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林乐】吃小龙虾凭啥不放辣?!

昨晚了了自己的一大愿望 一个人磕一盆小龙虾

最近在忙着写游戏的剧本 所以没啥时间更新 就来短打一发233333

很有病 很有ooc

================

  01

  大家都知道,张佳乐虽然到青岛生活了至少也有两年的时间,来自云贵高原的他并不好雪莲松茸那种和着童子鸡炖都成五位数补品那口,反倒更喜欢凌晨两三点还灯火通明火光四射香味四溢的烧烤铺大排档。偶尔放假回昆明的时候,最喜欢打野图打到凌晨一点,然后下楼叫上两斤麻辣小龙虾和几听可乐,独自一人坐在灯下大快朵颐,据他说,这才是男人的生活。

  他还多次嘲笑明明生为皇城大老爷儿们的孙哲平不怎么能吃辣的属性,借此强调自己比孙哲平man得多。

  然而却没个ball用,毕竟粉丝只看脸,不看他吃小龙虾。

  转回霸图后,青岛的伙食基本正中嗜辣如命的张佳乐下怀,要辣有辣,没辣也有老干妈,这让张新杰十分不解,为什么张佳乐从来不便秘。

  但张佳乐还是更喜欢云南的辣子,吃饭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三言两语的感慨家乡的味道,然后黯然伤神地往嘴里塞了一根泡椒。

  坐在身边的韩文清看得脸都绿了,张佳乐便开始把嘲笑对象由孙哲平转到韩文清身上,借此强调自己比韩文清更man。

  然而还是没个ball用,毕竟粉丝只看脸,不看他吃泡椒。

  02

  嗯?你问怎么没有林敬言?

  林敬言不吃辣,倒不是说不能吃,实际上是不爱吃,据说是因为小时候吃伤了有了心理阴影,长大以后看到红彤彤的一锅水煮活鱼小龙虾灯笼椒牛肉花椒炒面,都会浑身起鸡皮疙瘩。

  当然以上歪理是由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方先生以林敬言没有红色内裤为根据意淫出来的,大可不必相信。

  但林敬言确实是不吃辣的,先前在呼啸的时候口味又被养得偏好清淡甘甜,刚到青岛那阵子,每次吃饭几乎都是煎熬,张新杰看不下去,专门让食堂开小灶给林敬言准备清炒青菜和白米饭,但也不知道是不是食堂的厨师故意手贱还是暂时性遗忘,总喜欢在炒青菜里搁一勺辣油,于是林敬言的受难日依旧遥遥无期。

  韩文清也看不下去了,十分干脆地挽起袖子拎着刀进厨房给林敬言做了一罐不辣的拌饭的肉酱,林敬言几乎要喊韩文清一声爸爸了。

  但也正因为如此,林敬言成了张佳乐主要嘲笑对象,嘲笑的理由依然如出一辙,无非就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竟然不吃辣吃不了辣简直天理难容天打雷劈,借此强调自己man不过孙哲平韩文清但至少man得过林敬言。

  然而依旧没个ball用,毕竟粉丝只看脸,不看林敬言吃肉酱拌饭。

  03

  话虽如此,张佳乐依旧是那个不轻言放弃的张佳乐,不论是在比赛里,还是在辣上。

  他看着林敬言碗里过于单调过于原谅的颜色,叹了口气:“老林,你为什么就不尝试一下辣呢?”

  林敬言面不改色地往嘴里塞了一根上海青,慢条斯理地嚼完吞下去才开口:“为什么一定要吃辣呢?”

  “你不吃辣,你的人生就失去了一半乐趣。”张佳乐一脸严肃。

  林敬言放下碗筷,抬头看他:“那你没长那啥,你是不是也失去一半乐趣了?”

  张佳乐一脸迷茫:“……啥?”

  林敬言不说话,低头示意。

  张佳乐顺着林敬言的视线低头看裆,瞬间反应过来,怒一拍桌阴阳怪气地大叫:“林敬言!你说是谁把你带坏的!你说!是谁!”

  林敬言慢悠悠地一边收拾碗筷一边接腔:“送你来到我身边~……”

  张佳乐气不打一处上来。

  林敬言闷闷笑了好一会儿,抬头见张佳乐正气鼓鼓地瞪着自己,无辜地把手一摊:“我本来就是流氓嘛。”

  张佳乐抓住机会准备反将一军:“你作为流氓还不吃辣!岂不是更掉价了!”

  谁知道林敬言依旧满脸温温和和:“你见过叫花鸡里有辣椒吗?”

  张佳乐:“……???”

  林敬言已经收拾好餐具走了,张佳乐依旧处于长久的沉思之中。

  自个儿加练晚来吃饭的宋奇英端着餐盘,见张佳乐对着一堆空盘子直挺挺坐着,双眼紧闭,不知道在修仙还是神游。

  他好奇地走上去,轻轻唤了声:“张佳乐前辈?”

  张佳乐猛地睁开眼,猛地转过头,猛地抓住宋奇英,猛地吓了宋奇英一跳。

  张佳乐虎声虎气:“小宋!叫花鸡会不会辣舌头!”

  宋奇英:“………………………………啊?”

  04

  张佳乐很生气。

  张佳乐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

  让林敬言学会吃辣,愿意吃辣,主动吃辣。

  他用红色的笔写下了自己的目标,贴在了宿舍的床头。

  他决定每天睡前要看着字条激励自己,告诉自己能行,他一定能够征服林敬言,让他加入吃小龙虾凭什么可以没有辣组织。

  然而,事实证明,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让张佳乐无法坚持下去。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每天晚上都要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到林敬言那屋睡觉。

  鬼知道是为什么。

  05

  等张佳乐突然想起来自己好久没在自己屋里睡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事情了。

  他看着床头已经摇摇欲坠的纸条,深深地叹息,在心底默默开始背起了初中课文。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张佳乐眉头紧锁,两手撑在膝盖上,嘴上念念有词:“虽然天没苦我,劳我,饿我,却让周围的一切持续打断我的伟大计划,但是我怎么可以轻言放弃呢?人摔倒了可以再爬起来,老林这次不吃辣,以后说不定就会吃了呢?张佳乐,你是最棒的,加油,加油,加油!”

  张佳乐捏着拳头,给自己打足了气,信心满满地去敲隔壁林敬言的屋,喊他去吃宵夜。

  林敬言看样子已经洗漱完准备睡觉了:“大半夜的,你要去哪里吃宵夜?”

  张佳乐眼咕噜一转,接得贼顺溜:“海边大排档!”

  林敬言:“你要吃什么?”

  张佳乐把脸一甩:“小龙虾!麻辣小龙虾!”

  林敬言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张佳乐,小龙虾是河鲜,不是海鲜。”

  张佳乐又把脸一甩:“那就吃鱼!水煮活鱼!”

  林敬言再一次陷入了沉默:“水煮活鱼的鱼也是河里的。”

  张佳乐再把脸一甩:“那大排档吃什么就什么!辣的!”

  林敬言哭笑不得。

  06

  林敬言其实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张佳乐一直想要怂恿他吃辣。

  他问过张新杰,张新杰指了指脑袋,没说什么。

  他也问过韩文清,韩文清指了指嘴巴,也没说什么。

  他甚至问过孙哲平,孙哲平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随他去吧,他也怪可怜的。”

  于是林敬言根据上诉内容得出了一个结论。

  张佳乐脑神经出了问题导致味觉障碍,吃辣不辣。

  07

  但以上看似有理有据的结论在一次聚会上不攻自破了。

  那次聚会上发生了什么?

  张佳乐把辣酱错当番茄酱加在了麻婆豆腐里面。

  据说那个辣酱的原材料,来自遥远的拉丁美洲。

  那天,张佳乐操(←不可描述)遍了全宇宙。

  08

  有天四个大男人叫了两盆蒜香小龙虾在霸图俱乐部的天台上磕的时候,独揽一叠辣酱油的张佳乐难得没有怂恿林敬言吃辣。

  这让林敬言怪不习惯的,他扫了眼坐在张佳乐另一边的韩文清。

  韩文清正低着头一心一意地拽掉龙虾头,表明了你俩的事别让我掺和。

  林敬言又扫了眼坐在张佳乐对面的张新杰。

  张新杰也正地质人头一心一意地剥掉虾壳,表明了请你让我安静吃虾。

  里林敬言沉默半晌,摘掉手套戳了戳张佳乐。

  张佳乐正忙着啐虾头,压根没空搭理林敬言。

  啊,孤单的林敬言。

  屁屁啦。

  林敬言使出了杀手锏:“你不是想知道我为啥不吃辣吗?”

  张佳乐抬头了,连带着韩文清和张新杰也抬头了。

  林敬言嘴角一抽:“你俩吃你俩的虾。”

  韩文清和张新杰又把头低下去了,然而耳朵依然竖的老高。

  张佳乐冲着林敬言眨眨眼,林敬言沉重地叹气:“我小时候被辣椒星球的辣椒人绑架过,所以,我现在害怕吃辣。”

  霸图的天台是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韩文清和张新杰都在心底翻白眼,心说老林你真把张佳乐当傻子养吗?

  没想到张佳乐却热泪盈眶:“天啊我的上帝!这太可怕了!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我亲爱的朋友?我对我以前的所作所为感到抱歉,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你能原谅我吗?”

  韩文清和张新杰被呛得直咳嗽,不知道是被辣的还是被那口翻译腔吓的。

  林敬言大度地笑了笑:“没关系,我的朋友,你也是好心,我也很抱歉,不能跟你一起享受美好。”

  韩文清和张新杰又被呛得直咳嗽,看样子,是给吓的。

  09

  张佳乐的劝林敬言吃辣之旅就这么被轻松KO了。

  韩文清和张新杰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孙哲平听说了以后也是满脸不信。

  “你给他吃了什么迷魂药吧?”孙哲平在电话里问。

  林敬言低低地笑:“哪能啊。”

  “所以说你为什么不吃辣?”孙哲平不免也好奇起来。

  林敬言摊手:“也不是说不能吃,是我一吃辣就上火喉咙痛,所以能不吃就不吃。”

  “那你直接跟张佳乐说不就好了吗?”孙哲平道。

  “他肯定不信啊,他什么人,你能不知道?”林敬言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赞同地点头道:“你说的很对。”

  “老林老林老林!吃饭吃饭吃饭!”

  电话外头传来了张佳乐约饭的声音,林敬言一边应着他,一边和孙哲平道别挂了电话。

  他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桌子,视线偶然瞥到桌上一棵绿油油的小植株,他想起来那是之前张佳乐强行摆在他桌上的迷你辣椒。

  林敬言盯了片刻,咽了口口水。

  啊……想吃小龙虾。辣的。

  fin.

===============

啊 我想吃鸡排 肚子好饿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8)
热度(145)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