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林方】舆论战争.

*山狼背景 特别有病 只用于娱乐 别较真成吗

=============

  “你的大腿怎么了?”方锐推门进来就看到林敬言翘着脚涂药,他凑过脑袋一瞅,发现人的大腿上红通通的一片,颇像食堂里的腊肉。

  林敬言小心翼翼地把药水拍在腿上,眉头忍不住皱起来。“嗯,被缆绳挂到了。”

  “你干什么了?”方锐拉过一把椅子在他身边坐下,习惯性地伸手从林敬言手里拿过药水,倾倒一点在手上,搓热后“啪”地一声捂在林敬言腿上。

  林敬言哎哟哎哟地叫唤。“在断情崖那边训练,两个兵的缆绳靠太近,缠住了,我去把他们放下来的时候不小心被挂到了。”

  方锐啧嘴。“你就应该让他们自己滚下去,充啥好人呢,战场上没人会帮他们。”

  林敬言尴尬地笑了笑。“你轻点,好疼的。”

  “疼死你算了。”方锐没好气地说道,其实他也不知道他为啥没好气。

  搽完药,林敬言扶着桌子站起来,弯腰捡起裤子穿好。方锐站在他身后,眼轱辘转了转,脸上冒出一丝坏笑,他悄悄靠近林敬言,两手揪住裤腿,猛地往下一拉。

  “滋啦”一声,两个人都愣了。

  林敬言低头一瞅,方锐抬头一瞧。

  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方锐神色尴尬:“老林,我猜老魏把关的时候睡着了。”

  林敬言也神色尴尬:“锐锐,现在这个不是关键。”

  两人又极其尴尬一对视,刚想开口,这时候更尴尬的事情却发生了。

  “方锐啊我跟你说我今天去找魏老大了发现他在偷偷炖羊肉,他说我也可以吃,然后我就来找你一起去……”黄少天一边风风火火地闯进门一边风风火火地唱着好汉歌,看到眼前的一幕,一下子咬到自己的舌头。

  方锐:“……”

  林敬言:“……”

  黄少天:“……”

  整个房间里尴尬到快要窒息,尴尬到快不知道尴尬两个字怎么写了。

  晚上回去的时候,卢瀚文看到黄少天满面愁容地坐在草地上吃棒棒糖,他好奇地走上去关切地问他怎么了。

  黄少天一脸沉痛地拍了拍卢瀚文的脑袋。“小卢,二团是个好地方,你千万不要跳槽;童年是段好时光,一定要好好珍惜;还有,跟一团的人不要走太近,尤其是二营的。”

  “……啊?”卢瀚文一脸茫然。

 

  哦,关于上面说的这件事啊,还是有点后续的。

  虽然林敬言和方锐跟黄少天很清楚地解释过,黄少天也很清楚也完全没有添油加醋地告诉了喻文州一个人。

  但是,所谓“隔墙有耳”,更何况是山狼那种这里磨牙那边都能吵到睡不着的“墙”。

  于是这件事情就十分“不小心”地被传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

  甲兵:“听说林营裤子破了被黄副看到啦!”

  乙兵:“听说方副不小心把林营的裤子撕破了被黄副看到啦!”

  丙兵:“听说方副在扒林营的衣服时被黄副看到啦!”

  丁兵:“听说方副准备和林营嘿嘿嘿的时候被黄副看到啦!”……

  本是一件对方锐来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意外,等传了一圈重新传回两人耳里的时候,与事情的真相早已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某汪:“方副方副,听说你强.暴营长未遂还被黄副看到了,是真的吗?”

  方锐:“……”

  方锐怒不可遏:“谁他妈告诉你的!给我滚出去负重越野二十公里!没完成就等着被我强.暴!听到没有?!”

  某汪愤愤不平地去找林敬言告状,林敬言只是无奈地笑,然后一把把刚想开口询问的张佳乐摔倒在地。

  

  嗯,顺带还有件事儿。

  在方锐带着把95突找了趟魏琛以后,后勤部再也没有出过任何差错,也再也没有传出炖羊肉的香味。

  韩文清以为魏琛终于学乖了,稍微知道点内情的叶修意味深长地吸了口烟,回头又跟魏琛敲诈了一条黄鹤楼。

  魏琛迎风落泪,恨子不孝,徒有伤悲。

 

  你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在惊动到韩文清之前就这么完了?

  如果就这么完了,短短一千字你们看得过瘾?

  好吧我懂,就算两千字你们也看不过瘾。

  要知道山狼的人,除了打架从来没输过意外,还有一项独一无二的技能,名曰:吹逼神功。

  什么把坏的说成好的,死的说成活的,狗屎说成黄金通通不在话下,更何况只是小小一“强.暴未遂案”,没过几天,什么案发现场啊,目击证人啊,现场证据啊,甚至案发模拟的flash动画全他妈都出来了。

  ……得了,这下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方锐悲痛地想。

  不出所料,两人都被韩文清叫去问话,叶修闻言也搬着小板凳过去坐在一边当陪审。

  韩文清黑着一张脸看向方锐:“说,这强.暴未遂怎么回事。”

  方锐瞟了眼林敬言,脚后跟一碰,挺胸收腹敬礼。“报告团长!这是个误会!绝壁是个误会!我以山狼的名义担保!我对林敬言少校没有任何一点非分之想!我发四!”

  韩文清凶巴巴地瞪了方锐一眼,方锐猛地抖抖抖。

  韩文清又把视线转向林敬言:“老林,你说。”

  林敬言心想总不能把方锐不小心扯破了我的裤子这事说出去吧:“嗯,这确实是个误会。”

  韩文清又凶巴巴地瞪了眼方锐,方锐一边心想为什么只瞪我不瞪老林一边抖抖抖。

  知道点些许内情的叶修也在一旁帮腔道:“哥也觉得这是个误会,猥琐方怎么可能强.暴得了老林嘛对不?反过来还差不多。”

  方锐嘶哑咧嘴地冲着叶修挥拳头,林敬言连忙拉住他让他站好。

  “你们俩,山狼里出现舆论战争基本都是你俩搞出来的……”韩文清叹了口气。

  “之前的馒头失踪案和内裤盗窃案还是张佳乐搞出来的呢……”方锐嘀咕。

  这话恰好被叶修听到了:“哎呀那算什么,哥跟你讲啊当年山狼流传的‘田螺姑娘谋杀案’还是老韩自己搞出来的呢。”

  “那是什么?”林敬言好奇地问。

  叶修把手一摊:“老韩半夜肚子饿,在厨房里杀田螺吃,结果忘记把血洗掉把壳丢掉,第二天炊事兵来的时候看到厨房散落一地的田螺壳还有一地的血,就山狼内部这吹逼能力,能不被说大吗?”

  “叶修!”被揭了黑历史的韩文清大吼一声,叶修立马跳起来,拎着小板凳咻地一声直接从窗户翻出去,一下子溜得没影了。

  林敬言和方锐面面相觑。

  韩文清冷冷地哼了一声:“总而言之,你们俩搞出来的舆论战争就自己给我想办法消停,明天之前搞定。还有,忘了田螺姑娘那事。”

  两人心想其实重点是后面那句吧一定是吧。

  

  山狼,一向能以暴力解决的问题,绝不使用谈判解决。

  以上出自山狼某前前前前前辈之语,经过多年风雨沧桑,仍旧被众人所推崇,可见其影响力不是一般的大。

  正因为如此,那天下午在室外室内训练的兵,可以反反复复看到如下的场景。

  方锐:“你相信强.暴未遂案吗?”

  A兵:“信!”

  First blood!

  方锐:“你相信强.暴未遂案吗?”

  B兵:“说实话,有点信。”

  Double kill!

  方锐:“你相信强.暴未遂案吗?”

  C兵:“……一……一点点吧?”

  triple kill!

  到最后的最后,在被问的人说话之前,方锐的拳头已经下去了。

  “你算没算过你今天揍了多少个人?”林敬言把浸了凉水的毛巾递给方锐。

  方锐接过毛巾,摁在自己的右拳上。“记不得了,好像只有三四个没挨拳头。”

  林敬言揉了揉额角,笑得无奈。“这几个人真识相。”

  “倒也不是。”方锐想了想。“吴女士就算信了我也不敢打,怂;周美人真打了他们营里的人会缠我好几个月,烦;至于喻文州和王杰希,他们俩好像在偷偷摸摸做些什么,我没好意思打扰他们。”

  林敬言默然,那偷偷摸摸的两个很可疑啊老韩老叶你们不打算管管吗。“好吧,明天总该可以消停下来。”

  方锐仰天长叹:“舆论战争打的比平时出任务还要辛苦。”

  林敬言拍了拍他的脑袋:“那就睡吧。”

  方锐嘿嘿笑着说好,抱着林敬言的腰滚床上去了。

  方锐大大,你这样很容易再搞出个大新闻的哦我跟你讲。

  果不其然,山狼的吹逼能力不是盖的。

  第二天方锐听到所谓的“反抗恶霸无果只得含泪下嫁的新娘案”后,直接吐血三升,躺医院了。

  林敬言只是淡淡地喝了口从张佳乐办公室里顺出来的花茶,说无所谓了。

就算是fin也要fin得有病一点.[?!]

==================

接下来几天我会出门 可能会屯着文以后才发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3)
热度(62)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