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都市鬼话./04

两天没更新的结果就是爆字数[……]

文笔拙劣写不出锐锐的万分之一帅[……]

难受:(

前文:03

再说一次:《都市鬼话》是没有cp向的粮食文 想要自己组cp磕糖请私下 靴靴你们

===========

  04-替天行道

  林敬言是一个人来的,还特地向朋友借了车,没有用警局的公车。

  他刚到巷子口的时候,就闻到一股腐烂的味道,心下不禁觉得诧异。黄泉水的味道连他这么个正常人隔着大老远都能闻到,里边究竟是怎样一番惨相,林敬言在脑海里差不多有了个构设,胃里不住犯恶心。

  方锐干呕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吐出来,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扶着墙脚步发虚地缓慢站起,一偏头就看到站在巷子口神色复杂的林敬言,半晌,一丝轻蔑的笑声从方锐的嘴角飘出。“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呕吐吗?”

  林敬言回了神,这时候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人。“你还好吗?”

  方锐摆摆手。“好得很呢。你要进去找人吗?”

  林敬言点点头。

  “我劝你还是别进去了,正常人受不住的。”方锐淡道。“我想你也闻到了,黄泉水。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心里应该有数。”

  “事实上,我就是为此而来的。”林敬言从衣里拿出了警察证,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林敬言。请问,叶修在里面吗?”

  方锐怔了半秒,偏开头有些不自然地捏了捏脖子,一手揣兜。“跟我来吧。”

  说实话,就算林敬言在心里想象了无数种恶心到突破天际的场景,等他真正站到案发现场的时候,还是被震惊到足足两分钟说不出话。

  叶修看他那模样,就知道此事又一次刷新了林敬言的三观。他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干活了干活了,老林。”

  林敬言深吸一口气,虽然空气中的恶臭闯进他的鼻腔,让他几乎窒息,但那颗疯狂跳动的心脏终于平静下来。他从随身携带的箱子里取出手套和口罩佩戴好,手持镊子和塑封袋对现场进行勘察。

  方锐站在一旁,拿着手机给林敬言打灯,而叶修则和林敬言一起协助取证并记录。林敬言仔仔细细地将整个现场地毯式地过滤一遍,用了将近三十个塑封袋,才基本把现场有用的东西给清理了一遍。

  “这里有躯干五具,右臂六条,左臂七条,左右腿各五条。”林敬言摘下口罩,把东西悉数放回箱子里。“初步判断,死者大于等于五人。”

  “多了一条右臂,两条左臂?一个人长三条手吗难道?”方锐皱眉。“哪吒?”

  林敬言摇摇头。“按照躯干数量判断的话,能够确定的死者是‘五人’,而且,他们的四肢与躯干都是分离的,我不能确定是否可以将它们与同一个死者对上号。”

  方锐听完,表情变得更难看了。

  叶修道。“我之前打听了一下,这里住的是一个叫王威的夜叉,不过他最近搬走了,也不知道搬去了哪里。听说,这个人是一个xing变态,喜欢和正常人女性zuo爱,并且一定会把这些姑娘折腾到半死,说只有这种时候,女性分泌的液体,可以让他成为阎魔。”

  “……”林敬言摘下眼镜,揉了揉发疼的晴明穴。“鬼人之间怎么总会有这些不靠谱的歪门邪道……”

  “也只有这种低等低能的鬼人才会相信。”方锐冷不防地开口。

  林敬言回头看了他一眼,方锐两眼出神地正看着脚边的一只断臂,藏在腋下的右手紧紧捏了起来。

  “哦,忘了介绍一下。”叶修后知后觉,赶忙说到。“这个是警局的林敬言,也是哥的老朋友;老林,这个是方锐,我的罗刹。”

  林敬言点点头。“你好。”

  方锐瞥了他一眼,颔首算作回应。“你好。”

  “总而言之,这里比较偏僻,而且几乎没有人会来拜访,曝光率不会太高。”叶修与林敬言一起走出屋子。“但是,黄泉水的味道已经飘到巷子口了,被怀疑是早晚的事。”

  说着,叶修看了眼方锐。方锐关上门,聚起一根黑色的细棒插入锁孔,随即,那细棒的尾部如同烟花般开裂,反向将整个锁紧紧包裹起来,最后在锁孔的位置,留下了一个暗红色的图案。

  这道锁全是彻底封死了。

  “等我回去,把所有物证进行分析化验以后,会通知你们结果的。”林敬言道。“还有,我暂时不会向上级报告,不过希望你能够继续协助我调查。”

  叶修打了个“OK”的手势。“成。还有啊……”

  “必要的时候,你就那么做吧,我会处理好的。”林敬言显然知道叶修接下来想说什么。

  叶修笑着表示明白。

  离开巷子以后,林敬言便直接回了警局。“林敬言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方锐突然问道。

  叶修耸耸肩。“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小屁孩那么猴急干嘛。”

  “……滚你丫的小屁孩!”方锐翻了个大白眼。“我回去上班了,有事别再来找我了,我饿死了没力气干活了。”

  叶修一脸好奇。“你在哪儿打工啊锐锐?”

  “你可不可以好好地叫我的名字?”方锐无奈死了。“在加油站。”

  叶修一脸嫌弃。“什么啊,哥以为你好歹是个什么白领呢。”

  方锐皮笑肉不笑。“不好意思啊让您失望了。不过您呢?这么十来天我也没见过您去上班啊,莫非你搞自由职业,哪儿需要你你就去哪儿?”

  “哥才没那么伟大,也就混口饭吃。”叶修呵呵笑了几声,抬臂揽住方锐的肩膀。“正好最近发了工资,走吧,哥犒劳你一下。”

  方锐一脸不相信。“你请客?”

  “废话。”叶修做出很受伤的表情。“你到底去不去?”

  方锐一秒叛变,嬉皮笑脸地也搭上叶修的肩膀。“走啊,我请个假啊。啊我要吃火锅!”

  “好好好,火锅,火锅就火锅,我听方锐大大的。”叶修笑。

  火锅店是方锐挑的,但是火锅汤底是叶修选的,并不是因为叶修抠门,而是因为叶修不怎么能吃辣,他怕今天活不出这家火锅店。

  “不过啊,锐锐,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想法?”叶修一边烫着肉,一边问道。

  大概是因为心情很好,方锐难得没对称呼发出不满。“没什么想法,这种夜叉不可能好,不管是被神明发现还是被警察抓到,都是横竖一个死。”

  他把烫好的血夹起来,敷衍地吹了吹就塞进嘴里,一边烫得呱呱叫,一边满足地大嚼特嚼。“我擦……哎,好烫。总而言之,不说你还是林敬言,给我瞅见了,我第一个上去踩烂他的命根子。”

  “啧,凶残。”叶修言简意赅地评价。

  等加了第三次高汤的火锅再一次沸腾的时候,方锐准备去夹青菜的手,突然顿在了半空中。

  叶修瞥了他一眼。“怎么?”

  “有人试图把锁破坏掉。”方锐收回手,放下筷子,一脸凝重。

  他把小臂叠放在胸前的桌子上,闭上眼感知一会儿,摇摇头。“他打不开,不过我能感觉得到,他很想弄开门锁。”

  叶修自然是知道方锐说的是哪一道门锁,他不慌不忙地吃掉碗里的一块牛肚。“那就先看看是谁咯。”

  方锐不明白叶修是什么意思,安静地看着对方要了一杯白开水,放置在桌上。

  叶修做了一次深呼吸,将掌心朝下覆盖在杯子上,他半阖着眼,嘴上念咒,待手掌挪开,方锐惊奇地发现杯子里的水出现了影像。“天眼?”

  “嗯,走的时候,我在门口贴了一个画了眼睛的纸人。”叶修端起可乐喝了一口。“你看看。”

  方锐盯了半晌。“我看到一个人,还在锲而不舍地撬锁。”

  “撬开了吗?”叶修托腮。

  “显然木有。”方锐脸上浮现起一点小骄傲。

  叶修勾起唇角,两只眼睛悠悠地盯着方锐。“吃饱了吗,方锐大大?该干活了。”

  方锐眉角跳了跳,夹起碗里最后一棵青菜塞进嘴里,默数嚼满二十次后,放下筷子,离座起身。“走吧,干活了。”

  两人回到那条巷子的时候,正巧遇到一个看起来是个肾虚的男人正烦躁地在门口踱步。他见有两个陌生人突然出现,眼里不禁出现了诧异,随即沙哑着嗓子开口,质问对方是谁。

  “你叫王威?”方锐沉声问道。

  男人顿了顿。“你认识我?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方锐偏过头,看着叶修的眼睛,似乎是在征求自家神明主人的同意。

  叶修没有看方锐,两只黑漆漆的眼睛漠然地盯着对面的那个男人。王威对上叶修视线的瞬间,就感觉到隐藏在对方身后的一股巨大压迫力和灵力,让他几乎要喘不过气。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胸口。他的心脏跳得飞快,几乎快要撞断肋骨,破膛而出。

  ……这个力量……是罗刹?阎魔?不对……

  王威的瞳孔骤缩。不!对方的力量甚至在阎魔之上!

  于此同时,叶修阖上眼,轻轻一点头。

  “记得留口气。”

  他的声音被卷进一阵风中,几乎是瞬间,方锐已经冲了出去,手中聚起一团翻滚的黑色浓雾。

  王威眼神一紧,只见寒光一闪,一柄锋利的匕首已经横到了自己眼前。

  他几乎没有时间做出反应,他的脸颊就被拉出了一道又长又深的血痕。

  王威赶忙后退两步,在手中聚起黄色浓雾,化作钢叉作为反击,可他刚刚握实,方锐的匕首又一次刺了过来。他只能转着手腕,勉强抵挡。

  兵刃既接,方锐也就彻底放了开,他向后一跃退开三米,双手一甩,两把匕首散开重新变回黑雾,而后方锐伸臂在空中划了半个圈,黑雾随着方锐手掌的扰动,如同两条黑色游龙一般萦绕在他的身侧。

  突然,方锐张开五指,整股黑雾分离,变成数十团悬浮在半空中。

  这时候方锐的双眼已经变成了全黑色,那是罗刹发动能力时的特有标志。王威看着对方的眼角,从脚底感受到一股寒意,撩起全身的汗毛,直冲天灵盖。

  他顾不得擦掉脸上的血,握着钢叉的手心渗出一层冷汗。

  “你不是问我们来做什么的吗?”方锐冷冰冰地开口,他伸出手,把一团黑雾抓进手心,黑雾立刻化成一柄细长的匕首。“你给爷爷听好了,爷爷是来替天行道的!”

  只见方锐双臂一甩,下一秒,无数匕首便铺天盖地地直冲面门破风而来。

  王威见状,立马用钢叉格挡。虽然匕首的攻击十分密集,但毕竟体积较小,几乎都被钢叉给挡了下来,偶尔几个漏网之鱼,也仅仅只是擦破了王威的衣物。

  王威挡下了一轮匕首的攻击,方锐又一次杀到了眼前。

  匕首在方锐的手中如同被赋予了生命,几乎不用方锐大幅度地动手,就自己朝着对方的身体狠狠刺去。夜叉的能力在罗刹之下,王威能够应付住方锐接连不断的攻击已经是勉强,想要反击,基本等于做白日梦。

  方锐其实早可以把他打趴的,但他心中憋着一团火,火中有好多个惨死的姑娘在嚎哭,在尖叫,这让他觉得不可以就这么便宜了这畜生。叶修站在不远处,一言不发,两只眼睛不带着半点温度,冷漠地看着方锐把对方揍到半死。

  等他终于出声让方锐停下来的时候,王威已经被打得几乎起不了身,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方锐不解气似地又往他肚子上猛踩一脚,王威“哇”一下,吐出一大口血。

  “方锐大大,气顺了么?”叶修看着方锐满脸不开心地回到自己身边,卷着嘴角调侃道。

  方锐骂。“当然没有,这垃圾王八蛋,把他阉了都难解心头恨!”

  “好了好了,接下来交给哥,你一旁看着就好啊。”叶修安慰道。他拍了拍方锐的肩膀,走上前,一手拿着伞身,一手握着伞柄轻轻一转,只听见“咔嚓”一声,伞身与伞柄分离,一柄细长的、有着奇异且复杂纹路的长剑被抽了出来。

  方锐瞪大了眼睛。“我擦,你这到底是啥神奇的东西?”

  “总不好带着管制刀具上街吧,必要的伪装还是有的。”叶修漫不经心地答道。他走到王威身旁,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脸上的表情藏在逆光里,王威看不清,但他可以感受地到一股很可怕的气息。

  完了。他的脑袋里没由来跳出这两个字,两只被惊恐充满的眼睛颤抖地看着对方。

  半晌,他听到叶修发出一声几乎听不到的叹息。“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

  王威赶紧点头。“我……我不应该……弓虽女干那些正常人女孩……”

  “弓虽女干?出乎意料,你又罪加一等了。”叶修的声音很淡,但深处似乎透着一片薄薄的笑意。“先女干后杀?然后再碎尸?再畏罪潜逃?”

  王威愣了一下,疯狂摇头,语无伦次。“不!我没有杀人!我爽完了,就都放她们走了!我没有杀人!我……”

  “你没有杀人?”叶修反问,他的眼睛变得更深了。“你没有杀人,你屋里那些断肢残骸是哪里来的?”

  “……我……我不知道……我听说……有警察来这里调查……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就回来看看……没想到……”

  叶修打断他。“没想到门打不开?没想到碰到了我们?没想到现在被打得半死不活,还随时有可能被我一剑戳死?”

  王威不敢说话了,只是一个劲地求饶。

  叶修哼了一声,手一甩,剑尖抵在了他的眉间。“你看看,反正你身份也特殊,那我给你换一个特别的死法。”

  王威张了张嘴。“不……”

  叶修才不给他说完一整句话的机会,手上微一用力,一缕清红从王威的额前流下。

  叶修右手持剑,左手在空中做了一个结,半阖着眼,嘴唇微翕。

  “雷帝破地,鬼怪横行;六道人间,鬼人聚集;鬼弑人死,罪大恶极,吾作神明,则必惩之……”

  随着一段咒语从叶修的唇下淌出,王威感觉浑身如同被地狱的烈火炙烤,他一边大叫,一边在地上痛苦地挣扎。

  但咒语还在继续。方锐站在一旁,却忍不住眉头紧锁,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牢牢抓住,全身犹如被什么东西给束缚着,让他几乎喘不上气。

  他听到周围有很多鬼人的嚎叫,带着痛苦,抬着绝望。方锐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支撑不住,一手扶着墙,双腿一软,差点跪下去。

  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让他不至于真的跪下去。方锐回过头,发现对方竟然是韩文清。“韩文清?你怎么……”

  “我感觉到叶修的力量,就过来看看。”韩文清开口道,两只眼睛却盯着不远处正在施法的叶修,此时此刻,已经有一圈青色的光圈在他的脚底显现。“看样子,果然是动了点肝火。”

  方锐顿了顿,顺着韩文清的视线看了过去。“这是什么?”

  “神明才有的力量。”韩文清扫了方锐一眼,很快地又把视线放到叶修身上。“我第一次见的时候,跟你一样,差点就被他的灵力给压跪下去。”

  方锐沉默了半天,摇了摇头,发出自嘲般的笑声。“在神明面前,所有的鬼连站着的权利都没有啊。”

  此时此刻,咒语也即将进入收尾阶段,叶修左腕一转,剑尖指着王威的心脏。

  他睁开眼,黑色的瞳孔被青色的火光覆盖。

  “……穷凶极恶者,则处以定魂锁魄,打入虚空,永为恶人。”

  几乎是同时,叶修脚下的青色光圈突然炸开耀眼地光芒,伴随着王威的惨叫,直冲而上。

  tbc.

============

老韩出场时间太短了就不打tag了kkkkkkkkk

开头忘记说这章有更恶心的东西 希望小天使们不要太在意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8)
热度(38)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