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昊翔】2048.7

想了想还是在这里分章吧 这次3000都不到呢QAQ
我觉得我最近一直有点犯懒 而且2048好像有点没啥思路写了 决定先放一放
果咩啦各位 鞠躬
前文:06

日常广告~

===============

  07/人生总是红着红着就绿了

  十月六号,唐昊和孙翔一起飞回上海。

  孙翔还是很怨念唐昊没带他去看孔雀也没带他去看蓝瘦香菇,唐昊苦口婆心告诉孙翔孔雀要去西双版纳蓝瘦香菇要去广西多次无果以后,也懒得再多说什么,买了副耳塞任由孙翔在自己耳边叨叨叨叨叨了。

  果不其然,下飞机的时候他们受到了坐在前面阿婆的投诉。

  阿婆对这个罗里吧嗦的小伙子感到很生气:“你这个小孩子怎么可以这样?飞机是公共场所,打扰人家休息是不对的,你知道吗?”

  孙翔瞪大了双眼,他觉得非常无辜,因为他觉得他只用唐昊听得到的声音在说话:“阿婆,我说话很小声了。”

  阿婆不依不饶:“我耳背都听得到你说话!做错了就做错了,承认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死皮赖脸呢?你家长是谁呀?也不管管!”

  阿婆越说越激动,甚至扬手要打孙翔。孙翔一言不发站着,两只眼睛写满不屈服,瞪着对方。

  正在取行李的唐昊斜了孙翔一样,出声打断:“我是他家长,请问我儿子做了什么让您感到不痛快的事情了吗?”

  阿婆明显对唐昊的突然插嘴感到十分意外,她顿了顿,抬起涂着如同猪血般艳红的指甲油的手指指着孙翔,嘴角撇着一丝嘲讽的冷笑:“哟,还真是个年轻的父亲呢,难怪不懂得怎么教育孩子。”

  唐昊一脸冷漠:“总比连自己都管不好的老太婆好。”

  阿婆一听,顿时毛虫眉倒竖:“你说谁老太婆?!”

  “您啊。”唐昊不卑不亢,冲着她扬了扬下巴:“首先,您也说了,这是是公共场所,讲话与否您也干涉不了,这是我们的自由;其次,我坐在他的身边,我不自觉被打扰,机上轰鸣声很大,您说您被打扰休息,看样子是被飞机而不是他吧,有任何意见请找机长或者乘务长;最后,您这耳背是假的吧,哪家黑心医院坑蒙拐骗,不如告诉我,我帮您走法律途径维个权?”

  唐昊一番话让对方哑口无言。机舱门已经开启,前面的乘客已经按顺序下飞机。阿婆恶狠狠瞪了两人一眼,拎起挎包踩着廉价的高跟鞋转身走掉了。

  唐昊愉悦地打了声口哨,伸手拍了拍孙翔的脑袋:“关键时刻还要靠你昊哥。有待长进啊,孙翔。”

  孙翔瞥了唐昊一眼,唐昊发现孙翔的下眼眶似乎薄薄地染了一层红,他笑:“不是吧,就个不讲理的欧巴桑,就把你气哭了?”

  “……滚蛋。”孙翔翻了个白眼伸手挡开唐昊的手,顺着人流先行下了飞机。

  唐昊眉梢一挑,小小声地念了句“爱哭鬼”,心情大好地跟在孙翔身后。

  两人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回了学校。

  宿舍里只有林枫,看样子袁柏清还没从他的寻找南方大蟑螂旅程中出来。唐昊把包往桌上一扔,拖过一把椅子,端起林枫的保温杯开始吹逼方才在飞机上的小插曲。

  林枫听完一拱手:“不亏T大法学院的学生,林某佩服,佩服。”

  唐昊也一拱手:“哪里,哪里。”

  林枫再一拱手:“妙哉,妙哉。”

  唐昊回一拱手:“不敢,不敢。”

  收拾完行李的孙翔不屑地切了一声,踩着梯子爬上床,被子一卷睡觉去了。

  林枫扫了那团被窝一眼,压低了声音:“昊昊,翔翔那会儿真哭了?”

  唐昊快速回忆确认了一下,点头:“眼睛都红了。”

  “我觉得不太对头啊,那种蛮不讲理的跟他搅和上,他只会更蛮不讲理回去。”林枫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你忘了前不久他跟讲师争执课题直接把那女讲师弄哭了?”

  唐昊觉得有理:“可是他估计是T大唯一一个会因为看韩剧而哭得稀里哗啦的男人。”

  “阿尼,这个不是重点啦。”最近也深陷某韩剧的林枫摆了摆手:“昊昊,你想没想过翔翔是因为别的事情而红了眼眶?”

  唐昊皱着眉头思考片刻,赞同地点头:“有理。”

  林枫来劲儿了,把椅子挨得对方更近了一些:“你回忆一下你那会儿说了啥?”

  唐昊抬着下巴,盯着头顶的风扇仔细捋了捋记忆:“那女的咄咄逼人,说孙翔打扰他休息,孙翔不服,那女的就说孙翔没教养要家长管管,我就跳出来说他是我儿子,然后那女的就说我那么年轻难怪不会教育子女,然后……”

  “等等!”林枫貌似发现了问题:“你说翔翔你儿子,那女的就说你不会教育子女?”

  唐昊点头,突然他一个激灵,也想到了什么:“……啊,又是……”

  林枫一拍大腿:“卧槽,敢情是被你弄哭的?”

  “……卧槽,关我什么事?”唐昊震惊了,仿佛看柯南指出来的凶手和自己预估的凶手不是同一个人一样。

  林枫戳了戳唐昊的肩膀:“你勾起了翔翔的伤心往事,又让那女的顺水推舟恶心了一把,不怪你怪谁?”

  “……”唐昊不说话了,默默抬起脸,看向上铺那团被子。

  孙翔似乎已经睡着了,被子仅随着呼吸声轻微动着。唐昊静静地看了他很久很久,直到刘小别推门而入时行李箱敲到床架发出巨大的声响敲击耳膜,才让他回了神。

  刘小别貌似还带回了袁柏清的东西以及一些土特产,行动格外不便,林枫赶紧冲着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上去帮忙刘小别收拾东西。唐昊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孙翔有没有被吵醒,谁知却一下子对上从被子里露出来的一双清亮的眼睛。

  孙翔压根没睡着——也是,怎么可能睡着。

  他俩大眼瞪小眼瞪了半天,又同时避开了视线。唐昊心虚地盯着刘小别拎回来的一个大编织袋里滚出的两块地瓜,在心里默数了三个六十以后,又转头去看孙翔的铺位。

  这次孙翔并没有露头,整个人缩在被子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了,还是自顾自地怄气。唐昊站起来爬上自己的床,把头探向孙翔的铺位,身体扭来扭去寻找角度,好不容易才在一团隆起的被子后面找到了孙翔的脸。

  这下孙翔是真睡着了,两只眼睛紧紧闭着,长长的睫毛覆盖住下眼睑,挺翘的鼻子下面一双嘴唇微微分开,嘴角似乎还带着几缕若隐若现的银丝。

  孙翔的眉头还是微微皱着的。早在之前孙翔感冒那次,唐昊就发现孙翔睡觉会皱着眉头,身体团成一团,后面又观察了好多次,发现总是如此。法学院有辅修过心理学,唐昊记得老师说过,一个人如果睡眠很浅、喜欢蜷缩并且会不自觉皱眉,是属于神经高度紧绷难以放松的一类,直白点讲,就是高度缺乏安全感。

  唐昊又看了他好久,不由自主伸出两只手指,轻轻揉开了孙翔的眉心。

  他原来以为孙翔会醒过来,然后破口大骂,谁知他只是哼唧了一声,并没有醒过来。

  唐昊嘴角抽搐,心说如果睡眠贼深的怎么算?

  他顿了顿,深呼吸一口,收回了手。

  “哇哦,你真的很关心翔翔哦,昊昊。”

  “……”

  唐昊猛一转头,就看到林枫、刘小别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袁柏清捧着脸,充满爱意地看着两人。

  唐昊的脸顿时拉了下来,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下来,追着三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一阵狂揍。

  被吵醒了的孙翔也加入了唐昊追着三个乱吼乱叫的人一站狂揍。

  导致由于飞机晚点最晚到达学校的邹远看着空空如也却乱七八糟的宿舍差点要报警。

  tbc.

==============

加了一个催更的群 从此以后就要勤劳了!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6)
热度(68)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