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都市鬼话./14

原来想用蒸脑丝给我画的新头像发文的 结果lo不让我换 生气

觉得给自己挖了一个巨坑 结尾差点圆不回来 惭愧 以后还是要写一下大纲

【黑雨伞】的最后一更~接下来要安心地忙我的学生会竞选啦~

前文:13

===============

  14-雨过天晴

  这一个星期里,黄少天过得还算充实。

  白天和喻文州以及其他同事在病毒科里埋头苦干、攻坚作战,下班了就到苑瑜家里陪她吃饭聊天辅导功课,回家前拿着剩下的饭菜去喂地铁站附近的流浪猫,晚上回家后要么继续工作,要么和林敬言或叶修通话讨论案情,偶尔累了烦了就干脆叫外边例行监视的便衣警察来家里喝酒打游戏。

  “窃尸案”他有责,甚至还被一些眼红的阴谋论者扣上了“嫌疑人”的帽子,但黄少天本人看起来却总是一副一点儿也不在乎的模样,反倒是觉得比以前睡得更好了,毕竟有尽职尽责的人民公仆在他睡觉的时候时刻警惕周围,得幸于此,那黑压压的触手再也没来打扰过黄少天的好梦。

  第七天的时候,黄少天接到了两个很重要的电话。

  那时,经历几十次失败的疫苗终于被成功研制,喻文州与他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其他同事也忍不住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过于兴奋的氛围让叶修的电话打进第二次才被当事人听到。

  “今天是什么日子?黄少天竟然不接我电话了?”叶修侃道。“你娶老婆了吗难道?”

  “滚蛋吧你!”黄少天满心欢喜,伸手推开科室的门,找了个安静一点的地方打电话。“病毒的疫苗今天研制成功了,治愈率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而且还有提高的空间。可能再过个两天,疫苗就可以投入使用了,到时候的治愈率应该可以提高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叶修听了,也很高兴。“这是个好消息啊,黄神医,祖国人民会感谢你的,世界人民也会感谢你的。”

  “哪里哪里,好在现在疫情还没到十分严重的地步,扩散也没有很广泛,不然就算有二十个黄神医,也无力回天。”黄少天十分谦虚地说。“啊,你打电话找我干啥?”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哦,忘了。”

  黄少天直翻白眼。

  “咳,不开玩笑了。”叶修正了正声音。“你托我的事情,我查出来了一半。”

  黄少天收敛起表情。“什么意思?”

  “就是说,十分明面的东西查了个七七八八,但是往深一点的,哥也查不到。”叶修道。“我去打听了一下,你屋里的那些东西——应该说大部分东西确实是来自于苑志斌的,不过所有夜叉都表示这股气息不纯,混有较为强烈的罗刹气息。”

  黄少天愣了愣。“罗刹?”

  叶修嗯了一声。“我也让方锐确认过了,他说是从一个叫李雁楠的罗刹身上倒腾下来的。我去找了那个李雁楠,最近有没有做过体检一类的事,他想了想跟我说,他最近的一次体检也已经是将近半年前了,不过他的那次体检不是为了体检而体检,是因为他感冒发烧了,去你们院里看病,在医生的建议下才做的体检。哎,你之前是不是跟我说,那个黑雨伞病毒,是可以把夜叉变成半桶水罗刹的?”

  “我们第一次去给苑志斌验尸的时候,不就被误导了吗?这也是在后期的观察中才逐渐发现的。”黄少天有些明白了过来。“等等,你是想说,有人用李雁楠的鬼雾去感染了苑志斌的鬼雾吗?难道说我们院里有奸细?”

  “呃……可以说是奸细吗?哥也不知道。”叶修思考了一会儿,轻轻啊可一声。“鬼人是不容易生病的,加上这位仁兄,哥一共也才见了两个得感冒的鬼人,我想,病毒的初体,大概就是从他身上刮下来的。我问他体检的时候有没有抽血,他说他记得很深,他的两只胳膊都各被抽了两管,交钱的时候还给他多收了。还有……哦对,他说医院还有采集他的黄泉水。”

  “嗯……有的时候,医院对鬼人进行体检的时候是会对其黄泉水进行采样的。”黄少天若有所思。“你继续说。”

  “现在他已经痊愈了。我看了他那时候的病历书,上面也只是写了感冒而已,没有写什么东西了。”叶修看了眼身旁的乔一帆,乔一帆对他做了一个口型。“哦对,他说那个给他看病的医生交代他在病好以后要回去复诊,并且又抽了他一管子血。”

  黄少天皱眉。“这里很奇怪,没有一个医生会这么做的,除非是一些复发率比较高的重症。”

  叶修耸肩。“这我就不知道了。”

  “看诊医生签名是谁?”黄少天问。

  “这个我特地看了,叫江海涛。我最开始以为是一个假医生,但我专门找了你们院长,翻了下你们的人事档案,确实是有这个医生的,官职比你还高,主任医师呢。”

  黄少天哼哼两声。“我的官职都压在检疫中心里了,像我这么年轻的主任肯定绝无仅有。”

  “是,是,黄神医天下无双。”叶修拉长了调调。“总而言之,哥只查出了这些东西,那个医生两个月以前也已经离职退休了,他这么做的原因哥没那个本事查到,不过我猜,黑雨伞确实是经由他手,然后到某个机构研究培育后才出现的。”

  黄少天沉吟半晌。“好吧,我知道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少天。”叶修突然话锋一转。“喻文州和苑瑜,你打算怎么管?”

  黄少天没想到叶修会突然问这个。“……什么怎么管?喻文州的话,魏老大有天跟我说,他好像在哪里见过他的名字,所以虽然他还是很可疑,但我觉得他不会是坏人;至于苑瑜……”

  黄少天顿了顿。“看看杨晓燕对她是什么态度吧,毕竟是她的孩子。”

  “唉,这都过去一周了,她联系过你了吗?”得到黄少天否定的答复后,叶修又叹了口气。“你是不是太相信她了啊?毕竟她,还有已经翘辫子的苑志斌,都和黑雨伞的产生脱不开干系,老林说了,就算人死了,还是要论罪的。”

  “我知道!”黄少天张了张嘴,手机的突然震动提醒他有一个呼入。

  黄少天拿开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下意识地认为是卖保险或者搞推销的,刚想无视,大脑却猛地一个激灵,全身像过电一样一颤。

  杨晓燕!

  顾不得搭理还在电话那头问怎么了的叶修,黄少天直接切了通话。“喂?”

  电话那头安静了好一会儿,进而传出一个极轻的笑声。“黄医生,还记得我吗?”

  “当然,这一整个星期,我他妈每天晚上睡觉都在想您。”黄少天哼笑一声。“怎么,您是花了一个星期,准备要搪塞给警察用于开脱你和苑志斌的证词了吗?”

  “我自知有罪,绝不会逃避制裁。”杨晓燕的声音很虚浮,透着一股憔悴和疲惫,听起来像是好几天没有睡过好觉。“不过,黄医生,在此之前,我希望你能最后帮我一个小忙。到时候,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警方,我想,他们一定对我身后的一连串大鱼,抱有很大的兴趣。”

  黄少天没有马上回答,却是紧紧地屏住眉头,嘴唇抿成一条锋利的线。

  对方也没催他,电话两头同时进入了沉默,黄少天隐约听见对面的背景里有男人吆喝的声音。

  黄少天定了定气。“好,我答应你。你要我做什么?”

  他觉得对方听到回答后微微松了口气,虽然幅度很小,跟怕别人发现似的。

  这一细小的举动让黄少天怀疑杨晓燕被监禁在某个位置,而杨晓燕接下来的话让他立马证实了他的推断。

  “救我。”

  杨晓燕说这话的时候,小声且短促,黄少天还没做出反应,通话就被中断了。

  “……喂?喂?我日你妈的……”黄少天破口大骂,恶狠狠地举起手机,但始终没把它砸在地上。

  “少天?”喻文州从病毒科里走出来,正巧看到黄少天一拳头砸在墙上。“出了什么事?”

  黄少天闭了闭眼睛。“杨晓燕让我去救她。”

  喻文州愣了愣。“她联系你了?”

  “对,她还说如果我去救她,她就把她知道的东西都告诉警察。”黄少天看了眼手机,屏幕适时地亮起,还是刚才的那个陌生的电话,发来了一个定位。“……靠,都快到隔壁市了,我就算会飞也要花上个三十分钟……”

  喻文州抬起手虚掩下颚,他思索片刻,轻道。“我没记错的话,你告诉过我,你可以开传送结界。”

  黄少天摇摇头。“传送结界很费体力的,而且距离太远了,我做不到。”

  “嗯……这样。”喻文州回头,看了眼还在病毒科里欢天喜地的同事,从口袋里摸出一把车钥匙递给黄少天。“车给你,闯红灯超速都没关系,应该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黄少天接过了车钥匙。“……你就这样对待你的车?”

  喻文州微微一笑。“反正不是我的车,分随便扣。”

  “……”黄少天打定了绝对不能把电脑一类的贵重物品借给喻文州的想法。

  黄少天快速闪身进入楼梯间,开了个图腾直接传送到了车库,找到了车。

  那是一辆山地越野车,黄少天扣上安全带的时候,心里还在想:这下绝对要爽飞了。

  他发动车子,一口气踩下油门,车子在尖叫声中甩出一道深深的黑痕,一下子没了影子。

  黄少天真听了喻文州的话,超速闯红灯外加频繁变道一个不落,但得益于黄少天的老司机技术,除了惊险以外,车子还是顺利地穿过车水马龙,上了高速。

  放在车门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黄少天看也没看,抓起来直接接听。“哪个傻逼在爷爷开车的时候打电话?”

  “……我靠,黄少天你是疯了吗?!”电话那头的人顿了半秒,大吼一声。“你他妈是赶投胎还是媳妇生孩子了?!红灯红灯看不到吗你以为是猴屁股吗?!老子看到街道监控差点一口茶喷个天女散花,给你一百个十二分都不够扣我跟你讲?!”

  黄少天发出一声冷笑。“哦?你忘了吗张佳乐,老子他妈根本没驾照!”

  “……卧槽!你他妈的……”

  黄少天根本不给张佳乐继续说话的机会,直接掐断了电话。越野车呼啸着在高速上飞驰,车速始终没下过一百二,其他过往的车辆只看到一个影子卷着疾风擦着车窗而过,反应过来以前就没了影子,只得有惊无险、愤愤不平地在车里暗骂。

  黄少天一路飙车,在车子散架之前下了高速,抵达定位所表示的那个位置。

  那是一栋破旧的小别墅,小别墅外三三两两地站着些人,他们无不警惕地左右张望,耳上都夹着同样的蓝牙耳机——看样子,杨晓燕就在里面,而这些人是负责监视她的。

  黄少天把车停在不远处的一个树丛后面,轻手轻脚地下了车。

  他收着身上的气息,猫着身子快速靠近,同时一边观察对方人员的分布。他发现外面这群防卫人员之中还夹着几个鬼人,他闭上眼睛稍稍感知了一下,在对方警醒过来之前又把放出去的气息收了个干净。

  果不其然,那些鬼人的状况和苑志斌一模一样,都是染了罗刹气息的夜叉。

  黄少天拿出手机,给警察林叔叔发了个短信和定位,让他们收拾收拾准备过来端贼窝。他侧了侧身子,藏进围墙后面,思考了一下整幢别墅的构造,抬起手,在空中画出一个图腾。

  他趁着顶层的守卫转身时,轻轻地落在了别墅的顶层,朝前一个翻滚,躲进了死角的阴暗处。他抬手隔空一捏,头顶的图腾顿时破碎,黯灭了光芒消失不见。

  黄少天故意放出一点点的气息,果然,顶楼的守卫脚步一顿,立马转身,一手扶在腰间做出随时准备拔枪的动作,小心翼翼地朝着黄少天的位置靠了过来。

  对方是夜叉,而且有枪。

  黄少天勾起嘴角,在那人距离自己只有一个拐角距离的时候,突然出手,死死地扼住守卫的咽喉。顿时,守卫的喉头鲜血喷涌,倒灌进喉管的血液让他无法大声呼救,只能发出咕噜咕噜的细小声音。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转而想把气息放出去通知自己的伙伴,可他发现自己的鬼雾被一股强大的魄力压在胸腔里,根本放不出去。

  他在手足无措中死去。

  黄少天收了手,袖口里染了血的刺锥重新雾化,钻回黄少天的袖子里。他也顾不得考虑杀了人后面会不会给自己带来几年的牢饭生涯,弓着身子在地上摸索,最后,他将五指张开,摁住了一块巴掌大的地砖。

  一个颜色鲜艳的小图腾在他的手心里张开,黄少天收掌一抹,被图腾覆盖的石砖一下子透明了几个档位,开天眼似的。

  黄少天趴在地上,透过小小的一块区域,观察楼下房间的情况。这一块屋顶对应的正好是软禁杨晓燕的房间,黄少天方才在地上寻了半天,才找到一缕卡在砖缝里的鬼雾。鬼雾很薄很薄,不仔细找是看不到的,他知道那是杨晓燕刻意留下的。

  屋里,杨晓燕坐在一个轮椅上,长发披在肩上,虽然还带着淡妆,但却比一个星期以前憔悴了不少,就像老了五十岁。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个看守她的人,黄少天不敢冒然探底,但他猜测都是鬼人,更保守一点,其中一个的阶级应该在夜叉之上。

  罗刹克夜叉,但罗刹对罗刹,最多打到两败俱伤,一方终究是无法结果掉另一方的。黄少天一时间犯了难,他知道只凭他一个人是无法把杨晓燕带出去的,最多将他们牵制在一个屋内,但这群人也有开传送阵法的能力,指不定就突然开个传送通风报信了,根本防不胜防,更何况……

  黄少天顿了顿,神色复杂地看着身旁那个两眼还没有闭上的夜叉。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宰了一个人了,正当防卫的说辞总不能一口气用上个四五遍,当警局的人都是傻逼呢?

  没办法了,只好等林敬言他们过来再做定夺。黄少天这样想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两手放在膝盖上,一边监视着屋内的情况,一边时不时瞄眼手机。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下面有了动静。

  黄少天听到屋外有一个人喊走了屋里的一个人,只留下一人看守杨晓燕。与此同时,黄少天收到了林敬言的短信,他说他已经让此地的分局警员先行出动,现在对方已经传来消息,已经将这个地方包围成一个圈子了,除非挖地道或者上天,不然一个都出不去。

  大概是察觉到动静了。黄少天心想着,给林敬言发短信。“你们还要多久到达?”

  “不超过十五分钟。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黄少天简单告知了情况,林敬言回复。“把屋里的人牵制在屋里,然后将门锁好,我会通知分局的人同时行动。保护好杨晓燕。”

  “好,我明白了。”

  黄少天把手机放进口袋,看准时机,抬手摁住了那个图腾。

  图腾随即长大,屋里的人也察觉到了动静,可他刚抬起头,就只看见一个黑影重重落下,把他摁倒在地上。

  他下意识想要掏枪,但只觉得肩膀一疼,整条胳膊被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拆了下来;他准备喊人,可刚开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他的口中,将他的咽喉堵了个严严实实,他彻底发不出声音了。

  前两种方法都失败了,他飞速地定了神,准备释放出鬼雾来进行反击。

  可他却没心提防这个屋子里的另外一个人。两条黑乎乎的触手突然刺出,勒住了他的喉咙,一瞬间,他只来得及听见骨头错位和皮肉撕裂的声音,下一秒,就看见世界颠倒过来,还有一个正在喷血的整齐切口。

  他的头硬生生被杨晓燕给割了下来。

  不止是他,连黄少天都惊呆了,一下子从他身上蹦起来,退开好几步,瞪着眼睛直勾勾看着痛下杀手的女人。

  杨晓燕神情冷漠地瞥了脚边的人头一眼,几条黑乎乎的触手抽搐着散开,缩回了她的背部。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抬起眼皮,平静地对上黄少天的视线。“你真的来了,还带来了一帮警察,对吗?”

  黄少天回了神,他听见门外和楼下响起吵闹的声音,便知两方已经正式打了照面,也就不再隐藏自己的气息,顿时,一大股纯黑色的浓雾从他的指尖淌淌而出,不多时就将整个屋子封了个严严实实。

  “好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警察叔叔吧。”黄少天搬来一把椅子,在杨晓燕面前坐下。他想了想,指了指地上没了头的尸体,又指了指头顶。“死了两个,你一个我一个,正当防卫一人用一次,到时候你记得抽我几下,装像一点。”

  杨晓燕呵呵一笑。“我就不必了,反正怎么样都是将死之人。”

  黄少天顿了顿。“好了,我们该进入正题了。”

  杨晓燕点点头,扯了扯身上的披肩。“你问吧。”

  “黑雨伞到底是怎么回事?”作为医生,这还是黄少天最关心的问题。

  “黑雨伞是你们给它取的名字?还挺好听的。”杨晓燕笑了笑。“它在公司里的代号是D145,原体来自于一个染了流感病毒的罗刹,经过半年的培育以后开发出来的新型病毒。不过很显然,它依旧是个失败体,在此之前,它已经有一百多个失败体了,只不过……这次被放了出去。”

  黄少天皱了皱眉。“是苑志斌吗?”

  “是。”一提到自己的丈夫,杨晓燕的眉间染上几缕忧伤,她轻轻叹了口气。“志斌他身为夜叉,一直觊觎更高阶层鬼人的能力,正好他被委任负责D145的开发工作,便借此机会不断在自己身上做实验——这是十分痛苦的,我作为他的妻子,实在是不忍心,所以会背着他偷偷地在自己身上做实验,然后把数据汇报给他,这样他就能够少忍受一些痛苦了。”

  黄少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直到最后一次做实验的时候。”杨晓燕顿了顿,继续道。“他发现这个病毒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它不再单纯,它不仅能够直接操控鬼雾,甚至能把正常人转化成鬼人,而且具有极强的传染性。志斌他不想害人,他只是想变强,好保护我们母女俩,所以他把这个发现上报给了公司高层,要求立即停止项目,谁知道……”

  “谁知道高层不仅没有停止,还加快了这个病毒的研发,并且想方设法地将其用在自己内部的员工身上,以及扩散出去,对吗?”黄少天波澜不惊地接了杨晓燕的话。

  杨晓燕点点头。“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就找了个借口回了家,准备用一种比较不会被怀疑的方式将这个事情通知给医院和警方。接下来的,你们都知道了。”

  “那么,出现在我家天花板上的鬼雾触手呢?它早在我们发现苑志斌尸体之前就已经出现了。”黄少天发现了逻辑不通的地方,他皱了皱眉。“你们早就盯上我了?”

  杨晓燕没有回答,但显然答案是肯定的。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淡定。“OK,说吧,为什么,什么时候?”

  “最开始,公司是选定让你将病毒原体带出来的。”杨晓燕说。“具体原因我不甚清楚,后面临时换成了江海涛医生的原因,我也不清楚。总而言之,志斌他很早就知道你了,并且他也在无意间知道你的身份是罗刹,所以他在病毒被扩散出去后就开始不断地提醒你——小鱼会去找你看病,也不是偶然,也是我和志斌一起安排的,我们还是需要确认你是否为草菅人命之人。他死后也给你留下了讯息,并让我用同样的方式继续提醒你。”

  黄少天听着听着,觉得心里一条长时间堵塞的血管一瞬间就被疏通了。“果然,那个站在我家楼下、拿着黑雨伞的人就是你啊。”

  “搅了你的好梦,我感到十分抱歉。”杨晓燕笑了笑。

  “好吧,那么我们来说说小鱼。”黄少天闭了闭眼。“你,或者说你们,到底与小鱼是什么关系?”

  杨晓燕愣了愣,显然没想到黄少天会把话题转到自己孩子的身上。“小鱼是我与前夫的孩子,在我和我前夫离婚以后,她随我入了苑家的家门。”

  黄少天冷笑。“放屁吧,你和苑志斌都是鬼人。”

  “我不是,我是正常人。”杨晓燕立刻开口,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黄少天的脸。“我只是感染程度仅次于志斌的感染体,虽然我有鬼雾,但是我没有储藏黄泉水的毒腺,而且……”

  杨晓燕轻轻直起身子,微微侧了侧,褪下了披肩。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他看到杨晓燕的后背和下腰布满大块大块的黑斑,仔细一看,那黑斑甚至是活的,在皮肉之下小幅度地滚动。

  那是鬼雾,正常人的身体构造不同于鬼人,心肺是没有办法储存鬼雾的,所以大团大团的鬼雾只能居无定所地在躯体的皮下游来游去。

  事到如今,杨晓燕继续撒谎也没什么意思了。黄少天思索两秒,决定依然相信这个女人所说的话。

  他站起来,走到窗边,撩开窗帘看了下外面的情况。

  警察的素质还是摆在那儿的,再加上数量压制,那些人七七八八地被制服在地,其中杂的几个鬼人还在挣扎,但很快就被及时赶到的总局鬼人警察给打趴了。

  黄少天向恰好抬头望向房间的林敬言挥了挥手,拉开窗帘,手腕一转将封住房间的鬼雾全部收了回来,两手揣兜准备离开。

  杨晓燕疑惑地看着他。“我以为你会关心‘公司’是什么。”

  “那是警察才应该关心的,你到时候自己跟他们交代吧,我是个医生,我只是想搞清楚那病毒是怎么回事。”黄少天抬脚,轻轻踹了踹门板。“反正疫苗已经研制出来了,黑雨伞不会再继续兴风作浪了,这也算了了苑志斌的一个遗愿。”

  杨晓燕默默地看着黄少天的背影。“可以请你再最后帮我两个忙吗?”

  “你还真是得寸进尺。”黄少天顿了顿,虚虚地把手扶在门把上。“你说,我看着帮。”

  “请你帮我和志斌照顾好小鱼。”

  杨晓燕的语气很轻,但却像一颗巨石,重重地在黄少天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上再一次激起高高的水花。

  黄少天惊讶地转头,看到杨晓燕正冲着他淡淡地笑。“我活不长了,不管是被判死刑,还是被我身体里的鬼雾腐蚀致死,我都没办法继续照顾小鱼了。小鱼还小,她的路还很长,我希望你能够拉她一把,不走弯路,这样我和志斌也能够安心地投胎去了。”

  “……你们很相爱,也很爱小鱼。”黄少天好半天,才从唇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

  杨晓燕低低地笑,右手温柔地抚摸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白金戒指。“遇到他,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黄少天觉得眼角有点发酸,他使劲地吸了吸鼻子。“这个我答应你,在小鱼成年之前,我会当她的监护人。还有一个忙是什么?你只说吧。”

  杨晓燕沉默了好一会儿,微微扬起下巴,似乎是如释重负地闭上了双眼。

  她的嘴角挑着浅浅的笑。“不管我的结局是怎么样,黄医生,请你让我在阳光下微笑着死去吧。”

  话语未落,黄少天看到两缕透明渗出眼角几条深深的纹路,顺着她的脸庞,无声地滑下。

  窗外,拨开云层的太阳将暖光洒下,吹散了附着在玻璃窗上的薄薄灰尘,在杨晓燕的脸上留下三四点闪光。

  tbc.

==============

过了一晚上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事 请不要学黄少天开车方式和无证驾驶 千万不要 这是犯罪

这个案子出现了一个主线人物和一个下个案子的主要任务 要不要猜猜看233333333

大半夜更文是不是猝不及防x

一个群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9)
热度(37)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