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都市鬼话./05

这几天开始刷网课+山狼校对 所以鬼话两天一更 见谅

这个案子可能再两更就结束了哦

前文:04

=============

  05-陌生的夜叉

  待光芒褪去,叶修早已甩剑入鞘,扛着伞一手插在兜里走出来。

  身上的压迫感不见了,方锐立马从地上跳起来,探着脑袋不断往叶修身后瞅。“怎么样了?”

  “废了。”叶修打了个哈欠,抬起眼皮见着韩文清,不禁眉梢一挑。“哟,老韩,你怎么来了?”

  “我感受到你的力量扰动,还以为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就过来看看。”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开口,目光顺着水泥地的裂纹通向巷子深处。“没想到,只是堕个恶人,你就动了多余的力量。”

  叶修呵呵笑了几声。“哥多少也得活动活动,不然斩鬼都要拿不动了。”

  “等等等等。”听着韩叶两人的对话,方锐觉得跟听天书似的。“什么东西?恶人是什么?斩鬼又是什么?多余的力量又是啥?”

  方锐蹦豆儿一般噼里啪啦问了一堆问题,叶修无语地瞥了他一眼。“方锐大大,你真的是一个罗刹吗?”

  “靠,我不是罗刹,那你在我脖子上瞎几把印啥?!”想到这个,方锐就觉得怄气,下一秒他就觉得脖子上一阵刺痛,他闷哼一声,抬手捂住了脖子。“……你欠打?”

  “哥看你才是欠修理的那个。”叶修摇摇手指,方锐可以看到他的指尖游走着几条电弧。“我好歹是你的神明,尊重点我好不好?”

  方锐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跟傻逼发脾气。“好吧,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叶修瞥了韩文清一眼,韩文清开口道。“鬼人一旦被神明用定魂锁魄削去一魂一魄,就会堕落为恶人。所谓恶人,就是失了能力的鬼人,不会有不会有黄泉水,也不会有具象力,基本和正常人一样,甚至弱于正常人,只不过属于鬼人才有的气息依然能被其他鬼人和神明感知到。”

  说着,韩文清指了指叶修手里的伞,叶修很配合地把伞递了过去。“那把剑,就叫斩鬼剑,一般简称斩鬼,称得上是神明的标配,只有斩鬼才能发动定魂锁魄,镇压恶鬼。”

  韩文清握着伞柄轻轻一转,将剑锋抽出,这时方锐才看清楚,银白色的剑锋上不满密密麻麻的黑色花纹,他悄悄动用点灵力进行感知,发现那些花纹内部有好多魂魄在翻滚,灰的、黄的、黑的、甚至还有红的。方锐不禁感到讶异,他不敢去细想究竟有多少鬼人在叶修的剑下堕为恶人。

  “还有,‘多余的力量’。”韩文清把剑回鞘,还给叶修。“将夜叉堕为恶人,完全不需要刚才那份力量,那份力量是针对罗刹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你刚才想要跪下去了。”

  方锐听后,总觉寒毛直竖。

  “老韩,你别吓他,人家怪可怜的。”叶修假意抱怨。

  方锐嘴角抽了抽。“……不和林敬言打电话吗?”

  “不用,过几天再让警察抓他也不迟,他现在可能连勃起都做不到了。”叶修抬起眼皮,冷冷地看着仍然处于昏厥中的王威。“再说了,我们还没抓到真正的杀人凶手呢,叫老林干嘛。”

  方锐懵了。“……啊?”

  “你还真当王威是这些杀人案的凶手啊?”叶修摆出了如同看智障的眼神。“王威虽然故意伤害并弓虽女干,但他没那个胆子去杀人。”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杀人?”方锐问。

  叶修轻笑。“他自己说的啊,我想,没有哪个鬼人敢在神明的斩鬼下说谎话。”

  方锐默然。“所以……是有人想让王威背锅?”

  “嗯,而且这人估计和王威认识,回头我让人打听一下王威的交际圈。”叶修伸手,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不过,你是因为担心哥有什么三长两短才来的吧啊?”

  韩文清的脸立马黑了下去。“没有。”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你就承认嘛,承认一次会死吗?”叶修几乎整个人都要挂到韩文清身上去了。

  韩文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他一把扣住叶修的手腕用力一摔,摁在地上一顿胖揍。

  作为一旁目睹暴力全过程的吃瓜群众,方锐挠了挠脖子,抬头望天,心说果然叶修嘴里出来的话不能全信,全世界敢这么对叶修的人也恐怕只有韩文清了。

  “哎哟……你下手别那么重……我晚上还要上班……”叶修扶着腰,一边抱怨,一边从地上爬起来。

  听叶修那么一说,方锐反倒是好奇起来了。“什么?你踏马竟然有工作?”

  “……哇你这话说的,哥就长得那么像无业游民吗?”叶修说着就撸起袖子要去修理方锐,却给韩文清提溜着领子揪了回来。“你们俩都反了吗!”

  韩文清一声冷笑。“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叶修立马抿起嘴。“我说你们俩都很忠心,我很满意。”

  看叶修在韩文清面前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方锐别提多开心了,捂着肚子乐了半天,直到叶修的指尖又绕上几圈金色的电流,才大笑着一溜烟跑掉了。

  叶修白眼直翻,韩文清又看了巷子一眼。“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继续查案子啊,王威只是在查案子的过程中意料之外的一条大鱼,杀人的凶手还没有找出来。”叶修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只不过,哥推翻了之前的假设,我觉得凶手可能不只有夜叉。”

  “不只有夜叉?”

  叶修点点头,转身走出巷子。“致死的可能是夜叉,强奸和分尸的可能不只是夜叉。我觉得至少有三个鬼人作案,之后因为某些事情,窝里乱了。”

  “所以,在那栋旧大楼里的死者没有被肢解,是因为到那次案件的作案人只剩下了一个?”韩文清推断。“我觉得,我有理由怀疑,另外两个鬼人会另外作案。”

  谁知叶修却摇了摇头。“我好像不这么认为。”

  他手一挥,唤来一个魑魅,在他耳旁言语几句后,就让他离开了。“我只要再调查清楚一件事情,基本能够把这个案子的几个难点捋顺了。”

  韩文清并不清楚叶修的打算,只是交代了几句如果有需要请直接喊他,就准备离开了。

  “等等。”叶修喊住了他。“送我去上班,哥都快迟到了。”

  韩文清脚步一停,无奈地瞥了叶修一眼,认命地矮下身子。

  叶修工作的地方是一个高档酒吧,作为店里首席花样调酒师,虽然一个星期只工作四天,但他在的时候店里都人满为患,客观的报酬加上顾客给的小费,让叶修基本能当个买东西不用问价钱的主儿。

  “啊呀,叶修,总算等到你了。”他刚换好衣服进入吧台,一个金色头发的青年就凑了过来,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击打玻璃吧台,嘴角上扬,露出一颗虎牙。“今天你做什么了?我正忙着呢,差点给你招呼趴下,哪个倒霉罗刹惹到你了?”

  叶修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他满不在意地笑了笑,取下一只玻璃杯,给对方倒了杯威士忌。“不是罗刹,是夜叉。”

  青年挑眉,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酒。“他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需要你动用到更高一层的定魂锁魄?”

  “黄少天,如果你是我,我想你也会这么做。”叶修显然与对方是老相识了,便只将满屋子的狼藉省略过去,阐述了废掉王威的过程。

  黄少天听完,忍不住皱眉。“我靠,我觉得定魂锁魄对他简直是太便宜了,在之前应该先暴揍一顿,废他老二。”

  “事实上,真的有人这么做了,我施法的时候,他全身上下就没一块好的皮肉。”叶修招呼好其他的客人,擦了擦手继续道。“哦,我没跟你说,我最近收了一个罗刹,叫方锐,你说不定认识。”

  “方锐?”黄少天瞪大了眼睛。“岂止是认识,他妈简直是熟人,我跟他打了不止一回了,结果打着打着就有感情了。”

  “哦,上床没?”叶修侃道。

  “滚滚滚!”黄少天怒视叶修,叶修忙给他重新倒上酒。“方锐的能力在罗刹中算得上是上等了,你是怎么收了他的?”

  叶修一脸真诚。“他偷了我钱包,我揍了他一顿,然后我喊来了老韩。”

  黄少天沉默半晌,冲着叶修竖起了拇指。“高,实在是高。韩文清竟然没打你?”

  “他哪里敢,我可是神明。”叶修眨了眨眼。

  凌晨一点,叶修准备下班回家。与黄少天分别前,黄少天突然回头,盯着身后某处黑暗良久。

  “怎么了?”叶修也跟着把脑袋往那儿探。

  黄少天的两只眼睛紧盯着,琥珀色的瞳孔下逐渐有红色的热流涌起翻滚。“叶修,我感到一股不善的气息。”

  “哦,好像是。”叶修顺着黄少天的视线望去,抬起手,捏了捏黄少天的肩胛骨。“不过是个夜叉,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一码归一码,虽说对方是夜叉,但是他好像要对你不利。”说着,黄少天突然五指一张,四周聚起一股红色烟雾萦绕在黄少天的手心里,黄少天握起拳头,朝前一掷,一柄锥刺划开黑暗,朝着那个方向叫嚣着刺去。

  一瞬间,那股气息消失了。

  “对方离开了。”黄少天闭上眼睛,待重新睁开,红色灵力褪去,又是干净的琥珀颜色。他回过头,神情严肃地看着叶修。“你回家注意身后,我总觉得有东西想往你后脑勺闷一棍子。”

  叶修轻笑几声,灭了烟蒂,扔进垃圾桶里。“我知道了。”

  确实如同黄少天所说,叶修回家的路上,一直有一个尾巴跟着他。

  叶修装作没有察觉到的样子,一手甩着伞,一手却悄悄地插进兜里,两指夹住了一张符纸。

  走着走着,叶修的脚步突然一顿,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

  他感觉到身后不止有一个夜叉,而是两个。

  看样子必须要和他们一战了吗?叶修在心底叹了口气,睫毛颤动,黑色的瞳仁下翻出了几缕深红色的灵力,缓缓游走着。

  叶修慢慢转过身,但他却惊讶地发现那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就像一块巨石被砸入微波粼粼的湖面,溅起半米高的水花。力量虽然有一瞬间的巨大扰动,但没过多久就沉寂回黑暗之中。

  两股力量同时消失了。

  叶修觉得很奇怪,那第二个夜叉的力量并不是一直都在的,而且不同于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夜叉,他的气息中不带有杀意——这么说不准确,鬼人天生具有攻击性,杀意是掩不去的,只不过他的杀意似乎不是针对自己,而是针对另一股力量。

  难道说对方在保护自己?

  叶修立在原地,久久地凝视身后的黑暗,陷入沉思。

  这股力量很陌生,只是叶修不认为和他交战过,但在陌生之中好像又透着一丝熟悉。不,说熟悉不甚准确,只能说是“认识”。

  因此,叶修简单地把他归结为是在路上偶然擦肩而过的一个过路人,恰好这个过路人是一个夜叉罢了。

  这样一来,叶修也不打算继续多想了,反正那两股力量都没有再回来,他耸耸肩,打了个哈欠,一边在嘴里嘟囔着好困好困,一边朝家里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叶修就被电话吵醒了。

  他在床上挣扎了好久,才从被窝里伸出一条手臂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

  叶修看了眼屏幕,发现是林敬言打来的,算是清醒了几分。他伸手抹了把脸,接通电话,闭上眼睛,把听筒贴在耳边。“喂?”

  “你还在睡觉吗?”听到对方的声音明显透着没睡醒的慵懒,林敬言怀疑地瞟了好几眼手表。“已经十一点四十三分了。”

  叶修蹭了蹭被子。“我昨天睡下都快四点了。怎么了?”

  “嗯。分析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叶修听见林敬言在电话那头,有些复杂地叹了口气。“那间屋子可以确定的有六名死者,其中一人的躯干和双腿可能是被弄到哪里去了。”

  “你不是说有七条左臂吗,还是右臂?”叶修搂紧了被子。“有一个人长了三条手臂吗?”

  “是左臂。”林敬言答,他翻出了一张报告纸。“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里,多出来的那条手臂的主人,是魑魅。”

  叶修一听,眉角不禁一跳,良久,一条弧度在他的嘴角勾起。“啊,这样啊。”

  他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撸了一把乱七八糟的刘海。“中午一起吃午饭吗?哥有了点别的想法。”

  突然,他听见有人在叩窗,扭头一看,发现是昨天被自己唤去调查某事的魑魅。那鬼人蹲在窗台,见叶修正在打电话,也不多去打扰,只是抿着嘴唇,冲着叶修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

  叶修觉得心里的一团乱毛线,刹那间变得明晰起来。

  “可以,我也想问问你调查到什么了。”

  林敬言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叶修淡笑几声,仰头一倒,又躺回被窝里。

  “我收回刚才的话。”他的眼睛看着天花板,嘴角挂着一丝明了的笑意。“那并不只是一个想法,而是一个重大发现。”

  tbc.

=============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8)
热度(40)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