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军人.

纯脑洞 bug众多 懂行的人一笑了之罢.
送给我最爱的军人们.
——感谢你们为保卫国家所做的一切.
废话留在最后说.
==================
“你到底在干什么?”韩文清在大榕树下逮到正在打盹的叶修,不留情面一脚踩在人肚子上。“懒得看文件我可以帮你看,但你给我滚去练兵啊。”
叶修哎哟叫唤一声,一手捉住韩文清的脚踝把他的脚挪开。“娃儿们都有出息了哪里还需要阿爸操心啊,不然哥白养他们那么大了。”
韩文清气极反笑。“你是在抗议我快两个月没给你派任务吧。”
“知道还问。”叶修翻了个白眼。“我快长蘑菇了!”
“你应该感到高兴,说明现在国家很安全。”韩文清伸手把人从地上拉起来。“一团有几个新兵,你可以去帮忙练练。”
“有张佳乐教射击,孙哲平教冷兵器,林敬言教格斗,方锐教水战,肖时钦教载具还有方士谦教急救,说不定王杰希还可以教他们如何用表情震慑对方,这么齐全要我干嘛?”叶修打了个呵欠。“我去纯属打击他们。”
韩文清实在懒得再接他话,可看着叶修每天闲得都快发霉了也不是办法。他想了很久,很久。“嗯……那你还是去练兵吧,练多了也不是坏事?”
叶修一脸你TM逗我。
“报告!”远远有一个通讯兵跑过来,在两人面前站定。“国防部的领导下来了,在办公室等着。”
国防部?国防部来山狼借人?两人心头同时一紧。
从山狼成立以来,国防部一共只跟山狼要过两次人。一次是在1949年国民党退到台湾两岸局势紧张的时候,还有一次是在1965年中苏关系破裂东北进入戒备时期的时候。不论哪一次,战争都极有可能一触即发,炮火随时都有可能打响。
虽然韩文清和叶修都未经历过这些,但从先前退伍老兵的描述当中,他们都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也不会是什么轻松事。
压力山大。这四个字用来形容此时韩叶两人的心情,再也合适不过。
“唉,世界终究不太平。”叶修摸了摸鼻子,说道。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恭喜,你终于有事儿做了。”
“这种时候开玩笑可不是你的风格。”叶修扬起嘴角。“国防部,不是国安部也不是公安部,差之千里啊老韩。”
“所以赶紧收起你那吊儿郎当的样子。”韩文清说道。
通讯兵表示团长你们能别打情骂俏了吗领导等急了是会拆了山狼的。
两人一路小跑赶到办公室,门一推开就看到国防部的地中海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桌上茶杯里的茶还是满的,看样子真的很急。
“韩团!叶团!”地中海听到脚步声,扭身看到两人后立马走上前去。“你们总算是来了。”
“抱歉,耽搁了一会儿。”韩文清抱歉地笑笑。“所以,出了什么事?”
地中海的神情立刻严肃起来。“嗯,两位都知道南海仲裁案吧?”
叶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老美带着菲佣瞎闹腾,我们难不成还得给他们表演费?”
韩文清瞪了叶修一眼。“不过是场政治闹剧罢了。”
“反正就是场闹剧,他们也不怕闹更大。”地中海笑了笑。“七月十二号,也就是一周后,海牙仲裁庭开庭。没有猜错的话,美国方面肯定会把他们家的军舰停在咱们家门口,给他小弟撑腰。”
叶修不以为然。“不就拍个照而已么,叫我们去给他们当模特?”
“叶修!”韩文清吼了一声,叶修乖乖闭了嘴。
“叶团说的确实在理,美国政府没傻到为了一个菲律宾和中国打起来,更何况中国背后有个俄罗斯,还有一个庞大的第三世界,就算美军再怎么强大,他们也绝不敢轻举妄动。”地中海把手里的几份文件递给两人。“虽然外交部的已经表示那是非法的,中国不参与,但面对美军的军舰在自家门口耀武扬威,我们应该也得有所回应。”
韩文清将文件快速浏览一遍。“南海方面,有边防部队,山狼完全可以不用出动。”
“据传美军出动了他们最厉害的部队,我们也得用我们国内最厉害的部队回敬他们,礼尚往来。”地中海笑道。“当年周总理说过,要平等。”
叶修看完材料顺手把文件递给了韩文清。“中央的指示呢?”
“派两个营的人,与边防部队一起搞个演戏。”地中海说道。“这样他们挑不出刺的。”
姜还是老的辣。韩文清和叶修在心底念道。
地中海表示中央将南海演戏的指挥权全部交给韩文清后就赶着回去了。叶修目送着飞机升空离开,跟韩文清打趣说领导就像赶着回去收衣服一样飞走了。
韩文清难得没有回应他。
叶修眼神一瞟,竟发现韩文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凝重的神情。
他知道此时韩文清的内心是如何波澜,说实话,叶修自己也一样。
虽然上级表示只是威慑对方,但如果对方无视我方警告,公然侵犯我国疆域呢?
中国不会打第一枪,但绝对不会给他人打第二枪的机会。
他伸手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放轻松,山狼不会输。”
“这不是输不输赢不赢的问题……”韩文清打断他。
“我知道,山狼连打起来的机会都不会给他们。”叶修伸出拳头,抵在韩文清的心脏上。“当初怎么宣誓的?”
韩文清看着叶修的眼睛,眉头逐渐舒展。
他将右拳放在了心口。
“请相信我能够在战场上无所畏惧,为山狼,为国家,为人民而燃烧最后一滴鲜血,我发誓,绝不辱使命,保卫祖国到最后一刻。”
来自山狼战士钢铁一般的誓言。


那天晚上,山狼内部召开了紧急会议。
“南海局势紧张,虽然只是一场政治闹剧,但我们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韩文清把文件报告全部分发下去后,神情严肃地看着所有人。“中央要求我们出两个营的兵力配合南海部队进行演练,然后待命,直到七月十三日。”
韩文清停了下来,等所有人大致翻阅过一遍文件以后才继续开口。“对此,山狼做如下安排:南海方面,派遣一团二营,二团三营前去配合演练,演练结束直接进入备战状态,我拥有最高指挥权。一团一营,一团三营,二团一营分别在福建,广东和海南待命,必要时提供支援,叶修拥有最高指挥权。其余的留在这里,照常训练,随时听从中央指示,张新杰拥有最高指挥权。”
他看了看众人。“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众人大声回答道。
“为什么我要留在这儿?我也想去搞演习!”黄少天感到特别不开心,飞起一脚踹在身旁周泽楷的小腿上。
周泽楷委屈极了,他也没有上前线参与演习啊他也很不爽,可他旁边坐的是韩文清,就算吃了虎心豹子胆周泽楷也不敢踹他。
“那孙翔怎么办?”唐昊问道。“他不属于一营,甚至不属于山狼。”
叶修想了想。“老魏那儿好像缺一个刷锅的……”
众人默然。叶团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晓得伐?
“孙翔跟一营一起去福建待命。”韩文清简单地做了指示。“明天一早就出发,散会。”
“你紧张不?”等所有人都退出了会议厅,叶修问韩文清。 韩文清斜了叶修一眼,大步离开会议室。
“一如既往,无所畏惧。”


“热吗?”
“好热,林大大我想进里面呆着。”
“我当年是在南海把你带回山狼的呢……”林敬言哭笑不得。“热也得呆在外边,军事演习呢又不是在演舞台剧。”
好一会儿方锐的声音才从对讲机里穿出来。“张佳乐他们竟然在打扑克你知道吗?叶修竟然不管!”
“他们又不搞演习,而且叶修什么模样你也知道……”林敬言无奈透了,方锐从来都这样,一不想干什么就一个劲儿地跟自己撒娇。“你不好好看着,我叫老韩过去了啊?”
“报告营长,保证圆满完成演习,绝对不出差错!”方锐铿锵有力地喊道。
林敬言笑了笑,说组织信任你方副后便结束了通话,回到控制室里指挥第一舰队有条不紊地进行海战演习。
“一号轰炸机就位。”
“二号轰炸机就位。”
“一号歼击机就位。”
“一号舰载机就位。”
“二号舰载机就位。全体已就位,请指示。”吴羽策回复。
李轩站在一艘驱逐舰的甲板上,通过无线电对各个飞行员下达简洁和准确的指令,一架架飞机有顺序地从空中划过,湛蓝的天空被擦出许多条洁白的痕迹。
“报告,飞行任务完成,请指示。”吴羽策回复。
“全体听令,返航。”李轩下令。
所有战机迎着夕阳陆续降落,李轩抬起手抹了把额角的汗,顺手解开几个厚厚的迷彩服的扣子,露出小麦色的脖颈和清晰的锁骨。
他又抓起无线电,跟韩文清通了条信。“报告团长,空中演练完毕,可接受下一步指示。”
过了一会儿,韩文清回复。“海上演练也结束了,后续工作做完就可以休息,保持备战状态,完毕。”
“明白。”李轩摘下耳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下子把迷彩服脱得只剩背心,两臂结实的肌肉上布满了水汽。
“报告,三营吴羽策,申请归队。”吴羽策的声音从背后突然想起。李轩扭过头,冲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今天的任务都完成了,咱们可以休息了。”
吴羽策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把头盔搁在桌上,脱下厚厚的衣服。“去吃饭吧,方锐说他们捞到了不少海货。”
“哈哈,冲着这点就不能把南海让出去。”李轩打趣,跟着吴羽策离开了控制室。
夕阳的金光洒在舰艇后长长的浪线上。
南中国海随着夜幕笼罩而重归平静。

2016年7月12日,南海仲裁案开始仲裁。
美军的舰艇在南海外耀武扬威,日本和菲律宾的代表们满脸得意地坐在仲裁大厅内,笑容满面地等待着下午五点的到来。
国内民众在网络上掀起血腥风雨,战士们在各自地岗位待命,绷紧神经,时刻处于备战状态。
在某驱逐舰上的韩文清眉头紧锁,一手紧紧拽着无线电,虎视眈眈地看着不断逼近九段线的美军战舰。
他从来没那么紧张过,但他的信念也从来没有如此坚定过。
当年进入山狼时许下的铿锵誓言,如今在心中不断地发烫,燃烧。
——请相信我能够在战场上无所畏惧,为山狼,为国家,为人民而燃烧最后一滴鲜血,我发誓,绝不辱使命,保卫祖国到最后一刻。
“报告,一号轰炸机就位!”
“报告,二号轰炸机就位。”
“报告!一号战斗机就位!”
“报告,一号舰载机就位。”
“报告,二号舰载机就位!”
“报告,一号驱逐舰就位!”
“报告,二号驱逐舰就位。”
“报告!一号潜艇就位!”
“报告,二号潜艇就位。”
“福建已进入备战状态。”
“广东已进入备战状态。”
“海南已进入备战状态。”
“报告,一切准备完毕。”叶修的声音从无线电里传来。“请指示。”
韩文清的双眼死死盯着远处的舰艇,双唇紧紧抿成一条线。
“全体听令。”他缓慢而坚定地说道。“犯我者,全部驱逐,一个不留。”


2016年7月13日下午5时,二十四小时备战状态解除,南海局势缓和。
山狼的任务圆满完成,战士陆续乘机回到军队。
“就说了,老美他们就是来观光拍照的。”叶修懒懒地打个呵欠,身体一歪靠在韩文清伸上。“困死我了,一天没睡。”
“之前在苏丹的时候,你三天没睡还活蹦乱跳呢,方士谦都得给你气吐血。”韩文清推了他一把。“坐好吧你,像不像话。”
叶修没挪窝,抬起手指向对面已经把脑袋搁在林敬言肩膀上睡得满脸口水的方锐。“你的兵。”他又反手指向另一边端正地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休息的李轩和吴羽策。“我的兵。”
韩文清一脸恨铁不成钢地不出声了。
“老韩,我们这次算不算给山狼拿了个漂亮的胜利?”叶修阖上了眼,问道。
韩文清没有接话,扭头看向窗外。
祖国的蓝天,祖国的白云,祖国的大海,祖国的土地。
此时此刻,入眼的一切,都是祖国的。
韩文清不觉握紧了拳头。
“我们又一次保卫了我们的国家。”他说道。“这不是山狼的胜利,这是军人的使命。”

fin.
==============
前不久中央在召回近两年退役的老兵 很多更早之前的老兵在微博留了言 我一条一条翻 眼睛一下子就被糊了.
妈的 太燃了 真的.
最戳我的是这个:我不是兵 但如果祖国需要我 我扛枪上前 绝不回头.
感谢有你们 我们的国家才如此安全 我才可以躺在床上捧着手机叨逼写文.
tag太难打了 看不出cp就不打了.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鞠躬

评论(3)
热度(69)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