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昊翔】2048.3

不小心又把昊昊黑了一遍QAQ
但我绝对是昊昊真爱啊!你们一定要相信我!相信我好吗宝贝儿!
但是唐昊的内裤梗我真的过不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打死!
前文: 01 02

============

  03/人生总是过着过着就红了

  所谓军训,就是让你穿上英姿飒爽的军装,在大太阳下英姿飒爽地满头大汗。

  “喂!那边那个二愣子!我他妈同意你动了吗?!”

  还要英姿飒爽地忍受教官的粗鄙之语。

  邹远被教官吼得一缩:“教官……我汗滴进眼睛里了……”

  “汗滴进眼睛又怎样!我当年屎拉裤子里都一动不动!”教官怒目圆睁,大手一挥:“不打报告擅自行动,罚跑五圈!”

  所有人都被这带着薄荷牙膏味和口臭味的大吼唬得虎躯一震,邹远愣了只一秒,后脚跟踩着草皮一百八十度一转,一溜烟跑走了。

  在被灼热的阳光烤得快要融化的橡胶跑道上跑步,对于这群新时期娇生惯养的大学生来说,只跑一圈就能看见天堂,更何况是五圈。然而大家也帮不了邹远,只能在心底默默为被罚跑的邹远加油鼓劲,一边更加努力地在阳光下英姿飒爽地站军姿。

  唐昊收回落在邹远背影上的目光,大大方方冲着教官翻了个白眼,故意抬起腿往前一勾,让站在他前面的同学猛地一个踉跄。

  “怎么回事?!连站都不会站吗?!”教官又大吼了一声。

  “报告教官!他踢我!”被踢的同学毫不犹豫检举唐昊以示清白。

  教官把恶狠狠的眼睛转向唐昊:“你!出列!”

  唐昊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略带懒散地走出队列。

  “你为什么无故踢人?”教官质问。

  唐昊拖着声音开口:“报告,他放屁。”

  一班同学闻言发出低低的笑声,那位同学顿时面红耳赤:“我没有!你污蔑我!”

  唐昊转脸看他:“来,你看着本大爷的眼睛再说一次,你没有?”

  “……”那同学立马怂了,低下头不说话。

  教官又大手一挥:“你们两个!也都罚跑五圈!”

  放屁君还想争辩什么,被凶神恶煞的教官一眼瞪了回去。

  他仇恨地瞪了唐昊一眼,扭身跑圈去了。

  唐昊则故意磨蹭了几秒,等邹远跑了一圈回来后加入进去,与他并排跑。

  “……嗯?昊昊你怎么了?”邹远疑惑地看着唐昊。

  唐昊若无其事地目视前方:“教训了一下那个老是放屁的王八蛋。”

  邹远眨了眨眼,原本还想多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下午六点半,各班解散,解散了他们第一天的军训。

  唐昊和邹远是互相搀扶着回到宿舍的,开门的时候把正在光着膀子揉毛巾的刘小别吓了一跳:“卧槽,你们班是直接带你们长途越野了吗?”

  “别提了,遇到个估摸是侏罗纪来的教官。”唐昊把邹远扶到椅子上坐好,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把人当猴子耍。”

  袁柏清去给大家买外卖了,林枫就自己从袁柏清的柜子里翻出一瓶药酒,蹲在椅子边给邹远揉腿:“我以为我们的已经够变态的了,咱班好几个人的内裤被踹大了一号。”

  唐昊拿过地上的药酒,往自己的手心倒了点搓热,按摩自己酸痛的小腿:“咱半班都被吆喝去跑圈,妈的,那人还口臭,我站在最后一排都闻得到。”

  刘小别把头摇得像拨浪鼓:“翔翔他们班才最惨的,军姿站了半小时,全班一起跑十圈,然后再站半小时,然后又跑了五圈。”

  他指了指孙翔的铺位,压低声音:“喏,都睡死了。”

  这时候唐昊才注意到孙翔的铺位上有人,孙翔正把脸贴在金属的铁栏杆上,抱着空调被,嘴巴微微张开,睡得正熟。

  唐昊小声地问刘小别:“他腿揉过了吗?今天这样折腾,明天铁定下不了床。”

  刘小别把手一摊:“他回来一句话都没说,脱了衣服就上床睡了。”

  “肯定累坏了吧。”邹远有些心疼地看着孙翔。

  孙翔的床位和唐昊是邻居,唐昊抬着头盯了他好一会儿,一手拿着药酒,一手撑着地板站起来,脱了鞋爬上床:“我给他揉揉好了。”

  “那我去打点开水。”刘小别拎起几个热水瓶就回去了。

  林枫还蹲在地上给邹远揉腿,唐昊悄悄地把孙翔的裤脚挽上去。

  这大概是他唐大爷这辈子最温柔的时候,因为怕吵醒孙翔给他掀下去。但孙翔只是哼唧了一声,条件反射抬了抬腿,咂吧咂吧嘴,又睡了过去。

  唐昊跪在自己的床上,把手里的药酒搓热,小心翼翼地贴上孙翔的小腿。

  孙翔的小腿很瘦,但却有很结实的肌肉,绷起来的时候线条特别漂亮,就算是现在放松下来,肌肉还是偏硬的。唐昊按照之前在家里奶奶教的方法,仔细地揉捏孙翔的腿。睡梦中的孙翔时不时发出舒服的哼唧,跟猫一样。

  唐昊绷着腰给孙翔按摩了十来分钟,收手的时候感觉腰酸背痛,身体往后一仰倒在床上:“妈的,这头猪真会享受。”

  林枫也蹲得腿麻,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猜他肯定做梦了,梦到有个漂亮的神仙姐姐在给他按摩。”

  邹远噗嗤一笑,弯腰把林枫拉起来,让他坐在椅子上,转身又给他倒了杯水:“哪里是神仙姐姐,是帅哥。”

  “哼,我当然是帅哥。”母鹅唐高傲地一甩头。

  这时候刘小别回来了,与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两手拎着几大盒子外卖的袁柏清。唐昊把孙翔叫醒,几个人在宿舍中间摆了两张小桌子,围着它席地而坐。

  孙翔一边打呵欠,一边扭脖子:“为什么觉得我的腿被火烤了一样?热乎乎的。”

  “你刚才睡死了,昊昊给你按摩的。”邹远递了一盒猪排饭给林枫,自己又从袋子里拿了一盒黑椒牛肉饭。

  “你没醒就算了,还老是发出一大堆意义不明的声音。”林枫咬着筷子偷笑。

  “卧槽,真的假的?”孙翔瞪大了眼睛,转头看身边还在思索到底要吃咖喱肌肉饭还是海南鸡饭的唐昊:“唐日天你对我这么好?”

  唐昊扫了他一眼:“可不是么,我还看你是我隔壁铺的才没给你收钱。”

  孙翔又盯着唐昊看了好一会儿,才转回头,一边拆掉饭盒上的橡皮筋一边在嘴里嘟囔:“我说怎么梦到一头猪在强奸我……”

  咔嚓!唐昊折断了筷子。

  其他人花了好大劲儿才没让唐昊掀桌子。

  饱饭以后,除了已经去澡堂洗过澡的刘小别留下来收拾垃圾以外,其他人又一起结伴去了澡堂。

  唐昊因为找校园卡耽搁了一会儿,在众人的催促下随便抓了几件衣服就跑出去了。

  他下楼的时候发现其他三个人已经先走了,孙翔正靠着铁门,一手抱着装衣服的袋子,一手捧着手机玩2048。

  见到唐昊出来,孙翔把手机收进兜里,对唐昊招招手:“他们三个先去占位置了。”

  “哦。”唐昊淡淡地应了一声。

  走在路上的时候,孙翔老是伸手挠自己的脖子,好像有什么话想跟唐昊说一样。唐昊斜了他一眼,心说没想到这智障还会那么别扭:“干嘛呢?学猴子?”

  “滚你丫的。”孙翔很快地回答。

  唐昊挑眉:“猴子可不会骂粗话。”

  孙翔又瞪了唐昊一眼,随即就把视线挪开:“那个……谢谢。”

  “哦,那个啊,那么折腾不好好捏捏,明天真的站都站不起来。”唐昊大度摆摆手:“不用谢你昊哥,连续帮我打一个星期的热水就好了。”

  孙翔出乎意料地爽快:“好。”

  唐大爷震惊了:“卧槽我随口说的,你竟然答应了?”

  孙翔觉得唐昊总是有些莫名其妙地大惊小怪:“你都帮我按腿了,帮你打水不是应该的吗?”

  唐昊盯着孙翔看了三秒,摆摆手:“三天就好了。”

  “卧槽,你看不起我吗?”孙翔突然拔高了音量。

  唐昊也觉得孙翔总是非常莫名其妙地生气:“我靠我帮你减轻工作量你还不乐意了不成?”

  孙翔很坚定地伸出两根手指:“两个星期!不然你就是觉得老子很弱!”

  “……我日,你这人真的脑袋有毛病吧?”唐昊摇头:“你还是别帮我了,免得出去别人说我虐待智障。”

  孙翔眼睛都瞪圆了,伸手去抓唐昊的袖子:“不行!我就要帮你打水!”

  “妈的孙翔你他妈就是个臭傻逼!”唐大爷终于怒了。

  两人就这么没头没脑地吵了一架,走进澡堂的时候都黑着一张脸,不肯跟彼此说话,甚至还刻意保持了点距离。

  其他四个人感受到低气压的时候全是一头雾水,袁柏清跑去问孙翔发生了什么事。

  孙翔满脸不爽,脱下来的衣服直接往柜子里砸:“狗咬吕洞宾!唐昊那傻逼不懂得惜福!”

  脱衣服脱到一半的唐昊突然气乐了:“我不让你帮我打热水,还成我的错了?”

  孙翔气呼呼地把柜门很重的关上,拿着内裤和沐浴露到隔间去了。

  其余人一脸懵逼地看着唐昊,唐昊耸耸肩,打开袋子,翻找换洗的内裤。

  可当他看到万黑丛中一抹刺眼的红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是奶奶的爱,那是全家的祝福,那是一条大红色的内裤。

  唐昊一瞬间有了今天不换内裤的念头,可转念一想自己身为每天洗澡十八年如一日的南方人,他要恪守传统,洗澡换内裤。

  他咬咬牙,把红内裤揉成一团握在手心里,拿上沐浴露,飞快地闪进离他最近的隔间。

  唐昊这次洗澡洗得很慢,跟老牛推磨似的,妄图让他们等不住先走。

  然而作为未来四年要在同一床板下朝夕相处的好兄弟好舍友,哪里能做这种抛弃兄弟的事情呢。当唐昊出来看到这群人正围成一圈捧着手机玩起你画我猜的时候,感到深深地绝望。

  他强装镇定地把浴巾围在胯上走出来的时候,其他人也没怎么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依旧跟灵魂画手刘小别斗智斗勇。

  唐昊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大步走向自己的柜子。

  “你为啥出来还要围条浴巾啊?”

  哦天啊,孙翔召唤除了魔鬼,魔鬼吹响了他心爱的号角!

  唐昊一手死死拉住浴巾:“我乐意。”

  孙翔皱眉,狐疑地打量他:“你不会忘记带内裤,光着腚出来的吧?”

  唐昊面不改色地惊慌着:“没有,我有穿。”

  “那你为啥还要围着?”一根筋的孙翔压根想不明白这个堪比哥德巴赫猜想的难题:“莫非你藏着什么惊天的秘密?!”

  刷刷刷!八只眼睛一起向唐昊发出动感光波。

  唐昊:“……”

  看到唐昊嘴角抽动,袁柏清和林枫交换一个眼神,把手机一扔就扑了上去。

  “卧槽!!!神经病啊你们干嘛?!!”

  唐昊连忙抢救快要被拽下去的浴巾,可唐大爷究竟只是个十八岁的处男,根本阻挡不了四只邪恶的手将浴巾剥离他的身体。

  浴巾掉落的一瞬间,大家被唐昊屁股上一道红色的光给震惊了。

  唐昊听到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坍塌的声音。

  过了几秒,邹远闭上了眼,扭过了头。

  再过了几秒,袁柏清也闭上了眼,扭过了头。

  又过了几秒,林枫和刘小别一起闭上了眼,一起扭过了头。

  孙翔直勾勾地瞪着唐昊,唐昊一脸痛苦地闭上了眼:“别看了,臭傻逼。”

  孙翔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三两步走劲唐昊,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铿锵有力而坚定的说道:“昊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习惯!喜欢穿红内裤并不是你的错错错错错错……”

  得了,还带上了回声。

  虽然声音没有非常大,但周围都是洗澡的人,很多很多人。

  “……”

  唐昊难以压制心中的怒火,他深吸一口气,朝孙翔扑了过去:“孙翔老子打死你个乌龟王八蛋!!!!”

tbc.

===========

诸位我真的没有在黑大学军训教官 也没有在造成恐慌哦
翔翔他们班那种训练我确实是瞎说的 不过站军姿是真的哦 可能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
有些教官的素质确实不高 但大部分的教官还是很有爱的啦 妥妥放心哦~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哦哦还有 韩叶本《喂,送快递的》正式开始预售啦!点我
感谢诸位支持!

评论(4)
热度(73)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