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叶修生贺】假装这里有一个很正经的题目。

接在之前写的韩叶《山狼》后边的内容 文风轻松愉悦 没有山狼那么帅气.

带一点韩叶 TAG就算我为上边山狼的链接打的吧[喂

这是在5.21写的 发了定时 这就很好地解释了为啥我上周没更新.

可以接受就往下看吧 哦 老叶生日快乐❤

===============

没有BGM:)

===============

  叶修重伤回来以后就被韩文清强迫放下所有的训练和任务,留在山狼内部的医院安心养伤。

  叶修本来就是个闲不住的人,从院长楚云秀嘴里听到这话以后,嘴巴不自觉地撅起来,眉间染上些许委屈。“这不公平,这是剥夺哥的人身自由,哥要上中央告他!”

  楚云秀呵呵一笑,伸手摸进叶修的枕头底下,从里面拿出几包私藏黄鹤楼揣进兜里。“韩团还说了,从现在起你不准抽烟不准喝浓茶喝咖啡,哦,小卖部的泡面也不行。”

  这还了得!叶修的眼睛瞪得比郭德纲的头还要圆。“不准抽烟?!还不准抽烟?!泯灭人性啊!楚云秀你别拦我我要去跟韩文清打架!”

  叶修作势要下床,楚云秀先行一步把他摁回床上。“第一,作为医生,我完全同意韩团的做法。第二,老团长说过团长之间没有可以用拳头解决的问题,如果有,那就留到滚出山狼再说。”

  “……”叶修看着楚云秀故作凶狠的眼睛,悻悻地缩回被子里,翻着白眼不断嘀咕,韩文清王八蛋韩文清王八蛋。

  楚云秀自然是知道叶修心里那点小九九。“不过,韩团怕你在医院没烟抽得了抑郁症,让我准备了些东西给你。”

  “啥?”叶修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楚云秀含着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排……阿尔脾斯。

  叶修:“……”

  叶修:“棒棒糖就算了,阿尔脾斯是什么鬼?哥只听过阿尔卑斯。”

  楚云秀耸肩。“山狼小卖部什么德性你还不知道?安了吧。”

  叶修顿时觉得自己成了一条被韩文清剥夺了人身自由和人身安全的咸鱼。“我要阿尔卑斯,三无产品我不吃。”

  “你自个跟韩团说去。”楚云秀好心地撕开一根阿尔脾斯的包装,又看似温柔实则粗暴地塞进叶修嘴里。“乖孩子,姐姐看剧去了,好好休息哦。”

  叶修一脸委屈地含着棒棒糖目送楚云秀离开。

  他用舌尖推了推糖球。

  嗯,真甜,好吃。

  叶修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像这样悠闲地躺在床上吃零食是什么时候了,他早已习惯了战场上的血腥和疯狂,在他的概念里,似乎所有的温存都被他亲手埋葬在了山狼进门前的那棵大榕树下。

  他不记得谁跟他说过,如果战士惦记得太多,在战场上就更跑不快了。

  叶修望着窗外那棵高高的木棉树,打了个喷嚏。

  “在走廊尽头就听到你的喷嚏。”门外传来一声浑厚低沉的声音,叶修扭头,翘起嘴角。“啊呀,老韩,刚念叨你你就来了。”

  韩文清淡淡地笑着。“我碰到了楚云秀,她说你在控诉我剥夺你的基本权利,我就上来看看你在闹哪出。”

  叶修眨眨眼,捏起嗓子怪声怪气地:“山狼一团团长留下一堆阿尔脾斯,带着小姨子阿尔卑斯跑啦。”

  “山狼的小卖部就是这副德性,有什么好抱怨的。”韩文清说道。

  叶修把棒棒糖从嘴里拔出来,凑到韩文清眼前晃悠。“不过,这个比阿尔卑斯还要甜,来一口不?”

  韩文清扫了眼叶修手里那根湿漉漉的糖果,抓住他的手腕拉向一旁,凑上去,啾一口亲在叶修的嘴唇上。

  叶修挑眉。“甜吗?”

  韩文清笑。“甜。”

  来探望自家团长并且站在病房门口目睹了这一幕的乔一帆小朋友表示大人的世界好恐怖英杰我们还是去别的军区呆吧。

 

  卧床两周后,楚云秀看着叶修脑袋上长出的好几棵蘑菇,终究还是于心不忍,允许叶修下床四处溜达。

  叶修差点就给楚云秀跪下了。

  他大口呼吸着没有消毒水味道的新鲜空气,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回到自己的团里。二团的兵看到自家团长回来,甭提多开心了,纷纷上前把叶修里三层外三层围在中间,听着跟叶修一起出任务的兵吹牛逼。

  “我跟你们说啊!那会儿刚进林子里的时候,到处都是树到处都是水,交错纵横叠在一起,压根儿看不清路,是叶团用军刀给咱们把路直接开到那群狗日的窝里的!”一个兵红着脸兴奋地说道。叶修只是笑,心说你难道忘了我还把你们带沟里吗你的手就是跌沟里时磕的啊不是?

  “叶团可以一个人挑一百个人!完全没在怕的!”另一个兵绘声绘色地描绘着当时的场景。叶修心虚地低头看着鞋尖,心说哥一挑六都得挑成重伤一挑一百还不得被打成肉酱啊!

  “叶团一杆95突就能操翻一窝的人!不骗你们的!”又有一个兵如此说道。这时叶修脸上的笑容已经极其不自然,心说尼玛啊你这是玩CS吗一个弹匣就30发子弹捣烂一窝人得背三十多个弹匣你当你团长是黄牛吗!

  “一杆95算什么!叶神往前面一站敌人全他妈吓得屁滚尿流夹着尾巴逃走了好吗?”一个兵干脆站起来跳到桌子上,手舞足蹈地说道。叶修这时候恨不得自己两耳失聪,心说山狼里能做到这样的只有韩文清那尊黑面神啊他都做不到了还轮得到哥吗吹牛逼也有个限度啊喂?!

  二团的兵把牛逼吹得越来越大发,吓得叶修冷汗直流。

  完蛋,再这样下去,连在他们面前便秘都不被允许了。叶修深知这样下去所导致的严重后果,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敲开韩文清的办公室门,说老韩啊我能不能越权在山狼的军纪里加一条不得神化他人的禁令啊哥快受不了他们那般吹牛逼了。

  哼,你也有今天。韩文清冷冷一笑,在山狼的军纪里添上了这一条禁令。

 

  被自家兵吓得不轻的二团团长接下来一连几天都在病床上挺尸,有时楚云秀还会好心问问他要不要带他出去溜溜,后者无不是一脸惊恐说外面的世界太恐怖了姐姐你放过我吧我宁可陪你看剧。

  当然,这只是个玩笑话,叶修不可能一辈子赖在院儿里不出去。

  一千多号人呢,哪能就这么丢下呀,虽然很可能在他们面前摔跤便秘已经不允许了。

  他一脸忧伤地坐在椅子上,一边叹气一边往嘴里塞玉米。

  “我说你一直叹啥气啊,搞得我胃口都没了。”黄少天被叶修的叹气搞得怪不自在地,又碍于对方有伤不能动脚,只能用筷子敲着叶修的餐盘以示抗议。“你现在都活蹦乱跳的了,韩文清跟楚云秀都还不让你出院啊?哥几个还等着你回来练两手呢。要不你再去跟他们说说,顺便给他们露两手,来个百步穿杨或降龙十八掌什么的,也许他们就让你出院了?”

  叶修抬起眼皮看了对方一眼,又叹了口气。“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我团里的兵。”

  黄少天感到很好奇。“怎么回事啊,说说?还有把你的筷子收回去别抢我盘里的肉!”

  叶修不情不愿地收回筷子。“你们营里会不会有人把你和喻文州给神化了啊?”

  黄少天点头。“当然会啊。妈的那群兔崽子,说营长和我联合起来能把对方用嘴炮轰死,连武器都不用带了。”

  叶修一脸吃惊。“难道这是假的?”

  “叶修你滚滚滚滚滚!”黄少天差点没忍住一巴掌抡过去。“这怎么可能啊,难不成你们团里还有人说你往战场中间一戳那帮狗屁的全部吓得屁滚尿流夹着尾巴逃跑吗?”

  叶修一脸真诚:“有。”

  黄少天:“……”

  叶修依旧一脸真诚:“一直有。”

  黄少天:“……”

  那天晚上黄少天回宿舍的时候跟喻文州说,营长其实我觉得脑洞不够大是一件堪比彩票中奖还要好的事。

  “……啊?”这里是一脸懵逼的喻文州。

 

  叶修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团里的时候,偶然瞥到了挂在墙上的日历。

  那本日历是张佳乐挂的,同时挂上去的还有一张世界地图,他说知道你被禁足禁烟那就看着那玩意解解闷。

  由于面积大,地图在住院的日子里还真是看了不下百遍,至于那本日历,已经快六月份了,可最上面的那一张还停在四月二十八号,叶修受伤被运回来后的第四天。

  今天是几号来着?叶修一边在心底算着住院的天数,一边一张一张撕着日历。

  四月二十九。四月三十。

  五月十六。五月十七。

  五月二十八。五月二十九。

  嗯,今天是五月二十九。叶修拍了拍那本日历,看着上面大大的红色二十九,莫名觉得熟悉。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啊。不记得了。

  管他呢。

  叶修把手里撕下来的日历一股脑全部塞进垃圾桶里,拉平被角床单,拎起包,走出了房间。

  在归队以前,他又跑了趟韩文清的办公室。“老韩啊,搁置下的任务可以重新派给我了。”

  “早给你排好了,后天你就得带一个班的兵去索马里。”韩文清头也不抬地说道。“你不在的日子里都是一团的营长和连长帮你带的兵,回头记得请他们上干部食堂搓一顿。”

  叶修扬唇。“那必须,你要不要来个感激吻啊?”

  “少贫。”韩文清没忍住笑。

  叶修哈哈笑了几声,冲着韩文清敬了个礼。“走啦,韩团长。”

  叶修走后,韩文清从电脑里调出叶修的档案,将养伤休整改为了已归队。保存以后他突然扫到了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反应了一会儿,才发现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这时候,叶修也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天好像真是个什么日子。

  他摸出一根从韩文清那儿顺来的烟点上。和煦的阳光落在他的皮肤上,叶修翘起嘴角,踩着步子,回到了自己心爱的团,心爱的兵里。

  “哎哎哎,不赶紧训练都杵在那儿干嘛?你们叶团太久没管你们都野了是吧?很好。一营的25公斤负重越野50公里,二营的100组20发精准射击每组成绩不低于198环否则全体重来,三营的跟哥上后山分组模拟围剿行动……还傻站着干嘛?该干嘛干嘛去啊!”

  二团的兵笑着,各自抄上自己的家伙各自训练去了。叶修带着三营一二连潜伏在后山的草丛里,扶着一挺重狙,瞄准了三连一个兵的脑袋。

  ——献给战神重生的第一枪。

  叶修勾起唇角,扣下扳机。

fin.

==============

现在回头看看发现并没有什么内容诶233333333

老叶生日快乐 老叶生日快乐 老叶生日快乐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最后允许我为我的本子做一个宣传: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感谢支持.鞠躬!

 

评论(10)
热度(98)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