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查看个人介绍

【全职高手-韩叶】小白菜和小萝卜.

想试试别的叙事方法
山狼背景 苏沐秋的第一人称视角和上帝视角切换 又名:《苏连长的血泪史》
原计划是酷酷的任务韩叶 后面思索了一下那么搞好像没意思 不如弄点我没试过的东西
然后@下主页  @韩叶每周60分  第一次写 多多包涵哦^0^~~
可以接受就往下看吧~

==========

  我叫苏沐秋。

  苏沐秋的苏,苏沐秋的沐,苏沐秋的秋。

  我是山狼的连长,混了超多个一等功,集山狼全体男女老少宠爱于一身,甚至那一片的军犬见了我都得乖乖交出肉骨头。

  以上,是我曾经的优良处境。

  为什么说是曾今呢?

  因为某天,我家老团长不知道是不是回原部队喝了假酒,不知道从哪里挖了棵萝卜和白菜回来,然后往我怀里一塞,交代我好好培育山狼的未来,之后就再也不管了,偶尔背着手来视察视察,美其名曰监督培育进度,实际上就是来搅个屎。

  没错,山狼之所以强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有个不负责任的搅屎棍团长。

  好在那萝卜跟白菜是老团长亲自挑的,虽然老团长年老色衰但眼神儿依然炯炯有光,挑回来的绝对是一等一的上品,不说有晶莹的叶片和红润的表皮,更有过分的属于年轻人的阳光好动活泼。

  哦,说了这么多,我好像还没跟大家介绍破坏我美好生活的萝卜跟白菜。

  萝卜叫叶修,白菜叫韩文清,同一期进入山狼的,现在在我连里混吃混喝。

  你问是哪俩儿?看到操场那边打得都快裸奔的两位仁兄吗,对,那个长的凶一点的叫韩文清,长的贱一点的叫叶修。

  我靠他俩怎么又打起来了!哎哟失陪一下我马上回来……

  

  苏沐秋忍无可忍大吼一声,一步上前拉开扭打在一起的白菜和萝卜。

他拿出连长的威严。“你俩干啥呢?山狼内部禁止私斗!”

然而平易近人的苏连长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压根没给这俩头青菜半点震慑作用。

他们各自甩了苏沐秋一眼冷漠,随即转回视线继续跟彼此玩谁眼睛大谁就赢的游戏。

苏连长觉得非常受伤,心里又一次埋怨起老团长那根不靠谱的搅屎棍。

“我说你俩他妈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话?”苏沐秋再次上前拉开这对如胶似漆的冤家。“如果想回原部队那你们就打好了,打死人回去的几率更大!”

  两人不约而同住了手。

两人不约而同转头看人。

两人不约而同转回视线。

两人不约而同冷声开口。“私什么斗?这叫体术训练。”

随即就不再搭理苏沐秋,重新投入厮打,啊呸,近身格斗训练之中。

“……”苏沐秋超级难过的,正巧老团长又背着手假借巡视的名义过来搅屎,苏沐秋也不想在装什么尊师重道了,扑过去揪着老团长的衣服直嚷。“老爷子你快把这俩妖孽收走然后还我幸福美满的生活!”

  老团长给爱徒晃得喘不过气。“……你小子什么时候有了美满生活?”

 “总之我不管!老爷子我不想带他们俩了一个比一个凶!我反而是最没地位的那个!”苏沐秋一边叫一边闹。

老团长挣脱开苏沐秋的魔爪,整理好衣服冲着他摇手指。“这是你功力不够!你好好看!”

苏沐秋一伸手,表示您牛逼您来。

老团长很大声地清了清嗓子,不远处两颗斗殴的蔬菜突然停下了手,齐刷刷转向老团长那锃亮的脑门儿,比向日葵追日还快。

老团长走上前,和和气气地把两人拉开,顶着张和蔼可亲的脸拍拍叶修的腿。“小叶啊,你这样是不行的,如果这个飞踢被对方接下,对方可以很轻易地抓住并使你无法借力,空出的一秒松懈对方就有可能反杀。所以呢应该这样……”

话语未落,老团长忽起一拳直冲韩文清面门。韩文清瞬间反应,矮身躲闪,抬起右臂隔档进攻,同时他看到对方左拳已经起势一抖,左手一收下压至前胸预备阻挡对方攻击。

突然他感觉左肩上一疼,腿上重心被破坏,他被一腿扫飞出去。

“……”叶修张大了嘴。

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韩文清还是一脸懵逼的。

老团长见唬着了俩小朋友,慢条斯理收回了手。“这样骗他一下,他会自动转移重心,再来个出其不意,随随便便都能给他来个断子绝孙。”

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老团长又转身,笑容和煦地握住韩文清的手腕捏了捏。“小韩啊,你这样也是不行的。直拳本身就是个破绽很多的招式,就算敛着攻击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通作用,所以啊你可以这样……”

还不等老团长讲完,叶修已经摆出了防守的姿势,拉开步子准备接招。

谁知老团长却先起一脚,叶修早已料到,抬起右臂抵挡。紧接而来是右腿的攻击,叶修折起左臂抵挡,随即又是左拳的攻击,而后是右拳……

最后叶修捂着肚子,躺在地上起不来。

“……”韩文清瞪大了眼睛。

老团长收回手,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善拳的人是最不懂得技巧的,往死里揍就对了。”

韩文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老团长吹着不着调的小曲儿走了,路过一旁面部抽搐的苏沐秋时还好死不死地冲他抛了个媚眼。“看到没?这叫以退为进。”

苏沐秋给气到没脾气。他远远看着远处各自嘀咕各自然后各自离开的小韩同志与小叶同志,忍不住仰天长叹,高歌曰。“小白菜呀——地里黄呀——胡萝卜呀——地里烂咯——”

然后他就被萝卜白菜混合双打打成了蔬菜色拉。

 

我回来了。

  没错,如你所见,我的地位就是这么不堪。

  我怀疑老爷子挖回来的压根不是什么萝卜白菜,而是两个千年老妖孽,只懂得欺负我压榨我嫁祸我的王八犊子。

  我真傻,真的,我到底为什么要贪那点老大的虚荣感,而心甘情愿地跳进老爷子给我挖的世纪巨坑……丫的这坑里还有俩混世魔王,天天翻云覆雨就算了,还要联合起来把我弓虽女干到醉生醉死。

  他妈的,就两头白眼狼,老子白教他们那么多!

  气到变性气到凝固气到气到香蕉个芭乐,每天扎爆一百个小人都不够我消气。

  然而我不能这么做,因为叶修这人可精明,被他发现他就会和韩文清或者方士谦或者老爷子说,得罪这仨其中一个,我接下来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你敢信,韩文清的拳头,跟F.罩.杯.的.奶.子.一样大。

  你敢信,方士谦的针头,跟埃菲尔铁塔捅菊花一样痛。

  你敢信,老团长的秃头,跟……呜。

  我得罪一个人就等于得罪四个人。

  我他妈还有半点地位?老子是连长!明星特种兵!号称中国除了老爷子以外最强特种兵!怎么可以受这种委屈!我不管我一定要找个办法,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他们的上司!

  我靠我看到军科院的人了,老爷子估摸又要抓我充壮丁,我先躲躲一会儿回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山狼有钱还是山狼有势,军备科学院研发的什么高端武器总是在山狼第一个投入使用。

毕竟敢跟军科院院长直接嚷嚷“老子要的20架迫击炮怎么还不来赶紧给我催催”的团长已经不多了,院长很买老团长面子,送装备的同时还总是附赠一些尚在研发中的武器,托老团长多多照顾照顾。

这老狐狸笑着说兄弟交给我吧一定给你办好,一转头就开始搅屎,把事情全推给别人,自己只需要点击发送邮件。

作为明星特种兵,苏沐秋永远是那个揽事最多的。

“所谓树大好招风,说的就是你这款的。”叶修嘲笑苏沐秋。

韩文清哼了一声。“枪打出头鸟,活该。”

苏沐秋刚想捡起连长的尊严,却被四只眼睛给怂了回去。“卧槽,我好歹带了你们那么久,你们帮连长分担一下劳苦不行吗?在那边嘲讽算个啥?”

叶修伸手一指边上。“你咋就叫我俩不叫方大奶?他可闲着呢。”

“我怕被他打!”这么多年了苏沐秋连脸都可以不要了。

叶修嘴角直抽。

韩文清从桌上的箱子里取出一杆狙击步枪,稍微试了试手,快速过一遍拆装流程,双手持枪摆出了瞄准姿态。“挺趁手的。”

“其实跟现用标配没什么差,只是子弹口径换成了大口径的穿甲弹,对付装甲车应该会挺好用的。”苏沐秋介绍道。“后坐力应该也会比较大,你要不要试试?”

  韩文清点点头。叶修也掀开稻草从木箱里取出一挺冲锋,检查无损后,三人一同走向靶场。

  苏沐秋各给了两人一弹夹的子弹,简单地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项,两人就分头寻找射击点了。

  苏沐秋坐在阴凉处,半阖着眼,仔细感受周边的风速、风力和隐藏中的枪口。

  ——磅!

  枪声八点钟方向出现枪响,经过半秒,距离苏沐秋一百米处的靶子上出现了一个还在冒着烟的黑色枪眼儿。

  苏沐秋摇了摇头。

  左手边突然响起一连串枪响,枪声几乎重叠,几秒后戛然而止。

  苏沐秋点点头,通过通讯器招呼远处的韩文清回来。

  叶修两手端着枪,小跑回来,把枪交给了苏沐秋。苏沐秋开膛一看,看到枪膛里还躺着最后一发子弹。

  他打了声口哨。“不错嘛,这么快的枪速还收的住,可以可以。”

  叶修“啧”了一声,伸出两只手指。“我打算只打十八发的,但枪本身自己没控制住,松开扳手还多打了一发。”

  苏沐秋又端起枪试了试瞄准,而后把枪重新塞给叶修。“很好,回头记得写报告。”

  叶修目瞪口呆。“我靠,为什么我要写报告?我帮你试枪我还要帮你写报告?”

  苏沐秋一脸理直气壮。“对啊,你帮我试枪,报告肯定也你写啊!”

  “……”叶修刚想抄枪托砸人,却见韩文清黑着一张脸回来了。“老韩?”

  韩文清没理叶修,把枪塞还给苏沐秋。“这枪没法用,卡膛。”

  “我说你怎么会射偏呢,偏了准心差不多半公分。”苏沐秋指了指远处的枪靶。“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叶修左看看右看看,总觉得韩文清这脸黑得很没有道理。

  苏沐秋悄悄拉了拉叶修的袖子。“怄气呢,他原来以为可以的。”

  叶修恍然大悟,伸手绕过韩文清的脖子拍他肩膀。“你也别跟自己过不去嘛老韩,苏沐秋都掂量不出来那枪管子有问题,更何况咱这屁孩儿呢你说是吧。”

  闻言韩文清面部表情缓和了一些,苏沐秋却忍不住眉梢直抽。“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叶修扫了他一眼,气沉丹田。“你要让老韩写所有的报告!”

  刷——一下,韩文清登时黑成了山西煤炭。

  苏沐秋还没反应过来,叶修那臭狐狸早一溜烟跑到很远的地方蹲着了。

  苏沐秋那个气啊!

  他刚想撸袖子,却一下子给韩文清揪住了衣领,顿时鸡皮疙瘩掉成了12级大雪。

  韩文清面无表情。“你认真的?”

  “……”苏沐秋把心一横。“我不管你们试了枪你们写报告!我不写!我就不写!”

  韩文清还没说话,就听到叶修一边瞎几把起哄。“老韩呀你要知道这搅屎棍有多少烂摊子没处理,他可是准备推卸责任哟!”

  “……”韩文清面无表情,苏沐秋生无可恋。

  那天晚上,山狼的兵蛋子们都注意到,在某宿舍楼五楼靠最右边的窗子彻夜明亮,伴随着细碎的咒骂声的,是楼下某屋内幸灾乐祸的笑。

 

  你们知道我的悲惨生活了吗?

  我真的不奢求他们俩喊我一声苏连长,我只求他们能在心里记住老子是他们的连长,带过他们上刀山下火海去厨房偷馒头。

  可这俩……妈的,气死我了。

  然后现在我挂了,被打死的不是气死的。

  每年回去看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是各种对我各种怼,还有次叶修竟然在我灵位前吃大排!大崔做的最后一顿大排!还挑衅我想吃就把屁憋回去醒来找他!

  ……还是有想我的嘛。

  韩文清就更不可爱了,每次训兵就说我是二逼,让大家不要学习我。

  我怎么了我!我学我偶像堵枪口儿怎么了!死人都不放过还硬要怼我!拜托各位如果以后有幸去山狼参观,记得替我揍这俩一顿!打死了算我的!你下来我包你吃住!

  嗯……这样说来他也是有想我的。

  我活着的时候看着他俩训练,偶尔也挺感慨的,想说如果这两人成长起来到底会有多强大,山狼是不是需要重新洗牌,甚至还会挺傻逼地认为老爷子怕地位被萝卜白菜威胁,叫我趁早找机会灭口。

  不过看样子,老团长确实是真把他们当山狼领头来培养的。

  可不是嘛,不到三十就都当上团长了,埋没了那果真算军委的人眼瞎。

  我刚嗝屁那年,因为要办理冥界入住手续,所以耽误了一年,一年以后才回去看他们,总觉得一瞬间成熟了不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印证了老爷子曾说的那句话,“只有失去才会有所改变”,虽然我很不屑于这种非主流的强调,但我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变化很大。

  ……哪怕还在三天两头地打架。

  唉……怎么又打起来了啊……就没人管管吗……

  哦,好像没人管的了他们了。

  哎果然还要我苏沐秋大大亲自出手啊……

  等会儿,我好像只会给他们来个友情透胸以外,什么都做不了了。

 

  韩文清的拳头越来越快,但力道不曾减弱。

  叶修的招架变得越来越吃力,但嘴上依旧挑衅。“哎哟卧槽,别打脸啊老韩!我还靠这脸吸引兵蛋子注意力呢!”

  “你也知道你是脸T?十个人看了你这张脸有九个想揍你。”韩文清一声冷笑,重起一拳直击叶修面门,叶修忙闪避,反身一个飞腿踢向韩文清的太阳穴。

  韩文清抬手接下,反手抓住叶修的脚踝用力一掀,叶修顺势一个空翻,另一条腿踢向韩文清的下巴。

  叶修险胜。

  韩文清冷冷一哼,松开了叶修。“下次再喝萝卜汤。”

  “我的韩兄啊。”叶修躺在草地上不想起来。“咱能喝点别的不?怄气都怄了这么多年了,苏沐秋都要从地里翻出来削咱们了。”

  韩文清没说话,一屁股坐在叶修身边,顺手拧开一瓶水,咕噜咕噜,半瓶下肚。

  叶修冲他伸手,他把水递了过去。“这可以激发斗志。”

  “切,哥也不想喝白菜汤了。”叶修撑起身子坐起来,仰头喝光瓶子里的水。几缕清水从嘴角渗出,划过叶修的下巴和脖子,滴进叶修的紧身背心里。

  他抬手抹了抹嘴,把空瓶子递回给韩文清。“黎巴嫩你去还是我去?”

  “我去,你才回来,再调整几天。”韩文清接过瓶子,拧上盖子放在一边。“军科院又送了几批武器过来,你明天带几个人去试试。”

  叶修比了个手势表示明白。“轩儿要的部件呢?他说山狼的飞机都烂芯儿了。”

  “我跟老魏说了,你让李轩明天直接去后勤找他。”韩文清调整好气息,双腿用力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草屑。“回去吧,晚上要开会。”

  叶修赖在地上,不情不愿。“为什么我一定要去?又不表彰哥,去干嘛?”

  韩文清给他小孩子胡闹的样子弄乐了,弯下腰拉住叶修的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你要颁奖。”

  “我让小周去。”“不行。”

  “我让文州去。”“不行。”

  “我让轩儿去。”“不行。张新杰你别想,他出差去北京了。”

  “……哦。”叶修委委屈屈跟着韩文清走了。

  突然四周卷起一阵微风,两人都没听到微风下藏着的笑声。

 

  我是不是笑的太丧心病狂了,为啥你们各个都用这种眼神看我。

  没有,我真不是嘲笑,这叫欣慰,欣慰。

  这俩永远会给我我想不到的惊喜。

  不过你们觉不觉得看起来……有点给力给气的?

  卧槽不是吧,真的假的?

  吓死我了,我以为山狼终于有能耐自产自销了。

  我话不多说了,我现在可乐呵着呢,我家萝卜白菜都出息了,我也不是很在意他们到底是不是在每年清明都给我带块大排来上香。

  时间好像差不多了,我不能在这儿停太久,给那黑白无常抓到了,估摸又得逼我替孟婆画判官跟阎魔的本子。

  嗯如果韩文清和叶修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跟你们问起来,你们千万不要告诉他们老子一直回回来看他们的哦,不然明年叶修就要嘲笑我娘炮了。

  我真走啦。

  再见。

  fin.

============

不知道在写点什么 快递写多了 正常的文体都不会写了
一起心疼伞哥三秒钟哈哈哈哈哈
纯属娱乐 与山狼正文无关
求评论求推荐求喜欢 错字无视 感谢支持 鞠躬~

评论(6)
热度(114)
 
©一条威风的大狼狗 | Powered by LOFTER