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都市鬼话./13

首先我要强调一件事情:我是文科生 我仅有的一点理科知识到高一就戛然而止了

接下来你们可能会看到看似牛逼实则违和的东西 请你们 一律不要当真

如果哪个小粉丝可以帮我抢救一下的话请务必私信我 靴靴

前文:12

=============

  13-亦敌亦友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隔离室里已经没有杨晓燕母女的身影。

  他的工作证掉在一旁,通向另外一个隔间的门没有关实。黄少天心下一惊,强行压下大脑中铺天盖地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扒到玻璃墙边。

  只一眼,他便暗叫不好。

  停放尸体的贴台上空空如也,很显然是杨晓燕电晕自己以后带走的。

  黄少天愤怒地往玻璃上砸了一拳,反身一脚踹飞了电晕自己的“凶器”——一个被制成伞端的放电装置,一直被杨晓燕握在手里。

  “啊!”黄少天发出一声咆哮,两眼几乎要喷出火焰。他环顾四周,大脑飞速运转,一口气拟出三四条逃跑路线,随即又被他粗暴地否定。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走出这个隔离室,到处都安装了监控器,就算监控器全部被杨晓燕破坏了,整个检疫中心都是人来人往,他们不可能全是瞎子,看着一对母女背着那么大一个隔离袋从隔离室里出来,哪怕是狼心狗肺也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黄少天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绝对不可以慌乱,否则再次节外生枝,就算把自己的命抵给魏琛,这口锅魏琛依然得背一半。他重新把今天发生的一切从头到尾捋了一遍,却根本搞不清楚杨晓燕究竟是蓄谋已久,还是临时起意,“随身携带凶器”和“行凶后连凶器都没有带走”,对于犯罪者行为与心理活动的关系上明显是一对矛盾;再者,最关键的问题还再于她究竟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尸体带走的,就算他真的做到了,苑瑜……年幼的小姑娘不可能也一点反应都没有,除非也被自己的母亲电晕了。

  “靠!妈的!我日!”黄少天蹦豆似地一连爆了好几句垃圾话。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手机没有被拿走,他看了眼锁屏上的时间,划开屏幕给保卫处的保安打了个电话。“你好,我是黄少天。有人盗窃零号感染体,我要求行使检疫中心主任权利,进入一级戒备。”

  虽然那女人在自己昏迷的时候手脚麻利地带走了两个人,但从时间来看不过五分钟的光景,隔离室处在最高层,对方在不清楚路线的情况下,还有一定的可能性没有走出这栋大楼。

  随着警报声的接连响起,每个人的神经都不约而同地紧绷起来。黄少天走出隔离室,用手机向魏琛告知启动警报的缘由,他立于走廊之上,半阖上眼,两簇黑色的浓雾从他的背后释放而出,进而像树枝分岔一样分成了好几股,贴着墙、地面和天花板飞速扩散,最大范围地在这个区域里感知零号感染体的气息。

  过了大约半分钟,黄少天感受到其中一股鬼雾的末梢猛地一颤,随即被另一股疯狂的力量所冲散,那股力量顺着枝丫传回黄少天身上,黄少天猛地睁开眼,拔腿朝着那个方向跑去。

  那是属于苑志斌的鬼雾,但苑志斌已经是个快要完全腐烂成水的尸体了,苑瑜又只是一个正常人,那么唯一有可能操控这股力量的就只剩杨晓燕了。

  杨晓燕也是一个鬼人!

  黄少天此时此刻无法思考这对鬼人夫妇与小姑娘的伦理关系,也无法思考为什么杨晓燕能够使用和苑志斌一模一样的力量,当务之急是阻止杨晓燕把尸体带出去,以免加快病毒的扩散,导致更多的人因此受害。

  就算并非如此,杨晓燕犯罪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黄少天有那个义务帮助警察局的人将罪犯捉拿归案。

  黄少天飞速赶往的过程中也明显感受到对方正在慌乱地逃离,就算已经启动了一级戒备,但所有设施准备就绪也有一定的时间差。黄少天一边跑一边在空气中画了个龙飞凤舞的图腾,一头撞进,转瞬就出现在三面墙开外的地方,一下子缩短了与对方的距离。

  黄少天预估了一下她的逃窜路线,捏碎身后的图腾转手又在自己的左边划出一个新的图腾。

  杨晓燕终究是慌不择路的,她冲忙地冲出一个偏僻无人的楼梯间,却不偏不倚地正好与早她一秒到达这里准备堵她的黄少天打了个照面。她猛地刹住脚步,惊讶地瞪大眼睛。

  黄少天此时此刻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两个拳头攥得咔咔直响,他的身后扭曲着好几股蓄势待发的鬼雾。

  杨晓燕顿了顿,她知道和黄少天硬磕是没有半点胜算的,毕竟对方可是实打实的纯种罗刹,而她却连鬼人的半桶水都不到。她拽紧了隔离袋的拉绳,将苑志斌的尸体牢牢地背在身上。

  “……小鱼呢?”黄少天不见她的身边有小姑娘,哑声开口。

  杨晓燕停顿了几秒。“我把她掐死了。”

  她的话就像一桶油,把黄少天的怒火浇得更旺。一瞬间,黄少天释放出来的鬼雾膨胀了一倍不止,巨大的灵力和迫力压得女人几乎喘不上气。

  黄少天的指甲嵌入了掌心,流出的两条如红色丝线的鲜血。“你为什么这么做?!她可是你的孩子!你盗尸、你杀人、你甚至想要为病毒的传播推波助澜!……你是疯了吗?!”

  “疯?”杨晓燕发出一阵阴森森的笑,相较于黄少天,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诡异的镇定。“经过必要的牺牲,人类才能变得更好。”

  黄少天皱眉。“……你说什么?”

  “鬼人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杨晓燕淡淡地开口。“正常人除非也成为鬼人,不然都应该被清除。”

  “你……!”

  黄少天眼神一紧,两股鬼雾被他握进掌心聚成锥刺,直直地朝着对方投掷过去。

  突然,杨晓燕的头顶凭空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图腾,随即一个身影从图腾里落下来,双手一挥,直接挡开了锥刺的攻击。

  被弹开的锥刺深深刺入墙体,散回雾状,只留下两个圆圆的坑。黄少天吃惊地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影,但他来不及抽出一秒评估当前情况,对方已经冲了上来。

  黄少天偏过身子闪开他的第一次攻击,被扰动的空气形成一股锋利的气刃贴着黄少天的脸颊划过,直接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红痕。黄少天眉头皱起,立马确认了对方绝对不是什么小角色,而是拥有可以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力量的敌人。

  他矮下身子,右手圈起虚拳抵住左掌心,黑色的鬼雾包裹住了他的手,随着拳掌分离,只见剑光一闪,一柄长剑划开空气,直接将对方逼退了一步。

  双方没有半秒犹豫,又一次兵戈相见。

  黄少天实际上不想跟他纠缠,他的目的是夺回零号感染体,并将杨晓燕捉拿归案。他看的出来,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就是为了妨碍他这么做的,好让杨晓燕能够带着零号感染体逃跑。

  “你他妈……”黄少天实在是忍不住了,一边加快了攻击的频率和速度一边破口大骂。“什么个狗日的杂种啊?!他妈都什么年代了还搞种族主义?!知道大清亡了吗元首死了吗林肯大爷的铜像都在白宫几十年了马丁路德金的演讲稿都经历了高中语文教材第一二三四五版了晓得伐?!没事找事自己找个角落蹦跶就算了还要拉上那么多无辜群众垫背?!还嫌我们当医生的不够累头发掉得不够多吗?!啊?!”

  随着一声怒吼,黄少天下了狠劲,举起长剑挡开对方的手臂,手腕一转,锋利的剑尖朝着对方敞开的胸膛狠狠刺去。

  电光火石之间,黄少天的余光扫见周围一连出现了四五个与方才陌生攻击者出现时一模一样的图腾,纵使他有三头六臂,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没办法及时调转剑头去防卫。

  他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一股力量狠踹一脚,在他踉跄时右边冲出一人,手刃一劈敲脱他手里的剑,与此同时,他的右边也出现一个人,接二连三地出拳伸腿击打黄少天身上的着力点,最后与右边那人合力一脚踢在黄少天的小腹上,把他踹飞出去。

  黄少天忍着痛,急忙撑着地站起来,可他屈起的腿还没来得及伸直,身后一人又往他的膝盖窝里猛踢一脚,让他又重新跪回地上。

  “妈的不许跑!”他看到一人在杨晓燕的身后重新划开一个新的图腾,挣扎地想要爬起来,却又被人一脚踩住背,狼狈地趴在地上。

  他眼睁睁地看着杨晓燕和这群突然出现的人走进了图腾里,随着图腾的黯灭、消失,周围的一切重归正常,仿佛刚才的打斗完全没有发生过。

  看着同伙成功带着杨晓燕逃离了,踩在黄少天身上的那人收回了腿,伸手摁住身旁即将熄灭的图腾,让它重新亮起来。

  走进图腾离开之前,他又瞥了眼还趴在地上的黄少天,藏在口罩下的嘴唇勾起一抹戏谑的笑。

  “嘁,傻逼。”

  他的嘴唇动了动,轻轻吐出一个词,也不管黄少天到底有没有听到,转身走进了图腾。

  魏琛找过来的时候,黄少天正衣衫不整地坐在地上,两只眼睛通红着,死死盯着虚掩着门的楼梯间。

  魏琛再怎么缺根筋,也该明白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淡淡扫过墙体上的两个损伤和可怜兮兮扔在地上的长剑,悠悠叹了口气。

  他走到黄少天身旁蹲下,拍了拍人的肩膀。“少天啊。”

  黄少天没鸟他,他就继续叫。“少天啊,少天啊,少天啊,少……”

  “你是复读机吗?”黄少天嘶哑着开口,因为拳头用力,魏琛感觉他胳膊上的肌肉都在隐忍地颤抖。“他们开了阵法,把杨晓燕带走了。”

  “他们?”魏琛愣了下。

  黄少天嗤笑一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似乎痛苦地从自己的白大褂口袋里拿出工作证,放到魏琛的手里。“我自觉接受停职检查,警察找我的话你就让他去我家。”

  黄少天哽了一下,撑着地板站起来。“下午我会再去趟医院,然后其他时间我都会呆在家里,想要监视我的话就直接来吧,我会配合的。”

  魏琛想要说点什么,可他才发出一个音节,就被黄少天堵了回去。“还有魏老大,让警察找一下苑瑜的尸体被那个疯女人藏到了哪里,然后好好葬了吧,费用全部由我担。”

  “等等等等,臭小子你先听我说……”魏琛终于有机会插上句话。“那个小姑娘被她妈藏在隔离室的柜子里了,没什么大事,只是晕过去了;还有啊,虽然说尸体被带走了,但是那位女士留下了很多……怎么说呢,可能比感染体本身还要重要得多的数据。”

  黄少天一个激灵,回过头一脸诧异地看着魏琛。

  魏琛斟酌了一下语句。“这么跟你说吧。感染体送来的时候已经是死亡的状态,但是你知道的,很多东西需要在活体的条件下才能检测出比较准确的数据——嗯嗯那位女士给我们留了很完整的一份数据;再者,其实是今天凌晨才出的报告,苑志斌身上感染的黑雨伞病毒已经不具有传染性和毒性了,说白了,扔给狗吃都不会有问题。”

  “……没有传染性和毒性?”黄少天的表情如同听到天方夜谭。“怎么可能,病毒只会进入休眠期,只要接触到活体细胞,它们就会再次苏醒……”

  魏琛摆摆手。“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但是虽然保留了蛋白质外壳,但是里面RNA链上的一截基因排序变了,这也直接导致了它失去了毒性和传染性。”

  魏琛想了想,进而道。“总而言之,这东西邪门就邪门在只能是活体传染给活体,就算它横看竖看怎么看都像致命毒,但是放在现在,它的毒素成器等于被蚊子咬一口,致死是完全不现实的。”

  “说得不负责任点,老夫甚至觉得丢了就丢了吧,反正没什么影响。”魏琛咧开嘴笑笑。

  “可是喻文州……”

  “什么喻文州?”魏琛一头雾水。“哦对了,以上结论是具有时效性的,你看距离这人死掉也过了好几天了,到底是说人死亡的同时病毒就失效,还是说是随着时间推移毒性消退,老夫就不是很清……啊喂!你这臭小子把话听完再走!”

  “……魏老大我现在必须马上回医院,我突然发现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黄少天冲冲忙忙甩下一句话,趁着没人看到在楼梯间的门上张开一块等身高的图腾,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魏琛指着那逐渐消失的图腾破口大骂。“真的是养大不中用!话也不听完!搞什么鬼!你媳妇儿要生了吗?!”

  说完魏琛就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舌尖,疼的直抽气。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和数据放在一起的字条,用手机拍下,给黄少天微信过去,嘴上还止不住地骂骂咧咧。

  “真是的,气死老夫了,那个什么喻文州总不会是他背着我找的媳妇儿吧……”魏琛脚步一顿,偏着脑袋,眯起眼睛望着米黄色的天花板,突然觉得这个名字愈发地熟悉。

  黄少天一个阵法直接传送到门诊大厦的顶楼,他习惯性地拿出手机一看,魏琛的微信消息明晃晃地戳在锁屏上。是一张图片消息。

  黄少天点开查看,是一张手写字条,褐色的字迹不算清晰,像是折叠的时候被磨蹭掉的。

  纸条上写着一排字:一周后,我会再联系你的。

  落款是杨晓燕。

  黄少天愈发想不明白,这个人究竟是敌是友,是正是邪,他觉得他的脑袋里有好几团杂乱的毛线团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勒得他十分恶心。

  赶巧,林敬言的电话打了进来,黄少天回了神,接通。“喂?”

  “少天?尸检报告出来了。”林敬言的声音似乎带着些许为难。“有些很奇怪的地方,虽然提取出来的病毒还具有毒性,但已经不具有强烈致死性了。”

  林敬言的这通电话如同钟表上最后一颗拧紧的螺丝钉,让扑朔迷离的案件一瞬间明朗了起来。这下黄少天可以确定,苑志斌确实是被黑雨伞的毒性给毒死的,由于喻文州取证的时间很紧凑,并及时在活体上接种培养,因而得出了病毒致死的结论;林敬言的取证稍稍晚了几个小时,并且警局的化验到出报告还具有一定的时间差,因而得出了病毒毒性减弱的结论;而检疫中心出报告的时间是最晚的,期间黑雨伞的毒性已经彻底消失,因而在缺失第二份检验报告的情况下,让黄少天根本无从判断黑雨伞这个病毒究竟对于苑志斌的死是关键环节,还是仅仅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还有啊……我没拦住方锐,他擅自做了个实验。”林敬言道。“他的血液可以杀死活体细胞上面的黑雨伞病毒,不过也会对活体细胞进行破坏……这也算意外发现了,不知道对你们研制疫苗会不会有所帮助。”

  黄少天沉吟片刻。“我知道了老林,谢谢。”

  正所谓歪打正着,指的可能就是这种情况,黄少天的心里顿时轻松不少。这样一来,不仅疫苗与治疗药品的研制有了一个突破口,也让黄少天更加确定了黑雨伞病毒不是偶然产生、瘟疫也不是偶然爆发的,而是有人、或者说有一个群体在暗中操作这一切的发生,而苑志斌只是一枚失控了的棋子。

  “文州!”黄少天风风火火地闯进病毒科,吓了喻文州一大跳。“准备一下针头和管子,我要马上进行抽血。”

  虽然没有马上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喻文州还是毫不犹豫地将东西全部准备好。“怎么了?”

  黄少天把刚才林敬言的发现告诉了他,喻文州听完,脸上稍稍浮现出欣喜的神色。“这么说,只要将罗刹的血清进行减毒处理,就可以作为治愈药品投入使用了?”

  “我想,这和蛇毒血清的制作方法应该是差不多的。”黄少天把袖子卷上去,把胳膊凑到喻文州眼前。“帮我。”

  喻文州点点头,拿起橡胶管子将黄少天的胳膊扎牢,等到血管浮现,用棉签沾了碘酒消毒过后,他起开无菌包装,将针头推近黄少天的肉里。“我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不过看起来你应该也知道了。”

  “你是说,一旦活体死亡,黑雨伞就会逐渐失去毒性和传染性吗?”黄少天看着自己的血顺着管子流进小瓶里,眉头都没皱一下。“我也是刚才才知道的。苑志斌身上黑雨伞病毒的化验工作在三个时间给三个不同的人或实验室进行,把三份报告摆在一起,结论一目了然。”

  喻文州轻笑一声,用干净的面前摁住针眼,拔掉针头。“另外,我还发现一个问题,也算是意外收获吧——我解析了病毒的构造,发现它如果稍微改造一下,就可以把夜叉变成罗刹,把正常人变成鬼人。”

  黄少天突然想到杨晓燕说的一句疯话,发出一声冷笑。“真是做白日梦,如果正常人和鬼人、低等鬼人和高等鬼人之间的鸿沟能够如此轻易的跨越,那么街上走的十个人,有八个是阎魔。”

  喻文州没有马上发表看法,沉默地把那罐子罗刹血放进离心机里,摁下了开关。

  算是解决了一样心头大事,黄少天舒缓地长吐一口气,偏了偏脸,看着喻文州的背影。“喂,喻文州。”

  “嗯?”

  “我知道我不会看错人。”黄少天勾起嘴角,发自内心地露出一抹笑。“以前妄加怀疑你,对不起啦。”

  喻文州还是背对着黄少天,一言不发。直到离心机停止运转,黄少天才听到喻文州发出一声比风还轻的叹息。“少天,你能相信我,我很开心,只不过请原谅我,我暂时不能向你透露我的身份。”

  “啊,没差。”黄少天打了个哈欠,把沾了一点红的棉签扔进垃圾桶里。“反正你现在跟我是同事,我们一起奋斗在前线。”

  过了好久,喻文州才发出一串低低的笑声,慢慢转过了身子。“好吧,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感染体被偷了,我有责任,所以先暂时停职调查。”黄少天瞥了眼扔在桌上的手机。“我让叶修帮我调查的事情,叶修还没给我答复,那么我现在就捡回我的本职工作——跟你一起研制疫苗和治疗药品咯。”

  喻文州眨了眨眼。“感染体被偷了?发生了什么事?”

  “说来话长。晚上一起去吃饭吧,我一边吃一边跟你说。”黄少天说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一边嘴角高傲地翘起,勾起一个志在必得的弧度。“一个星期过后,看老子不一口气把这堆人渣窝给端了。”

  这样的表情喻文州已经很久没在黄少天脸上看到了,这时候他才想起来,黄少天究竟是一个自信的、仗义的、可靠的、如同太阳的人。

  他笑着点点头。“好,工作吧。还有,晚上吃饭你买单吗?”

  tbc.

===========

这个案子再一更就结束了 同时还会给下一个案子开一个小小的头 但是不会马上更

有人提醒了我还有一篇昊翔很久没更新了orz

照例宣一个群

开学比较忙 更新会比较慢 见谅啦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8)
热度(27)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