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韩叶】听说张副团手里有本伟大的历史!

想写写老韩和老叶那年那时的黑历史~
山狼背景 纯恶搞 开心就好.
绝不是黑.
===================
那时候韩文清和叶修都还不是山狼的团长,不需要面对永远如山一般高的文件,也不需要带着一群兵蛋子牛逼哄哄冲向世界最危险的地方,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架训练。那日子,现在想起来,就像海外游子忽的想到家乡的打卤面,馋的不得了,却又无可奈何。
虽然脑海里闪过的都是那年时光各种各样的黑历史,稍微一提就会羞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打死这个人封口的那种黑历史。这自然给了天生嘴欠的叶修调侃韩文清的机会,时不时“不经意”地挖出来晒晒太阳,在韩文清黑下脸的时候一溜烟跑得找不到人。
所以二团的人都说,自家团长之所以跑得快,归根结底是因为嘴欠。
叶修无疑是个好榜样——二团的人,基本都嘴欠。
韩文清恨不得捏死这个妖孽。
不过话说回来,所谓礼尚往来,韩文清也挺喜欢跟二团的兵蛋子说他们家团长的黑历史的,不过专挑叶修外出任务的时候。看着各个纯洁无邪的脸显现出世界破碎的绝望,韩文清那个爽啊,比斗地主赢钱还要爽。
然后叶修回来以后就会特别伤心愤怒地来找韩文清谈判,韩文清无不淡淡地表示,彼此彼此。
叶修气得把张新杰抓出来揍一顿,他妈哒你带坏了老韩你还我天真无邪纯真可爱的老韩你这个罪人!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天真无邪?纯真可爱?你确定?”
叶修想了想:“嗯,那就,耿直好骗。”
然后叶修就被正巧路过的韩文清撸起袖子扔到食堂刷锅了,目睹全过程的张新杰一边心想活该一边掏出一个小本本,记下这段黑历史。
逐渐地,张新杰带着那本小本本出去的时候,总会听到有人议论纷纷:“你们看副团好认真哦走路都带着牛津背单词!”
这时候张新杰总是淡淡一笑:“这不是英语,这是伟大的历史。”
……什么毛病。
“张副啊,你手里那本真的不是牛津大辞典吗?”某次开完会,张佳乐及时揪住准备去吃饭的张新杰,指着他怀里的那本小本本说道。
张新杰看了眼韩文清和叶修:“不是,这是历史。”
“中国史还是外国史啊?”张佳乐又问道。
张新杰摇头:“黑历史。”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韩团和叶团的黑历史。”
所有人都炸了,原来张新杰手里掌握着两个团长的黑历史的传说是真的!
眼见着所有人都坐回了原位,用哈巴狗看肉骨头的眼神看着张新杰,韩文清和叶修眼神一交汇,脑内警报相继响起。 韩文清清咳一声:“干什么,不吃饭?”
黄少天嗓门最大:“要听黑历史!黑历史!”
叶修甩了他一眼:“黑什么历史?你想分享你刚入营那会儿因为不识路宿舍跑成化粪池还差点掉下去的黑历史吗?”
“……我靠靠靠靠你闭嘴啊叶修!你闭嘴!”黄少天一巴掌糊到准备笑出声的喻文州脸上。“张新杰!你快点说说他们俩的黑历史!给咱们刷新一下三观认清一下世界啊!”
韩文清拍桌:“黄少天你反了你!”
谁知道张新杰竟然打开了小本本:“其实我也想确认一下里面几条比较具有争议性的事件,这确实是个好机会。”
他抬头看了看众人:“饿的人可以去吃饭。”
周泽楷刚想站起来,又被江波涛拽了回去。
他又看了看韩文清和叶修:“团长,没意见吧。”
有啊!意见可大了!
两人刚想开口,方锐又嚷嚷上了:“遵循民意!同意听取张副关于山狼团长黑历史报告的请举手!”
林敬言想捂住他的嘴巴已经来不及了。刷刷刷,所有人都举起了手。
韩文清和叶修感到世界没爱了。
“全票通过,报告会现在开始。”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这本黑历史是我平时通过各种渠道收集整理出来的,从团长两人进入山狼开始到现在,基本每一事件都有。”
“我靠,这情报能力,真不愧是张副。”张佳乐看了眼肖时钦。“你好好学学。”
肖时钦尴尬地抹了把汗:“好的,多谢前辈指教。”
“因为其中很多是来源于他人口述,不免带上些许主观色彩,真实性自然会受到影响。因此,就以下几条事件,向当事人,韩文清上校和叶修上校,确认其真实性,请两位认真对待。”
众人齐刷刷看向两个当事人。
叶修咽了口口水:“……老韩你觉得我们现在跑得掉吗?”
韩文清一脸深沉:“放弃吧,我看到孙翔守在门口了。”
张新杰翻了翻本子:“两位请务必依照真实情况回答。”
“事件一:关于二位刚刚升为少尉的时候,发生在山狼厨房的田螺姑娘谋杀案。据知情人透露,是韩团半夜吃十几只田螺忘记处理现场而导致的一场舆论战争。请其中一位简述,不对,详细的叙述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这是真的,老韩你自己说当时咋回事。”
韩文清无奈地捏了捏额角:“说白了,就是我晚上睡不着,去后山的溪里捉田螺,然后去厨房杀了煮了吃,吃到一半遇到那时候的团长半夜起来溜达溜达到了厨房,我来不及收拾就赶紧跑了……第二天就被吹嘘成了什么田螺姑娘谋杀案……”
众人忍笑,张新杰拿起笔在本子上画了个圈:“请说明详细的后续。”
“这个我来。”叶修接话。“我跟勤务兵去过现场,桌上全部都是田螺壳还有沙还有血,旁边有一口锅,锅里还有几只熟了的田螺在锅里泡着。其实啊,那时候老韩应该只吃了两三只就走了,现场却留下了十几只田螺壳,你们猜咋回事?”
“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唐昊急死了。
叶修把手一摊:“老团长吃的,老韩当了回背锅侠。”
集体哗然,远在京城的老团长打了个喷嚏。
“好吧,那这件事情算是确认了。”张新杰打了个勾。“那么,事件二:某人说,叶团曾经在厕所里偷抽烟,碰响了警铃,然后被当时的连长罚每天洗整个连的内裤,是真的吗?”
全场静默,直到韩文清愣愣地转过头看着表情僵硬的叶修:“原来是你干的?”
仿佛把一点火苗丢进充满混合氢气的管子里,人中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
刘小别笑得直接从椅子上摔下去。
孙翔笑得直挠墙。
周泽楷笑得那张俊脸都掉地上了。
就连平时最不苟言笑的王杰希和吴羽策都趴倒在桌子上,肩膀直颤。
“……诶诶诶,都够了啊,可以了啊,再笑加训一个月啊。”叶修敲了敲桌子。“这事我必须解释一下。我确实是偷偷躲在厕所抽烟,但是我计算过位置的,绝对不可能触响警铃,肯定是有人看我太厉害了想要陷害我。老魏那人是你吧我从你眼里看到了心虚。”
“喂,老夫虽然平时不太正经,但怎么说都是一个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做那种捅人刀子的事情,叶修我警告你你别污蔑人啊。”魏琛摇了摇手指。“那会儿管设备的人是老郭,我听他说警铃的感应范围被人扩大了,没拆开是不知道的,也难怪你这老狐狸没察觉。”
郭明宇点点头:“半径被扩大了将近五公分,基本全覆盖了整个天花板,大概是专门整你的。”
叶修一脸悲愤:“到底是谁啊害得哥洗了一个月的内裤。”
卢瀚文突然举起了手:“团长!你有洗到魏老大的内裤吗!什么样的啊?”
魏琛脸色大变,韩文清脸色大变,还有林敬言张佳乐孙哲平,脸色全变了。
叶修仰天一笑:“小卢我跟你说哦,你家魏老大的内裤是骚包的豹纹弹头小短裤,然后啊老韩的是闷骚的黑色平角裤,老林的和老孙的都是有花纹的平角裤,至于张佳乐,粉红色的丁字裤哦!”
“滚!叶修!你丫的我那分明是桃红色的三角裤!什么丁字裤啊你毛片看多了吧!”张佳乐勃然大怒,一副要吃了叶修的架势。
叶修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向张新杰:“听到没,桃红色的三角裤,赶紧记。”
张佳乐不想说话了,给气的。
“所以这件事情也是真实发生的,但是叶团有替别人背锅的可能性。”张新杰没理会叶修,笔在纸上刷刷划过。“我会继续追查事件的真相的。”
“江户川新杰要出动啦。”方士谦打趣。
“分明是张柯南。”王杰希说道。
“江户川柯南,张新杰,谢谢。”张新杰一本正经地纠正。“接下来,事件三:据某匿名人士提供的情报,韩团曾经男扮女装,被误认为是真美女而被混混纠缠,请问是真的吗?”
全场又一次陷入沉默。
过了很久,江波涛举起了手:“我觉得是假的。”
“我也觉得是假的,韩文清那张脸加上女装,杀伤力翻倍啊,跑都来不及,还会被纠缠?”孙翔倚在门上抱臂摇头。
“附议。”唐昊举手。
“我也附议。”黄少天举手。
“附议。”“附议。”
眼见着韩文清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叶修面露难色地看向方士谦、魏琛、吴雪峰和郭明宇,四人却做无辜状,把手一摊表示你的锅我们不背。
这时候张新杰又一次发问了,叶修叹了口气,他伸手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老韩,沉住气,一定要沉住气,你是山狼的团长,你的愤怒你的拳头是要送给敌人的。”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我知道。”
叶修摸了摸鼻子:“其实吧,这件事情被扭曲得有点过分了。那会儿是在搞演习,绑匪劫持女性人质的。大家都知道,对于山狼来说女性是稀有物种,而且大部分都是医务院的,恰巧全被派出去了,我们只好抓阄找个人假扮一下女性完成演习。”
“所以?”周泽楷小心翼翼地问道。
韩文清沉痛地点头,一脸往事不堪回首:“我中招了。”
……忍笑真的好辛苦啊,膀胱都快炸了。所有人在心底悲叹。
“补充一下,那时候抽到绑匪的正是叶修,咱们冲进去的时候,他们俩还在房间里打牌呢……”吴雪峰无奈地笑了笑。“害得我们重来了一遍。”
“只有我想看看女装韩吗?”戴妍琦弱弱地说道。
魏琛想了一下:“前凸后翘。”
郭明宇抓抓脖子:“烈焰红唇。”
方士谦敲敲额角:“金色卷发。”
吴雪峰偏偏脑袋:“粉色短裙。”
叶修叹了口气:“腿毛没剃。”
“叶修!”韩文清一声大吼,叶修习惯性地翻桌想跑,可是其他人反应比他更快,直接把他挡了回去。
叶修嗷嗷乱叫:“你们这群人!反了喂!我是团长!”
“现在是民主社会,官位都是浮云!”方锐说道。
“就你丫的天天民主!我提议把方锐的荤食拿去喂大黑大家快举手同意啊!”叶修刷地举起了手。
没人鸟他,相比方锐的和尚生涯,大家还是对这妖孽的黑历史更感兴趣。
张新杰在本子上记录完毕:“那么这件黑历史就是有根据的误传。那么下一条。”
“……卧槽还有?!”韩文清和叶修异口同声叫出来。
“最后一条。”张新杰扫了他们俩一眼。“最后一条,有人说你们两个从一起进入山狼开始就相爱相杀,白天剑拔弩张晚上你侬我侬,关于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我觉得是最有必要考证的。”
韩文清:“……”
叶修:“……”
所有人相继朝他们投来诧异和祝福的目光。
……说好的确认真实性呢?敢情你们这群人直接默认是真的了啊!
韩文清在心底咆哮,叶修也在心底咆哮。
气氛变得古怪起来,所有人都在看着两位上校,而两位上校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
韩文清神情肃穆:“是的,我们俩在一起好几年了。”
叶修满脸正经:“老团长结婚证都给咱们批下来了。”
韩文清握住了叶修的手:“我们彼此心连着心,无所畏惧面对敌人,同仇敌忾奋勇前行。”
叶修反手与韩文清十指相扣:“战神与我们同在,山狼见证我们伟大的爱情。”
众人集体目瞪口呆,不知玩的哪一出。
忽地,叶修叫了起来:“所以!孙翔!”。
孙翔还在发愣:“……啥?”
说时迟!那时快!没人看清两人是怎么突然出手的,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两人已经不见了,而守门的孙翔则捂着肚子一脸痛苦地躺在地上。
……妈炸了啊!韩团!叶团!你们这叫畏罪潜逃!

两人一口气跑到后山才停下来,这才发现手竟然还拉着,两人连忙送来彼此。
“屡试不爽。”叶修愉悦地打了声口哨。“这么多年了咱俩还配合得那么好,很吼啊。”
韩文清捋直了气:“你出的馊主意!这下更解释不清了吧,好不容易沉寂了那么久。”
叶修耸肩:“我们之前都是这么逃掉的啊,情理之下只能出此下策,我猜现在孙翔还躺在地上起不来,你那一拳太狠了。”
韩文清哼了一声:“没用。”
“人家又不是山狼的人,再说了,团里根本没人受得住你的拳头吧?哥挨一下也得缓半天。”叶修抹了抹脸,嘿嘿一笑。
韩文清烦躁地撸了把头发:“好吧,接下来想想怎么办?你想再把领导搞下来一次吗?”
叶修摆了摆手:“老头们才不管年轻人的家务事,再说了这件事也不能完全叫黑历史吧?”
韩文清愣了愣。他偏头看向叶修,却看见人眼里带着笑。 韩文清自己也给气笑了:“谁他妈要跟你搞基。”
叶修把手一摊:“咱都亲过了,你不对我负责吗老韩?”
“烦死了,滚开。”韩文清捏住叶修的帽檐往下压了压。“走了,吃饭。”
“是是是。”叶修嬉皮笑脸地摆正帽子,后脚跟一磕敬了个礼,跟在韩文清旁边下山去了。
走到一半的时候,叶修突然停了下来:“老韩,我突然想要你帮个忙。”
韩文清:“什么?”
叶修:“把张新杰的小本子偷出来烧了。”
韩文清:“……”
正把小本本放进盒子里锁好又把盒子放进保险柜的张新杰突然感到背后一凉。

韩文清愤怒地写下了fin.[...]
=====================
也就胡乱搞搞 ooc别介意啊 应该..有韩叶吧?
老韩的腿毛 笑到不能自拔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感谢支持.鞠躬!!!

评论(6)
热度(234)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