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魏果】一个故事.

*山狼背景 系列番外篇

真的是个傻白甜故事 设定问题文末港

===========

配个bgm.U&I-JB&Jackson

打个广告:韩叶《喂,送快递的》

===========

  魏琛总是自诩为山狼里面神一样的少年。

  用他的话来说,他毕竟除了生娃,打仗做饭扫地板诸如此类的,啥都会,就算不是无所不能的神,至少也是仙一样的少年。

  对此叶修感到十分不屑,说魏琛充其量就是个太乙真人的翻版。

  话虽如此,魏琛同志还挺满意的,毕竟太乙真人也是神仙啊,还是哪吒的老师呢!说不定自己日后牛逼大发了还能教出桃李满天下的哪吒。

  直到他听说叶修口中的太乙真人翻版,指的是太二真人。

  于是,叶修被魏琛穷追猛打了整整一个星期,连韩文清和大崔都拉不住。

 

  然而,魏琛在山狼里面还是很嚣张。

  八成是所谓的臭味相投,他和叶修以及苏沐秋的关系贼几把好,对韩文清却总是超级客气,打了照面微微一点头就算招呼过了,这让韩文清老有种自己是不是被对方看不顺眼的错觉。

  于是韩文清就去问魏琛的闺蜜,啊不对,基友,也不对,志同道合的朋友叶修,叶修就去问自己的闺蜜,啊不对,基友,也不对,志同道合的朋友魏琛。

  魏琛拽拽地一甩头。“呔,你不懂,老夫这叫尊敬,老韩这种搁哪儿哪儿就被他一身正气吓得鬼哭狼嚎的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叶修半信半疑地转告给了韩文清。

  隔天,魏琛走在路上,恰好又碰见了韩文清。可他还没来得及点头,韩文清一个箭步冲上来,拍了拍魏琛的肩膀。“Hey,bro,how are you?”

  “I am fine,thank you.And you?”魏琛脱口而出。

  韩文清一本正经地开口。“Me,too.You look so cool today.”

  魏琛受宠若惊,忙一拱手。“Where,where.A little,a little.”

  从此以后,魏琛和韩文清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挨了韩文清好几拳才和韩文清变成闺蜜,不对,基友,也不对,志同道合的朋友的叶修目瞪口呆,潸然泪下。

  

  连韩文清这种人都能搞定,魏琛变得更嚣张了,差一点就要去撩拨老团长了。

  苏沐秋直摇头。“我擦嘞……老魏,这山狼还有人能治得了你吗?”

  魏琛双手合十。“惭愧,惭愧。”

  苏沐秋猛翻白眼,把上级刚刚布置下来的任务甩锅给了魏琛,以免他又出去祸害人间。

  魏琛也挺乐意的,端着文件夹,哼着走调了的小曲儿,往后勤处走去。

  后勤处的门前有一块好大好大的菜地,黑亮黑亮的泥土上整齐地排列着长势喜人的蔬菜和瓜果,几乎一年四季都是绿的,许多兵都喜欢来这里偷个懒,被领导发现后,给出的理由无一不是“爱护眼睛,感受原谅”。

  魏琛心情很好地从菜地中间的小道走过。前一天才下过雨,小道上的低陷处积着水,倒映出两旁的大白菜和蔚蓝干净的天空,魏琛落脚时可以避开了这些水洼,不想破坏这份好不容易落在地面上的美景。

  突然,他看到前面蹲着一个身影。

  魏琛定睛一看,发现对方是个女人,而且很面生。

  魏琛再仔细一看,发现对方正托着脑袋,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菜叶上的一只大肥虫津津有味地啃着菜叶。

  魏琛又端详了一会儿,发现对方是个美女,长得很漂亮。

  他走上前,唤了对方一声。“美女,挡道儿了,能让下不?”

  对方像是反应过来似的,忙站起来,侧身把窄道让出来。“不好意思啊。”

  “没事没事。”魏琛大度地摆摆手。“你看虫虫也注意点啊,别看它笨笨的,受惊了会喷汁呢。”

  “……什么?”对方感觉十分震惊。

  魏琛嘿嘿一笑,伸手指了指她的身后。“你瞧。”

  对方下意识回头一看,惊讶地发现原本还傻乎乎啃着菜叶的大青虫已经立起了身子,身体膨胀了一圈,黑色的小嘴蠕动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喷一个惊天动地。

  女子一惊,着急想要远离,可道路实在太窄,又湿,一不小心,倾了重心。

  魏琛吓了一跳,立刻伸出手拉住了对方的胳膊,不让她她滑进菜地里。

  “哇,注意点嘛。”他把女子拉上来后,简单地看了看对方身上是否有受伤,在心里松了口气。

  “……谢谢啊。”女子冲着魏琛笑了笑,一手握住了另一边的手臂,那儿还残留着魏琛手掌的温度。

  魏琛哈哈大笑。“小事小事,你慢慢看啊,老夫走了。”

  说着,魏琛转身就朝着后勤处的办公楼走去,可还没走出两步,女子在背后喊住了他。“等等!”

  魏琛转过头,轻轻一笑。“不,是你的虫虫。”

  女子愣了好久,差点抬腿把魏琛一脚踹进菜田里。“你有病啊!我想问你是不是山狼后勤的人?”

  “我当然不是,你瞧我穿这寒酸样儿,后勤的人穿的可阔绰了。”魏琛把手一摊。“不过老夫也没问你呢,美女你面生啊,蹲这儿干啥?”

  对方拨弄了一下刘海。“我叫陈果,我在等我爸和你们后勤处处长谈事情。”

  魏琛顿了一下,瞪大双眼。“我擦!陈氏企业的大小姐?”

  陈果努努嘴。“别这么叫我,我可没打算继承我爸的公司,我现在正大四实习呢。”

  “哇,高材生,佩服佩服。”魏琛一拱手。“像我这种半路出来当兵的,注定和大学无缘,只能在泥巴硝烟里摸爬滚打。”

  陈果忙摆手。“不不不,只是选择的路不一样,你们也很伟大。哎,我觉得你挺有意思的,你是谁啊?”

  魏琛拍了拍自己的臂章。“我叫魏琛,山狼的兵。”

  “魏——琛——”陈果拉长了音,重复了一遍对方的名字。“你们训练一定很累吧?”

  “别的连队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们连队是真的挺累的。”魏琛一脸谦虚。“谁叫我们摊上个智障当连长。”

  陈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们的连长一定长得很凶神恶煞。”

  “小果,我们可以走了。”陈果还想问些什么,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她回过头一看,是自己的父亲谈完了工作,经过菜地,顺便寻女儿回家。

  陈果冲着对方喊了一声“来了”,转脸对着魏琛挥了挥手。“下次见哦。”

  魏琛也挥了挥手。“慢走啊,再来玩啊。”

  陈果弯起眼睛,笑了。“好啊!我下次来就找你玩儿!”

  就是那一个无意的笑,竟让魏琛梦萦魂牵了好几年。

 

  魏琛最开始以为陈果只是很客套地随便说说,结果却惊讶地发现,陈果来山狼的次数不仅比以前来得频繁,而且每次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往训练场跑,看魏琛训练。

  “我觉得他比你厉害。”陈果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也在训练的兵对魏琛说。“他的动作比较流畅。”

  魏琛扫了一眼,发现是正在做引体向上的韩文清,极其不屑地哼了一声。“胡说八道,区区引体向上,老夫也很厉害。”

  “那你做一个?”

  魏琛大腿一拍,从地上爬起来,大摇大摆地朝单杠走去。“别被我帅瞎。”

  陈果瘪嘴。“不要脸!”

  魏琛搓了搓手,往手心哈了一口气,屈腿向上一跃,抓住了横杆。

  韩文清扭头,见魏琛一言不合就开始做引体向上,满心纳闷。“你突然做什么?”

  “展现山狼傲人的实力。”魏琛认真道。

  还没等韩文清开口再问什么,魏琛又小声道。“你给我做慢一点,美女看着我呢!”

  韩文清回头一看,见到陈果正坐在操场边上不断往这儿瞅,心里顿时明白了一半,留给魏琛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魏琛脸不红心不跳,动作频率越来越快了。

  韩文清干脆手一送,跳到地上,后面思考了一秒,突然身体一歪,倒在地上。

  不只是陈果,连魏琛都吓了一跳。“我擦,老韩你咋了?”

  韩文清一脸淡定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土。“体力不支,我吃饭去了。”

  说完,韩文清拍了拍魏琛的腿,转身就走了,留下魏琛吊在那儿独自凌乱。

  见韩文清走远了,陈果忙赶上去,叫魏琛下来。“哎,他怎么了?没事吧?”

  “……我也不知道啊,他以前做一百个都不带喘的。”魏琛还在发愣。

  陈果左右上下打量着魏琛。“那你呢?”

  魏琛回过神来。“两百个!”

  陈果眨眨眼,做了个“请”的姿势。“来,你刚才做了四十三个,现在请继续你的表演。”

  魏琛目瞪口呆。“卧槽,不带这么坑人的!”

  “少废话,赶紧的,我帮你算,你专心做。”陈果不耐烦地摆摆手,催促着。

  不远处,围观了好一会儿的韩文清悄悄地走了。

 

  最近山狼有言,魏琛有了心上人。

  当事人的闺蜜,不对,基友,也不对,志同道合的朋友跑去询问当事人,得到当事人否定的答复。

  当事人是这么回答的。“我擦,你快帮老夫问问心上人长得像范冰冰还是李冰冰?”

  谣言不攻自破?

  不,不不不,这儿可是山狼啊,一个连张佳乐是女儿身这种三岁小孩都不相信的谣言都能传得满天飞的地方。

  啥?你说老团长三岁的孙女喊张佳乐阿姨?

  这儿可是山狼啊!正义的化身!怎么可能会做出以讹传讹的事情呢!

  回到我们的正题,魏琛到底有没有心上人,其实还没有个定数,虽然他本人是否定的,但究竟是他死不承认,还是没个自觉,答案恐怕也没人知道了。

  不过魏琛最近总是有些烦躁,做啥都躁,苏沐秋歇菜那会儿也没见他十枪打出三十环的傲人成绩。

  叶修经过多方面的观察,得出了“思念某人茶饭不思”的结论。

  思念谁呢?陈果好久没来山狼了。

  甚至陈爸爸也再没来山狼谈事,没人知道陈家发生了什么。

  直到一个月后,魏琛又一次见到了陈果,在后勤处楼前的菜地里。

  这次是陈果一个人来山狼的,魏琛见到她的时候,发现对方面色憔悴了不少,穿着黑色的连衣裙,纤细的胳膊上绕着一圈白色的丝巾。

  军人的第六感让魏琛瞬间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早在以前,陈果就时不时告诉魏琛,自己父亲的身体不好,但工作又很拼,让她非常担心。魏琛也经常安慰她,说不会有事的。

  但,人言终究比不过命运。

  “嘿,美女,好久不见。”魏琛勉勉强强露出一个笑,故作轻松地上前打招呼。“你又瘦了。”

  陈果回头,见是魏琛,脸色顿时放松不少,嘴角似笑非笑。“你在夸我吗?”

  魏琛挠挠头。“女孩子不都喜欢听别人夸瘦了嘛……”

  陈果哼哼两声。“我以为你会问我在这儿干嘛呢。”

  魏琛很配合。“那你在这儿干嘛呢?”

  “谈工作啊。”陈果耸耸肩。“我继承了我家的企业,现在自然是我来跑业务。”

  “什么?那你原来的工作……”魏琛挺惊讶的,毕竟他心里很清楚陈果是多么喜欢她原来的工作。

  陈果无奈地笑。“嗯,放弃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嘛。”

  魏琛张了张嘴,没有说话。陈果低下头,看着菜地里水灵灵的大白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有的时候总是该身不由己的,我这么做,也算是为了我爸那么多年来的心血得以保留吧,希望他老人家在天之灵,能够安息……活着的时候也老操心我这儿那儿的,现在他该好好休息了。”

  说到这儿,陈果的眼眶红了,但终究没有流下一滴眼泪。魏琛沉默地听着,他很想伸出手,把陈果拥入怀中,轻轻拍抚她的背,说一声没关系,还有我在。

  他终究没有这么做——但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哎呀,多说了些没用的话。”陈果吸了吸鼻子,低头看了眼时间。“我该回去了,公司还有一些需要交接的材料需要我去批,改天再见。”

  魏琛愣愣地点点头。“再见,路上小心。”

  陈果笑着点点头,转过身,朝着菜园外一辆等候多时的黑色宾利车走过去。

  看着逐渐远去的车,魏琛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他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依然在很用力地跳动,扑通扑通的。

  魏琛抬起头,看着天上唯一一片薄云,眼神突然变得坚定。

  “陈老板,您就放心吧,您女儿还有我护着呢,我绝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如同是响应魏琛一般,空中突然刮起一阵风,将那片薄云吹散在一望无际的湛蓝之中。

 

  “老魏,你果然是恋爱了吧?”叶修神秘兮兮地凑了过去。

  魏琛用看智障的眼神瞥了叶修一眼。“对,老夫爱上你了,修修老公我们结婚吧。”

  叶修顿时毛骨悚然,做呕吐状。“哎哟喂,老魏你太恶心了,哥受不了。”

  “彼此彼此。”魏琛皮笑肉不笑。

  “不过哥跟你讲真的,你现在一定是处于恋爱之中,要么还在暗恋,要么金屋藏娇。”叶修很认真地拍了拍桌子。“你看看你,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魏琛白眼一翻,把手里的一叠文件拍在叶修的办公桌上。“给老子签字,赶紧的,我还忙着呢。”

  叶修没打算就这么放过魏琛,一边签还一边喋喋不休。“你看看你,也都快奔三了,咱这一群在二十出头游荡的都在操心你的终身大事,你自个儿怎么不上点心呢!”

  “我去,叶修,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那么婆妈?”魏琛实在是烦了,拿回签好字的文件,转身就想赶紧走。

  “我不是看你和老板娘有戏嘛,山狼里就她和你关系最好。”叶修一手托着腮,一手转着笔。“你俩成了,对谁都好,不是吗?”

  魏琛没说话,正巧这时候韩文清走了进来。“老魏,原来你在这里。”

  “找我?”魏琛抬起头,看着韩文清。“咋了?”

  “你现在有空不?到陈氏企业跑一趟吧。”韩文清把手里的两个牛皮档案袋递了过去。“物资方面,有些东西可能需要老板娘那儿亲自过目一下。”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回来她也好久没来山狼了,来谈事儿的都是她的……秘书?还是办公室主任来着?”

  “秘书。”韩文清接话道。“但公司最大的毕竟是她,涉及大数目的合同,还是让她自己再确认一下比较好。”

  叶修在这时插了句话。“顺便培养培养感情。”

  韩文清闻言,扫了叶修一眼,叶修弯了弯嘴角,韩文清顿时了然。

  魏琛实在是受不了这对眉来眼去的狗男男,拿走韩文清手里的文件,急冲冲就离开了办公室,走之前还不忘回身给叶修比了个中指,叶修对此只是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和韩文清抱怨说现在的人啊给他牵红线还不乐意了云云。

  魏琛以前也去过陈家的公司几回,到现在为止跟前台的姑娘基本混熟悉了。他走过去,敲了敲前台的玻璃面。“老板娘在不?”

  “在的,您直接过去她的办公室就行了。”姑娘道。

  魏琛道过谢以后,轻车熟路地上了三楼,陈果的办公室。

  透过落地窗的倒影,魏琛看到陈果的办公室还有其他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其中一个魏琛在照片上见过,是陈氏企业的一个副董事长。

  他们大概在谈很重要的事情吧。魏琛心想,决定在办公室外稍作等候。

  落地窗并不隔音,魏琛能够很清楚地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就算不想听也还是得听。

  魏琛不喜欢偷听别人说正事,正想着到楼下休息区等候,一个男人说的话却突然让他停住了脚步。

  “我觉得你还是趁早把文件签了吧,你说你一个女人,以前也没接触过公司的运作,你来管公司,能有什么作为?”

  陈果沉默了一会儿。“我不会的地方我可以慢慢学,这是我父亲的企业,自然是由我来接管的,况且你们也算公司的管理层,并不是不可以接触公司的核心。”

  “呵,你真是听不得劝啊,大小姐,如果公司被你搞垮了,你怎么跟你爸交代?我们又怎么跟老陈交代?”

  “如果你们认为公司由我接管不会有前途,你们大可离去,何必在这里和我讨要公司的法人,逼我把公司交给你们呢?”

  两方突然都安静了好一会儿,男人发出一声不怀好意的叹息。“陈果,你就是不肯把公司给我们吗?”

  陈果盯着对方的眼角,口气坚定。“对,这是我陈家的东西,怎么可以随便托付给外人。”

  “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

  只听一声巨响,办公室的门被一脚踹开,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眼睛齐刷刷朝着声源望去。

  魏琛面无表情地收回脚,大摇大摆地走进办公室。男人的一个手下从椅子上站起来,伸手要拦,可他还没来得及出手,魏琛飞快地抬起腿,直接踹在了他的胳膊上,紧接着又补上一脚,把对方踩在了地上。

  陈果吃惊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魏琛拉过那张空椅子,坐在了陈果身边,他抬起那双冷漠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对方。“你们继续谈,不用在意我。”

  “……你……你是谁……你来做什么?”男人快速瞥了一眼捂着手臂在地上打滚的手下,结结巴巴地开口。

  魏琛扭了扭脖子,挥了挥手上的文件。“老夫是老板娘的客户,你们的谈话严重占用了我们预约的时间,逼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

  男人咽了口口水。“你……你打伤了我的助手,你他妈不怕我报警吗?”

  “啥?报警?”魏琛发出一声冷笑。“为你的私用公款,滥用职权,吃喝嫖赌和人身威胁而自首吗?”

  男人瞪大了眼睛,张着嘴,你你你了半天都没有下文。

  “这位同志,人在做,天在看,你以为你做的那些真的不会有人知道吗?账本随随便便一查,哪儿不对头,马上就知道了。”魏琛语重心长。“再说了,你这样对待一个女人,你他妈良心是被狗吃了,还是被浸屎坑了?”

  “老夫替老板娘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现在带着你的咸鱼收拾东西,立马滚蛋;第二,拿出你的手机,拨打110,让警察来处理。”魏琛站了起来,两手插在兜里,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做决定吧。”

  男人哪里还有胆量回复魏琛的话,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急急忙忙离开了办公室,他的几个手下见老大都逃了,当然也不会傻乎乎地留下来,纷纷兽走鸟散。

  “呸,就着怂样,还敢来威胁人?真他妈傻逼。”魏琛不屑地啐了口脏话,转过身,看着还坐在椅子上愣神的陈果。“老板娘,以后遇到这种人渣,你就跟我说,我帮你收拾他们。”

  陈果猛地回过神,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后退了几步。“你来做什么?”

  魏琛一脸卧槽。“找你谈事情啊,我不都说了!”

  “你不在楼下等着你跑上来掺和什么?”陈果情绪很激动,语速变快了不少。

  魏琛又是一脸卧槽。“我都看你被那群傻逼人渣威胁了我还能在楼下心安理得地喝咖啡?你把老夫想成什么了!”

  “这是我家的事儿跟你有关系吗!要是他们真的报警了,山狼把你处分了怎么办!”陈果几乎是喊出来的。

  魏琛还是一脸卧槽,声音顿时高了一个八度。“要是他们把你怎么样了我怎么跟你爸交代!”

  “这跟我爸又什么关系?!”陈果顿时懵了。

  “我他妈跟他发誓过了我魏琛绝对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否则天打雷劈!”魏琛大吼一声。

  陈果又一次红了眼眶。

  她张了张嘴,小小声地骂了一声。“你个傻子……”

  那一瞬间,魏琛感觉自己的心猛地一颤。

  几乎是不受控制一般,他伸出手,把陈果拥入了怀中。

  “这个世界上,你还有我。”他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那天以后,两个人就一个多月没见过面了。

  没办法,年轻人发现自己恋爱了,都这个模样,过阵子就好了。

  魏琛在山狼思念陈果,但是他就是不肯联系对方;陈果在公司思念魏琛,但是她也死活不肯到山狼去找对方。

  所谓的皇上不急,急死太监,恐怕就是这个理吧。

  韩文清掰断了十几双筷子,叶修捏爆了好几盒黄鹤楼,方士谦插烂了几百根针头,郭明宇吃了二十多个烤地瓜……

  一群人每天抓心挠肝,恨不得把魏琛直接绑了顺丰给陈果。

  然而,为了魏琛作为男人的那点尊严,他们只能继续掰筷子,捏烟盒,插针头,吃地瓜。

  又大概过了半个月,魏琛接了一个紧急任务,飞往一个正处于极度内乱的国家支援当地的维和部队。

  陈果得知后,也不知怎么的,连着好几天,右眼皮跳个不停。

  她记得很小的时候,自己因为睡眠不足而眼皮直跳,父亲就会安慰自己,左眼跳福,小果身上会有好事发生呢。

  左眼跳福,右眼跳灾。陈果每想到这儿,就会忍不住一个哆嗦。

  连续失眠了一个星期,陈果终于忍不住了,给叶修打了个电话。

  “老魏?他几天前就回来了啊。”叶修的口气很平淡,但这反而让陈果愈发感到不安。

  “他现在人在哪儿?”陈果焦急着问。

   叶修叹了一口气,苦笑一声。“在医院躺着呢,就没清醒过,老板娘,你要不要来看看他啊?”

  轰——

  陈果顿时觉得脑袋里有什么炸开了一般,眼前明亮的一切一下子沉入了无边的黑暗。

  她驱车赶到了山狼附属的医院,恰好碰到了叶修。

  叶修见了她,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你快去吧,老魏在五楼重症病房。”

  陈果心急如焚,顾不得等电梯,踩着高跟鞋从楼梯直上五楼。

  她寻找着重症病房的门,终于在走廊尽头的阴影中找到了它。

  怀揣着一颗砰砰直跳的心脏,陈果顾不得敲门,急急忙忙地推门而入。

  “魏琛!”

  “……啊?干嘛?”

  看着慌里慌张闯进病房的陈果,魏琛两手拿着两根鸡爪,一脸茫然。

  气氛变得十分尴尬,尴尬到连作者都不知道尴尬两个字怎么写了。

  率先反应过来的魏琛试探性地唤了一声。“呃……老板娘?”

  反应过来的陈果顿时恼羞成怒。“你没死?!”

  “卧槽,一进来就咒我死?老夫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老夫!”魏琛惊得鸡爪都掉了。

  陈果愤怒地转身。“老娘去把叶修给宰了,一会儿再来看你!”

  “……!!!等会儿!陈果!叶修不能宰啊你快回来!!!……”

  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后,魏琛笑得直不起腰。“哎哟卧槽,怎么叶修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

  陈果满脸通红,泄愤一般轻轻拧着魏琛胳膊上的肉。“你……你笑什么笑!我都担心死了!”

  “哈哈哈,我回头帮你修理他。”魏琛开怀大笑。“我没什么事儿,就胳膊上给砸了白磷弹,烧伤罢了。”

  陈果低下头,他看到魏琛的右手胳膊上搀着厚厚的白色纱布,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那段洁白异常的刺眼。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轻轻触碰。“疼吗?”

  魏琛嘿嘿地笑,摇了摇头,抬起他缠满纱布的胳膊十分嘚瑟地在陈果眼前晃悠。“不疼,老夫机智地把那块肉挖掉了,没伤着骨头。”

  随即魏琛又叹了口气。“不过好像有点伤到经脉了,就怕以后端枪不稳啊,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顺利地去出任务。”

  陈果盯着那一圈圈纱布,她似乎看到了几点暗红,她不知道那是魏琛淌出来的血,还是仍然在燃烧的火焰。

  她张了张嘴,叹了口气。“你不听,可是我,挺疼的。”

  魏琛愣了一下。

  陈果抬起眼睛,魏琛发现这个几乎独自担下人生所有大风大浪,却没流过一滴眼泪的女人,竟然红了眼眶,长长的睫毛抖了抖,落下两颗豆大的晶莹。“……老板娘?怎么了这是?你哪儿疼啊?我擦,这白磷烧伤还能传染的?”

  陈果抬起手,戳了戳自己的胸口。“我心疼啊。”

  魏琛张大了嘴。

“你不是说让女人感到心痛的男人不是好男人吗?”陈果几乎压抑不住情绪,声音都在颤抖。“老魏,你太过分了。”

 

  这次见面后,带来的又是长达半个月的单方面冷战。

  为什么说是单方面呢?因为对于魏琛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短信消息骚扰,陈果虽然每一条都很认真地浏览过,但一概没回。

  久了以后,陈果自己也有些憋屈,如今想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要不是自己那会儿太耿直了,现在也不会走到这种地步,就算想挽回,也找不到什么比较自然而然的方式,不论怎么做,都略显得尴尬。

  陈果觉得自己头发都要掉光了,开始深深考虑起到底要不要去买箱霸王屯在家里。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陈果定睛一看,十分意外地发现是韩文清打来的。

  她连忙接起来。“你好,韩团长。”

  “老板娘,你现在方便来部队一趟吗?”韩文清道。“有些账目想要跟你核对一下,后勤那里总说有点不太对劲。”

  陈果突然想起来几个月以前与不法之人对峙时魏琛说的那番话,连忙答应了下来。“好的,我马上过去。”

  “务必请你亲自过来,麻烦你了。”韩文清说话十分客气,随后便挂了电话。

  陈果到财务室取了账本,让司机驾车前往山狼。

  车开到半路,陈果的左眼皮突然开始跳动起来。她抬起手揉了揉,转过脸,看着高速路两旁成片的翠绿,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披着阳光,消失在亮晶晶的地平线之下。

  天格外湛蓝,风格外温和。

  陈果靠着车窗,慢慢闭上了眼睛,嘴角却不知不觉微微翘起。

  到了部队,陈果让司机在外面等候,自己拿着袋子,朝着后勤处走去。

  路过操场的时候,陈果觉得不太对劲,本该有许多连队操练的操场,此时除了孤独的阳光,空无一物,甚至连操场旁的那棵大榕树也不见摇曳,只是抖落下一片寂静。

  陈果心存纳闷,她朝前又走了几步,在不远处的单杠下,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魏琛。

  魏琛也看见了她,冲着她挥挥手,招呼她过来。

  陈果纠结了几秒,最终还是走了过去。“干……干嘛?”

  魏琛嘿嘿直笑。“没干嘛,老夫这不是看见美女了么,想送你个东西。”

  “什么?”

  魏琛突然变戏法似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大束五颜六色的花,递进陈果的怀里。“送给你,山狼后山最漂亮的花们,我津贴感人,买不起玫瑰,你就先凑合着。”

  陈果受宠若惊。“什么……”

  她还没来得及惊讶,周围突然冒出一堆人,闹哄哄的,把两人围在中间,其中还有些不怕死的大声喊着“老板娘!老魏准备向你求婚啦!”

  陈果闹了个大红脸,恶狠狠地瞪着那些瞎起哄的野小子,却忍不住抱紧了手里的花。

  花很香,虽然小,但在陈果眼里,却比玫瑰百合还要漂亮。

  “媳妇儿,我要跟你说个事儿。”魏琛突然开口。

陈果早对魏琛啥德性十分了然,瞪着好看的眼睛,看着笑成狐狸的魏琛。“这次干嘛?帮少天换尿布?还是教文州加减法?”

喻文州费力地拉住准备扑上去和魏琛打架的黄少天,魏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老夫在你心里就这么毛病?黄少天早不穿尿布了!媳妇儿你可不能这样。”

陈果看着他。“谁是你媳妇?要不要脸啊?啊?”

“嘿嘿,你别着急,你马上就会承认你是我媳妇儿了。”魏琛开怀大笑,手摸到兜里掏出一团皱巴巴的纸,捏住边缘用力一抖摊开。

和煦的阳光透过半透明的米黄色报告纸,陈果眯起眼,发现上边儿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儿,龙飞凤舞的,很明显是魏琛用爪子扒出来的。

“咳咳。”魏琛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站直身体,冲着陈果眨了眨眼,嘴角挂满了笑意。“陈果同志,你可听好了啊。”

陈果一头雾水。

“你是微风,你是花香,人来人往,你走过身旁,我不住回头张望。

“你是彩霞,你是夕阳,流年似水,你笑意翩翩,一眼便不曾遗忘……”

魏琛端着张纸,摇头晃脑的,念得声情并茂,时不时还故作哽咽卡顿一下,让陈果忍不住怀疑究竟是他把自个儿也给感动到了,还是字太丑连自己都认不清。

这诗也没个格式,一听就知道是魏琛琢磨了好几个晚上琢磨出来的。陈果静静地看着魏琛十分认真却依旧不正经的模样,白云,微风,树影婆娑,所有的一切都融入魏琛略沙哑的声音里,毫无保留地传达那份如同阳光一般温暖的爱意。

“被小花开满的枪,打响的是爱情的渴望。愿终锈了枪管,浓了花香……时光能将你我一起安葬。”

魏琛一念完诗,潇洒地把报告纸往后一抛,“噗通”一声,在陈果面前单膝跪下。

“陈果,老板娘,媳妇儿,我魏琛是个军人,绝不轻易弯膝盖。国家强大了,也不需要老夫替他下跪做啥,如今老夫可只为了你,当着这群兔崽子的面跪了,我让你成为老夫的世界。

“当年老夫答应过你父亲,你在这个世界上不会孤单,你还有我,我会一直保护你,不让你受委屈,谁让你不开心了老子第一个上去打死他!

“我的右胳膊算是不行了,扛个95跟筛面粉似的,今后可能没办法经常上前线打仗了,但好在塞翁失马,老夫可以更好地保护你,更好地陪伴你,更好地爱着你。

“你愿意嫁给我吗?”

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兔崽子纷纷打起了口哨,还几个不怕死的瞎几把带头起哄,喊道。“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老魏!戒指!你丫的忘了戒指!”叶修小声提醒。

“哦,对对,戒指。”魏琛又摸了一遍全身上下的兜,好不容易在最贴近心脏的位置拿出一枚用蓝色小花编成的草戒指。“喏,媳妇儿,别小看这草戒指,老夫跟你说啊,这是有我幸运加成的!绝对保你不被欺负,不受委屈,不……”

  魏琛抬起头,对上陈果红了的、湿漉漉的双眼,立马傻掉了,赶忙从地上蹦起来,伸手给她抹眼泪。“卧槽你别哭啊,本来就一把年纪了再哭就更显老了……”

  陈果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跪下!”

  “噗通”,魏琛跪得那叫个干净利落。

  众人望天,色令智昏啊没眼看了啊啧啧啧。

  陈果低下头,使劲地嗅了嗅手里的花。

  她蹲下来,带着点羞涩,把左手伸到了魏琛面前。

  魏琛小心翼翼地捧起那只漂亮的手,郑重其事地将戒指戴在了陈果的无名指上。

  一群人又开始起哄了,黄少天喊得最大声。“老板娘!魏老大可就交给你了!甭给他出去乱搞的机会啊!”

  “哇你这不孝徒!老夫哪有出去乱搞过!不就偶尔半夜起来煮个羊肉煲吃!”魏琛痛心疾首地捧住胸口。

  陈果又哭又笑,双颊红扑扑的。她伸手把魏琛拉起来,扫了一眼黄少天。“我肯定会看好他!不过,你们是不是该改口了?”

  众人一愣,随即开怀大笑,争先恐后地喊着。“嫂子!亲一个!嫂子!亲一个!”

  “我呸,你们别得寸进尺我跟你们讲,这是老夫的媳妇儿!”魏琛一手搂住了陈果的腰,一边冲着那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兔崽子挥舞拳头。

  陈果开心地笑着,在众人欢呼打闹的时候,偷偷地凑到魏琛的耳边。“你策划多久了?”

  魏琛嘿嘿地笑,重重亲了口陈果的脸颊。

  “从老夫见着你第一眼起,一直到现在!”

  fin.

============

到底有没有文中说企业和部队做物资交易的事情存在呢?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如果有那可能是央企或者国企 绝对不可能是私企 但是呢 这只是小说 你们看看就好了哈

至此 山狼系列正式完结 感谢各位一年以来的不离不弃 以及没有对死活不更新的我感到绝望 感谢感谢

然后呢~山狼会出个今年册子 但是作为非卖品赠送 到时候考验大家欧气的时候就到了哦2333333

以上!回头做个目录!再写个心得体会!么么哒!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15)
热度(85)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