜可怕的笼罩之下。
10
 出于某些特殊要求,山狼的战士们都会种菜。
 种菜也是一门学问,同一种菜经过不同人的手种出来,那感觉是天差地别的,有的人种出来的菜各个威风凌凌和首都天安门广场的仪仗队似的,而有的人种出来的菜各个蔫儿吧唧跟朝阳区吸毒群众似的。
 例如白菜,韩文清种出来的白菜,一棵棵长得水灵灵的,带着露珠的菜叶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都能上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了;然而叶修种出来的白菜,除了站不直就是叶片发光,一副病殃殃的样子,喂给猪吃猪都不屑于吃。
 再例如萝卜,叶修种出来的萝卜,一根根大而饱满,吃起来嘎嘣嘎嘣响,又甜又脆,头顶上的大叶子几近透明,忒讨人喜欢,跟上等丝绸似的;然而韩文清种出来的萝卜,没拔出来以为是路边的野草,拔出来了以为是条烂树根,卖相差的连整容医院都受不起,更别说味道了。
 嗯?你问我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这已经成为山狼的未解之谜很久了。
11
 好多年以后。
 我也不知道好多年是几年,反正当年的韩白菜和叶萝卜经历了苏沐秋牺牲,老团长退休,炊事班的班长大崔退役,然后一起晋升为上校,现在早已是山狼的团长。
 他们亲手将青春亲手埋在了过去,任着它们在浸满鲜血的土地上长出了一排排水灵灵的白菜和萝卜,偶尔梦回过去,便远远地看着一片翠绿在遥不可及的地方摇曳着。
 叶修有时会突然跟韩文清说:老韩,我想吃大崔做的白菜煲了;老韩,我想苏沐秋了;老韩,哥突然觉得自己老了。
 韩文清永远的回应,只有在半晌沉默后的那一声:哦。
 山狼的战士明明被剥夺了回忆的权利,然而回忆却总是挥之不去,久而久之,就变得似有似无,搞得自己都得怀疑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是否拥有的过往都不再清楚。
 这跟魏琛曾打过的比喻一样:白菜黄了,萝卜烂了,然后就被微生物分解干净,谁他妈知道究竟有没有过。
 叶修说老魏配合这个作者搞文艺好累哦咱们能不能闭嘴啊。
 魏琛想了想,点头表示赞同。

我写不下去了就这么结束吧[...]
===============
唉最近忙 很久不写东西 结果就这不出来了 难过
我承认我最近深深迷上了胖球……有点颓废 原谅我 跪
注意:绝对没有黑任何人的意思 包括朝阳区群众 最近许多撕逼事件让在下万分惶恐 求你们放过我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13)
热度(246)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