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方王】坟.[完整版]

韩叶 喻黄 林方戳头
第一次写方王 bug灰——————————常多
能接受就往下看吧 哦 山狼特种兵设定.
====================

后知后觉今天是老王生日 于是这个就拿来充公了[不要脸]

我最亲爱的少校先生 生日快乐

====================
方士谦打从心底看不惯这个刚进山狼就升到连长位置的兵。
他甚至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军衔是什么,也没去好好问自己为什么看不起这个兵,仗着和林杰关系特好,拎着两罐千事可乐跑去营长办公室跟他抱怨。
林杰不知道方士谦这满肚子不满到底是哪里来的,但也看在可乐的面子上,耐着性子听他把对方的种种全部抓出来狠狠批判一番,乍一看仿佛有文革批判走资派的模样。“老方,我就不明白,他到底哪里惹到你了,搞得你对他有满腔深仇大恨似的。是吃了你的鸡腿,还是偷了你的内裤啊?” 方士谦摇头。“都没,我就看他不爽。”
林杰觉得很好笑。“看人不爽总该有个理由吧?难不成他跟你小学的校霸同名同姓,一不小心长得又一样?”
方士谦翻了个白眼。“他叫啥名我都不知道呢。”
林杰心想卧槽方士谦你这瓜批。他顿了顿。“人家叫王杰希,三横一竖王,杰出的杰,希望的希,军衔跟你一样,上尉。”
方士谦哦了一声。“那不一样,反正我就看他不顺眼。”
林杰刚想说什么,办公室的门突然被叩响。“请进。”
来人是王杰希,他抱着一叠文件径直走到林杰跟前,弯腰放下文件,端端正正敬了个礼。“营长,这是团长让我带给您的调动文件,要求您一周之内审阅完毕并上交给他。”
林杰扫了一眼方士谦,果不其然,后者的脸立马臭了下来。“好的,谢谢你啊小王。”
“营长不必客气,告退。”王杰希又敬了个礼,退身出去并且带上了门。
等到王杰希的脚步声彻底听不见,林杰尴尬地咳了一声。“那个,老方啊……”
“你看看!你看看你挑的兵!就这态度?就这态度?”还不等林杰说完,方士谦便满脸义愤填膺地把桌子拍得震天响。“我好歹也是他前辈,就算不是来找我的,跟我打声招呼也是应该的吧!他妈把我当空气?下次受伤我他妈绝对最后一个包他!”
“呃……人家性格就比较闷,你别太计较嘛……”林杰捏了把汗,小心翼翼地安抚对方突如其来的脾气。“心胸宽广点,人家还是个孩子。”
“屁啦,你当每个人都可以像林敬言那样大海无量吗?”方士谦哼哼。“进了山狼还能算孩子?战场上没人给他换尿布。”
林杰觉得头很大,他伸手捏了捏太阳穴。“把话说回来,你到底为啥看他不爽啊……”
“我不知道,就是看不爽。”方士谦回答得理直气壮。
这下林杰也有点毛了,他伸手捏住方士谦的鼻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哈,给我在一周之内写一份为什么看人家不爽的报告上来,不然就乖乖跟人家道歉然后好好相处,听见没有?”
“我……”
“你你你你什么你,我是营长还是你是营长,不听我的你这是要反啊方士谦!”林杰拔高了嗓门,吓得方士谦缩了缩脖子。“……好好好,林营长我保证完成任务。”
“这还差不多。”林杰收回了手,端起桌上的可乐一饮而尽。“讲实话,老方,小王这个人真的应该多多和他相处,你会喜欢人家的。”
“……我又不是隔壁那对基佬……”方士谦嘟嘟囔囔地把可乐喝光。
正在隔壁办公室商讨任务分配的韩文清和叶修相继打了个喷嚏。


“喂,你叫王杰希?”
王杰希觉得方士谦跟自己打招呼的方式不但不像个军人,反而更像地痞流氓。“是。前辈找我有什么事吗。”
方士谦上上下下打量一遍对方。“没有,我听林杰说三营里来了个天才新兵,一来就升了上尉,所以就过来打声招呼。”
“说是天才未免也太过于抬举,跟前辈比起来,我还有很多不足。”王杰希的声音十分平淡。“军衔就是浮云,山狼需要的是实力。”
还实力?这小屁孩心气还真高。方士谦在心底吐了王杰希一脸口水。他勾了勾嘴角,伸出手臂绕过对方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山狼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有实力的,改天上操场过两手?”
王杰希扫了眼方士谦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上面布满长期握枪留下的老茧,他还隐隐约约嗅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我的荣幸。”
方士谦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直接约个时间吧,你什么时候有空?”
王杰希想了想。“明天傍晚有自由时间。”
“那就明天傍晚啊,谁不来谁就是孬种。”方士谦收回手,插回裤带里。“到时不见不散。”
“那你呢?其他连队的自由安排时间都跟我们连不一样的。”王杰希问道。
“这你不用担心,对我们连来说,随时都是自由安排时间,也随时是训练时间。”方士谦耸耸肩。“我只要祈祷那时候不要又有人给我整出什么突发状况就成。”
王杰希皱起眉头,他并不认为山狼的所有连队里面有这样子的连队,他不自觉地开始反感对方的没规矩。“绝对不可以翘掉训练,就算是前辈也不可以。”
“哎,你这小屁孩怎么管的那么宽啊,我说没事就没事,整个山狼里除了林杰也就没人能拿我怎么样,包括韩团和叶团。”方士谦摆了摆手,转身。“我抢食堂去了,拜拜。”
方士谦自顾自地走了。王杰希看着他的背影,心下思索对方竟然敢直呼营长的名字,看样子军衔绝对不在自己之下,至少也是个校级。他眯起眼睛,突然觉得对方的模样有点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
“你在看什么啊?”杨聪突然从背后冒出头来,惊得王杰希两只眼睛突然瞪得一样大,但很快又回到一大一小的样子。“刚才那个军官说明天要和我过招,我突然觉得他有点眼熟,而且我觉得他跟营长关系一定很好。”
杨聪顺着王杰希的视线看过去,哦了一声。“他啊,方士谦啊,咱营里医务四连的连长,整个山狼的连长中唯一一个校级军官,你竟然不知道?”
四连连长方士谦少校?
王杰希自然是知道这个名号,山狼里的治疗之神方士谦,就算是被称为战神的叶修也曾被他从死亡线上硬生生扯回来过,团里甚至有人传言,山狼里面最可怕的不是韩文清,而是方士谦——你想活他偏不让,你想死他更不让。
所以说,方士谦在山狼里横着走,两个团长都得让他三分,毕竟谁也不想被他用特大号针筒对待。
王杰希不禁打了个冷颤,他好像知道为什么刚才隐隐约约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了。“嗯,原来是他啊。”
“听说特别恐怖,咱营长都被他的大针筒扎过。”杨聪摇了摇头。“不过我看他刚才来找你说话了,说什么了?”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没有。”
他有种明天对方会别着几十个针头当飞镖的感觉。
可是第二天两人的“约架”终究没有约起来。挨千刀的国安部临时向山狼借了两个连的兵力连夜赶往新疆边境镇压东突分子的暴动。考虑到新疆偏僻,当地驻军医疗可能有点捉急,韩文清委派方士谦带了一个排的医务兵随同前往。
“这架是干不成了啊,王连。”方士谦把医药箱塞到上头的架子上,然后一屁股坐到王杰希身边的空位上。“只能挪到回来的时候再找时间了。”
王杰希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方士谦见对方没打算继续搭理自己,自讨没趣,松了松腰带,把头一歪打算补个眠。王杰希把胳膊支在另一只胳膊上,托着下巴,侧着脸看着方士谦,良久才开了口。“前辈,为什么还是守着一个连?”
“卧槽,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问我这个问题。”方士谦猛的睁开眼睛,颇有些不耐烦地转过头,看进对方的眸子里。“我就一个江湖郎中,就算韩团放心交给我一个营,我也不敢向祖国发誓我能带好这些兵,一百来号人就够折腾我了,更别说上千个。”
王杰希沉默地与他对视,两只不对称的眼睛很是幽深,方士谦刮干净肚子里那些山狼专属心理师教给自己的半桶水本事,也探不清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努了努嘴,换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窝在位置上。“而且,战场上哪能要这么多医生啊,我不能为他们在战场上制造贪生怕死的借口……山狼的兵,连死都没在怕的。”
——山狼就是因为无所畏惧,因此战无不胜。
王杰希突然想到林杰曾经对他们这群新兵说的话:正因为无所畏惧,所以敢挺身迈向死亡,无需祈求苟活,只愿燃烧身上最后一滴热血。
王杰希突然对面前这个看似吊儿郎当的少校前辈肃然起敬,他在心中端正地向他致了一个迟到的军礼。
飞机颠簸了三个钟头,终于来到了祖国的最西端。众人一下飞机,立刻跳上前来接应的军卡,马不停蹄地朝那个动乱的小镇赶去。
车还没完全停稳,方士谦就迫不及待地跳下,大呼小叫地招呼自己连里的兵,飞快冲向远处那几个临时搭起来安放伤者的军绿色帐篷。“你!还有你!准备手术!你!赶紧去车上把医用品取下来,这里的纱布和棉花都不能用了,糊到伤口上准得发炎……赶紧赶紧!麻溜点儿!”
众兵一呼而散。王杰希帮助一个四连兵把一箱沉重的铁皮箱子搬进帐篷里,方士谦正两手熟练地划开受伤武警的伤口,将弹片取出。他的余光扫见了王杰希。“你一一连兵在这里干嘛?还不赶紧到外边去,拿起你的95突干死那群狗娘养的。”
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开口,方士谦又恶声恶气地接下话头。“别受伤,别给我再添麻烦。”
“……”
王杰希沉默地看着方士谦,后者头也不抬地继续给伤者包扎。五秒过后,王杰希郑重其事地朝方士谦敬了个礼,转身跑出帐篷,接过当地驻兵递过来的88狙,攀上前方的高墙,压低身子,打开了瞄准镜。
再来之前,国安部给了王杰希最高指挥权,要求包括当地驻军和武警在内的所有人都统一听从他的指挥。他迅速确定了对方的人数以及所持枪械的杀伤力,冷静地布下命令。“一二排,从左边推进;三排,从右边缓慢推进;其余人保持当前火力攻击。”
“连长!对方有一人持有RPG-7!”高墙下一个手持望远镜的兵大声喊道。“他们想要炸掉医疗帐篷!”
对方拥有这种强杀伤力的火箭筒,对于我方来说是极其不利的,只需要两到三发火箭,我方的营地都可以被炸个底朝天。王杰希稍稍一偏枪口,手指轻轻一收,对方刚刚发射的火箭瞬间爆炸,爆炸产生的火光和冲击波顿时扩散开来,震得周围的人东倒西歪。
王杰希又将枪口一偏,瞄准了其余的火箭弹药。
“全体,火力强攻。”在王杰希开了第二枪的同时,大家听到他下的第二个命令。
四面枪声四起。在帐篷里将最后一个受伤的军人处理完毕的方士谦抬起头,顿住了准备拿起水瓶的手。“我靠,这么猛,王杰希开挂了啊?”
“不然怎么被喻为‘天才’啊?”一旁的郭明宇捏了把汗,用牙齿咬着塑胶手套的边缘将手套褪下。“他的军事战略实力,恐怕除了叶团长,整个山狼至今揪不出第二个。”
方士谦切了一声,拧开瓶盖猛灌一口水。“我觉得是那群傻逼东突没见过世面,这儿的驻兵估计也是。”
旁边正在打扫废弃纱布的当地医务兵抬起头朝方士谦看了一眼,郭明宇连忙上去捂住方士谦的嘴,冲着那个医务兵笑了笑。“老方你小声点,人家也很伟大啊一直在这儿跟他们杠那么久,要你你行吗?”
方士谦扒开郭明宇的手。“我当然可以,回去如果韩团敢放人,我就敢申请来这儿。”
“好好好,你牛逼,你牛逼……”
外面的枪声渐息,几个添了伤的官兵被陆续搀扶着走进帐篷。方士谦把水瓶里的最后一滴水喝干,随手把空瓶子搁在桌上,重新换了副新的塑胶手套,走向属于医务兵的战场。
傍晚,双方歇战。王杰希执拗不过一个兵,答应他替自己守第一班夜。他将狙击枪交还给驻兵,去水井打了盆水洗把脸后回到了帐篷。
他看到方士谦正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玩手指。“前辈。”
方士谦抬起眼皮一瞅,嘴角扬起。“哟,小天才回来啦?有受伤吗?”
王杰希的表情柔和下来,嘴角似乎也染上些许笑意。“没有,不劳前辈费心。”
“哎呀,别前辈前辈的叫嘛,多不亲切。”方士谦摆了摆手。“叫名字就好了。”
“这不太好吧?”王杰希有些犹豫。
“不是你说的吗,山狼里面军衔都是浮云,看的都是实力。”方士谦耸耸肩。
王杰希心说我不需要夸营长也知道我很厉害。“那请你也好好叫我名字啊。”
“今天你干的不错啊,回头我上林杰那儿夸夸你。”方士谦故作自然地强扭话题。
王杰希心想不用你夸营长也会夸我。“嗯,你也是。”
“说实话,当初我挺不待见你的,觉得你这小孩子,开裆裤还没脱几年呢,就显得特别臭屁。”方士谦把两只手垫在脑袋下,打了个呵欠。
“你第一次来跟我搭话的时候,我在想山狼里怎么出了你这个败类,规矩两字都不知道怎么写。”王杰希弯腰取出一瓶水,拧开喝了几口。
“……我靠,你这人果然很臭屁,我跟你讲我在山狼里韩文清跟叶修都得怵我几分!”方士谦挥了挥拳头。“我跟你讲你别惹我,我凶起来,别说林杰了,八个韩文清都敢打。”
王杰希不以为然。“哦,我等着那一天。”
“……妈的,你明天最好别添伤,不然我绝对最后一个再来照顾你!”方士谦气得翻白眼,他竟然拿对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劳你费心,我绝对不会受伤的。”王杰希嘴角勾起。
方士谦冲他竖了根中指,心想回去一定要在林杰面前说你偷坏话。


仿佛知道自己已是背水一战,接下来的几天,东突分子的攻击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还以十倍火力持续推进,意图十分明显:要么成功扩大占领地,要么与解放军同归于尽。
“这很不好办啊……”方士谦摇头,指着身后的帐篷。“身后还躺着十几来个呢,难不成又要再给山狼要一个连?我觉得就算韩团同意了,叶团也不会放人的。”
王杰希用笔尾点了点额角。“这个村子建在接近沙漠中心的一片小绿洲上,周围只有被枪炮打的千疮百孔的围墙阻挡风沙,再往外就是空旷的沙漠了,如果硬闯进去,肯定会被发现。而且据侦察兵说,就算现在已经被切断了补给,但依靠他们剩下的军火,也足够他们撑一周——可我们不能再拖了。”
方士谦啧嘴,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所以呢,连长,你想怎么做。”
王杰希拧起眉头,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摊在桌面上的笔记本和地图。“我觉得可以从东南方向的那片胡杨林试着突破。”
“试着?”方士谦摇头。“王杰希,战场上没有‘试着’一说,没有人多一条命可以让你做实验。”
王杰希沉默下来,一旁的郭明宇轻咳一声。“那边的胡杨林地下埋了不少地雷,过不去的。”
“如果有战斗力就好了。”方士谦叹了口气。“从上面下去,虽然会搞出不小的动静,但如果速度快瞄得准的话,一波带走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郭明宇笑。“哟,老方,这出其不意跟谁学的啊?”
方士谦特傻逼地一甩头。“自学成才,牛逼不。”
两人扯皮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王杰希脸上严峻的神情突然间闪烁了一下。
从天上?一波带走?
“郭连,你知道他们的弹药库堆积在哪个位置吗?”王杰希突然问道。
郭明宇愣了愣。“哦哦,知道,我连里的侦察兵已经查过了,就在村庄东南角的那栋大房子里。”他走上前,在地图上指出具体的位置,用手指画了个圈。“就在这儿,隔着一堵墙,挨着胡杨林。西南角也有部分,但大多数都是放在东南角的。”
“还挺机灵,懂得分开放。”方士谦打了个呵欠,突然间想到什么。“你想引爆他们的弹药库?”
“对,这是最快捷的方法。”王杰希在笔记本上写写算算。“根据之前的情报,结合最近几天的交火情况,他们还剩下10发左右的火箭弹药,超过一百枚的手榴弹,还有拥有不少存货的TXT和雷管,估计是拿来制作简易爆破用的,再加上胡杨林里的一片地雷,产生的爆炸和冲击波足够把他们全部送去地狱的,只可怜这片绿洲,估计又要十几年才能长回来了。”
王杰希的想法比方士谦想的还要来得疯狂。“我靠,这任务太尼玛……谁去?”
“我。”王杰希轻轻地说道。
帐篷里顿时被寂静包裹,两人瞪着眼睛看着王杰希,满脸惊愕。
王杰希只是静静地抬起下巴,用不对称的双眼对上他们的眸子。
“我反对!他妈的,绝对不行!”方士谦猛的一砸桌子。“我们只有直升机,就那个高度,肯定会被爆炸的冲击波掀飞的,这太危险了!”
“前辈。”王杰希平静地打断他,站起来。“这是我必须面对的战场。”
“但是……”方士谦抬起手,想要拉住对方。
王杰希却后退一步,两只眼睛深深地盯着方士谦,然后举起了他的右拳,放在耳边。
“请相信我能够在战场上无所畏惧,为山狼,为国家,为人民而燃烧最后一滴鲜血,我发誓,绝不辱使命,保卫祖国到最后一刻。”
一字一顿,句句如刀一般,嵌入心脏。
方士谦呆呆地看着王杰希转身决绝地离开帐篷,迎着夜色走向营地外围停放的直升机,心里突然十分的后悔,自责自己为什么要叫他什么狗屁的无所畏惧。
“我日……”他愤愤地砸着桌子,咬牙切齿。
——活着回来啊,连长!受伤了我最后一个照顾你!


火光冲天的刹那,直升机的身子猛的仄歪,一下子失去的平衡,在天空中打着旋儿。
王杰希忍着极度的眩晕努力地操控拉杆,试图将直升机扶正。
胡杨林里又一次掀起一连串的爆炸,巨大的冲击波争先恐后地包裹住直升机。王杰希额角开始冒汗,他不想放弃。 他脑海里突然出现方士谦凶神恶煞的样子,牛逼哄哄地说“你受伤了我绝对最后一个照顾你”。
还有他告诉自己的无所畏惧。
不畏惧敌人,不畏惧炮火,不畏惧死亡。
一瞬间他松开了拉杆,一瞬间他又紧紧抓住了拉杆。
爆炸还没有停止,几枚弹片飞上来,重重打在直升机的防弹玻璃上。
他隐约看到村子里的最后一个人,爬上村子里最高的楼顶,扛起了他们最后一杆火箭筒。
视线里最后一点清晰,是呼啸而来的火箭炮弹。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王杰希的周围,都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耳边充斥各种模糊的嘈杂,或近或远。隐隐约约地,王杰希听到了夹杂在其中的,方士谦暴怒的声音。
——什么救不活?老子说救得活就救得活!我是首长还是你是首长?!
——没有纱布?没有双氧水?没有碘酒?那就想办法给我弄来!就算是抢也得给我搞来!立刻!马上!
——王杰希,王杰希,喘气,喘气,你他妈给老子喘气!
王杰希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动弹,一切感官直觉都在一点一点地消失。
直到他感觉自己的嘴唇上覆上了两片温暖的柔软。
他用尽剩余的所有力气,微微将眼睛撑开一条缝。
方士谦。
他看到方士谦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手捏着自己的鼻子,红着两只眼睛,用嘴堵住自己的嘴,拼命地给自己渡气。 说好最后一个照顾我呢?王杰希想。
他又一次陷入昏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王杰希醒过来的时候,耳边已没有炮火咆哮和狂风怒号,温柔的鸟鸣伴随着温暖的阳光落进病房。
他调转视线,看到床边有一人正抬高手臂,把见底的药瓶子换下。
他软软的抬起嘴角,说不是说好最后一个照顾我吗前辈。
他明显看到对方的手一顿,手中的药瓶猛的晃了晃。
方士谦缓慢的转过头。王杰希在他脸上看到一番从未有过的风景。
如同孩童一般,经历过绝望的悲痛,和失而复得的喜悦。
“作为一个医生,每一个伤者就是我的战场,我怎么可以打败仗。”方士谦故作轻松地说道,声音却不可避免地颤抖。“更何况是你。”
王杰希半睁着眼睛看着他,最终只是抬起缠满纱布的手,艰难的放在耳边。
“报告,一连王杰希,申请归队。”
与战场宣誓时一样的语气,方士谦眼前出现了重影。
方士谦今年二十五岁,说到底,仍然是个孩子。
他再也无法压制自己的情绪。
他跪下来,抓住王杰希的手,抵在自己额头上,眼里满是泪水。
“连长,欢迎回来。”


王杰希在山狼的医院里修养了整整两个月,方士谦才宽容地大手一挥,允许医院放人。
“其实你亲过我了吧?”收拾东西的时候,王杰希突然问道。
方士谦闻言,一口茶喷得比鲸鱼还高。“那是人工呼吸!人工呼吸!当时呼吸都快停了我他妈还有闲工夫亲你?!你脑袋秀逗了吧?!”
王杰希耸耸肩,笑而不语。
接下来的几年,王杰希一步步从连长成为营长,军衔也由一杠三星变成两杠一星,而方士谦不仅军衔没有升,职位也没有变,还是守着他的四连,同其他官兵在战场上出生入死。
就像他说的,每一个伤兵都是他的战场,而他也从未打过败仗。
用叶修的话来说,方士谦是山狼里另一种意义上的战神。
方士谦还是一样,每次王杰希出任务,总会凶神恶煞地挥着拳头,说如果你受伤了我绝对最后一个照顾你。
王杰希也还是一样,每次回来的时候都会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向方士谦申请归队。
郭明宇开玩笑说林杰在王杰希心目中的地位要被方士谦比下去了啊,杨聪也说哎呀不知道老营长知道这事后会不会回来和方连打架。
方士谦特别傻逼地一甩头发说这是我的魅力征服了营长,王杰希特别冷漠的说不会的只是现在士谦离我太近了明哲保身而已。
时间一晃又是半年。
“我要去马里,明天就走。”方士谦递交了一份文件。“什么时候回来,也没个定数,该回来就回来了。”
王杰希顿了顿,抬起头。“联合国跟山狼借人?”
“用的不是联合国的名义。”方士谦摇摇头。“老韩这次只批了两个排,我和孙哲平带队。”
“医疗跟不上吧。”王杰希说。
“那地方跟得上就见鬼了。”方士谦摊手,转身。“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回来。”
王杰希愣了愣。
他知道方士谦话里有话,只是其中的话,是他一点儿也不想面对的。
他恢复了一贯淡漠的神情。“山狼的兵绝不做逃兵。”
方士谦回过头,望进王杰希黝黑的瞳孔里。
他向他敬了个礼。
他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最后一次,向他最亲爱的营长敬礼。
“请相信我能够在战场上无所畏惧,为世界,为人类,为和平而燃烧最后一滴鲜血,我发誓,绝不辱使命,保卫世界到最后一刻。”
钢铁般的誓言,与那晚一样,钝入心脏。


方士谦离开后,王杰希在山狼的断情崖下,堆了个小小的坟头,里面埋着方士谦留下的山狼肩章。
他每个星期都来这里,为这个简陋的坟头添上一束新鲜的花,然后背对着夕阳,端端正正地敬了个礼,然后才离去。 营里的兵说营长变了,虽然训练的时候还是一丝不苟的样子,可是一到休息时间,都是望着西边的天出神。
王杰希也听到这些话了,他笑了笑,自嘲说,是啊,变了。
王杰希每隔几天都会在那个坟头添一束花儿,再怎么忙再怎么累都得去。
王杰希每天都会经过韩文清的办公室,偶尔会听到他暴怒的声音,说山狼的兵一个顶你们五十个你们借完人必须完好无损地还回来听到没有!
王杰希开始每天都会到那个坟前添一束花,都是山狼的后山里最漂亮的花。
他变得恨透了无所畏惧,恨透了自己为何当初要许下那种誓言。
直到有一天。
他蹲下来,将刚刚采下的花儿放在坟前,手指拂去木板上的泥土,然后撑着膝盖,站起来。
一个声音突然在他的背后响起。
“我好不容易回来了,却看到你在给我扫墓?没开玩笑吧,营长?”
王杰希惊愕的回头,看到那个人正拄着拐杖,满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王杰希今年二十岁,说到底,仍然是个孩子。
他强装淡漠地看着他,声音却不可避免的颤抖。
“回来不打报告?”他说。
“嘿嘿,忘了。”对方笑了笑,挺直身体,向着对方敬了个礼。“报告,四连方士谦,申请归队。”
王杰希看着他,翘起了嘴角。
“士谦,欢迎回来。”他说。

fin.
================
真的觉得士谦写的好崩啊我跟他真的不熟 你们凑合着看吧
我明明在复习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5)
热度(96)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