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昊翔】2048.6

老觉得跟标题越来越没关系了……
也觉得越来越没人看了!是不是越来越没意思了QAQQQQQ
话说我不知道让昊昊带翔翔去哪里玩怎么破
哎觉得下次更新进度得快点了
前文:05 [ps:我懒得再从01开始创链接了!]

============

  06/人生总是会不小心手滑

  上海到昆明的航行时间约摸三个小时二十分钟,可孙翔走出长水机场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西落的红日弥留在半空中的霞光,继续给人间带来过度的温暖。

  “你这飞机晚点也是晚的很有水平。”唐昊顺手递过一瓶矿泉水,低头看了眼手机。“错过了午饭,迎来了晚饭。”

  孙翔摆摆手,跟在唐昊身后,拧开矿泉水仰起头咕噜咕噜喝了半瓶。“现在中国机场哪次不晚点。”

  唐昊伸手拿过孙翔的行李,塞进后备箱。“走,你唐大爷先带你去搓一顿。”

  “好诶。”孙翔愉悦地打了声口哨,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当他看到唐昊矮身钻进驾驶座的时候,惊得一口水喷了唐昊一脸。

  唐昊脸色一沉。“……你造反吗孙翔?!”

  “我还问你!你是要玩灵车漂移吗?”孙翔说着就要去拉车门,却发现车门被锁住了,他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卧槽!你放我下去!”

  唐昊翻了个白眼,从车箱里摸出一本驾照扔给孙翔,酷酷地扯下安全带扣好,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安全带扣好,让你感受你昊哥牛逼的车技。”

  孙翔扫了眼自己身上翻开的驾照,照片上的唐昊笑得欠揍而猖狂。

  他咽了口口水手忙脚乱地扯下安全带扣好系紧,两只手牢牢拽住车顶的把手,在心底飞快地默念大悲咒金刚经般若般若密多心经阿弥陀佛上帝保佑。

  唐昊踩下油门地那一瞬间,孙翔的心差点就从嘴里吐出来了,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打了个嗝。

  他原以为会有大风胡乱拍打他的脸,吹着他的骄傲放纵,结果他等了半天,除了唐昊放肆的狂笑以外,毛都没有。

  “孙翔你果然是傻逼我连车都还没发动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深深感受到了欺骗,他松开把手要去殴打唐昊,被唐昊用开车作为借口噎得惺惺缩回了手。

  唐昊开车的技术却是不错,除了速度偏快以外,跟驾龄十年的老司机开得一样稳妥。孙翔抱着矿泉水瓶子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不断向后飞驰而过的绿树和时不时一个闪现又消失的车辆。“我以为你开车会跟杂耍一样。”

  “你要也不是不可以。”唐昊说着就要打满方向盘来个急转弯。

  “别了,昊哥,我保险刚过期。”孙翔飞快地说道。

  唐昊斜了他一眼。“怂不怂。”

  “安全第一,从我做起。”孙翔一本正经。

  下了机场高速,唐昊先带孙翔到酒店登记房间,还顺便去孙翔的房间参观了一番。

  “真是土豪,定了我们这块最贵的酒店。”唐昊拿起一个装饰花瓶,学着宝物鉴定师对着头顶光线翻看。“你说这玩意儿不会是唐朝的吧?”

  “没准。你再仔细看看,说不定能找到杨贵妃的落款。”孙翔在洗脸,声音闷闷地从浴室里传出来。

  唐昊还真的看了眼花瓶底部,一看立马乐了。“我靠,不是杨贵妃的,是王昭君的呢。”

  “卧槽真的假的?”孙翔闻言,拎着还没拧干的毛巾急冲冲跑出来,抢过唐昊手里的花瓶翻起来看了一眼。“我日,王兆军是谁?你这个骗子!”

  唐昊哈哈大笑。“我没骗你啊,确实是‘王昭君’。”

  孙翔冲着他竖了根中指,一脸愤恨。

  收拾完后,唐昊带孙翔去吃过桥米线。孙翔是重庆人,重庆跟云南挨得也近,过桥米线他并没少吃,最开始还蛮不乐意吃,吵着要唐昊带他撸串,但唐昊却格外反常地特别有耐心,苦口婆心劝孙翔去吃所谓比妈还正宗的云南过桥米线。

  孙翔觉得唐昊肯定不怀好意。“你说你是不是要把我卖到缅甸当媳妇儿?”

  唐昊觉得孙翔的脑回路是某未知行星的运行轨道。“怎么样也是逼你娶越南媳妇。”

  “那你说你是不是要比我娶越南媳妇?”孙翔马上改口。

  “我他妈带你吃个饭怎么那么困难?”唐母鹅觉得无法跟孙智障继续沟通下去。 

  孙翔想了想,摇头。“我想吃肉,不想吃米线。”

  “米线里也有肉。”唐昊说。

  “不够吃。”孙翔摇头晃脑。

  “我的给你。”唐昊说。

  孙翔盯着唐昊看了好一会儿,重重拍了拍唐昊的肩膀。“成交!一言为定。”

  唐昊一瞬间为自己思考“劝孙翔吃过桥米线大作战”备用计划ABCDE感到懊悔不已,觉得自己过度高估了孙翔的智商。

  唐昊拉着孙翔走街串巷,穿过熙攘的人群又踏过无人的石板小路,在夜幕降临下的万家灯火中拣了一家又小又破但人贼几把多的小店。

  孙翔皱眉。“人好多能不能不吃了?”

  唐昊扫了他一眼,酷酷地一抹刘海,拉着他绕后门上了二楼。“昊哥带你坐VIP。”

  唐昊扣了扣一扇木门,没一会儿一个小姑娘跑来开了门,见到是唐昊,两只大眼睛立马弯成月牙,朝前扑进唐昊怀里。“昊昊哥哥!”

  “丫头,好久没见你了。”唐昊笑着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

  屋里一位妇人听到外面的动静探头一看,顿时也眉开眼笑。“啊呀!高材生回来啦!快进来!”

  “婶。”唐昊乖巧地叫了一声,手向后一伸扯住孙翔的胳膊,把他一起拉进屋里。“婶,这是我同宿舍的同学,他叫孙翔,国庆带他来昆明玩。”

  “婶儿好。”孙翔忙学着唐昊叫了一声。

  妇人打量了一下孙翔,眼角堆满开心的细纹。“欢迎你呀!你们吃饭了不?”

  “他飞机晚点,午饭都没吃。”唐昊见孙翔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便替他回答。“我带他来吃正宗的过桥米线。”

  “哈哈,那可找对地方了,等着,我让你叔打两碗上来。”妇人招呼两人在桌边坐下,拉着小姑娘一起下楼了。

  孙翔简单扫视了一圈屋内陈设。“他们是你的亲戚?”

  “不是,但基本从小看我长大的,他们的摊子原来开在我家楼下,我基本天天都去吃。”唐昊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两杯水。“他家小女儿念四年级,暑假还是我帮补的功课。”

  孙翔点点头。“真好呢。”

  唐昊笑了笑。“嗯,吃饭都能走后门,他家米线真的贼他妈好吃。”

  “看得出来。”孙翔回想了一下楼下排成长龙的队伍,赞同地说道。

  谈话间,妇人用托盘端了两大碗热汤上来,小姑娘跟在后面,怀里抱着两只装着米线的碗。

  孙翔下意识地伸手要去帮忙,被妇人挡了回去。“很烫的,别碰碗。”

  “……哦。”孙翔不自然地把手收回去。唐昊接过小姑娘怀里的碗,放在桌上,对妇人道。“婶,你去忙吧,我看楼下客人很多,叔一个人可能应付不过来。”

  “哎,好,好。”妇人把手放在围裙上擦了擦,打开橱柜取出一小罐子辣酱,放在桌上。“那你们吃,吃完碗放着就好,我一会儿上来收拾。丫头,你快去写作业。”

  小姑娘点点头,转身回自己房间了。

  唐昊撸起袖子,先把一碗高汤里的肉挑出来放到另外一只碗里,在把两碗米线分别倒入高汤中搅散。“等会儿就能吃了。”

  孙翔点点头,注意力全在那罐辣酱上。“这是什么?”

  “我婶家里自己做的辣酱,我小时候搁了一筷子,辣得妈都不认识。”唐昊用手背试了试碗的温度,两手捧起装了满满的肉的碗放到孙翔面前,尔后勾着托盘把另一碗挪到自己眼前。“其实我带你来也只是让你尝尝。”

  孙翔笑了。“你果然有阴谋!你这里的辣子还能有我老家那边厉害?”

  唐昊做了个“请”的姿势,表示you can you up。

  孙翔伸手拿过罐子,用自配的小勺子挖了一大勺,略一思索又在边缘敲了敲抖掉半勺,最后把半勺辣酱甩进碗里。

  唐昊眉梢一跳,饶有兴趣地看着孙翔把辣子在碗里搅开,淡色的高汤瞬间被染上了一层暗红,跟地狱翻滚的岩浆似的。

  孙翔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米线的时候,唐昊情不自禁地捏紧了筷子。

  谁知孙翔确实脸不红心不跳地大嚼特嚼,甚至又掀开盖子往汤里又加了一勺子辣酱。

  唐昊眼睛都直了。“……不辣吗?”

  “一点点,跟不辣差不多。”孙翔把最后一口肉塞进嘴里,抬起脸见唐昊一整碗基本还没开始动,伸手把辣酱推到他眼前。“尝尝嘛,不辣。”

  唐昊半信半疑地盯着孙翔,见后者不仅嘴唇没变红,脸色也十分正常,终于是再一次鼓起勇气,往碗里搁了一筷子。

  “这么一点点?那真的一点味道都没有啊。”孙翔瘪嘴。

  唐昊抬起眼皮。“……要你管。”

  “我靠,唐日天,你不会怕辣吧?”孙翔突然开始嘲笑起来。

  唐昊怒了,抓起勺子往碗里搁了两勺辣酱,在汤里搅开,挑起一大口米线塞进嘴里。

  “……我操咳咳咳!孙翔我杀了你咳咳!”

  “……????我怎么了我!确实不辣啊!我靠你住手!”

  最后,唐昊强忍着吃完了一整碗米线。

  孙翔看不过,到附近的便利店给唐昊买了两瓶牛奶,一路上怀疑到底是自己味觉出了问题还是唐昊的味觉出了问题。

  离开的时候唐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一张嘴就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疼。孙翔又向妇人要了点辣酱,说很好吃很下饭,妇人很开心,说好久没遇到能吃他家辣子的人了。

  这下孙翔确定了,拥有神之舌的人,是他——孙绘里奈。

  唐昊开车送孙翔回旅馆的时候一直没说话,鬼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辣的。孙翔有些过意不去,在座位上扭捏半天,开口说明天会请他吃饭。

  唐昊斜了他一眼,声音沙哑。“真的?你是不是要请我吃不正宗的重庆麻辣火锅咳咳咳……”

  没说几句话唐昊又觉得喉头又辣又痒,忍不住咳起来。孙翔别扭地拽了拽安全带。“你先别说话了,先开车。”

  唐昊只能微微点点头,他怕在开口,今晚就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开车了。

  孙翔静静地看着窗外,装着辣酱的罐子被他打开又合上,咔咔地响。

  唐昊伸手掐了把孙翔的大腿。“安静点。”

  “哦。”孙翔乖乖地放下了罐子。

  车平稳地流淌过车水马龙,两人彼此都不再说话。停红绿灯的时候,唐昊会时不时转头看孙翔,后者却总是出神地看着窗外,琥珀色的瞳孔倒映窗外五颜六色的灯光,再深点,隐约荡漾起一层很浅很淡的羡意。

  唐昊突然想起以前曾经和袁柏清一起脑补过孙翔扑朔迷离的身世,因为有的时候孙翔跟他们几个比起来显得格外格格不入,他总是时不时带着略羡慕的眼光看着一切,似乎想很努力地融入他们,可在唐昊看来,他总觉得孙翔更像在拼了命地逃离什么。

  他从没问过孙翔什么,唐家人洒脱惯了,懒得去追寻过去,不论是自己还是他人还是世界。

  车稳稳地停在九点门口。孙翔解开安全带,拉开车门。“你明天怎么安排你晚上再跟我发qq,还有我明天想睡迟点,可不可以不要太早?”

  唐昊对孙翔做了个“OK”的手势。

  “一会儿排位不?”孙翔关上车门的时候说道。

  唐昊想了想,点点头。

  孙翔笑了,露出一颗虎牙。“那一会儿见。”

  唐昊点点头,嘴角染笑。

  tbc.

===========

深深记得我小时候去了一次重庆 回来胃疼了快一周
总觉得故事要往诡异的地方开始发展了呢!
啊啊日常广告:韩叶本《喂,送快递的》[ps:现在已经还是陆陆续续发货了 不过购买还是来得及哦]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7)
热度(56)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